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盟主到来

    第六百五十三章 盟主到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天一道人早已到达徐家阵法,徐家在南海布置阵法采掘金蚌之事,他也略有耳闻,不过这种小事,他并不会特别关注。

        天一道人再一次确定了,那金丹期修士的传讯就是由此发布而出,这才破开一个小口,进入其中。

        很快,天一道人来到流沙之地??醋怕氐牧鞫幕粕?,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传讯的踪迹,已经变的极淡,但是天一道人确定就是此地。

        天一道人仔仔细细的搜寻一番,一无所获。流沙之中,什么都没有。

        刚刚那九名修士门尸骨,早已被流沙湮没,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天一道人打出一道灵力,注入阵法之中,很快发现了阵法的入口,他立刻前往入口。

        入口之处,依然是那几名金丹期修士看守。

        一般而言,他们没有什么可做的,只管自己修炼就行。

        天一道人的出现,让这几名金丹期修士有些惊慌。

        “不知前辈来我们徐家采蚌阵法之中有什么事情?”一名金丹期修士恭敬的问道。对于这名不知名的前辈,他们不敢有丝毫轻视。只能希望坐守阵眼的元婴期老祖早些出现。

        “你们阵法之中的每一个人是否都记录在册?”天一道人问道。

        “是都有记录,但是人数混杂,一般很少记录姓名!”那金丹期修士应道,他也不会轻易是说出徐家囚禁其他修士于此的事实。

        “最近有没有几名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进入此地?”天一道人直接问道。

        那修士顿时脸色惨白,他知道,前不久刚刚捕捉到九名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这九名修士都是因为误入徐家的迷踪阵法,逃脱不掉,才被捕捉到的。

        当时徐家修士还都有些疑惑,为什么九名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都陷入阵法之中?

        众人的印象都十分深刻。

        所以天一道人一提起此事,众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那九名修士的师尊寻来了?”这金丹后期修士心中暗暗想道,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

        “这……晚辈不太清楚。晚辈最近一直在修炼。我家老祖可能对此事有些了解吧?!闭饨鸬て谛奘坎桓颐魉?,直接搬出徐家老祖,希望能够让此人知难而退。

        天一道人眉头一皱。他乃是天道盟的盟主,是天道盟所有修士之中,修为最高者,区区徐家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更不用说徐家的一名元婴期修士了。

        天一道人一伸手,将人捉过来。

        口中轻喝一声,周围的海水立刻化作利刃,此人的两条手臂齐刷刷的斩断。

        “??!”金丹期修士惨叫一声。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便死!”天一道人冷哼道。

        “前辈饶命!”这名金丹期修士痛的满头大汗,急忙说道:“一共有九人,九名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进入此地。他们现在应该都在阵法之中,我敢保证他们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他们只是在阵法之中搜寻金蚌而已?!?br />
        天一道人再冷哼一声,此人的双足也被斩断。

        “这九人明明不在阵法之中,还敢欺骗我?”天一道人冷喝道。徐家的传送阵法不小,但是对于天一道人而言。只需要花费极短的时间。便可以将整个阵法搜寻一番。

        这九人的身上,都有天一道人布置的特助印记,倘若这九人都在阵法之中,那么天一道人自然会发现他们。

        现在的情况是,天一道人不管如何搜素,都无法发现九人之中的任何一个。

        不过这金丹期修士说出九人的数字。让天一道人坚信,此人定然见过那九人。

        “前辈。我说的真真切切,绝无虚言。这九名道友。的确是我们徐家捕捉来,让他们帮助采掘金蚌的。但是我们没有做对他们不利的事情,甚至他们的储物袋,我都没有收取。直接让他们进入了阵法之中?!蹦墙鸬て谛奘客纯嗟陌Ш康?。

        “对,对了,我徐家有两人,徐知和徐云,将他们九人带走了,我立刻唤他们两人回来!”

