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三十章 旁敲侧击

    第七百三十章 旁敲侧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孟凡口若悬河的讲了一个时辰之后,才退下来,显然一副意犹未尽的涅,这才说道:“让石道友见笑了,像石道友这样的修士已经很少见了”

        “听道友的修炼心得,也让我收益良多”石川微微笑道

        “石道友有些收获就太好了,其实我就想用这种方法,发现自己修炼的缺陷,石道友刚才点出的几处地方,我还是有些不懂,不过等我闭关之后,应该就会弄明白了”孟凡解释道

        最小说“小说”

        石川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怪的修炼法门,不过对于此人的解释还算满意这孟凡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既然孟凡已经说完,石川便道:“孟道友,我想打听一下景天国的事情,不知道友方便说吗?”

        “景天国的事情?”孟凡略显惊讶,不过很快就笑道:“其实景天国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神秘,只是一个玄阶修真国罢了,道友想要知道些什么?”

        石川也知道此人不过是一名筑基期修士,知道的事情应该不会很多,所以只能从侧面打听一下

        最小说“小说”

        “我曾经听说,景天国的长老们都居住在一块会飞的石头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石川笑着问道,好像是把此事当做一个笑话来说

        孟凡神色一怔,随即严肃的说道:“石道友知道的不少啊一般很少有其他国的修士知道此事,我们景天国的长老居住的地方叫做浮石,悬浮于半空之中不过那浮石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入,听侥幸进入过的前辈说,浮石之上跟仙境一般到处是奇花异草,灵力也十分浓郁”

        “这么说来孟道友也没有去过浮石了?”石川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自然没有去过”孟凡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事情不便说出来,沉吟着道:“要想去浮石,必须成为长老们的弟子我资质不佳,没有这个福缘不过我有一位好友,拜入四长老门下,不过已经有多年没有见面了”

        石川听到四长老三个字,脑海之中立刻有了四长老的涅

        当年雷神大陆禁地之行,数位长老都前往了倘若上仙没有受伤,因该可以将他们一并带回来,倘若上仙身受重伤那些长老们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返回了

        当然此事也得看雷神是否愿意放这几位长老归来

        只要所有长老全部归来,石川就要小心一些若是长老们只有数人归来或者无人归来,那么石川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四长老的修为是不是通天,莫非有元婴期的修为?”石川故作惊讶的说道

        “元婴期?”孟凡一副自得的涅:“对于那些长老们来说元婴期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他们一个个的修为通天,可不是咱们可以揣测的”

        石川也点点头,说道:“的确,这些前辈可不是咱们可以随意揣测的他们的修为肯定能够动天撼地”

        石川说出此言之后,才让孟凡有些满意

        “刚才孟道友说到四长老,那么浮石之上一共有多少长老?怎么才能拜入他们门下?”石川尝试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当然了,石川并不认为孟凡一定会知道这个问题,毕竟孟凡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筑基期修士而已

        孟凡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什么,但是看到石川的目光之后,才低声说道:“石道友若是问其他人,恐怕得不到什么答案,不过我却知道的很清楚,只是此事可不能随便乱说”

        “我绝不会乱说的”石川心中一喜莫非此人真知道浮石之上的情况?

        “其实我刚才隐瞒了许多,如果不出意料三年之后我将会到浮石之上,成为四长老的弟子”孟凡压低了声音,对石川说道:“不过此事在没有确定之前,家族中的老祖不让我告诉任何人”

        “真的?孟道友真是有福气,竟然有这等好事”石川也没想到,眼前这名资质只算是中上的修士竟然会有这等运气

        石川在浮石之上居住不短的时间,对于浮石之上各大长老收徒之严格是略有耳闻的

        “这自然是真的”孟凡一脸神气,颇为自负的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算是我的运气,具体情况就不多说了,石道友知道这件事情就可以了”

        石川并未得到问题的答案,自然不会死心,所以继续问道:“浮石之上一共有几位长老?他们是按照修为排序的吗?”

