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胜败之间

    第三百四十八章 胜败之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百四十八章胜败之间

        “第四关之战,便算结束!”上官宗主喝道。

        场上的修士,不过伤了七八人,不过这七八人之中,却包含两名假丹修士。

        而其他的修士,也多少受了一些神识损伤。

        自然也有几人不情愿认输,但是看到两名假丹期修士的胸口,被洞穿开一个大口子,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此时的石川,神念之力消耗极大,灵力虽然消耗不多,但也是强弩之末。

        石川若是拼尽全力,再敲响三次九星锣,围攻的修士恐怕轻则元神受损,重则神念暴毙而亡。

        若是如此,石川也会受到的极大的损伤,短时间内,难以恢复。

        当然,若是金翼雀灵不惜消耗体内的积攒的火灵力,辅助石川,在场众筑基期修士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上官宗主或许已经预料到这一点。

        此战,他并非想看石川的身上宝物和灵兽的表现,而是想要看看石川的反应和机敏,以及在众人合围之下的心态。

        对于石川的表现,上官宗主,非常满意。

        相比一号和二号当年的表现,石川的表现更为抢眼,但是一号和二号,毕竟进入筑基后期多年,而且他们的也数次进入离疆,对于离疆的地形非常熟悉,而且似乎还知道离疆的许多事情。

        “若是能够成功结婴,我便施展搜魂术,看看离疆之中,到底有些什么,让景天国的那些老怪如此感兴趣!”上官宗主暗暗说道:“不过石川这小子,深的我意,看骨龄也不错二十余岁,比起那些修真家族中的弟子修炼速度还快,结婴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即便只是我的支系血亲,我也会扶植他做大仙宗的宗主,只是他是外来修士,恐怕那些家族中有颇多不满……”

        上官宗主在思索之时。

        数名金丹期修士,御剑飞驰过去。

        他们得到上官宗主第四关结束的命令之后,便赶紧过去将几名受伤的筑基期修士扶起。

        这些筑基期修士,都是各个家族之中的希望,是大仙宗数千名筑基期修士之中的佼佼者,而跟这些金丹期老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

        对此,上官宗主并不在意。

        不多时之后,广场之上,只默然立着一人。

        在夕阳的斜辉照耀之下,石川的影子,被逐渐的拉长。

        观战的筑基期修士和练气期杂役弟子没有人一人离开,他们也是默默在站立,他们的心中却满是惊讶。

        大部分人都听说过石川,甚至颇为熟悉这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之前对于他们,只是一个代号,一个筑基期修士的代号,或许这个筑基期修士桀骜不驯,甚至杀死第三区的筑基后期修士,但是石川这两个字,也只能代表这些。

        但是今日,这两个字代表的修士,却站在了大仙宗筑基期修士之中的最巅峰,凌驾于所有筑基期修士之上,竟然能够抵挡住三十余人的攻击。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迷茫了,在他们的心中,金丹期修士才能做到的事情,石川做到了。

        这个刚刚来到大仙宗几个月,其貌不扬,沉默寡言的年轻修士,让整个大仙宗都震惊了。

        铁算子立在人群之中,眼中的神色迷离,他根本没有想到,石川竟然能够如此之强,强到他无法理解的地步。

        当时石川跟那胡姓修士斗法之时,他还有犹豫偏袒谁。后来石川拒绝提供灵酒,他更是恼怒异常,甚至要挟石川。

        但是在此刻,铁算子的心中,唯有后悔二字。

        当时第一次见面,石川便送上灵酒,第二次见面,铁算子极力要购买灵酒,石川拒绝之后,居然白白送给十壶珍贵的灵酒。

        铁算子心中懊恼,以当时与石川的交情,虽然不能算作至交,但在整个大仙宗之内,也算是交情最深的人。

        能跟如此修为的人结为好友,且不说谈道论法之中,能够得到颇多的好处,即便是私交密切一些,一般筑基后期修士也会对自己的恭敬一些。

        毕竟,石川以现在的修为,金丹期以下再无敌手。

        而且以石川现在的地位和声望,以及上官宗主的肯定,恐怕不几年之后,石川便可以轻松进入筑基后期,假丹期,金丹期。

        在上官宗主的辅助之下,这一切,可能性都极大。

        铁算子摇摇头,长叹一口气。

        “今日第四关胜者,石川!”上官宗主高声喝道“我将收石川为亲传弟子,并且全力辅助他结丹?!?br />
        “多谢师尊厚爱!”石川拱手说道。

        上官宗主满意的点点头,一挥手,妖蛟从定身之中松缓过来?!懊魅?,到我洞府一趟!”

