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二十章 七年

    第四百二十章 七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四百二十章七年

        五毒山是由五座山脉组成,之所以被称为五毒,是因为每年梅雨时节,雾瘴阴霾,五座峰顶之上,都被毒雾笼罩,人畜触之皆死。

        而且峰顶之上,光秃秃一片,连杂草都不能生长。

        不过也不知道是哪一阵雷雨过后,第三峰上开始慢慢变得郁郁葱葱起来,草木十分旺盛,即便是到了梅雨季节,也不受任何雾瘴的影响。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转眼之间,一年过去了,五毒山上第三峰,郁郁葱葱。

        原本在梅雨时节不得不迁移下山的野兽们,也纷纷聚集到第三峰上。

        之后的几年里,每每到了这个季节,猎户们便聚集于此,这两三个月的收获,甚至比以往一年还要多不少。

        猎户们都是祖祖辈辈居住于此的山民,三五户便成一个村子,人数也是极少。

        这一年,是第三峰发生异变以来的第七个年头,又到了梅雨时节,天空飘落着蒙蒙细雨。

        一群猎户,有十余人,最年长的看上去有四十余岁,而最年轻的,不过是十四岁的娃娃。

        “大哥,今年的收成应该不错!”那四十余岁的汉子,朝着一年三十余岁的汉子说道。

        “看地上的脚印,应该是个五六百斤的熊瞎子?!比嗨甑暮鹤庸笮Φ?,他又看向十几岁的少年说道:“一会见了熊瞎子,可不要慌张。咱们人多,它要逃,你要是真怕了,就上树?!?br />
        “我不怕!”少年脆生生的说道,不过脸上的潮红,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十分紧张。

        两名汉子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虎家祖祖辈辈在这五毒山里捕猎为生,十几岁便在这山中游荡。此次带着这少年出来,就是让他长长见识。

        “依我看,小虎子绝对不怕熊瞎子?!币幻嗨甑那嗄赕移ばα车乃档?。

        “六子哥说的对,我不怕!”

        “你当然不怕,小虎子上树比谁都快,就算是猴子也追不上,哈哈哈……”青年满脸戏谑之色。

        “六子哥,你……”少年又气又恼。

        “哎!我当年在这里遇到一位兄弟,跟我畅饮……”三十余岁的汉子说道。

        “大哥,你这事你都说了多少次了?我耳朵都听得起了茧子了?!彼氖嗨甑暮鹤铀档?。

        三十余岁的汉子长叹一口气说道:“算一算,已经整整有七年了,那小兄弟一直没有再见到过。喝完那酒,我一口气跨了两道峰回家,连气喘都没有。这么多年来,那酒的滋味无法释怀?!?br />
        “大伯,那酒到底是啥滋味啊?!鼻嗄晷Φ溃骸澳惚任业ち宋逅?,现在看起来却我爹年轻了十岁,莫非你遇到的那是仙人,喝的是仙酒?”

        青年调侃道。

        “怎么跟你大伯说话呢?”四十余岁的汉子恼怒的说道。

        “仙酒,说不定我当年喝的就是仙酒!”三十余的汉子哈哈大笑起来,这正是七年前跟石川对饮的那虎姓汉子。

        七年过去,他的面容只是略显苍老而已。

        “嘘!”虎姓汉子突然噤声,以极低的声音说道:“看,这里有熊瞎子的尿液,恐怕这熊瞎子,就在这附近。你们千万别出声,咱们人多,它一见就跑?!?br />
        “大哥,我先上去看看,你们慢慢跟上来?!彼氖嗨甑暮鹤拥脱蚯白呷?。

        虎姓汉子与他相聚十几丈,慢慢跟随过去。

        片刻之后,空气之中蔓延着一阵血腥气。

        虎姓汉子眉头一皱,连忙向前追上去。

        等他们一行十余人跑过去一看,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四十余岁的汉子愣愣的呆在原地,不能移动。

        地上的熊瞎子被拦腰斩断,内脏留了一地,汩汩的鲜血,还在汹涌的冒出。

        一名青衣长袍年轻人站在熊瞎子不远处,看到这虎姓大汉等几人跑来,眼中露出轻蔑之意。

        “此处已经被我师尊占据,你们这些凡人速速退去。否则便像这熊瞎子一样?!?br />
        虎姓汉子看看那年轻人,又看看地上的熊瞎子说道:“我们世代都在五毒山里捕猎为生,如今到了梅雨季节,所有的野兽都躲到这第三峰上。不如大仙宽限几个月,梅雨季节结束之后,我们立刻离开?!?br />
        “想得美!”年轻人冷冷一笑说道:“我们修真者的修炼之地,岂容你们这些凡人来打扰,滚!”

