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不辞而别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不辞而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石川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钟情的陪嫁金线草,的的确确是被石川吃掉了。

        而且这颗金线草,也帮了石川的大忙,否则石川难以从那两名筑基期修士的手下逃走。

        这件事情,钟情并未提起,石川当然也不会提。但是仓寸这么一说,两人都想起当年的情形来。

        “仓道友,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石川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石道友,此时不是谈论这个时候,你必须要服下金线草,才能暂时不让你的灵力被封印住?!辈执缫涣臣鼻械乃档溃骸罢馕皇怯墓鹊氖ヅ?,应该也是修炼某种法门的道友!”

        石川脸上的尴尬之色,又增多了不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钟情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回到茅草房之中,房门轻轻的关闭了起来。

        仓寸一脸惊讶之色,他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既然钟情进入了房内,仓寸也不再多说什么,拉起石川就走。不管钟情什么意思,仓寸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让石川赶紧服用一株金线草。

        “石道友,你可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不管你现在的修为如何,都要相信我,此处跟其他地方不同……”仓寸边走边说,显然比石川还要着急。

        石川慢慢的回忆起,当年仓寸的音容笑貌来。

        “仓道友,你说的金线草,可是此物?”石川从仙府之中摄出一根金线草,递给仓寸。

        仓寸满脸惊讶的接过去,急问道:“你怎么会有此物?”

        石川不急不缓的把当年的事情一一告诉了仓寸,大部分事情没有任何隐瞒,甚至钟情的事情,也没有什么遗漏。

        仓寸听完之后,大喜起来:“这么说来,石道友曾经成功离开此地。现在又返回来了?”

        仓寸困居此地多年,虽然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仍然不可能离开此地。只能像普通人一样,打算在此苟活一生,但是他居然突然见到石川,得到可以离开幽谷的消息。心中不由得大喜起来。

        石川自然知道仓寸的心思,道:“仓道友想要离开此地,并不难?!?br />
        “多谢石道友!”仓寸大笑着说道:“想不到,想不到,当年石道友就帮我许多。现在又成了我的救命恩人?!?br />
        不过很快,仓寸似乎想到什么,又沉寂下来:“石道友,不妨来我家中住上一两日,再走不迟?!?br />
        石川也知道,仓寸肯定有许多不舍,也不推辞,就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石川的心中也有颇多的不舍。

        “我耗费了数十年的光阴。灵力又被禁锢,就算我能离开此地,恐怕此生也难以筑基了?!辈执绯ぬ玖艘豢谄?,刚才的喜色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落寞。

        仓寸的寿元已经没有多少年,他想要修炼到练气期的巅峰。然后得到筑基丹,成功筑基期都是极难之事。

        就算恢复当年的修为??峙乱惨簧倌甑氖奔?。

        不多时,仓寸带领石川来到一个小院内。一名七八岁的男童飞扑过来,被仓寸抱入怀中,而茅草房之中,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偷偷的打量着石川。

        一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看到石川和仓寸,脸立刻沉了下来,用极低的声音嘟囔道:“刚才魔障了?连圣女的话都不听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依然从房间里拿出椅子和桌子,请石川和仓寸坐下。

        不多时,房间内传来阵阵香气。

        仓寸的脸上,时而微笑,时而难过,眼中更多的是不舍。

        仙途,仓寸所欲也,但是若是再踏上仙途,就会跟妻儿离散。但是倘若在此过这种安逸的生活,他就永远失去了踏入仙途的机会,成为一个普通人,过完普通人的一生。

        石川拿出一瓶极为淡薄的灵酒,与仓寸对饮起来。

        两人各有心事,都没有说话。

        幽谷的深夜,并不太黑,即便没有任何照明的东西,也能看到彼此。

        仓寸的妻儿,早已安歇,院子里,只剩下石川和仓寸两人。

        石川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一个玉盒,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玉盒之中,有二十余根金线草,倘若将这些金线草服下,仓寸便会破除灵力的禁锢,就算自己御剑,也有机会离开此地。

