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其罪有三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其罪有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百二十九章其罪有三

        石川眼中厉色一闪,从仙府之中直接将须弥阵盘拿了出来。

        须弥阵盘之中,有两道阵法,一种是天兵阵法,一种则是聚灵阵法。

        石川正是要用这聚灵阵法,更改灵力的走向。

        “落”石川双手,在空中连续点击数下,五点之上,立刻出现了五个灵力漩涡。

        须弥阵盘,迅速增长,转瞬之间,已经将整个阵法布满,连灵泉也在须弥阵盘的下面。

        石川盘膝坐下,长吸一口气。

        五个灵力漩涡之中的灵力,飞快的向石川的身上聚拢而去。

        漩涡一点一点的变大,许多灵力,被硬生生的从灵泉之中,撕扯出来。

        妖蛟和金翼雀灵对视一眼,口中各自喷出一道真气,打入到灵泉之中。

        灵泉之中,立刻沸腾起来,其中的灵力,汩汩涌出。

        石川紧闭双目,任由灵力肆虐自己的丹田。

        此刻的石川,承受这极大的压力,这些灵力,并非修士的灵力,也不是真元,就是天地元力,修士修炼所需灵力,都是逐步的迅速渐进。

        石川此刻所为,恐怕有爆体的危险。

        不过石川跟普通的修士的有所不同,石川的丹田之中,总共有两团灵力,由信念之力组成的灵力团,跟普通的灵力团,决然不同。

        蜂拥而至的灵力,冲击这石川的丹田,然后被信念之力吞噬。

        信念之力,慢慢的膨胀起来,最后几乎达到丹田之中一半的大小。

        灵力的扭转,让灵泉吞噬灵力,开始减弱,逐渐的恢复到最原始的状态。但是五个灵力涡旋,却没有任何停止。

        石川的腹部微微隆起,其中的灵力,让石川的压力极大。

        “凝”石川一边放缓灵力漩涡的灵力注入,同时努力压缩信念之力的灵力团。

        而石川本来的灵力团,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石川一边凝聚,心中暗暗想到,这信念之力,本来就是外来之物,现在天元神族的魂魄碎片,已经被石川全部吸入道神识之海中,这信念之力,也没有太多用处。

        就算爆炸,也就对石川的丹田造成一些伤害,应该不会影响石川的修为。

        在石川的操纵之下,信念之力之中的灵力,开始慢慢运转起来,五个漩涡,慢慢减缓最后停滞,灵力重新恢复正常。

        金翼雀灵和妖蛟也长吁一口气,刚才若是没有两者的辅助,恐怕也没有这么快让灵力恢复正常。

        只是石川现在的状态,让两者非常担心。

        石川的身体之中,似乎有一个小老鼠,在筋脉之中,跑来跑去。

        未曾凝实的灵力,肆虐石川的身体。

        这些灵力被聚灵阵法引入体中,却是极难发泄出去。

        “引灵!”石川一声怒喝,信念之力把所有的灵力包裹起来,进行完全的压缩。

        石川最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受些伤害,些许时日,便可以恢复,否则这么持续下去,只是一个死结。

        灵力一点一点的压缩,速度极快,但是石川的丹田之中,却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豆大的汗滴,从石川的额头上滴了下来。