        孟凡嘴巴一撇,道:“石道友这么说就不对了,听家祖说,四长老是目前浮石之上修为最高的长老了,现在统领整个景天国,否则他也不会广收门徒”

        石川听到这里,心中也有些明白了

        孟凡虽然没有看不起石川的想法,但是把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说出来之后,也感觉有些自傲他认为石川并非景天国修士,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进入景天国,不会泄密

        石川眉头微微一皱,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的修为远远在四长老之上,而现在四长老统领景天国,说明前三者都未返回浮石如果他们没有身亡,不可能不返回,毕竟距离禁地之行已有数十年了

        “原来如此”石川拱拱手,感谢道

        这也算是意外收获,石川没想到区区一名筑基期修士竟然知道的这么多,如此一来,石川就不明的上仙胁迫之事

        上仙肯定受了不弱的伤害,并未携带众长老一起返回四长老也算是运气极佳,竟然得以返回

        如今四长老掌握景天国大权,为了稳固自己的实力,才会收下孟凡等大家族的血脉后裔,借此拉拢大家族,从而得到大家族的支持

        孟凡看石川默然不语,以为吓到石川了,忙道:“这些事情,石道友听听也就算了,万万不可出去乱说,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全当然,只要你守口如瓶,绝对没有任何危险的”

        “多谢孟道友提醒”石川慢慢站起身来,眼睛望向北方

        妖蛟传音,已经发现了一处极寒之地,正在准备渡劫之事以妖蛟的感觉,寒铁矿脉之中的极寒之力,跟万条寒晶虫的寒力可以媲美,对石川而言,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而且妖蛟还发现了一个极寒之力浸透出来的风眼,不过这风眼就算是妖蛟也不敢靠近

        “石道友,咱们一见如故,等到时间到了,咱们一起采掘寒铁如何?”孟凡说道

        “我突然还有些事情,恐怕不会在此汪的太久,恐怕无法跟孟道友顺路了”

        “这样……”孟凡的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之色,显然很失望不过很快又说道:“我与石道友颇为投缘,只是我进入浮石之后,恐怕至少得修炼到金丹期,才会有机会石道友再次相见了”

        “那我提前祝孟道友结丹成功”石川顺势说道

        “好说,好说倘若我结丹之后,绝对不会忘记石道友的”孟凡也满是喜色的说道

        自从孟凡离开景天国之后,很少有人对他这么有耐心,很多人跟他交流片刻之后,就找借口离开,所以孟凡对石川有许多好感了否则孟凡也不会将自己心中的秘密告诉石川

        当然,孟凡话语之中还有些显摆的成分

        作为景天国修士,他心中还是有些优越感的像是石川这样的黄阶修真国的筑基期修士,想要结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孟凡幻想着自己结丹之后,重返此地,跟石川等人再见面,那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荣耀?

        ………………………………

        夜色慢慢深了,修士们都盘膝而坐

        突然,一个身影一晃,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此人正是石川

        片刻之后,石川已经遁出了数万里

        很快,石川就根据妖蛟的传音,找到了妖蛟所在

        此处距离妖蛟口中的风眼并不远,寒气逼人石川必须要使用婴火才可以抵御寒气的入侵

        当然,对于妖蛟而言,这可是难得的修炼佳处

        “石道友,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妖蛟身形一晃,显出本体,数十丈的龙蛟本体在空中盘旋

        这龙蛟竟然有三个头颅,显得颇为怪异

        石川也知道,龙蛟已经两位两具龙蛟躯体融合到了一起

        “既然你已经有三具肉身,抵御雷劫应该不成问题,除非到关键时刻,我是不会出手的”石川说道

        “多谢石道友”妖蛟三个头颅都轻轻一点,发出一声怒吼,向天空直冲而去

        顿时乌云密布,一道道电光在黑夜之中划过

        妖蛟早已得到十阶巅峰之境,为了躲避雷劫,他刻意隐匿了自身的修为,当他彻底释放出自己的灵力气息之后,这雷劫便立刻降下

        数百丈之外的修士们,都被突然而至的闪电惊骇了一下,都站起身来,远远眺望

        也有数名金丹期修士,眼中露出热切的目光,但是他们根本不敢跨过溪流,否则便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