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零二章 蓄势待发

    第七百零二章 蓄势待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据说第八盟主冲击元婴中期又失败了,这已经是第六次了,看来他此生也就如此境界了”

        “第八盟主寿元还有极多,这件事情也不好说不过第十盟主的寿元可不多了,他在假婴期停留多年了”

        …………………………

        石川盘膝坐在人群之中,听得津津有味,这些秘闻,可不是他平时可以听到的最小说“小说”

        “请问,你是石道友吗?”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让众人的交谈中断了下来

        事实上,很多修士看到此人的之后,就已经闭嘴不言了

        这名修士的修为只有金丹初期,但是他却身着月华岛的道袍,重要的便是,月华岛三个字是用金丝所绣,十分扎眼

        只有怪魔老祖的后裔,才有如此殊荣

        也就说,这名金丹初期修士乃是怪魔老祖三百名金丹期后裔之中的一人最小说“小说”

        石川微微点点头,心中清楚,此人应该是花不满派来的

        心中却有些迟疑起来当日花不满只说让石川使用秘法,控制一名金丹初期修士,但是并没有提这名修士的身份

        眼前这名修士,乃是怪魔老祖的后裔,虽然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但是手中的宝物,绝对不会太弱,甚至要比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强上一些,而且怪魔老祖亲自传授的法门,也不容小觑

        石川站起身来,拱拱手,并不多言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石川,眼中的神色不一,有些显然是非常嫉妒,听这金丹初期修士的口气,似乎跟石川极为熟悉

        还有一些人则是一脸鄙夷之色,对石川认识怪魔老祖的后裔,却在他们之间海侃表示不满

        石川自然无法跟这些修士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那金丹初期修士见石川站了起来,满脸笑意的说道:“石道友,跟我来”

        在那金丹初期修士的带领之下,石川谩慢向西北角的方向行去

        在西北角处,有一条暗道,略微布置了一道阵法,普通修士也能看破,想要穿过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这阵法之前,却有五六名金丹期修士驻守着,不容许任何人接近

        “智南师弟,你回来了”看守之人满脸堆笑的说道

        “我要带这位石道友,前往我洞府一叙”金丹初期修士慢慢说道,对此人的态度,显然没有对石川那般友好

        不过对方似乎并不在意,打量了石川几眼之后说道:“智南师弟,此人是什么来头,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生”

        智南冷冷一笑道:“你常年在月华岛闭关不出,当然不认识几个人,此人可是花道友的至交好友,闭关修炼多年,特意来参加父亲大神的二千岁寿诞的”

        “花道友”看守修士略微一沉吟,再看了石川一眼,才笑道:“既然智南师弟想带这位道友回去,我怎么有阻拦的道理请”

        智南也不正眼看对方,对石川说道:“石道友,请”

        就自顾自的进入阵法之中

        石川紧随其后

        进入阵法之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起来,周围的高大树木林立,中间是一条丈许宽的大道

        所见范围之内,似乎并没有什么修士树木之下,是一些普通的灵草,年份并不久不过长势却十分茂盛

        智南脸上的笑意有些浓郁起来,道:“石道友,听花道友说起,你的元神极为强大,不知道是否属实?”…,

        “花道友谬奖我了,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金丹期修士罢了”石川含糊答道

        “对了,花道友呢?”石川问道

        “呵呵,等会你就见到他了,我哪里有珍藏的灵酿,到时候咱们可以畅饮一番”智南似乎没有任何防备之心

        这让石川的心中一软

        但是立刻有坚定下来,要想得到结婴果,就必须从此人这里下手,不过在没有见到花不满,没有得到整个计划之前,石川是不会出手的

        智南喋喋不休,问了石川数个问题之后,又开始介绍起此地来

        “此处乃是筑基期后裔们的居所,不过我结丹之后,依然在此居住并未搬走,因为此地距离父亲大人的修炼之地很近,倘若他不闭关我也偶尔去拜见一下”智南指着一排排的楼阁说道

        “喏,那一栋最大的,便是我的楼阁了”智南不无得意的说道

        进入这楼阁之内以后,石川发现里面要比外面大上许多

        “花师兄,我把石道友请来了”智南高声大喊道

        花不满从内间走了出来,满脸堆笑,还不由自主的啧啧称赞道:“智南道友的居所真是不错,我看了也有想在此定居的想法了”

