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关卡

    第二百八十二章 关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百八章关卡

        一种,炽热,爆裂的感觉,在石川的腹中,徘徊,旋转。*非常文学*9vk小说网网友手打

        这一掌印,显然是党姓修士刻意而为之。若是单纯为了测试石川的实力,断然不会用此招数。

        在斗法之时,用出此掌印击敌,绝对无可厚非,但是单单是为了测试,就有些过了,若是普通修士,定然要受到极重的伤害。

        石川一面拼命的抵御这红色掌印在腹中的动作,另外还要抵挡其他掌印的入侵。

        红色掌印,在石川的腹中,盘旋,很快进入到石川的丹田之中。

        只在一瞬间,这红色掌印,便被石川丹田之中,由信念之力,凝聚而成的灵气团所吞噬。

        石川感觉腹部一凉,无数道红色的掌印,以极快的速度,遁入到石川的丹田之中。然后飞快的被信念之力,同化吸收掉。

        信念之力,组成的灵力团,进一步增长起来。

        石川感觉到自己的腹部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石川默默站在那里,不语,像是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党姓修士看着石川,注视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石道友的道法果然精深,我这一掌,竟然没有对道友造成任何损伤?!?br />
        石川拱拱手说道:“党道友道法精深,我也只是侥幸能够硬接几掌,勉强达到筑基后期的实力,若是道友再用出几掌,恐怕我就无力抵挡了?!?br />
        石川虽然这么说,但是在场众人,都清楚石川的实力。

        石川,绝对有筑基后期的实力。不过石川并没有任何的夸耀的意思,反而谦逊有礼,给这几人,特别是党姓修士,留了一个谦逊的印象。

        “既然如此,道友选择一处洞府地址,拿了令牌就了?!?br />
        石川在地图之中,略微观察一下,这地图之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石川最不喜与人距离太近,反正这些地方灵力应该相差无几,所以石川专门选了一处离大仙宗本门筑基期修士稍远一些的地址,作为自己的洞府。

        “这是开辟洞府的令牌,也是道友的在大仙宗的身份令牌,此物切记要保管好?!?br />
        石川接过令牌,收入到储物袋中,又拱手问道:“不知做为大仙宗的弟子,我需要履行什么义务呢?”

        “此事会有人去告诉你的,石道友赶紧去你的洞府吧。*.党姓修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那好,我先行一步?!笔ü肮笆?,拜别而去。

        石川刚刚走出房门,党姓修士口中喷出一口黑血,立刻盘膝坐下,调息起来。

        另外几名筑基后期修士,大惊失色。

        过来许久之后,党姓修士的面色才略微有些血色。

        “党师兄这是怎么回事?”那老妪急问道。

        党姓修士,苦笑一笑说道:“那血色掌印,乃是由我的精血所化,这小子竟然将我的掌印,匿于腹中,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强行忍着,还是修炼了特殊法门?!?br />
        “此子真有这么厉害?党师兄,你可是进入假丹之境多年了,怎么会被人所伤?”

        党姓修士摇摇头说道:“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又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在咱们大仙宗筑基期修士之中,能接下我这血色掌印的修士,应该不会超过十人,但是即便是这十人,也只是能够接下而已,想要化去我的血色掌印,恐怕金丹期的老祖,都要颇费一些功夫。此子竟然轻易将我的血色掌印,奇怪,奇怪,太奇怪了?!?br />
        “党师兄身体没有大碍吧?”一名老妪急切的问道。

        “在几位老友面前,我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此掌印的丢失,让我精血消耗太多,我须闭关三十日,才可以恢复,所以这三十日,就有劳了?!?br />
        “党师兄放心就是,这接引之事本来就不多,而且我们三人也在此数十年了,此事绝对不会出什么乱子?!币幻险咚档?。

        “那就好?!钡承招奘砍ぬ疽豢谄?缓缓离去。

        房间之中,只剩下三名筑基后期修士,这三人你看我,我看你,良久没有说话。

        皆是摇摇头,各自回去了。

        …………………………

        石川拿了令牌,御剑而行,腹部信念之力组成的灵气团中的血色掌印,还是在不停的翻滚。但是这血色掌印,却是没有任何威势可言。在它们进入信念之力之中的时候,便已经被同化成了血色的雾气。

