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阵外

    第四百五十七章 阵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四百五十七章阵外

        石川摇摇头,这阵法之中被囚禁的修士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可言。

        他们储物袋之中最贵重的,或许就是收藏的金蚌以及少量的低阶丹药了。至于法宝,只有破破烂烂的几件,甚至很多修士,只有一把飞剑而已。

        阴灵这么做,固然有可能发现被藏匿的橙色金蚌,但是概率极低,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记得程度。

        但是阴灵如此做也是为了早些找到金蚌,石川并没有多说什么。

        “石道友若是无事,便在这里少待几日,我立刻传唤那具分身前来,所有收集的金蚌,都在那具分身的储物袋之中!”

        “也好,我就在这里多逗留几日!”石川点点头。

        “那石道友便在这洞府之中歇息吧,我另寻他处!”阴灵站起身来。

        “万万不可!”石川摆摆手,徐云与自己结交已经引起轰动了,倘若阴灵将洞府都让出来,此事更会惹人怀疑了。

        “也好,我让陆梁为你安排一处居所!”徐云想了想,也觉得此事有些不合适。

        就在陆梁为石川安排洞府这空当,黄月八与朱宇对视而坐。

        朱宇满面苦色,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得罪了石川这种人物,跟徐家之人关系如此紧密,绝非普通修士可比。

        “黄师兄,我该怎么办?当时我也是一世情急,才脱口而出,其实我……”朱宇问道,他看到黄月八跟石川一行,因该相熟。

        “此人绝非气量狭小之人,只是朱道友做的太过分了。此事因我而起。我会亲自去道歉?!被圃掳艘∫⊥匪档溃骸暗比涣?,你也有不对的地方,等会我带你过去认个错,希望石道友不会难为你?!?br />
        “多谢黄师兄!倘若石道友不肯原谅,此事的罪责我一人承担下来。绝对跟黄师兄没有任何关系?!?br />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莫非我黄月八就是那般没有骨气的人吗?”黄月八一脸怒色。

        …………………………………………

        一个多时辰之后,黄月八带领朱宇来到石川的洞府之中。

        “石道友,此乃当年我手下一名道友,叫做朱宇。刚才多有得罪,希望你不要怪罪于他。此事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倘若石道友觉得心中气恼……”黄月八先开口说道。

        “区区小事,无足挂齿!”石川笑着摆摆手,没有一丝生气的模样。

        朱宇听到石川轻飘飘的说出此言,心中更加惊骇起来,连忙说道:“石师兄。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希望石道友大人大量,不要怪罪。刚才我还听说你对黄师兄多有帮助,让我心生佩服。以后石道友什么事情,我一定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朱道友无需为刚才之事而烦心,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就行了?!笔ú⒉换岚迅詹诺氖虑榧呛拊谛睦?,倒是此人对黄月八之忠心,让石川有些敬佩之意。

        “石道友真的不怪罪我了?”朱宇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石川之言诚意十足。

        石川笑道:“我与黄月八道友,乃是至交好友。而你与黄道友的关系也不浅。所以咱们之间,也算是好友,绝不需要那般客套?!?br />
        “多谢石道友!”两人都没有想到。石川竟然如此好说话,丝毫没有怪罪朱宇的意思。

        ………………………………

        数日之后,徐知从远处风尘仆仆的赶来。

        他的到来极为隐秘,并没有进入礁石之中,而是提前与徐云约好了地点,与石川过去碰面。

        虽然徐云和徐知看上去是两人。但是这两人都为阴灵控制,两个分神之间。完全就是一体。

        只是两人获取的记忆不同,所以两者之间,只有非常细微的区别罢了。

        见到徐知之后,徐知直接拿出数个储物袋,递了过来。

        这些储物袋之中,都被金蚌所填满,每个储物袋之中,足足有数万枚之多,其中最多的,自然是绿色金蚌,蓝色金蚌只有总数的五分之一,至于红色金蚌,更是少的可怜。

        但是按这个比例而言,也算是不错了。

        毕竟红色金蚌,也是极为难得之物,其在仙府之中的分解出来了红色生命气息,也对石川有着莫大的好处。

        不过到目前为止,红色生命气息积攒的数量太多稀少。

        而且由于十分珍贵,所以水猿并不敢用红色生命气息炼制丹药,以免造成浪费。

        倒是绿色生命气息数量足够多,正好供给水猿练习之用。

        “阴灵道友此次收获不??!”石川非常满意。

        “还算可以,我只是将一个团体,三百余人的储物袋全部收缴,把他们积攒的金蚌全部收走罢了?!币趿樾Φ??!罢庖彩俏业牡谝淮纬⑹?,就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在我提供了相应的丹药之后,并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众人采掘金蚌的劲头还增多了不少,我认为可以逐渐增加到其他的地域之中,比如此地!”

