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无尽的迷雾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无尽的迷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白光再一闪,石川出现在上古遗迹的东侧入口。www/.shouda8/首.发

        石川身形一定,立刻御出青罡剑和冥土剑,以极快的速度,击到阵法之上。

        “轰”阵法刚刚白光一闪,就那一瞬间,被石川破坏掉。

        这还不算,石川又驱动数下,将这阵法破坏的不成样子,然后将组成阵法的材料收入到仙府之中,这才罢手。

        “这……这位师兄,你疯了吗?”两名练气期修士,看着石川如此行为,简直目瞪口呆。

        “你是那个峰的,竟然敢破坏门派的传送阵,你知道这传送阵耗费了多少灵石吗?你知道这传送阵的作用多大吗?”一名身着白色道袍的修士冷声喝到。

        上古遗迹的东侧入口,石川并没有来过,但是不出石川意料,这里跟西侧入口相差无几,也是用一个阵法,与青云门的广场相连。

        不过要想从青云门内部离开,无异于痴人说梦。

        连续通过两大关口,这是石川的运气,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落云宗宗主的暗中“帮忙”,而且石川也无路可走,必须挺身走险。

        但是石川既然已经出了上古遗迹,就没有必要再从青云门冒险一次了。

        石川曾经听仓寸说过,青云门的后山,是一处十分陡峭的断崖,除了筑基期修士之外,根本无路可走,所以必须通过传送法阵,到达青云门的内部。

        “说你呢。胆子真是不小,两位师弟,将他拿下?!卑滓碌廊死渖鹊?。

        两名练气期修士御剑而出,走向石川。

        突然,白光一闪,两人颈上一道血红纹线,随即身首异处。

        “你……你想要造反吗?”白衣修士震惊不已,不过当他看清石川容貌的时候,惊讶的喊道:“你……你是……快将他抓住?!?br />
        “嗖”一把血红色飞剑,从另外一名修士身上喷发而出。

        “好快的遁速”石川突然一楞,这才发现,白衣道人的身旁,竟然是一名筑基期修士。

        不过这名筑基期修士的灵力波动太弱,石川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若不是这飞剑的遁速如此之快,石川还以为他只是一名练气期十层的修士呢。

        “走”石川毫不迟疑的御起青色飞舟。

        “噗”那血红色的飞剑,正中石川的后心。

        石川咬紧牙关,做好承受这一击的准备,只要能够凭借真盾承受到这一击,石川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借助青色飞舟逃遁。

        以石川的遁速,此人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

        不过让石川惊讶的是,血红色飞?;髦惺?,竟然只损耗了真盾半成的灵力。

        “这真的是筑基期修士吗?”石川有些无语起来,若此人是筑基期修士,那么他的灵力,以及攻击真是弱到了极点。

        但若说他不是筑基期修

        士,他显然要比普通的练气期十层修士强上一些。

        “让我来”那白衣道人紧追不舍,他驱使的竟然也是一件青色飞舟,与石川的遁速相差不大。

        “大公子”那筑基期修士喊道,也御起飞剑,不过他的遁速,远远在石川和白衣修士之下,数息之后,只能看到两个人影了。

        这名白衣男子,绝对是练气期十层巅峰的修士,只见他脚踩青色飞舟,操纵两柄飞剑,一柄血红,另外一柄则是上品法器,向石川袭来。

        石川眼见那筑基期修士被远远摔甩在身后,也放出青罡剑,跟那白衣修士缠斗起来。

        “同时操纵十八柄飞剑?”那白衣修士见状,大惊失色。

        “砰”血红色的飞剑,在青罡剑的合击之下,碎裂当场,流出汩汩血红色的精血。

        石川看着也觉得十分惋惜,若是拿出矿镐法器,这些精血可以被矿镐法器吸收。但是石川现在可不敢那么做。

        矿镐法器现在在储物袋中,用妖蛟的头骨隐匿。石川并不知道,那上古修士会不会发现,但是只要拿出来,那上古修士肯定会发现。

        “不能再拖了?!笔杩斩?,十八柄青罡剑围绕石川绕行。

        “小子,束手就擒吧?!卑滓滦奘坷湫Φ乃档溃骸扒胺矫挥腥魏瓮寺?,除非筑基期修士,哪里根本就是无法逾越的深沟?!?br />
        那名筑基期修士。正在拼命的赶来。

