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扑朔迷离

    第六百九十二章 扑朔迷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石川长舒了一口气,整整七日的时间,几乎耗尽了石川一半的丹火,最终才将这十二枚兽牙凝聚在了一起。

        石川仔仔细细的端详着手上之物。

        这刚刚炼制成的暗器法宝,像极了一个大型的兽牙手链,十二颗兽牙,尖锐朝外,钝处向里,围成了一个圆形。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手链上,却没有任何绳索串联,而且每颗兽牙之间,都有一指左右的空隙,但是却像有一种无形的绳索,将这兽牙牢牢的栓连在一起。

        每个兽牙的尖锐之处,都发出这幽幽寒光,颜色又都不相同。

        “倘若自己神体重现,此物当做手链却是刚刚好!”石川心中不由得想到。

        而更让石川惊喜的是,由于此物乃是十二种不同的妖兽毒牙炼制而成,在炼制的过程之中,十二种毒性催化,而拥有了可以驱除其他同阶毒素的效果。

        石川虽然已是天元神族,大部分毒性对石川都没有作用。但是石川毕竟只是最为初阶的神族,保不准就有什么特殊的毒素,可以侵蚀石川肉身,此物放在身上也是有备无患。

        石川略微一想,打出一道法决,将此物稍微祭炼了一下,这兽牙手镯,立刻缩小了几分,正好让石川带在手臂上。

        对于身着道袍又懂得隐匿之法的石川而言,此物倒也不会显露出来。

        石川对自己的炼制成果非常满意。特别是多年未曾炼器。技艺居然没有太过生疏,倘若石川有时间,定然要将《百兽锻造术》中奇奇怪怪的法宝一一炼制,满足自己此生最大的爱好之一。

        不过寻找结婴果在即,石川也分的清主次,不会在这些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

        阴灵出去也有不少时间了,按理说,应该要回来了,石川收起了房间之中的阵法,又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链子。这才盘膝坐下,一边恢复灵力,一边等待阴灵归来。

        数个时辰之后,房门被轻轻敲了三下。

        石川一挥手。房门打开了。

        在门外,竟然是一名筑基期修士,看起来非常面生。

        不过此人见房门打开,立刻走进屋内,把房门又合上了。

        “石道友,我回来了!”筑基期修士开口说道。

        “阴灵?”石川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这是石川之前没有想到的。

        筑基期修士嘿嘿笑了几声,道:“没错就是我,花不满看的太紧,我根本脱不了身。所以只能控制此人,来跟石道友通风报信了?!?br />
        阴灵急忙解释道:“不过石道友放心,此人绝对是该死之人,他平日依仗家族的势力,经常逼迫低阶女修做苟且之事……实乃罪大恶极,罪大恶极!”

        石川摇摇头,并不多说什么,石川之前早就警告过阴灵,不准随意吞噬其他的修士的元神,除非此人罪大恶极?;蛘咧鞫鍪止セ?。

        做出这个要求,并非石川是什么伪君子,惺惺作态。而是因为随意吞噬其他修士的元神,可能招惹来大的祸患,石川之所以被景天国大长老带去浮石就是因为阴灵不听是之言。随意吞噬其他修士的元神。

        虽然石川不自称为正人君子,但是心中还是有自己的行事风格。当年那个为?;は缌?,独自击杀头狼的少年的性格,还是影响着石川,除非万不得已,石川并不想滥杀无辜。

        阴灵这个借口,实在太过牵强了,就算此人罪大恶极,阴灵若是不吞噬他的元神,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不过事到如今,石川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阴灵是为自己寻找结婴果之事来通风报信的。

        “我早在三四天之前就回来了,只是看到石道友阵法紧闭,想来是在闭关修炼或者做什么别的事情,所以我就在隔壁的房间等待了几日,今日再次来,正好碰到石道友出关!”阴灵立刻转移了话题。

        石川点点头,表示知道此事。

        阴灵见石川并没有责备之色,连忙说道:“那日我离开此处之后,就立刻前去拜访花不满,果然如同我预料的一样,花不满对于梁丘和欧阳霸天的到来,大为吃惊,为了确定他们两人的身份,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最终确定两人的身份之后,还大为恼怒的责备了一通,口气极为严厉的让梁丘和欧阳霸天回去,但是很快又改了口风,让欧阳霸天和梁丘住下来,但是不能离开,而且不能让其他修士发现。我无奈之下,才会吞噬了这筑基期修士的魂魄?!?br />
        “既然花不满不让你们接触外人,这名筑基期修士你们是如何遇到的?”石川开口问道。

        “此子称呼花不满为师伯,似乎极为亲近的样子,而此人也姓花,应该花家的年轻弟子。他遇到我两人之后,颇为高兴,我假装要送他一件宝物,趁机吞了他的元神?!币趿槔淅涞男Φ?。

        石川眉头微微一皱:“此人跟花不满关系不浅,你也敢动此人?万一被花不满看出什么破绽来呢?”