        “阴灵道友所行所为,应该有自己的计划和分寸,我就不多妄加评论了?!笔ǖ愕阃匪档溃骸安还钪匾幕故浅壬鸢?,阴灵道友是否有橙色金蚌的消息?”

        “橙色金蚌!”阴灵略微沉吟,道:“我也仔细打听过了,但是所听到的,只是传闻罢了,我猜测,若是有人发现了橙色金蚌,应该早已将这信息流传出来了?!?br />
        “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不排除有人私藏的可能!”石川摇摇头,过了这么长时间,橙色金蚌,竟然没有一点音讯。莫非真的要挖地三尺?

        “石道友放心,我已经收拢许多修士,四处查探,一旦有任何消息,都会传入到我的耳朵之中?!币趿樾攀牡┑┑谋Vさ?。

        “也只能如此了!”石川长叹一口气。

        ………………………………………………

        与此同时,金蚌海之上的风暴,一直在持续,水面之上拍起三四十丈的波浪。

        就在这怒涛之上,有三名修士正在御剑艰难而行。

        风暴虽然不能阻碍他们,但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像往常一样随意通过。

        这三人,便是天一道人所指派的小组之一。连日来,他们冒着被风暴重伤的危险,在海面之上遁行。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橙色金蚌。

        但是他们这么寻找,也没有任何目的,橙色金蚌,本来就是虚无缥缈之物,别说寻找,就连任何踪迹都没有。

        “张道友,这么下去,终究不是一个办法,橙色金蚌没有任何头绪。咱们总不能一直这么毫无目的搜寻下去吧?”一名修士话语之中,带着些许抱怨之意。

        被问的修士开口道:“这是天一老祖吩咐下来的,而且好处极多,倘若是容易做到事情,恐怕也不会找咱们来了?!?br />
        第三名修士说道:“我倒以为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橙色金蚌,我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很有可能是天一老祖的意念之物,让咱们来寻找,就是为了考验咱们三人,说不定是为了关门弟子呢?!?br />
        此言一出,立刻让两人神色为之一变。

        这种可能性,也非常大。若是有幸能够成为天一道人的关门弟子,丹药法宝从此不会再缺少,甚至结婴都不成问题。

        “不管此事到底如何,咱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将所谓的橙色金蚌找到,提前找到只有好处,绝对不会有坏处!”张姓修士说道。

        “对,咱们一定要尽力寻找,等到寻找到下一名修士,一定要从他口中弄出些有用信息了,要不然就直接施展搜魂之术,以免他撒谎。

        张姓修士点点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咱们再前行十余海里,找个海岛暂时躲避一下?!?br />
        “张师兄,前面似乎有一人?!?br />
        “此人似乎被这风暴困在荒岛之中,孤身一人,而且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张姓修士盯着此人看了数眼,脸上露出一丝恶毒的笑意。

        “你们两人将他制服,我来施展搜魂之术!”张姓修士的额头之上,隐隐现出一个黑圈。

        在金丹初期修士在三名金丹后器大圆满的修士面前,没有任何反手之力。

        何况,张姓修士已经将这金丹初期修士的元神完全吞没。

        “徐家修士?”张姓修士脸上寒色一闪,徐家也是不小的家族,他也不敢轻易得罪。

        张姓修士立刻将打出一道丹火,将此人的尸首毁掉。

        “有元婴期修士看守的阵法,只是为了采掘金蚌?我猜测此事没有这么金丹?!闭判招奘啃闹心畹?。

        “张师兄,可有什么发现?”另外一人问道。

        张姓修士点点头,沉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另外两个三人小组,也跟这小组一样,不过他们选择的方向,并不相同。

        倘若橙色金蚌只有一个,那么这些人就只能靠运气了。

        甚至还有人终生与金蚌无缘。

        在风暴之中,在数日的搜索之中,众人都变得焦躁起来。

        他们不能确定,自己的竞争对手是否已经得到橙色金蚌,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早的搜寻到橙色金蚌,回去交给天一道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