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一百八十章 酒不醉人

    第一百八十章 酒不醉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加以水猿炼制的丹药,石川的进展也是十分迅速。

        石川现在已经达到练气期十层的巅峰,但是想要筑基,还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知道,练气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有着天壤之别。

        从练气期直接跨越到筑基期,仅仅一颗筑基丹,以及身体的淬炼,是远远不够的。

        在练气期十层的巅峰,仍然有许多努力的地方。

        其他的修士,手中有三粒筑基丹,大可立即香下一颗筑基丹,若是失败,那也没有关系,经过第一颗筑基丹的淬炼,离着筑基更进一步,而且还有两次机会。

        而石川与他们不同,石川必须一次成功,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所以在状态没有达到最佳之前,石川根本不考虑筑基。

        修炼闲暇,石川偶尔进入仙府之中,看着水猿采集灵草,糅制丹药。而水猿更是乐此不疲。

        石川也乐得有一个这么好的帮手,倒是省的石川浪费时间去炼制丹药了。而更让石川惊讶的是,水猿掌握的丹方非常多,足够石川轮流使用。

        除此之外,水猿更是酿酒的好手。

        百余朵灵花,在水猿的调配之下,再加入荆棘蜂的蜂蜜,酿制出来的灵酒,别具滋味。

        石川用玄,铁炼制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又将从水灵门得来的茶壶拿出来,一人一猿,相对而坐,或是品茶,或是品尝灵酒。倒也过得快活。

        异兽虽然灵智未开,但是明显感觉石川对水猿的偏爱,竟然趁着石川在仙府之外修炼的时候,将两把椅子生生香入到腹中,未了还在桌子下面洒了一泡尿。

        石川再回到仙府之后,看到桌子下面长势茂盛的灵草,对此苦笑不得。

        倒是妖蛟,时常用羡慕的神色看着这一切。

        这两个月的时间,石川对妖蛟采取了冷淡态度。那就不闻不问,不管不理。只要妖蛟不对仙府之内的灵草造威什么损伤,石川就当它是空气一般不存在。

        而妖蛟又是灵体之身,这饮酒品茶之事,它确实是参加不了。

        石川对它的冷淡态度更是让它受不了。

        妖蛟毕竟只是一只妖兽,一只没有化形的妖兽。沉寂了几千年之后,复苏过来,自然对外面的世界,对曾经的落云宗十分想念。

        但是它却从石川的口中,得不到任何信息,一天天的这么过去,不由得让妖蛟焦躁不已。

        这一日,石川刚刚进入到仙府之中,水猿手中捧着一个坛子,欢呼雀跃的来欢迎石川。

        石川鼻冀微动,不用问,肯定是水猿又酿制出什么灵酒来。

        “来来,喝一杯!”石川举起玄铁酒杯,一饮而尽。水猿虽然不会人言。但是行为举止,已经如人无异了。

        这也是石川在辛苦修炼之余,在无尽的囚禁痛苦之中,唯一的休闲方式了。

        在仙府2钻,石川尽心修炼,而且还要时时刻刻的注意着那婉转声音的产生时间,三患,十息还是一柱香的时间,石川都细细的记载一本小册子之上。

        石川心中猜测,这可能是自己离开宝库的唯一机会。

        正在石川和水猿畅快饮酒之时,妖蛟从不远处飞遁而至。

        “小友最近挺忙啊,好些日子没见了?!?br />
        “还可以吧?!笔ň倨鹁票?,一饮而尽,水猿连忙帮石川斟满。

        “我观小友已经修炼到了练气期十层的巅峰,最近莫不是遇到筑基的瓶颈了吧?!毖杂值?。

        “筑基的事情,就不了劳烦你操心了?!?br />
        石川又痛饮一大杯。

        水猿眉头微微一皱,若是在平时,石川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饮用,今天却是如此畅快的豪饮,实在不多见。

        不过水猿还是恭恭敬敬的帮石川斟满酒。

        “我虽然是妖蛟一族,但是毕竟活的年头多点,小友若是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便是了?!毖杂炙档?。

        “那你知道筑基丹的配方吗?”石川再次一口饮尽杯中的灵酒,双目已经微微发红。

        水猿犹豫了一下,只给石川倒了半杯。

        石川却是接过坛子,直接倒满,二话不说,再次饮下。

        此时的石川,面上已经略微带些潮红之色了?!敝さ呐浞?,我的确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人知道?!毖源畔采档溃骸奥湓谱?,本来就是炼丹大宗,特别是宗主的炼丹技艺,更是高深莫测。当时数大门派的筑基丹,部是由他l人炼制的。这也是落云宗为什么能够威为第一大宗的原因?!?br />
        “宗主?你说的是那得到神体的远古修士?”石川哈哈大笑起来,道:“此人不过是一个传闻而已,到底真有没有这个人,还是未知。再说,就算我找到此人,又能如何?一个有神体之身的人,会答应我一个小小练气期十层修士的要求吗?”

