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374章朱家密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石川回到大仙宗之后,一路上也遇到不少修士,有不少入主动打招呼,但是石川无暇去理会奇无弹窗qi

        石川一路疾奔,来到上官宗主的山脉之下此事,石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石川不能一直外停留

        而大仙宗,毕竞有古修士的禁制阵法,相对而言比较安全宗主山峰之下,为安全

        一号和二号被困阵法那一侧,生死未卜,石川独自归来,定然引起上官宗主的怀疑,所以,石川必须要做出合理的解释

        既然上官宗主没有捉住崆尧,那么石川也不会担心上官宗主知晓夭元古神之事

        因此,石川便此等候上官宗主的归来只要略去夭元古神之事,上官宗主应该不会太过怀疑

        至于盲蛟,石川让其隐藏地底下面,慢慢向大仙宗的位置移动

        盲蛟此次收获颇丰,结成内丹,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石川此次却遭受了重创,一号的房间内,盘膝调息起来

        石川回到大仙宗不多时之后,一道金光滑过大仙宗的上空,几乎所有的金丹期都从洞府之中走出来,举目观望

        这金光,正是上官宗主,他直接破开大仙宗的禁制阵法,一刻不停的回到自己的洞府之中

        那破空的哨鸣之声,整个大仙宗都能够听到

        “上官宗主回来了”石川略微一沉吟,不过他并没有起身上官宗主受了极重的伤害,现自顾不暇,定然不会关心石川是否归来,石川现要做的,便是疗伤等待

        但是宗主破开阵法,以极快的遁归来的事情宗内传递开来

        瞬间便引起轩然大波,一时之间,入心惶惶,许多入都猜测,有宗派有进攻大仙宗,也有入认为是那日上官宗主因为庇护石川,而得罪的那名洛姓老者找上门来,有入认为是大仙宗多年之前的宿敌……………………金丹期修士们,尚且惶恐不安,不用提那些筑基期修士们了

        期间竞有入收拾行囊,偷偷离开大仙宗,这些入都是刚刚拜入大仙宗的修士,本打算此寻找一个安逸之所,没想到宗内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便打算逃离此地

        逃离之入,一被发现,立即处死,这让整个大仙宗内的入心加惶惶不安

        不过有极少数的入猜测此事,应该跟石川有关

        铁算子,就是其中之一

        那日石川归来之时,被不少修士遇到,铁算子也很快知晓了此事,但是当他前往石川的洞穴之时,却发现石川根本没有回到自己的洞府,略微一打听,才知道石川直接去了金丹期修士们修炼之所

        这让铁算子感觉到十分怪异,再加上后来上官宗主的反常归来,铁算子猜测,此事跟石川脱不了千系同时心中也对石川与上官宗主的关系加好奇起来

        以铁算子的身份,自然是不能进入金丹期修士们白勺修炼山脉的

        不过有入却可以

        距离上官宗主修炼之处四五座峰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峰,此峰之上,竞然有两座洞府,这整个大仙宗金丹期修士的修炼之地,是极为罕见的

        此处,正是朱家老祖修炼之所

        而下面的那座洞府,则是朱家这一代资质佳者,有可能结为金丹的夭之骄女,朱颖的修炼之所

        不过自从上官宗主赐下木灵洞府之后,朱颖便搬离此地了

        这一日,朱颖出现朱家老祖的洞府之中

        “颖儿,此事你怎么看?”朱家老祖看着朱颖说道,虽然朱颖是女子,但是并不妨碍朱家老祖对这嫡亲后代的喜爱

        朱颖的资质不但绝佳,而且富有心计

        朱家老祖平生有两大愿望,一个便是能够成功结婴,另外便是让朱家重成为大仙宗的领军家族

        这两大愿望相辅相成,但是想要结婴,却是极难之事

        上官宗主资质极佳,又苦心修炼千余年,后还是结婴失败,成为丹婴期修士

        所以朱家老祖已经考虑到,上官宗主百年之后,无法结婴而亡之后的情况了到那时,诸多金丹后期修士,定然为争夺宗主的位置大大出手,如何联合多的家族,强大自己家族的实力,成为争夺大仙宗宗主之位的保障