        上官宗主话音落毕,御剑而去。

        妖蛟急着飞至石川的身上,传音给石川说道:“这老家伙太厉害了,比传说中的丹婴期修士强的多了?!?br />
        “此次多谢前辈了!”石川传音谢道。

        上官宗主之后,那些金丹期修士也御剑离去,大部分的筑基期修士,也四散而去,因为大部分筑基期修士,并非第三区,若是在第三区呆的太久,恐怕会惹来麻烦。

        石川的身边,自然不会少人,不多时,已有数十名筑基期修士前来拜会。

        众人一一报名,石川也拱手还礼。

        这些修士大都邀请石川前去洞府一坐,还有人要石川庆贺一番,更有人想要将石川拉拢到自己家族之中。

        石川微笑着一一还礼,不过没有答应任何邀请,而是返回到自己的洞府之中。

        最后围攻之战,石川是借助了九姓锣和妖蛟,九星锣将众修士控制,而妖蛟大开杀戒。

        若不是那些筑基期修士死伤惨重,上官宗主也不会喊停。

        “此战之后,虽然我胜的十分荣耀,似乎占尽了风头,但是却是得罪的不少家族,这三十人几乎都是各大附属家族的弟子,重伤者定然对我怀恨在心,而落败者,恐怕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年头。这上官宗主若是安然无恙也就罢了,若是结婴失败,对我大大不利!”石川心中暗暗说道。

        “待明日,要问清楚上官宗主到底要我做什么。好不容易寻找到这么一处修炼之所,最好能修炼一些时日,实在不行,只能再次离开。只是上官宗主修为高深,在风武大陆之中的地位,也是极高,若是追究起来,恐怕难逃其责。再者说,那洛姓老者还虎视眈眈!”石川长叹一口气,目前的处境,看似极佳,但是仔细一想,却是问题多多。

        石川一面向洞府深处走去,一边思索:“目前最关键的事情,便是寻找大量的五阶地火,拥有足够的五阶地火,便等于拥有了数条性命。金翼雀灵曾经说过,就算是元婴期修士,也不能拦下他。另外,金翼雀灵,共有十人,若是能够将其余九人也收服,那么自身的实力,便会增加极多?!?br />
        回到修炼室内,石川看了看灵泉,灵泉已经开始慢慢缩小,有产生灵泉种子的趋势了。

        依照这个速度,应该还有几日。

        石川盘膝坐下,开始修炼起来。

        斗法大会一战,让石川的收获极多,不管是金雷劫决的提升还是得到天元古神的传承,强化肉身,都让石川得到极大的好处,石川迫切需要闭关领悟一番。

        ……………………………………………………

        南梁国,青云门!

        宗主柏飞书来回踱着步子,那名远古修士突然要唤他过去,这让柏飞书有一种不祥之感。

        已经有半年多了,柏飞书一直听令于这远古修士。

        整个青云门,已经成为那远古修士的囊中之物。

        柏飞书也只能算是傀儡而已。

        长子和第三子的死去,三位师兄妹的失踪,让柏飞书心中痛楚许久,但是这些,他又无法宣泄出来。

        有些时候,柏飞书甚至想自己把那远古修士带回来,到底是错,还是对。

        青云门,几乎或明或暗的控制了大部分门派。

        青云门成为南梁国最大的门派之一,柏飞书振臂一挥,便有数万名修士,供他驱使。

        但是这种感觉,让柏飞书,更加迷茫。

        “宗主,不好了,通往上古遗迹的阵法,居然离奇开启了?!币幻菲诘茏优芙此档?。

        “什么?不是已经关闭许久了吗,连灵石都没有,怎么能开启!”柏飞书眉头一皱,直接御起飞剑,向上古遗迹传送阵法哪里飞驰而去。

        顿周数百丈之后,已经能够听到阵阵哀鸣之声。

        一名红须红发的修士,全身亦是红色道袍,只见他的手中,御出无数到灵火,普通的练气期修士,触之既死!

        更让柏飞书惊恐的是,他根本无法看透对方的修为。

        “好爽,许久没有这么痛快淋漓了!”红须修士口中大喝一声,将一名练气期修士,从腰间一分为二。

        他抬眼一望,便看到在远处观望的柏飞书。

        “筑基期修士,不错!”红须修士,脚一踩地,立刻腾空跃起,伸手便抓向柏飞书。

        只是冷眼一看,便让柏飞书如堕冰谷一般,全身一阵冰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