        “石道友不用担心这个。此人平时很少来见花不满,而且平时游手好闲,经常大半个月也不回本家一趟,而且此人还是筑基期修士,我绝对不会露出任何破绽的?!?br />
        “依你的口气说来,此子的家族应该与花不满有姻亲关系,那么结婴果之事,花家都拖不了干系?!笔ǔ烈髯潘档?。

        “我也是这么想的!”阴灵立刻附和道:“从此人的记忆之中得知,花家人数并不多,但是此子的父亲,却有一身不弱的修为,不过从未离开过花家半步。倒是花不满,偶尔去花家拜见?!?br />
        石川听到这些,心中更加奇怪起来。

        石川也希望这些信息没有任何纰漏,否则谬之毫厘,差之千里。

        “我交代道友需要注意的那两件事情,处理的如何了?”石川开口问道。

        阴灵脸上露出羞愧之色,道:“我费尽了无数口舌,都没有得到所谓的计划。这花不满根本不透漏分毫。至于花不满的灵力,非常普通,平庸至极,跟其他的金丹后期大圆满修士,没有什么区别。跟我所得到的记忆之中的花不满,悬殊极大!我本来还会担心他会看出破绽来,没想到,他根本没从肉身之中看出半丝破绽,倒是提了一些刁钻而又隐秘的问题,来确定梁丘和欧阳霸天的身份?!?br />
        石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闭目沉思起来。

        “这个可能性有是有,但是几率太低!”石川口中默默说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可能性?”阴灵立刻问道。

        “此事我并不十分确定,而且你若是知道了此事,对你之后的行事,也不太好,所以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笔ǖ乃档溃骸安还酉衷诳?,你不能再吞噬任何人的元神,不单单是为了你的安危,更重要的是避免打草惊蛇。至于这名筑基期修士,暂且作为你传信给我的工具,在计划开始之前,此人不能有任何纰漏?!?br />
        “石道友放心就好!”阴灵点点头,又问道:“按照道友的猜测,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石川想了一下,又说道:“这名筑基期修士的身份非常特殊,你尽量让他减少回家族的次数,当然也不能不回家族?!?br />
        “我明白石道友的意思!此事我会小心的处理好的?!币趿槌僖闪艘幌滤档溃骸澳训赖烙岩晕巳思易逯杏惺裁葱尬呱畹男奘柯??”

        石川摇摇头,不再多言。

        石川的心中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阴灵所见到的花不满,并非真正的花不满,而是一个冒牌货。

        因为一名修士的气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减少这么许多。

        阴灵的话语,增加了石川推断,而这名筑基期修士以及所谓花家出现,让石川暗暗以为,真正的花不满,似乎隐藏在花氏家族之内。

        但是不到最后,石川也无法有最终的推断。

        不管花不满到底是谁,石川的目的是为了得到花不满的计划,得到结婴果。这些事情,只是石川需要谨慎注意的,只要不陷入花不满设计的陷阱之中就可以了。

        “那我先走了,道友有什么事情可以来采香阁寻我!”阴灵恭敬的一拱手,退了出去。

        石川微微闭起双目,这事情比石川想象的要复杂的多。绝非跟花不满合作,或者直接制服花不满,就可以得到整个计划那么简单。

        万一这个花不满真是假冒的呢?岂不是打草惊蛇?

        “机会,一定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进入月华岛的机会!”石川心中默念道。

        早在数十年前,花不满通过挖掘隧道,进入月华岛深处妄图得到结婴果,月华岛修士不可能不做提防,此法定然不可能了。

        “其他的方法!”石川绞尽脑汁:“对这月华岛不熟悉,恐怕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正在此时,石川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知道结婴果秘密的人,并非只有花不满,那悬赏之人应该也知道这个秘密,那悬赏之人是否还对这结婴果念念不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