•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五十三章 何为历练?

    第七百五十三章 何为历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石川惊讶无比!

        石川原先以为,这星魂历练是依靠自己的实力,经历重重磨难,最终存活下来的修士得以胜出。却没有想到,竟然如同儿戏一般,竟然由这么两个跳梁小丑进行挑选。

        而且他们所挑选走的,都是比较强横的肉身,也就说大部分实力较强的修士,已经彻底失去了他们的肉身。

        而那些修为略差的修士的肉身,竟然被他们随手毁掉,原因竟然是不想让太多的修士存活下来。

        这是石川万万没有想到的。

        石川当即勃然大怒,恨不得立刻飞至空中,将这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诛杀掉。

        但是石川也很清楚,这件事幕后主使者,肯定是操纵星魂历练的那名大修士,那大修士的神通广大,绝非石川现在可以抵挡的。

        杀死这两人简单,石川从两人所释放的火弹术能够看出这两人的修为,充其量也就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但是杀死这两人之后,石川如何面对那名大修士?

        石川深吸一口气,心中开始暗暗盘算起对策来。

        两人开始选取肉身的位置,距离石川比较远,石川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用来考虑。广场之上,数千肉身,一片冷寂,任由这两个怪物宰割。

        只要他们二人看着不顺眼的,就随手毁掉,所遗留下来的不过了了几具肉身而已。

        而且这两人对修士身上的宝物。没有半点兴趣。连看都不看一眼??蠢词ň圆荒馨颜饬饺说弊銎胀ǖ脑て谛奘慷源?。

        或许这两人只是貌似人类修士,并非人类修士,实际上应该是一种石川从未见过的存在。

        得出这个结论,石川又仔细的思索了一番,决定静观其变。

        最好的结果便是这两人根本看不上自己的肉身,没有取走,也没有出手毁掉,但是这个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因为石川看到,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十之的肉身都被取走或者毁掉了。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肉身幸运的保存下来。

        不一会,这两者来到石川附近,他们看了一眼石川等景天国修士的肉身,轻蔑的说道:“这是哪个星球的修士。这肉身完全弱到了极点,除了几个妖族肉身可以勉强一用,其余的完全没有任何用处?!?br />
        “似乎上次并没有这个星球吧!”另外一人沉吟着说道:“也罢,这些垃圾货色留着无用,全部毁掉吧?!?br />
        “留下一个活口也可,倘若是新的星球,也可以促进一下星魂历练的威名!”说话之间,妖族肉身全部收走,一人打出一团巨大的火焰,打算将所有的肉身焚尽。

        巨大的火团。扑面而来。

        石川心中苦笑一下,事情比石川想的要麻烦一些,此刻石川必须要出手了,就算被那大修士发现,石川也不得不出手,倘若自己的肉身被毁,只剩下元婴的石川恐怕根本无法返回满荒星球。

        而且这具肉身是石川千辛万苦才修炼而成的神族肉身,其中不但神力元婴,而且还有仙府的存在,这些都是让石川视若性命的珍贵之物。绝不可能遗弃。

        那两人打出这团火焰之后,根本没有停留,直接飞向下一个星球修士的肉身。

        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一条青色巨蛟,这巨蛟无声无息的将那团火焰吞入口中。没有留下半点声息。

        银光一闪,又消失在石川的身体之中。

        这一过程。极为迅速,几乎就在一息之间完成。

        那两人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这让石川心中略微放心一下,看来这两人的修为,的确是远远弱于妖蛟,无需太过担心。

        不过石川也知道,这两人应该很快就会发现此处的异样,石川没有出手杀死这两人的原因主要是为了没有见过的那名大修士。

        片刻之后,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这让石川心中略微放松,倘若那大修士的神识没有关注此地,那么石川就有多种办法了。

        “咦,奇怪!”一人看到景天国修士并未被烧掉,而是被完成的保存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惊色。

        另外一人也望了过来:“的确奇怪,我刚才的确打出一道灵火,怎么可能没有半点痕迹?难道刚才看的不太仔细?”