        “花师兄每次来此都要说这种话,留你又留不住”智南笑道

        “我怎么敢在这里停留?倘若不是老祖的寿诞大典,我连月华岛都进不来”花不满也笑道

        “我已经跟父亲大人提起过,要他收你为徒,这一次,父亲大人并没有不同意,只是说等到寿诞大典之后再议,以花道友这般修为,恐怕用了十年,就能结婴了”智南开口道

        花不满神色一怔,脸色微变,不过很快恢复过来,笑道:“有劳智南老弟了,不过结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倘若不借助外力,单凭自身的修为,恐怕此人都难以结婴”

        花不满的心中满是苦涩,这些年来,他一直努力成为怪魔老祖的弟子,倘若真的被怪魔老祖收入门下,他就不会铤而走险了

        月华岛上十八名元婴期修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花不满很清楚,这十八人之所以能够结婴,绝对跟结婴果有关系

        但是花不满也知道,自己的修为虽然无可挑剔,但是自己并非怪魔老祖的真传弟子,以如此修为加入月华岛,肯定不会被怪魔老祖重视,得到结婴果也是极难之事

        “千万不能有妇人之心,一定要拼一次”花不满心中一沉

        “花师兄,石道友,请随我来,我早已准备好了”智南指着一间内室说道

        “这个并不要太着急”花不满说道:“上次智南老弟说你刚刚修建了一处闭关密室,我想看一看”

        “闭关密室?”智南脸上露出些许为难之色,不过很快缓和过来,道:“倘若是其他人,我定然不会同意的,不过既然花师兄说了,我绝不会拒绝”

        “倘若有什么不便,还是算了”花不满连忙说道

        “花师兄,你这是什么话,我既然说出口了,哪有反悔的道理?”智南脸色略带愠怒之色,显然花不满的激将法凑效了

        “这种隐秘之地,我本不应该进入的,不过上次听说这密室可以隔绝灵力,任何神识都无法穿透,这才让我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花不满笑道

        “这是自然”智南颇为自得的说道:“就算父亲大神的神识也无法进入其中,不用说其他人了”…,

        “真有这么神奇?连老祖的神识都可以阻挡?”花不满露出不信的神色

        “花道友,你跟我来看看便知”智南看了石川一眼,犹豫了一下,似乎并不想让石川进入

        “我就在此等候两位道友”石川识趣的说道

        花不满冲着石川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什么,跟着智南向内侧走去

        石川自顾自的寻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通过刚才两人的对话,石川已经明白花不满的用意了

        他进入那间密室之中,应该是要对这名叫做智南的金丹初期修士下毒手了

        “这花不满真有几分本事,连怪魔老祖的后裔对他如此态度,恐怕花费了不少功夫怪不得他对盗取结婴果一事信心满满”石川心中暗暗想道

        “倘若花不满出手最好,这毕竟是怪魔老祖的后裔倘若花不满非要自己出手,那么一定要弄明白花不满的计划,否则我绝对不会出手的”

        ………………

        与此同时,梁丘正端坐在一个安静的房间之中手中重换了两块中阶灵石,但是他脸上的惨白之色,没有丝毫减少

        “按照本来的计划,花不满应该跟我同在此地才是,怎么会不在这里呢?”梁丘的双目突然睁开来,双目之中凝出一道冷光:“以我目前的修为,就算是得到结婴果,恐怕也逃不掉多久,但是这么大好的机会,我又决不能错过既然花不满不在这里,我就要想些其他的办法了”

        “吱呀”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名金丹期修士走了进来,道:“梁道友,周围有不少道友邀请咱们过去一叙,梁道友虽然受了些伤,但是我看着没有什么大碍,不如跟我一同过去”

        “好,咱们就去看看”梁丘没有丝毫迟疑,缓缓的站起来

        那金丹期修士脸上露出一丝惊色,他原本以为梁丘并不会去,只是随便说一句罢了,没想到,梁丘竟然站了起来

        此刻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陪同梁丘一起前去

        他却没有注意到,梁丘的左臂衣袖上,有一道淡淡的紫色灵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