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复生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复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只要能得到一枚结婴果,对石川而言已经足矣。

        甚至石川可以不要结婴果,到时候取上一根枝条也行。

        但是石川还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所以石川并不像其他的金丹期修士一样,一听说结婴果就激动不已,而是非常冷静的问道:“花道友谋划很大,这个计划恐怕不会全盘告诉我。不过我想知道,我能否见到结婴果,倘若我见不到,那么这结婴果在何处分配,如何分配?我又如何信任花道友?”

        “道友猜测的很对,我此次计划,谋划很大,涉及了多名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参与这个计划的修士人数众多,而且各司其职,只要天衣无缝的配合,才可以得到结婴果。因此,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见到结婴果树。结婴果全部由我摘取,至于分配之事,我会将结婴果分散藏在不同的地方,到时候把这位置告诉你们,你们自己去取就可以了?!?br />
        石川冷冷一笑道:“花道友好谋划??!你取走三枚成熟的结婴果的事情暂且不提,这些未成熟的结婴果还要如此分配?我不知道你到底纠集了多少修士,也不知道你许诺了多少人,而且你当年见到的数量,就是现在的数量吗?说不定怪魔老祖早已摘取了呢。所以你的空头许诺,没有任何意义。这个条件,我是不会同意的?!?br />
        花不满眉角微微一抖。随意的说道:“道友所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但是这个计划,就是彼此相互信任才可完成。倘若都想石道友这样,没有信任,只要有一人泄密,这个计划就彻底失败了。所以道友若是不同意,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了?!?br />
        石川可不会如此轻易相信花不满之言,此人说的虽然也有道理,但是更多则遮掩以及哄骗之词。

        “倘若如此,那么咱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石川冷哼一声。也不吃这一套。

        石川可不会为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许诺,去冒如此大的风险,说不定花不满想让石川当替罪羊呢。

        花不满哈哈大笑起来:“没有我,道友绝对不可能得到结婴果!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看这也未必。你不也就是想趁着怪魔老祖两千岁寿诞大典的时候,去取那结婴果吗?你能进去,我们也能进去,到时候只需要紧随你的身后就可以了?!币恢泵挥兴祷暗囊趿橥蝗豢诖蚨狭嘶ú宦拇舐??!暗比?,要是实在没有办法,我还可以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br />
        阴灵说出此言之后,似乎还不解气,又哈哈大笑道:“等到大典开启的时候,我若是找不到你,就在月华岛附近。不管见到谁,都会对此事大肆宣传一番,要做到人人皆知??峙禄褂泻芏嗳瞬恢拦帜Ю献娴纳焦戎诖嬗薪嵊す?!嘿嘿……”

        石川有些无语起来,莫非这阴灵真的因为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阴识,而迷失了神智吗?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石川绝对不会去做的。一旦此事宣扬出去,恐怕石川也要遭受怪魔老祖的追杀。

        而且此后月华岛的看守和封锁,肯定会更加严密,再想进入其中摘取结婴果便不可能了。

        实际上,目前这个清空。才是最容易盗取结婴果的时候。

        怪魔老祖声名在外,没人敢在月华岛上轻举妄动。再者说,就算是月华岛的弟子,也没几个人知道结婴果的事情??词亟嵊す男奘?,已经几十年没有遇到什么风波了。所以他们都放松了警惕。

        花不满听到此言之后,脸上愈发的难看。竟然露出一丝凶狠之色来,若是有人从中捣乱,那么他这些年来所设计的一切,都要白费,而且他从此也在整个南海没有立足之地。

        抛出这些不谈,花不满也清楚,在梁秋死去之后,他的计划就断掉了一环。

        而想要找到元神特殊如梁丘一般的修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怪魔老祖的两千岁寿诞大典就要开启了。

        现在,花不满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能代替梁丘的人,也就是石川的。

        而且石川操纵梁丘和欧阳霸天肉身的特殊法门,会让计划变得更加容易一些。

        也就说,只能依靠石川才能最终完成计划。无论如何,都要让石川参与到这计划之中。

        花不满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其实内心之中却是颇为着急。

        但是花不满也看出来了,若不拿出足够的诚意,石川是不会跟他合作的。

        “道友若是能够听从我的指挥,可以跟我一起进入谷内摘取结婴果,不过你只能得到一枚未成熟的结婴果,其他的我都有安排了!”花不满考虑了一番,最终做出了一个巨大的让步。

        对于花不满的一再让步,石川心中也有些疑惑,但既然已经达成目标,石川也不会贪得无厌,再要过多的条件:“就按花道友所说的去做吧,花道友可以告诉我需要做什么了吧?!?br />
        “很简单!道友先看看这个!”花不满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玉简,递给石川。