        两人急遁返回,打量着石川等人的身体。

        石川并不着急制服这两人,而是想听听这两人会说些什么。

        这两人比较奇怪,应该没有元神,只是一具元婴,石川也不能确定,阴灵是否可以吞噬两人的元婴而得到两人的记忆。

        所以看看能否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莫非某具躯体上有什么辟火的宝物?这也不太可能,区区元婴期修士而已怎么可能有如此威力的宝物呢?”一人有些不解的问道。

        另外一人冷笑一声:“就算有宝物能如何,你还能使用不成?还是赶紧按照刚才的想法处理好了,主人还等着咱们将肉身带回去呢?!?br />
        听到此言,最开始说话的那人长叹了一口气,挥手再打出一道灵力。

        此刻,石川可不能再隐藏了,妖蛟飞驰而出,再次将那团火焰吞入腹中,与此同时,妖蛟肉身之上,散发出极强的冰寒灵力,瞬间将那两个怪人的元婴冻结住,让他们两人呢不至于元婴逃遁。

        “妖兽,化神期妖兽,怎么可能?!币蝗司械?,他在此收取躯体多年,也曾经见过不少人携带灵兽袋,或者灵兽袋破裂的事情,不过一般妖兽都会达到化神期,毕竟一名元婴期修士根本不肯能操纵化神期的灵兽。

        而且这只化神期妖兽似乎早有预谋,等到他们进入极近的距离之后,才突然发难。否则凭借他们的实力,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禁锢住。

        “我也不知道你是谁的妖兽,而且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我却要提醒你,你若是敢动我两人分毫,你绝对没什么好下场,莫非你不知道此地是什么地方吗?”

        妖蛟冷冷一笑,冷声道:“既然我没什么好下场,那么不如先将你们二人吞入腹中,省的多费口舌了?!?br />
        两人一听此人,元婴小脸上都露出骇然之色,连忙说道:“倘若前辈放过我们两人,我们绝对不会找前辈麻烦的?!?br />
        “放过你们也行,不过你们得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毖岳浜咭簧骸拔以趺椿岢鱿衷谡饫?。这些修士又是怎么回事?”

        两人听了以后面面相觑,脸上的惊讶之色更加浓重了:“前辈难道不知道星魂历练?”

        “星魂历练是什么?从来没听说过!”妖蛟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两人听到此言之后,苦笑不得。他们也不知道这化神期的妖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按理说,化神期的妖兽和修士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但凡是星魂星域之中的化神期以上的存在,应该都知道星魂历练的事情,而眼前的妖蛟竟然对此一无所知,实在让他们两人不解。

        两人心中也猜测是妖蛟是故意装作不知,但是妖蛟的出现,绝对使他们两人想不到的。

        “主人应该不会察觉到此地,倘若能够拖延一些时间,让主人震怒来此寻找,还有存活的机会,就怕这化神期妖兽等不了那么久!”一人心中暗暗想着,同时考虑起应对之策了。

        很快他心中就有了决定:尽量拖延时间。

        “对前辈如何来到这里我也不太清楚,不如前辈跟随我去见我家主人,他应该会将此解释清楚的?!?br />
        “你家主人?”妖蛟哈哈大笑起来:“尔等雕虫小计,也敢用在我的身上?我问你们什么便答什么,否则话立刻杀死你们二人?!?br />
        “前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对方惶恐的说道,想要将妖蛟引导主人神识范围之内的想法落空了。

        “先说说此地是什么地方,另外你们拿这些肉身去干什么?”妖蛟开口问道。

        “此处叫做混沌之宇,乃是星魂历练的第一站,所有参加星魂历练的修士应该都会聚集于此地。我们两人挑选一些肉身带回去,免得这些道友们来回奔波?!?br />
        妖蛟冷冷一笑,妖蛟的问话,乃是石川的意思,而且刚才妖蛟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两人在对话之中已经透露了许多有用的信息,刚才两人说到拿回去炼化,石川还不清楚这炼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绝对不会是他们口中所说的,为了免得修士们来回奔波。

        “刚才你们两人所说的私密话,我都听的清清楚楚,我不管你们的主人是谁,老实回答,否则我立刻先杀死你们其中一人?!毖耘鹊?。

        这两元婴都喏诺不开口。

        这让妖蛟勃然大怒,大口一张,一个元婴被他吞入口中。不过妖蛟并非将其吞噬下去,而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这元婴没有经过仔细的审查,万一有什么禁制,杀死之后,引动他们主人出现,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此举显然极为奏效,剩余那个元婴吓得小脸惨白,甚至还有些颤抖。

        “前……前辈饶命!我说,我都告诉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