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故人(二)

    第七百二十二章 故人(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两位道友这些年都刻苦修炼,进展如此神速!”石川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石川已经看到,铁算子修炼到金丹初期,而龙烟凝居然修炼到筑基后期。

        石川的丹药自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还是与两人的苦修分不开。若是只凭借丹药,没有苦修,龙烟凝绝对不会修炼到筑基后期。

        铁算子脸上有些疑惑,他似乎看不太清石川的修为。

        但是根本想不到石川能够结婴,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多谢石道友当年所赠的丹药,否则我怎么可能结丹呢?石道友应该达到金丹后期大圆满的境界了吧?!?br />
        龙烟凝行一恭礼,恭敬的说道:“多谢石前辈的恩赐,烟凝心中感激不??!”

        当石川听到“石前辈”三个字的时候,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看来当年纯真的龙烟凝的已经不复存在了,数十年的修真界历练,已经让龙烟凝的一言一行都变得中规中矩。

        即便她刻意隐瞒,也无法回到当年跟石川的感觉了。

        石川并未失望太多。当年石川将他们几人带到此地,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潜意识之中,想让他们在修真之旅上,走的更加畅通一些。

        如今以他们的修为和店铺格局,应该完全有在风武大陆的立足之地了。石川也放下心来。

        石川也知道,自己这次离开此地之后,或许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石川微微点点头说道:“丹药固然重要。与你们的苦修也是分不开的。在你们以后的修炼之中。也是如此?!?br />
        “石前辈,我们来的匆忙,也没有来的准备什么,我马上去安排一下,为你准备一处居所?!绷棠低曛?,又解释道:“这数十年来,咱们灵矿阁已经扩大了数十倍,店铺早已迁到易鼎国的中心位置,这处地方是特意为了等候石前辈才留下的?!?br />
        “不用安排了,我在此呆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你们也不用麻烦了。此次只是顺路,顺便看看你们?!?br />
        略微沉吟之后,石川说道:“以后我或许也不会再来此地了,既然咱们三人相识一场。就再送三位一份小小的礼物,希望三位可以在修炼中更进一步?!?br />
        石川拿出三个储物袋,分别递给三人。

        三人满脸愕然的接过来,都愣住了。

        丛狗剩自然不敢多言,他当年只是石川的一名杂役弟子而已,能够得到石川赐予的筑基丹而筑基,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他可不敢再有什么奢求,如今石川又送他一件礼物,让丛狗剩不由的期待起来。

        当年石川离去的时候。给铁算子和他各留了宝物,铁算子结婴,他筑基。

        丛狗剩有极大的把握,这储物袋之中装的就是结金丹。心中强压住要打开储物袋一看的迫切心情。

        不过,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结丹的那一天。

        而龙烟凝,惊声问道:“石前辈,这灵矿阁都是你的,我在这些年来,尽心尽力,将灵矿阁扩大了数十倍。你现在却要……”

        未等龙烟凝说完,石川微微一笑道:“店铺就赠给你吧,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br />
        此言一出,龙烟凝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石道友,这是为何?”铁算子有些不解。

        铁算子对石川的心存感激。否则他也不会成为灵矿阁唯一的金丹期长老。

        铁算子还以为石川要在易鼎国居住下来,却没有想到石川竟然直接把灵矿阁赠给龙烟凝。说出以后不再回来。

        现在灵矿阁,可跟之前的灵矿阁完全不同。

        在易鼎国内,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大门派,石川这么做,无异于把一个巨大的宝物扔了出去。

        实话说,就算铁算子也有些涎水欲滴了。

        同时,铁算子也有些疑惑起来,他怎么想不到石川出手竟然会如此阔绰。铁算子在灵矿阁呆了数十年,对灵矿阁和龙烟凝的底细都清清楚楚。

        石川跟龙烟凝并不特殊的感觉,也不足以让石川送出如此大礼。

        石川微笑着摇摇头,道:“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不便回到此地,并没有其他的原因?!?br />
        铁算子长叹了一口气,喏诺几声,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铁算子、龙烟凝和丛狗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愈发的发现无法看透石川了。

        正在此时,突然一道惊雷般的响声从北侧传来,这声音极大,振聋发聩。

        龙烟凝和丛狗剩脸色都变得惨白,似乎神识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石川眉角微微一挑,也知道此事并不寻常,绝对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施展出来的。

        石川看向铁算子,希望铁算子能给一个解释。

        铁算子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听这声音的方向,应该在北方,通往大仙宗的方向?!?br />
        大仙宗?