        石川神识浸入其中,仔细的研究起来。

        这是一张月华岛的地图,非常详尽,记录了大大小小的通道,以及月华岛弟子们的聚集之地,甚至还包括某些弟子的生活习惯以及修为情况。

        石川虽然早已从客栈之中的青衣小厮,以及阴灵那里得到一些类似的信息。但是远远不如这幅地图来的详尽。

        看来花不满这些年来,的确下了一番功夫。

        石川收回神识,望向花不满,让他继续说下去。

        花不满说道:“这是月华岛的大概,这些年来,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和财力,才将月华岛研究透了,当然了,道友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罢了。这个计划,万无一失,我只需要道友做一件事情?!?br />
        “花道友请讲!”

        “倘若梁秋还活着,可以用另外一种渠道解决,但是现在道友加入,那么就有更好的办法了?!被ú宦烈髁艘幌拢骸暗仁俚蟮淇糁?,你我分别进入月华岛,我会让一人去找你。你寻找机会将他控制,就可以了?!?br />
        “此人什么修为?我希望花道友说的清楚一些,从我进入月华岛之后的一切安排都详细说明!”石川谨慎的说道。

        石川心中清楚,月华岛之内大修士极多,寿诞的时候,大量金丹期修士涌入,肯定少不了有元婴期修士驻守,以免产生什么骚乱。在这种情况之下,杀死一名修士并不容易,倘若对方的修为不弱,阴灵恐怕难以在瞬间将对方控制。

        一旦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那么再想控制对方,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因为计划突然改变,所以我需要再斟酌一下,但是具体要道友做的就是如此,等到道友控制住此人之后,我会跟道友一起去摘取结婴果。此人虽然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但是却是咱们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所以道友一定要小心才是?!被ú宦烈髯潘档?。

        “也好,希望在计划开启之前,花道友能够有一个完美的计划?!笔ǖ挂膊蛔偶?。

        “结婴果对我这寿元即将耗尽之人,尤为重要,所以在此事,我不会留有任何纰漏的,道友尽管放心就是了?!被ú宦愕阃匪档溃骸暗鹊绞俚糁?,道友自行前往月华岛,咱们在月华岛碰面之后,我会告诉你整个计划。至于如何进入月华岛,就不用**心了吧?”

        花不满手中打出一道法诀,从湖泊之中飞出一个石棺来。

        石棺的封盖慢慢掀起,里面躺着的,竟是梁秋。

        阴灵口中发出一道啸声,从梁秋的额头飞出一到黑光,遁入到欧阳霸天的身体之中。

        片刻之后,阴灵才恢复正常,向石川点头示意,表示已经完全收回阴识了。

        这梁丘的肉身,石川已无用处,也不再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按我就先告辞了!”石川站起身来,拱拱手说道。

        花不满也站起身来,拱手回礼。

        等到石川的身影,消失在后院之中以后,花不满才慢慢的坐了下来,眉头紧锁。

        “此人倒是可以为我所用,虽然心思缜密了一些,但是并不是什么贪婪之辈?!被ú宦闹邪蛋迪氲溃骸安还乙补懿涣四敲葱矶嗔?,毕竟事到如今,没有第二路可选。倒是梁秋和欧阳霸天死后,没有精通阵法之术的修士,单单靠我一人,恐怕难以破阵进入其中?!?br />
        花不满紧紧的盯着石棺之中的梁丘,眉头紧锁。

        这时,石棺之中的梁丘,胸口竟然有了起伏,片刻之后,慢慢的坐了起来。

        “你……你是梁道友?”花不满大惊失色。

        “不是我是谁?莫非花道友盼着我死吗?”从梁丘的口中,传来极为古怪而又干涩的声音。

        “梁道友元神已死,残存的元神也消散了吗?”花不满又问道。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可以有两个元神吗?”梁丘慢慢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似乎在适应这具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