        几名山里汉子,每日在兽口獠牙之中度日,满身都是血性。听到此言,心中自然不服,若是这两个月无法捕猎,恐怕家中老小难以度日。

        但是看地上的熊瞎子,竟然被拦腰砍断,这年轻人的确恐怖。

        虎姓大汉略微沉吟,拱手道:“大仙,我们这就离开?!?br />
        说罢,转身就走,众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虎姓大汉是众人的头领,其他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等等!”那年轻道友又开口道。

        “大仙还有什么事吗?”虎姓大汉恭敬的说道。

        “这小子留下来给我们当杂役?!蹦昵岬廊酥缸拍巧倌晁档?。

        虎姓大汉一怔,连忙道:“大仙,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年轻道人冷哼一声:“我又不是要你儿子的性命,只是让他给我们师徒当个杂役而已,给我们仙人当杂役,也是他福气?!?br />
        “这福气不要也罢?!倍嗨昴昵崛肃止镜?。

        “你说什么?”年轻道人怒斥道“我就让你看看仙人的厉害?!?br />
        年轻道人手中拿出一柄剑,口中念念有词,大喝一声,一道红光从剑中喷射出去。

        这几名汉子都是刀口上舔血之辈,反应极快,纷纷侧身,飞扑出去,躲过这道红光。

        而小虎子和六子,各抱了一棵大树,像猴子一般嗖嗖的半树腰。

        年轻道人大呼几口气,脸色变的赤红。

        这年轻道人叫做吴贵,只有练气期二层,刚刚杀死那熊瞎子,已经耗费了极大的气力。

        这一道红光打出,更是消耗了大半灵力。

        他本想以这红光杀死几人,立一下威。没想到,这些凡人竟然如此之快,竟然全部躲过去了。

        这一次,吴贵气恼至极。

        但是他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

        虎姓大汉眼看那年轻道人一眼,冷声道:“便是仙人,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今日,我跟你拼了?!?br />
        “拼了!”其余众人持着刀戟冲了上来。

        吴贵一看,脸色吓的惨白。即便是他灵力没有耗尽的时候,对上这十几人,最多也只能杀死几人。

        而现在灵力耗尽,恐怕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吴贵心中暗暗叫苦,心中期盼师傅赶紧回来,这些猎户如此彪悍,根本不像外面的凡人们,见了仙人就怕的要命。

        虎姓大汉手持一把铁刀,用力砍来。

        吴贵一边后退,一边用手中的法剑抵挡。

        他这法剑虽然只是低阶法器,但是比凡铁可将要强上数十倍。

        “砰!”虎姓大汉的铁刀断为两截。

        吴贵只觉得虎口一阵钻心的剧痛,整个手腕也要掉下来。足见虎姓大汉的气力之大。

        虎姓大汉将手中的刀柄一抛,从背上拿下弓箭,搭箭就射。

        其余几名汉子,也不甘示弱,纷纷刀戟挥砍过去。

        吴贵见识不好,掉头就跑。

        一边跑,一边拿着法剑抵挡,但是身上还是受了几箭。

        不过他的道袍也是一件低阶防御法器,所受之箭只是略伤肌肤而已。

        “师傅救命!”吴贵边跑边喊。

        围着一口硕大的岩石跑起来,这岩石极大,能够略微躲避箭射。

        正在这时,一道破空之声,从远处传来,一名黑衣修士,御剑从远处疾驰而已。

        数百丈之远,只在几息之间。

        “是谁,敢动我徒儿?!贝巳松羲谎?,让人一听便觉得毛骨悚然。

        虎姓大汉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师傅,师傅,他们要杀了徒儿我!”吴贵跑出来,哭喊道。

        “哭什么?杀了他们便是!”黑衣修士冷哼道。

        “徒儿,徒儿灵力都耗尽了!”吴贵指着刚刚下树的小虎子说道:“我本来要这小子当杂役,他们居然不同意?!?br />
        黑衣修士望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伸手一抓,小虎子竟然倒飞过去,被黑衣道人抓在手中。

        黑衣修士将手放在小虎子头上,片刻之后,哈哈大笑起来:“不错,非常不错。我今天心情好,你们赶紧滚,饶你们一命?!?br />
        “大仙,虎子是我唯一的儿子,求大仙……”虎姓大汉双手握拳。

        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无法与这黑衣修士抗衡。

        “师傅,杀了他们,刚才他们险些杀死我!”吴贵一脸不悦的说道。

        “聒噪!”黑衣修士手一指,数道黑光飞至猎户们的身上。

        猎户们立刻扑到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正在这时,那块巨大的岩石,突然轻轻撼动起来。

        一点一点的,如同雪球一般,慢慢融化。

        岩石所化尘土,随风飘扬。

        同时灵力开始慢慢的变得浓郁起来。

        “这是?有异宝出事?”黑衣修士哈哈大笑起来:“我浦泉福缘不浅,今日所谓双喜临门?!?br />
        片刻之后,整个岩石退化,黄土被随风吹走。

        显露出一个两丈多宽的洞口。

        洞内端坐一人,此人一身破旧的道袍,眉清目秀,看上去二十余岁的模样。

        他的身上,散发出极为浓郁的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