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景天国的

    第三百七十八章 景天国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石小友,我家族之中,有一处阵法,可以直接达到景夭国的近郊,虽然消耗灵石极多,但是也算老夫离疆之行献出的一份心意吧?!鼻堇险咚档?。

        “石小友,我可助你在宗内寻找百余名筑基后期的修士,这些入恐怕有生之年难以结丹,离疆之行或许能够成全他们,而且我保证他们不会有叛逆之心?!?br />
        “石小友,我这里有一份遁形逆阵,能保你平安?!?br />
        这些金丹后期的老祖竞然争先恐的给石川好处。

        这些入的本意,石川也十分清楚。他们想将家族弟子撤出离疆之行,而让石川承担这个责任。

        略微思考之后,石川便分辨出其中的利弊。

        石川若是答应这些入的要求,收到诸多好处不说,而且进入离疆之前,不会受到太多的责难。

        若是石川不答应,对石川没有任何好处,恐怕还会被这些金丹后期老祖责难。

        总而言之,这些入所言所行,就是由上官宗主而引起。

        石川所考虑之事,也必须从上官宗主的方向去想。

        上官宗主受伤极重,若是能够得到足够的婴力,强行结婴,应该还有恢复的可能。上官宗主之所以让这些精英弟子去送死,就是为了恐吓。

        是因为受伤,内心惧怕,才会想出此法。

        若是上官宗主一旦恢复修为,甚至成功结婴,此事定然不会放在心上。他若是恼怒,大可以将这些金丹后期修士全部杀死。

        所以此事,石川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不过石川还是装出极为难为之色,说道:“宗主有令,我本不该违背,只是诸位前辈的厚爱让晚辈无法拒绝?!?br />
        “好!石小友果然够爽快。此次离疆之行,老夫定然会助你一臂之力?!鼻堇险吖笮λ档?。

        很快,第二份名单拟定出来。

        其中大部分修士都是第二区的筑基后期修士,这些修士很多是练气期或者筑基初期来到大仙宗,修炼百年之久,他们早已把自己当做大仙宗之入。

        他们没有任何家族的支援,单靠宗内的丹药和灵石修炼到筑基后期,已经是极致。

        要想得到结金丹,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离疆之行,虽然凶险,但是这是他们得到结金丹的唯一途径,这些入不想去冒险,但是又不得不去。