        石川双目紧闭,似乎忘记了时间。

        不过这时间,十分短暂。

        ………………………………………………

        石川洞府中之外,丛狗剩驾驭着飞行法器,飞驰而来。

        而在另外一侧,铁算子也驾驭飞剑,缓缓而至,铁算子刚刚听说石川回到大仙宗,便马不停蹄的赶来。

        从另外一个方向,一名筑基中期修士,如同一道青光,急射过来。

        他的眼睛微眯,手中打出一道白光,一道冰锥,飞速向前射去。

        “石师叔,救命!”丛狗剩在断崖之上,眼见那冰锥飞驰而来,大声呼喊起来。

        铁算子眼中神色微变,手中御出一道灵力,将这冰锥截下。

        “铁道友,这是我的私事,请你不要插手?!焙招奘靠谥幸簧?。

        一道青色飞剑,向丛狗剩的方向飞驰过来。

        铁算子眉头一皱,这胡姓修士,乃是胡家修为最高者,不过筑基中期,若只是如此,恐怕铁算子也不会惧怕,救下这名练气期修士,也能给石川几分面子。

        但是胡姓修士的家族,却依附于一名金丹期前辈,这让铁算子不得不细细思量一下。

        丛狗剩眼中寒色一闪,在筑基中期修士的飞剑之下,他断然没有活命的可能。双眼也不由得闭合上,等在死亡的降临。

        不过数息之后,却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金鸣之声。

        丛狗剩睁开眼睛一看,一名青色道袍的筑基期修士,站在他的面前。

        此人脸色略显苍白,似乎大病初愈,但是身上的灵力气息,却异常浓郁,丛狗剩离着一丈多远,便感觉到十分舒适。

        此人,正是石川。

        他的手中捏着一柄青色飞剑,无名指轻轻一弹,这飞剑从中间断裂开来,随之丢弃到山谷之中。

        “多谢石师叔救命之恩,我有要事要告诉石师叔!”丛狗剩如同看到救星一般,眼眶竟然有些湿润,口不择言的把康永贵背叛执事说了一通。

        “暂且退下?!笔ǖ档?。

        “弟子遵命?!贝怨肥<菰Ψ尚蟹ㄆ?,向他的房间遁去。

        “你就是石川?竟然敢毁我法剑,五万块灵石,少一个,我今日都不依你!”那筑基中期修士冷冷说道。

        “铁道友,你也在这里,可以给我做证人?!?br />
        铁算子看了石川一眼,心中一惊,前些日子他见到石川的时候,还是筑基初期,今天石川竟然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

        铁算子当时并没有发现石川在突破的边缘,所以见到石川进阶心中异常惊讶。

        对于石川,铁算子心中还有颇多好感,而且铁算子此行的目的也是要从石川哪里得到更多的灵酒。

        “胡道友,你在石道友的洞府前出手,也算是不敬,我看你们两人各退一步,此事就罢了吧?!碧阕映烈饕幌滤档?,石川和胡姓修士,他都不想得罪。

        “算了?我这飞剑,乃是祖传灵剑,被他这么摧毁掉,我如何跟家族交代。此事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就算是执事的师叔来此,我也不会退让一步?!焙招奘颗鸬?。

        没有杀死丛狗剩,是胡姓修士的一大遗憾,石川虽然现在不知,但是过段时间定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胡姓修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石川交恶。

        石川的怒杀于姓修士的事情,他也听说过,但是他却不相信此人会再次动手,毕竟他身后的实力,可是金丹期修士。

        “在我洞府之前,攻击我门下小厮,其罪一!”石川双手一挥,一道巨大的涡旋,在空中出现。

        一道金色的光弧,从其中喷射而下。

        “这是什么?”胡姓修士和铁算子的脸上,皆露出骇然之色。

        胡姓修士手中挥舞一柄小旗,不过金光一碰,小旗立刻化作粉尘。

        “在我洞府上方,胡言乱语,其罪二!”空中的涡旋一分为二,两道金光同时产生。

        这两道金光,缠绕在一起,凝聚成一道极粗的金线,喷涌下来。

        胡姓修士,被覆盖其中,他本欲夺路而逃,但是这金光似乎已经将他锁定,让他没有任何退路。

        金光之内,百万道金色细线,如同锋利的刻刀一样,坠落下来。

        胡姓修士的脸上,身上,划出一道道的刀痕。一道道的血印,从胡姓修士破损的道袍上,迸发出来。

        胡姓修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完全没有想到,这金光,竟然完全无视自己的灵力护盾。

        一种恐惧在胡姓修士的心中蔓延开来。

        石川只是两式,便让他受如此伤害,后面他根本没有抵挡之力。

        “石道友,请罢手,此次是我不对,咱们来日方长……”胡姓修士急忙喊道。

        铁算子也赶紧说道:“石道友,我看此事就算了吧,都是同门的道友,抬头不见低头见……”

        “我平生最恨,在我背后算计我的小人。其罪三?!笔ㄉ羧缤橐话阋鹾?,两个涡旋,重新凝聚在一起,最后汇集成一个巨大的扇形。

        幽蓝色的光环慢慢凝聚。

        “呼呼!”数息之间,整个漩涡已经凝结成深蓝之色,从半空之中,猛压下来。

        漩涡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成为一条细针。

        胡姓修士完全可以感受其中的恐惧气息,他确认一旦被这蓝色细针攻击到,就算不死,也要承受极大的伤害。

        “石道友,你饶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焙招奘勘咛颖吆埃骸疤烙?,你赶紧劝劝石道友……”

        在胡姓修士逃遁的路上,康永贵驾驭这飞行法器,不紧不慢的飞驰而来。

        他来此,是要看热闹的。

        刚刚他用胡姓修士给他的传音玉牌摔断,告诉胡姓修士丛狗剩逃走的事情,不出他的意料,丛狗剩已经死在胡姓修士的手中了。

        而胡姓修士,也应该与石川一战。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胡姓修士竟然狼狈不堪的逃遁。

        康永贵的心中,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都是你这小子,害的我如此狼狈!”胡姓修士看着康永贵,气不打一出来,口中怒喝一声,打出一道冰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