        “死”石川怒喝一声。青罡剑发出悲鸣的声音。十八柄青罡剑聚拢在一起,剑端之上,逼出闪耀的蓝色的电弧。

        这是青罡剑之中,最后的雷劫力量,石川不知道,把所有雷劫力量御出之后,青罡?;岱⑸裁幢浠?,但是现在,石川别无办法。

        “轰”一条手臂粗的电弧,击在白衣修士的头顶之上。

        瞬间,此人化作飞灰。消散于无形。

        石川摄过他的青色飞舟以及储物袋,转身向断崖之处飞奔而去。

        断崖之处,云雾渺渺,根本看不到底。而且断崖之处笔直,像是被刀切出来的一样,没有任何可以攀附之物。

        石川看了看远远飞奔而来的筑基期修士,一咬牙,脚踩青色飞舟,遁入到云雾之中。

        那筑基期修士看着石川遁入到云雾之中,惊得目瞪口呆。

        不过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刚刚,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大公子竟然被这名修士用一条蓝色的电弧,化作飞灰。

        这种恐怖的力量,即便是他得到宗主的眷恋,从练气期十层直接进阶到筑基期之后,也不可能用出来的。

        “这筑基期,总有些问题?!敝谛奘壳崽疽豢谄骸霸疽晕谛奘坑肓菲谛奘坑刑烊乐?,可惜自己成了筑基期修士之后,却发现自身并没有强多少?!?br />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情况。

        阵法被毁,门派通缉的最重要的练气期十层修士逃走,大公子死亡。

        这三条,几乎每一条触犯,都要他用性命偿还,他现在已经不敢想,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

        ……………………………………………………

        石川踩着青色飞舟,进入到云雾之中以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之处,不过遁走了十余丈之后,石川发现自己的身形,突然有些凝滞,不但遁速,有些减慢,更重要的是,石川的身形,竟然开始慢慢下沉。

        往前遁行了一百多余丈,石川也感觉到自己下沉了二十多丈。

        不过此时的石川,并未多想。此地的安全系数,肯定要比青云门,或者上古遗迹之中安全的多。

        虽然前路渺茫,但是石川的心情,却在这一刻,难得好转起来。

        自从进入上古遗迹,石川还从来没有什么好心情。

        一路遁行了两日之后,石川发现自己的前方,就是一团迷雾,看不清前面是什么,神识感觉到前方无穷无尽。

        不管是下,还是上,石川都没有了任何感觉。

        上面是迷雾,下面也是迷雾,前面是迷雾,后面也是迷雾。

        石川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认定一个方向,拼劲全力,向前赶。

        石川相信,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就一定可以到飞到一个尽头。

        十日过去了,在此期间,石川喝干两坛灵酒,以最快的遁速前行。不过石川感觉自己像是在原地行进一样,根本看不到半点前景。

        石川也索性,就用青叶飞舟普通的遁速前行。间或用灵酒补充灵力。

        也许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寂寞。

        石川可以不怕寂寞,石川可以一闭关达到一两年。但是这种无边无际的飞行,石川必须保证头脑的完全清醒,没有任何一丝马虎,这是石川从来没有做过的。

        石川,毕竟没有筑基,毕竟,只是一名练气期十层的修为。

        数十日的不眠不休,让石川的精神已经达到了极为疲乏的状态。

        仓寸,初曼婷等人的面容,有时候也会浮现在石川的眼前。自从被筑基期修士追击之后,石川就再也没有见过仓寸,也不知道,他是在青云门修士手下丧命,还是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即便是活着,仓寸也应该上古遗迹之中,因为他根本没有机会逃离出来。

        而初曼婷,还在宝库之中,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石川的留下的口诀,抑或者,有人发现了石川留下的口诀,却不知道离开的时间。

        而更多的时候,石川冒出了晴川的身影,两人在石家村,清贫却是无忧无语的生活。

        清贫,也许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什么叫清贫。不过现在,石川却是知道,那时候是一种难以再拥有的幸福。

        遁走,遁走。

        有时候,石川甚至停止使用青色飞舟,任由整个身子跌落,长达数日,等到石川再次御起青色飞舟的时候,周围还是白色的迷雾。

        石川索性拿出《古神炼体术》《拟灵术》《五行转换术》一点一点的翻看起来,除了《拟灵术》看起来有些麻烦,其他的,石川已经记在了脑海之中,只需一边飞遁的时候,一边慢慢的领悟。

        迷雾之中,一名青衣年轻道人,站在青色飞舟之上,手中持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清明茶,时不时的品上一口,双眼微闭,忽而眉头紧皱,忽而面带喜色,似乎领悟到什么一般。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