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布局

    第六百五十四章 布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传讯信号,正是石川发出的。

        此时的石川,正位于金蚌海南侧一处极小的岛屿之上。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徐家修士正在施展追踪秘法,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发出传讯信号。

        此处是石川精心挑选之地。

        不管是距离徐家大阵,还是距离那徐家元婴期修士的距离,都刚刚好。

        正好让石川的计划可以得以实现。

        此处距离徐家大阵的距离并不是特别远,依照天一道人的遁速,在一个时辰之内,可以赶过来。

        而徐家那元婴期修士赶来此地,应该需要三刻钟的时间。

        石川深知,天一道人没有得到橙色金蚌,定然气急败坏。极有可能破坏徐家大阵,屠杀修士拷问。

        而石川的手中,还有八个传音令牌。

        石川可以利用这八个传音令牌,布置出一个迷局,吸引天一道人前来。

        倘若徐家那元婴期修士与天一道人相遇,天一道人拿这元婴期修士来拷问。

        这元婴期修士被天一道人杀死,正合了石川的心意。石川便可以高枕无忧,随便寻找一处地方躲藏起来。

        等到天一道人的严密搜查过去之后,石川再返回天一岛。

        或者,石川可以直接从雷劫风暴海域返回自己的龙爪岛。

        当然,最让石川不想看到的便是,徐家那元婴期修士,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然后他施展追踪秘法。与天一道人共同追踪石川。

        不过此事发生的概率极小。

        那徐家元婴期修士,深知橙色金蚌的宝贵,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才不会说出橙色金蚌的下落,而且他也不敢提起那九名金丹后期修士,毕竟那九人,全部死在他的手上。

        而天一道人,作为天道盟的盟主,自然有盟主的霸气,他已经在徐家大阵之中推测了一个大概。

        再加上石川布置的这个迷局。他肯定会把徐家元婴期修士当做罪魁祸首。

        发出这传讯信号之后,石川立刻驾驭飞舟,向东侧急遁而去。

        而在数万海里之外,徐家元婴期修士正在全力遁行。他初始的时候。每隔一刻钟便搜寻石川的方位一下。但是渐渐的,他发现这样做不但极为浪费时间,而且会耗费大量的灵力。

        如此持续下去,他的灵力根本不足以支撑太长的时间。

        而且石川并不经常更换方位,有些时候,他连续两次施展追踪秘法之后,都发现石川所行的方向没有改变。

        因此,他也逐渐延长了施展追踪秘法的时间。他哪里知道,这正是石川的计划之一,石川的目的。就是让他跟天一道人汇合。

        一刻钟之后,石川又拿出一柄传音令牌,将其捏碎,然后再换一个方向。

        正在御剑急遁的天一道人眉头微微一皱。

        当日,他赐下这些令牌的时候,严重警告过那九名金丹后期修士,倘若没有发现橙色金蚌,万万不可使用这令牌,否则便是死罪!

        而现在,居然有三名修士。先后使用了这传音令牌。

        最大的可能便是,使用传送令牌的修士已经遭遇不测,他们在临死之前,将这令牌施展出来。

        否则他们绝对不敢违背天一道人的旨意。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逼得这几人无路可退?”天一道人的眼中。露出一道寒光:“莫非真的是徐家那元婴期修士?倘若如此,我非要将徐家灭门不可!”

        又过了半刻钟。天一道人再次得到一道传讯。

        这一次,距离更近了。

        这让天一道人,心急如焚,每得到一道传讯,就意味这一人死去。

        在三刻钟之内,石川绕行了一个半圆,回来原来的遁走方向,在这半圆之内,石川将所有的传讯令牌都施展出来。

        这样以来,石川便浪费了许多时间。但是石川自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

        回归正途之后,徐家元婴期修士再次施展追踪秘法,这是,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发现,在这段时间之内,石川遁行的距离,竟然比上一次短了许多。

        “金丹期修士,毕竟就是金丹期修士,这么短的时间就坚持不住了。如果之后都是以此遁速,数日之内我便可以追上他!”元婴期修士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他已经达到了石川第一次使用传讯令牌的地方了。

        元婴期修士从这小岛之上,飞遁而过,没有丝毫停留,瞬息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天一道人从另外一个方向,急遁而来。