        石川的意思很明显,让仓寸自己选择。

        这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

        仓寸盯着金线草,脸上已经没有什么惊讶之色了,他的眉头紧皱,过了许久之后,毅然而然的将一株金线草吞入口中。

        “石道友,多谢了!”仓寸脸上露出一丝果决之色。

        石川点点头,道:“既然仓道友做出了选择,那么我就问问你当年的一些情况,否则的话,我决不会提起,免得引起你的回忆?!?br />
        “石道友肯定是想知道我如何来到此地的吧!”仓寸一边服用金线草,一边说道:“当年青云门在上古遗迹之内到处搜捕修士,我自知修为太低,便寻了一处地方,使用龟息之法,连续数年藏在地下,虽然灵力损耗了极多,但是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后来,虽然青云门的修士已经离去,但是我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打开通道,离开禁地。

        而且就算我离开禁地,恐怕也会死在青云门的手中,所以我便在四处寻找灵草,打算在上古遗迹之中修炼?!?br />
        这时,仓寸的眼中突然显出一道惊色,过了许久才说道:“我在上古遗迹的一处废弃的门派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骨骼,还有一个青铜圆盘,上面的文字我根本看不懂。不过当我拿起那圆盘的时候,神识和肉身竟然突然分离了开来,然后的肉身发生了巨变,体内竟然多了一种莫名的灵力。最后不省人事,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幽谷之中了?!?br />
        “青铜圆盘,莫名的灵力?”石川眉头微微一皱,要知道,上古遗迹之中的废弃门派,已经被修士们搜索了无数次。这种奇怪的宝物,怎么会让仓寸发现?

        石川眉头一皱,突然想起当年离开的时候,整个上古遗迹都发生了巨变。

        或许是因为崆尧的缘故了,导致了地形巨变,而将那宝物显露出来。

        根据仓寸所描述的圆盘,跟幽谷的圣物,有些相同之处。

        石川考虑,这肯定是一种特殊的法门,甚至可能是一种传承的法门,针对特定的一些人。因为石川根本从圆盘之上参悟不到任何东西,而钟情却可以因此容颜不衰。

        石川打听了一下仓寸发现铜盘的地方,记在心中。

        上古遗迹,石川早晚要去一趟,而那铜盘,似乎跟钟情的圣物有些关系,石川想将那铜盘取回来,送给钟情。

        ……………………………………

        在幽谷之中居住了数日之后,仓寸终于选择在一个夜晚,跟石川悄悄离开幽谷。

        仓寸没有任何交待,只是留下了一封信。

        在这几日的时间里,石川也把南梁国的大体情况跟仓寸说了一番,让仓寸心中有些分寸。

        当两人再次出现在青云门的山下,仓寸已经感觉到石川的修为根本不是他看透的了。

        “石道友,多谢了!此恩今生恐怕难以报答!”仓寸恭敬的说道。

        “仓道友,你太客气了。这里有一件小礼物送给你,希望你能够早日筑基!”石川将一个储物袋,递给仓寸。

        仓寸没有任何客套,就接了过来,他知道石川的脾性,而且他也不是什么做作之人。

        这时,一行修士刚刚从山上下来,为首的是一名筑基期修士。此人乃是崇山宗的修士,之所以现在才离开,也是因为收拢了一下本门练气期弟子,另外把青云门多年的珍藏瓜分了一部分。

        那筑基期修士走近了才看到石川,脸上不由得露出骇然之色,急忙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不知前辈会出现在这里,打扰前辈了,请前辈恕罪?!?br />
        他身后的练气期修士们,也惊的目瞪口呆,不由分说,跪倒在地上。

        “免了吧!”三个字未落,石川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修士们。

        许久之后,那筑基期修士才从地上爬起来,环顾一周之后,看向也有些呆滞的仓寸。

        “这位道友,你认识刚才的前辈吗?”筑基期修士极为客气的说道,他不可敢轻视了这名练气期修士,刚才他明明看到石川跟仓寸交谈十分密切。

        “是我多年前的一位好友!”仓寸口中似乎有些苦涩,心中并无嫉妒和羡慕石川的意思,只是看到石川的现在的修为,再对比自己,心中有些难过罢了。

        “什么?”筑基期修士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但是很快就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这么说来,道友跟前辈颇有渊源了。不知道友想去什么地方,咱们正好可以顺路!”筑基期修士不由分说,立刻跟仓寸称兄道弟起来,他心中可清楚,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若是把握住这个机会,或许以后能有跟石川交好的机会。(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