        “只要你能找到他,他肯定会答应你的条件。别说是筑基丹,就是结金丹,他也应该可以满足你?!毖哉抖そ靥乃档溃骸白谥餍蘖渡裉?,必须得到天元神族的神格,那就是必须得到足够的信念之力。所以只要有求,他就必应?!?br />
        “哈哈哈…”石川大笑起来,良久才道:“你说的这句话,更是离谱了。所谓的信念之力,看不清,摸不着的,要了有什么作用一再说,若童是有应必求,此人岂不是身上穷的叮当响,早被人要光了?”

        妖蛟神色一变,似乎有些恼怒,但是看着石川潮红的面容,又略微缓和下来。

        妖蛟本打算等到石川酒醒之后,再跟石川商谈此事,可是妖蛟等了整整两个月,才等到这次机会,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停下来。

        妖蛟沉声说道:“其实所谓的信念之力,并不是你现在能够理解的。那种通过膜拜而产生力量,都是俗世人类的一种传闻罢了,根本就不存在?!?br />
        妖蛟清清嗓子,继续说道:“修士在修炼到瓶颈,比如练气期十层巅峰,或者筑基期巅峰的时候,身上便会携带着一种特殊的灵力。

        这种灵力,对于普通的修士,就算是元婴期修士,也没有一任何用处。但是对于天元神族而言,却是他们修炼的基础。宗主为了能够融合天元神族的躯,体,必须去寻找这种信念之力。

        也就是说,宗主给你筑基丹,你如果能够成功筑基,那么宗主便可以在你筑基的那一瞬间,得到你的信念之力。这对你完全没有任何影响?!?br />
        “好像说的还有那么点意思,不过没有损失,那是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少了些什么力,对以后的修炼应该有影响?!笔ㄕ酒鹕砝?,手拿起酒坛,想要向杯中倒酒,不过却是摇摇晃晃,洒了不少。

        水猿赶紧起身帮忙,好不容易,才将酒杯倒满。

        石川这次却是没有一饮而尽,而是轻酌了一口。

        妖蛟虽然有些恼怒,但是还是说道:“但是对于筑基后期的修土,几乎是致命的。但对于练气期修士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的话已至此”j、友信也罢。不信也罢?!氨鹧?,我可没说不信!金丹对我而言,还是无比遥远呢,我管他什么信念之力,只要能够筑基,干什么我都认了?!笔ǔ焙斓牧成?,泛起一丝期盼之色?!辈还胍业阶谥?,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个简单!”妖蛟欣喜的说道”只要你带我到落云宗,我负责帮你寻找宗主?!澳愕蔽液榷嗔寺??”石川哈哈大笑起来:“我放你出去,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以你的遁速,随时都可以逃之天天,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你去?”

        石川自言自语的说道:“宗主,我要去找宗主,要筑基丹?!?br />
        “若是不用我,恐怕你此生都难以寻找到宗主。宗主融合了天元神族的躯体之后。修为已经通神,而天元神族,最常做的事情,便是闭关修炼。p关—次就能达到数百年。在这数百年之中,宗主会保持半睡半醒的状态?!?br />
        “妖蛟道友,你又是在欺我年少无知吗?”石川再次饮下一大口灵酒,舌头已经有些打转了:“闭关就是闭关,修炼就是修炼。

        就算是闭关修炼,也完全可以察觉到外界发生什么事情,怎么会对外界一无所知呢。砾蛟有些恼怒的说道:“宗主已经融合天元神族躯体,岂是你可以随意揣测的?天元神族在修炼之时,会在一段时间陷入沉重的睡眠之中,无论你做什么,他都不会苏醒。而在另一段时间,他才会像普通修士闭关一样,神识察觉到外界发生的事情!,。

        妖蛟说完此言,神色大变,突然发现自己说的太多了。谨慎地看向石川。

        而石、曲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直接搬起坛子,大口大口的饮下灵酒。

        妖蛟这演,日音暗放下心来,心道:“这么一个练气期的小辈,告诉他这些,他也未必听得懂?!?br />
        “好痛快,再来一坛?!笔ù蠛鹊?。

        “小友……,小友?”妖蛟看着石川已经有十分醉意,有些不满的喊道。

        而水猿则摆摆手,表示没有灵酒了。

        “可惜啊,还没有喝够呢?!笔ㄗ匝宰杂锏?,神念一闪,出现在隐匿阵法之中。

        一离开仙府,石川的本来有些浑浊的眼神,立刻变得明亮起来,同时嘴角露出一丝难得微笑来。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