        天一道人来到那小岛之上。仔仔细细的查看起来。这小岛之上,没有任何血迹和打斗的痕迹。

        但是传讯令牌的气息,却是非常浓厚。

        天一道人眉头微微一皱。立刻向下一处传讯秘法的方向遁去。

        两地距离并不远。天一道人很快到达,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他居然还是一无所获,什么都没有发现。

        又寻了几处地方之后,天一道人的脸上已经冷云密布。

        什么都没有,一丁点的痕迹就没有。

        就好像有人故意使用传讯令牌,戏弄天一道人一样。

        天一道人的心思缜密,也感觉有些不对,但是具体的原因,天一道人却参悟不透。

        但是天一道人确定一件事情,那便是:这传讯令牌,是他赐给那九名金丹后期修士的。

        这九人的实力,绝对是金丹期修士之中的佼佼者。

        若是三人联手,绝对在元婴期修士之下,没有敌手。

        而这九人距离如此至今,更不可能被任何元婴期以下的修士击杀。

        天一道人也排除了九人内斗的可能。因为这九人实力相当,倘若是内斗,绝对会留下一些打斗的痕迹。

        再者说,九人内斗,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分出胜负。

        “只有,这么一个可能!”天一道人的心中已经极为恼怒。

        天一道人放弃前往其他传讯信号的施展之地,而是直接前往最后的的传讯信号的发出之地。

        “不论是谁,无论如何,你都逃不掉!”天一道人心中冷声说道。在进入金蚌海之后,天一道人封印了金蚌海与天一岛的传送阵法。

        此刻看来,似乎是一个极为明智的决定。

        “一日寻找不到橙色金蚌,我就不会开启这阵法?!碧煲坏廊诵闹邪档?,当年他穿过雷劫风暴海域时。倘若没有大量的宝物支撑,恐怕已经丧身其中。

        现在想来,都有些一些心悸,他绝对不想第二次穿过雷劫风暴海域。其中的雷劫之力,根本不是他现在的修为可以抵抗的。

        所以天一道人也自信,没有任何人可以穿过雷劫风暴海域。

        没有了那道传送阵法,这金蚌海,便是一处死地。

        天一道人施展全部遁速,不顾一切的向最后的传讯信号发出之地,飞遁过去。

        而徐家元婴期修士,也是如此。

        一刻钟多一点。

        徐家那元婴期修士站在一个小岛之上,眼睛露出一道寒光。

        这小岛之上,立着一块极为醒目的石碑。

        上书:“前辈,倘若你能够饶恕晚辈,晚辈愿意把橙色金蚌拱手相让。为了表示前辈的诚意,希望前辈可以在这岛屿之上,停留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前辈施展追踪秘法得到的方位,便是橙色金蚌的存放之处。倘若前辈苦苦相逼,那么晚辈只好毁掉橙色金蚌!”

        片刻之后,石碑上的文字慢慢消失,同时石碑也轰然倒地,化作一堆碎石,碎石之中,有一道虚影。

        虚影开口道:“倘若前辈同意晚辈的要求,就维持这道虚影不散?!?br />
        “这小子,很有心计!”元婴期修士沉吟道。

        他立刻施展追踪秘法,这一次,石川的遁行的距离,比上一次要远一些,似乎又达到了原来的遁速。

        这让元婴期修士有些摸不着头脑。

        石川的遁速忽快忽慢,或许有什么特殊的宝物。

        元婴期修士沉吟起来,他最担心的,便是石川把橙色金蚌毁掉。

        他只是从典籍之上和家族之中的传闻之中,得知橙色金蚌的珍贵之处。但是他从未见过橙色金蚌,也不知道石川的是否有能力将橙色金蚌毁掉。

        “金蚌海已经被彻底封锁,无论这小子怎么逃遁,始终都会在金蚌海之中。就算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逃遁,也不会脱离我的追踪秘法。我便赌一次,假装同意这个约定,等到橙色金蚌到手之后,再将他捉住??纯凑饨鸬て谛奘可砩?,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反正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不管此子逃到何处,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将其捉住?!毙旒以て谛奘啃闹邪底运档?。

        这时,他面前的虚影有些破散之状,他赶紧打出一道灵力,将这虚影维持住。

        “却不知道,盟主来此地所为何事?莫非此地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要封锁传送阵法?”元婴期修士想起此事,心中也有些纳闷。

        不过随即安慰自己道:“徐家每年供奉极多,与盟主关系极佳。另外金蚌海如此之大,想要遇到盟主,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br />
        正在此时,一道金光,由远及近,急遁而来,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