        倘若是普通的响声,绝对不会传递这么远的距离。

        正在石川疑惑之时。一道华光从北侧飞射而至,但只是一闪而过。

        石川猛然站了起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纵身一跃,石川飞至半空之中。

        院内的防护禁制,竟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石川这个动作,让龙烟凝等三人大惊失色。冲破这院落禁制阵法并没有什么,就算把整个院落毁掉都无所谓,这些都是石川的产业。

        但是突破院落的禁制之后,石川就出现在易鼎国的上空了。

        按照易鼎国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易鼎国的上空御剑飞行。

        倘若是普通的筑基期修士,会立刻被禁制阵法杀死,而若是金丹期修士,则会受到易鼎国驻守金丹期修士的合力驱逐。

        坐守易鼎国的金丹期老祖们,完全可以依仗阵法之力,操纵飞剑共同御敌,所以就算金丹期修士也不敢在此造次。

        石川此等行为,无异于自寻死路。

        龙烟凝和铁算子连忙跑了出去,此刻他们顾不得关心那声巨响,以及一闪而过的奇怪华光,他们最关心的是石川的安全。

        等到龙烟凝和铁算子跑出去,远远的望见石川正立在半空之中,面向之处,是大仙宗的方向。

        “石道友,你赶快下来!”铁算子大声喊道,倘若石川现在能够御剑下来,凭借他在易鼎国的威望,可以让石川免受围攻。

        可惜石川似乎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此刻的石川,眉头紧皱。作为元婴期修士,他的目及之处,远远超出普通修士。

        石川已经看出,那华光正是来自大仙宗。

        而现在,大仙宗的上空,还浮现了一道银白之光。

        这表明有人正在大仙宗结婴,而且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在大仙宗之内,能够结婴之人,只有一人而已。此人便是上官宗主。

        当年石川从禁地之中带回来大量的婴力,虽然上官宗主身受重伤,但是凭借这些婴力也有结婴的可能。

        不过上官宗主结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但是那声巨响,石川就有些不明白了。

        说起来,这上官宗主还就过石川一次,虽然他当年的确利用了石川,但并非心狠之人,石川心中还略存一些感激之意。

        达到此等修为之后,石川深知,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一个机缘。

        倘若没有当年的离疆之行,石川结丹就不会那么容易。

        说不定石川收集数十年灵草,都不可能凑齐炼制结金丹的灵草。

        既然故人结婴,石川也顺便过去观礼一番。

        正在此时,有数十柄飞剑突然凭空出现,向石川刺来。

        “不好!”铁算子暗道一声,他心中惊骇无比,因为操纵这些飞剑的金丹期修士数量不少,他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一一通知,就算通知到了,对方也不一定会给他这个面子。

        在易鼎国内不准御剑于空的规矩,是人人皆知的,没人敢违背。

        石川也注意到了这些飞剑的到来,竟然没有任何躲闪。

        飞剑在靠近石川一寸之处,竟然像是什么东西阻挡下来,停滞不前。

        铁算子等人惊的目瞪口呆,石川化作一道青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些飞剑像是没有人操纵一样,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足足下降了一丈之后,这些飞剑微微一挑,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

        “不可能,不可能!”易鼎国的一个密室之内,有一名老者双目猛然睁开,眼中露出惊骇之色。

        “怎么会有人能够抵挡住我的飞剑?而且似乎十分轻松的样子,此人到底什么修为?”老者自言自语的说道。

        与此同时,在易鼎国西北角和正北,以及东南侧的几处密室之内,也各有一名金丹期修士,他们紧紧盯着手中的飞剑,脸上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似乎发生了什么让他们惊讶万分的事情。

        这四人,都是驻守易鼎国的四名金丹后期修士,他们维护易鼎国的秩序,数十年,从未有失手,今日竟然被一名修士轻松抵挡下来。

        怎么不能让这四名自视甚高的金丹后期修士惊讶呢。

        不过这四人应该庆幸,刚才石川并无意于伤害他们,否则只需稍稍灵力反噬,这四人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