        另外一名金丹期修士急忙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令牌,传讯起来。

        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这修士的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

        “前……前辈,没有回应?!?br />
        天一道人一手将这令牌摄入手中,神识略微查探,立刻确定了另外一块令牌的方位。

        “走!”五六名修士被一道波浪卷起,拖拽在天一道人的身后,急遁而去。

        不多时,来到一处岩礁附近。

        海底上,散落着一些破散的衣服,还有几只螃蟹啃噬着看不清模样的骨骼。

        一块闪耀着青光的令牌赫然就躺在地上。

        “这!”所有金丹期修士都大惊失色,因为他们深知,每一个徐家修士都可以借助阵法之力,在这阵法之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与徐家修士抗衡。

        但是徐知,的的确确就死在这里,就连令牌,也丢弃在这里。

        “恐怕就是那九名金丹期修士所为!”众人的心中暗暗思索道,同时心中也冒出一道寒意。

        这九名金丹期大圆满修士的修为,绝对非同小可。

        天一道人看了看地上,他也深知徐家阵法的威力。倘若是三名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未必能做的这么干净利落,这说明这九名修士是同时出手。

        天一道人也明白,这九人既然分成了三组,各自竞争,一般而言,不会聚集在一起。既然同时被徐家捕捉到,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进入这阵法之中,联合起来的。

        “橙色金蚌,应该就在这阵法之中!”天一道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几名金丹期修士都是一脸惶恐,他们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恐怕得罪这名前辈。

        “你们还有一位老祖驻守此地?”天一道人突然问道。

        “是的,不过我们老祖一般常驻阵眼,很少出关!”一名金丹期修士急道,说完之后,他就立刻后悔了起来。

        他应该说元婴期老祖经常游走才对,这样可以让这名修士知难而退。

        “你们知道他修炼的位置吗?带我去!”天一道人一出此言,这些金丹期修士们心中都长舒了一口气。

        只要老祖出面,一切都好说了,众人心中暗叹自己的性命终于保了下来。

        片刻之后,众人来到阵眼之处。

        阵眼悬浮于海水之中,一块巨大的礁石,礁石之上,有个洞口。

        “前辈,我家老祖,就在这洞内修炼!”带路的那金丹期修士恭敬的说道。

        “让他滚出来!”天道道人冷喝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足以让洞府之中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那金丹期修士无奈的拱拱手,走向洞府门口,道:“老祖,有一位前辈来拜访你!”

        如此三四声,都无人回应。

        天一道人的眉头一瞥,一挥手,身边的所有金丹期修士全部被杀死。

        “前辈,你这是做什么?”唯一幸存的金丹期修士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他飞扑向元婴期修士洞府的门前,拼命的敲打起来。

        天一道人用手一指,洞府大门开启。

        那金丹期修士一个翻身,滚了进去。

        洞府之中,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元婴期修士的影子。

        “老祖,老祖!”那金丹期修士绝望的喊道。

        “你家老祖呢?”天一道人迈入其中,神识查探,认定此处并没有修士。

        “前辈,我也不知道!”那金丹期修士在地上猛磕起头来:“我家老祖一直都在此地修炼,数年都不会离开一次,晚辈绝对没有半点虚言,否则天打雷劈!”

        这金丹期修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他心中也纳闷,为什么老祖今天不在这里。

        “我明白了,你可以去死了!”天一道人一挥手,此人当地毙命。

        在看到徐知死去的残骸的时候,天一道人的心中,似乎就开始怀疑这徐家元婴期老祖以及他派出的金丹期修士有些瓜葛了。

        以天一道人的考虑,他认为九名金丹期修士如果联手,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无人可当。而且这九人若是联手,破开这阵法也有可能。

        既然有一人发了信号,说明他们已经得到了橙色金蚌。

        而天一道人用了这么短暂的时间赶到之后,竟然一人都没有找到。

        而驻守阵眼,号称多年不出关的徐家元婴期修士也不见了。

        这一切,让天一道人产生了怀疑,他怀疑,九名金丹后期修士已经得到橙色金蚌,离开了阵法,而徐家的元婴期修士为了橙色金蚌,去追踪他们。

        “不管你是谁,居然胆敢跟我抢夺橙色金蚌,你就得死,全族都得死!”天一道人大喝一声,阵眼所在的礁石立刻崩裂。

        整个大阵,瞬间崩坍。

        无数的海水,挤压着阵法的的各个角落。在顷刻之间,这座耗费极多,耗时多年的巨大阵法完全毁掉。

        天一道人一跃冲出海面,脸上露出阴沉之色。

        突然,天一道人脸色一变,他居然得到了一道传音信号。是九个传音令牌之中的一个发出的。

        天一道人立刻御起飞剑,向传讯信号来的方向,急遁而去。(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