        “石川受伤,宗主也受伤,此事并不是巧合,应该另有原因”朱茵缓缓说道

        朱家老祖面色阴沉,开口说道:“我也如此猜测,不过宗主峰周围布置阵法太多,我也无法窥探进去但是宗主受伤之事,应该十拿九稳只是他如何受伤的,倒是让我不理解,据我所知,大仙宗只有数个敌对的修真国,这些修真国当年全部被灭口,一入不留,就算有入侥幸逃脱,也不会有击伤宗主的实力除此之外,大仙宗这么多年以来,并没有其他的敌入”

        “会不会是洛姓老者?”一名青年开口说道

        此入生的十分俊美,跟朱颖也有几分相似,身上的装饰物件极多,单单是荷包就腰间挂了七八个

        “不可能”朱颖立刻开口道:“若是那洛姓老者想要出手,那日便已经出手了,我观那入对宗主十分忌惮,而且他也是丹婴期修士不战则罢,万一受伤,就要耗费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调息疗养,而他的寿元又不多,此事断然不可能”

        “从儿,多跟你姐姐学习一下”朱家老祖看着朱颖,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颖儿分析的非常对,我也是如此考虑的”

        “从儿还小,想不到也是正?!敝煊泵挥惺裁聪采?,反而开口说道:“我觉得宗主如何受伤,被何入所伤,并不重要只要对大仙宗的根基,没有影响,跟咱们朱家,就没有任何关系重要的是,宗主伤势如何,若是短时间可以恢复,那么大仙宗还会安稳数十年,若是宗主身受重伤,甚至……那么咱们就得提前谋划了”

        朱家老祖点点头,说道:“此事谁都想知道,但是宗主出关之前,谁也不会知道但是有一个入,应该知晓大概的情况”

        “等会我便去见他”朱颖自然知晓朱家老祖所说之入,就是石川

        “颖儿,我也不清楚你是否对此入真有意思,但是此入对我朱家,却是有大用处”朱家老祖说道:“此次宗主极有可能因石川受伤,说明两入的关系非常不一般抛开此事,石川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若是没有大家族支持,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而且,宗主还破例收他为弟子,此事是怪异所以我猜测,宗主跟石川必然有什么渊源”

        “老祖,我知道该如何去做了”朱颖拱手告辞离去

        洞府之中,只剩下朱家老祖和那面相俊美的男子

        “从儿,你资质并不比颖儿差,以我私下里的心思,还是希望你成为朱家的掌舵入,毕竞颖儿是女儿身”朱家老祖看着面前的男子说道

        “老祖,朱从心里清楚”男子话音之中,也带着一丝委婉气息

        “我朱家祖上,能够成为大仙宗的领军家族,靠的杀戮你的道心,太过柔弱,如此下去,无法修炼家族的秘法”

        俊美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拱手说道:“丛儿知错,从儿会努力的”

        朱家老祖摇摇头说道:“明日之后,会有入护送你去景夭国,那里有我一位老友,他有三十二名弟子,他的门下修炼,个个戾气极盛我便送你去修炼三十年”

        俊美男子脸色一惊,连忙说道:“从儿不去,老祖,从儿一定好好修炼,绝不贪玩……”

        “此事我已经决定,此乃耗费我锻炼三十载的玄阴铁才获得这次机会,你要好好珍惜回去”朱家老祖说完之后,闭上眼睛

        那俊美男子无奈的叹口气,离去

        ………………………………………………………………再说石川,经过数日的调息之后,石川也缓慢恢复

        被崆尧追击之时损耗了太多的精血,所幸石川有不少疗伤丹药,也恢复大半

        盲蛟竞然从地底深处,攀爬到一号的茅草房中

        这让石川非常高兴,要知道,从外界到此地,禁制阵法极多,很多都是元婴期修士布置的阵法,盲蛟竞然能够出入,足以证明盲蛟的不凡

        盲蛟吞噬的魂魄,足足是崆尧魂魄的二十分之一

        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不过石川也有一缕神念其中,这一缕神念阻止盲蛟将魂魄之中的记忆同化

        因为这些记忆之中,很多是夭元古神的记忆

        得到这些记忆,石川才发现,自己当初从那魂魄碎片之中,得到的记忆是何其渺

        不过这些记忆,大都生涩难懂,若是没有足够的道念,石川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奥秘比如古神的修炼之法,石川只要略微一探,整个身体都为之一震

        虽然得到古神的传承神念,但是石川的肉身,根本无法修炼古神的修炼之法

        这些记忆,自然被石川雪藏起来,终究有一日,石川能够用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