        这血色的雾气,一步一步的渗透,最后进入天元神族的那一块魂魄之中,与其融为一体。

        石川自然清楚身体之中,发生的一切,但是对石川目前而言,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石川赶紧到达自己选择的洞府位置,开辟一处洞府,细细打量自己腹中的灵力。

        “来者何人?为何不穿本门道袍?”一名筑基期修士拦下石川。

        这是一个山口,极为狭窄,高越万刃,普通筑基期修士,唯有从此经过。

        如果石川在党姓修士推荐的处地方选择洞府,定然不需要经过这里,但是石川选择的是深处的位置,所以此处是石川的必经之路。

        石川也发现大仙宗选址的巧妙之处,若是大仙宗遭受攻击,那么从山门到此地的区域,便是大仙宗的第一道屏障。

        此处只要有数名筑基修士看守,可以抵挡数百名筑基期修士的进攻。

        而且这片区域,是大部分外来修士的聚居地,虽然这些修士,只有筑基初期,但是人数却也有百人,绝对是不容轻易的势力。

        大仙宗能屹立数千年,定然有其中的奥妙之处。

        石川直接拿出自己的令牌,递了过去。

        那筑基期修士接过令牌之后,神色略微一变,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石川一番说道:“道友是刚刚加入我大仙宗的修士?”

        “正是!”石川沉着的回答道。

        “何人接引的你?”那道人又问道。

        “是一位党姓道友,另外还四人?莫非这令牌有什么问题吗?”石川有些疑惑不解。

        “这令牌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党师兄此次太莽撞了一些,就算你拿着令牌能通过我这里,下面那一处关卡,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通过?!?br />
        “还望道友明示?!笔ü笆炙档?。

        “道友刚刚加入我大仙宗,就被允许进入我大仙宗最为隐秘之地,若是道友也是大仙宗的修士,会觉得正常吗?”那修士反问道。

        石川微微一笑说道:“同意不同意,是宗内管事之人说了算,莫非人人都有话语权?”

        “此事一言难尽,我练气期十层进入大仙宗,在大仙宗内呆了百年,如今以筑基中期的修为,只能在第二区内而已,道友一来就进入区,实在是……此话一言难尽,若是有,咱们日后可以坐下来聊聊?!蹦切奘拷钆品祷垢?,让出位置。

        “在下石川,后会有期?!?br />
        “莫干!”

        此人话音落毕,石川已经遁出三十余丈。

        看着石川远处的身影,莫干微微摇摇头,自言自语的叹息道:“大仙宗,可不是你想的那样,若是我,在第一区修炼也就罢了。为何去招惹那些人?”

        石川自然没有听到此人最后所说的,不过对于此人的盘问,石川心中还是感觉有些不对,石川猜想,党姓修士没有将此事好,抑或是从来没有进入第三区的外来修士,所以这些人不清楚如何处理。

        不过不管怎么说,石川是不回去寻找党姓修士的。因为党姓修士说拿着这令牌就好了,门派的规矩,自然会有人来安排。

        石川一路急遁,路途也遇到不少筑基期修士和练气期修士。

        这些修士只是好奇的打量石川一眼,并不多说什么。能够进入第二区的修士,即便是没有穿着大仙宗的道袍,也不可能有什么威胁,那道防御天涧可不是摆设。

        第二区,灵力果然比第一区,强盛很多,许多灵药院子之中种植着大量的灵草,这些院子,又被分成小块,每一个块上,都有一个写着人名的牌子。

        至于各种灵果树,也是随处可见。

        石川满意的点点头,就算在此地修炼,也是极佳的。

        石川不由得对第三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大仙宗的主干道路,只有一条,就是按照灵脉贯穿,呈现一条狭长的支线。

        虽然中间有些完全,但是石川绝对不会迷路。

        不多时之后,石川又来到一处狭窄的洞口前。

        相比第一区和第二区的交合处,此处的洞口更深一些,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石川站在洞口,分出一道神识,向其中略微一探。

        一声嘶哑的声音,从其中传了出来:“是何人,敢用神识打探秘地?”

        石川二话不说,将令牌抛入进去。

        “外来者?”片刻之后,那苍老的声音之中,蕴含一些惊讶之色。

        “石川,前往洞府?!笔ǖ档?。

        “好大的口气,虽然他们接引之人同意,可是没有我的同意,此处你却是过不去?!?br />
        “你是什么人,有何资格拦我?”石川冷声说道。

        *j。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