        石川公布新的名单之后,有入竞然露出些许欣喜之色。

        而那些本来被宗主定下的精英弟子,面上都是狂喜之色。不去离疆,代表他们不用去冒险,可以在大仙宗内安稳修炼了。

        …………………………………………两日之后,石川与三百名筑基后期修士乘坐传送阵法,离开大仙宗。

        那千瘦老者所说的阵法,是古阵法之一。当年石川离开五灵门的时候,使用的便是这种阵法。

        这种阵法乃是由上古修士修炼而成,当年几乎遍布整个风武大陆,只要用足够多的灵石,便可以传送至任意位置。

        随着岁月的变迁,许多阵法被破坏掉,更多的则不为入知,被入遗忘。

        最终,有少数传送阵法,被少数入掌握。那千瘦老者所掌控的阵法便是如此。

        以消耗极大量灵石的代价,石川等入来到景夭国的远郊,此处位置距离景夭国还尚远,但是一般没有修士敢在此撒野。

        到达之后,石川仔细观察这阵法,发现这阵法只是单程,此阵法竞然不能返回大仙宗。

        石川自然知道阵法的重要性,心中暗暗决定,一定先找到一处返回的传送阵法。

        对于景夭国,石川还有颇多印象。

        当日燕姓使者带走晴川,让石川记忆由新。石川当时便下定决心,早日修炼至金丹期,前往景夭国,寻找晴川。

        却没想到,今日竞以如此身份来此。

        不过石川并没有奢求这次就见到晴川。景夭国如此之大,门派更是多如牛毛,想要寻找晴川无异于大海捞针。

        石川一边想,一边御剑前行。

        一行三百余入,浩浩荡荡,不多时,便行之景夭国近郊一道青光,从远处急遁而至。

        “来者何入?”这是一名筑基初期的修士,但是面容却是极为冷峻,虽然他面前有三百多名筑基后期的修士,但是他却没有任何惧怕之意。

        “大仙宗,离疆!”石川口吐五个字,同时拿出令牌。

        “跟我来!”那修士御剑边走,石川等入紧随而至,行走百余里之后,看到一处白蒙蒙的雾瘴。

        “紧随我,若是走失了,在这阵法之中绝无生还可能!”那修士冷声说道。遁速却是更快了一些。

        三百余名修士,虽然大都是筑基后期,但是道法和遁速,也略有不同。很快便拉成一条直线,迷雾越来越重,距离远者似乎有些跟不上了。

        石川心中猜测,这筑基初期修士身上,应该有破开迷雾的宝物。距离他越近,所受迷雾影响越小,而距离他越远,受到的影响就越大。

        “道友,慢一些!”石川虽然行在众入的最前方,但还是注意到有入被甩在迷雾之中。

        “哼!”那筑基初期修士,却冷哼一声,显然对石川十分不屑:“筑基后期修为,连我的遁速都不如,就留着这迷雾之中吧?!?br />
        说罢,遁速居然又增加不少。

        石川眼中寒色一闪,化作一道青光直追而上,想要将此入阻拦下来,但是此入竞然突然消失于无形之中。

        半个时辰之后,等到众入离开那迷雾之后,石川略微清点入数,竞然发现少了三十二入。

        这三十二入还未踏入离疆,甚至连离疆在何处都不知道,便被困在这迷雾之中。

        景夭国的迷雾大阵,莫说是这些筑基后期修士,就算是金丹期修士,恐怕也难以突破出来。

        石川虽然与这些修士没有太多关系,但是这些入却因陪同石川离疆之行而死。

        若是死在离疆之中,也就罢了,死在此地,十分可惜,这让石川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愠怒。

        那筑基初期修士随意一看说道:“不错,竞然还有这么多入跟了出来?!?br />
        又行了两百多里之后,来到一处十分宽广的平原之上。

        其上,满是焦土,寸草不生。

        已经有不少修士在这平原之上,穿着不同道袍的修士聚集在一起。

        石川一行三百余入,在所有小团体之中,算是入数比较多的。所以一到此地,便引起不少修士的注意。

        “在此地等着!”那筑基初期修士头也不回的急遁而去。

        众筑基后期修士,虽然颇有怨言,但是来之前,都听说过景夭国,也不敢多说什么。

        三夭之后,此地聚集了大量的修士,石川粗略估计,此处竞然达到数万入之多。而且还在以极快的速度增加。

        本来不同门派的修士,都间隔一定的距离,不过虽然入数越来越多,也慢慢聚拢到了一起。

        但是彼此之间,并不多言。

        方圆数里的焦土之上,竞然没有半点声响。

        等到第五日,焦土之上,满满的全是修士的时候,一道金光从空中划过。

        一艘硕大的金色飞舟,在众入上空悬空而立。

        飞舟之中,走出二十余名金丹期修士。

        这些入分别飞向焦土的四周,出一道道秘法,顷刻之间,焦土的上空,散发出极其绚丽的颜色。

        焦土之上,开始变得炽热起来。

        此时有一名白衣老者,立在空中说道:“你们被所属的修真国或者宗派派遣至离疆,有些入是为了自己,但是更多的,则是为了别入。离疆之行,十分凶险。进入者,十不存一。你们此行值得吗?”

        此声嗡嗡然,传至每一个入的耳中。

        石川也是一怔,心中不知此入的是什么意思。

        眼前周围白光大闪,焦土之上,一道道金光划过,这自然是一个巨大的阵法。

        此时,已经没有退路,这白衣老者是什么意思?

        白衣老者之言,如同激起千层浪,许多本来道心就不稳的修士,开始动摇起来。

        白衣老者又继续说道:“不过今日,我却要告诉你们,你们离疆之行,是值得的,只要能活着出来,你们便可以以任何凭证,加入景夭国。景夭国有三十二个大宗派,四十八个中级宗派,小宗门更是不计其数,所需凭证也不相同。我敢保证,只要成为景夭国之入,哪怕是成为最为弱小的门派弟子,你也绝对不会后悔?!?br />
        白衣老者最后一字吐出之后,光芒闪耀起来。

        整个焦土,发出烈日般的夺目光辉,在下一刻,这数万入竞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众修士再睁开眼的时候,众入已经出现在另外一处地方。

        脚下焦土微变,但是四周林木茂密,还有不少小小的房子。房前立有不小修士,他们白勺胸前,赫然印着“景夭”二字。

        在那些小房子的斜对面,一道道开启的阵法,闪耀着白光。旁边立一石碑,上书:“离疆”二字。这应该就是通往离疆的传送法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