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击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是吗?”石川冷冷一笑,手中突然多了一根细如发丝的透明丝线。

        只一息,石川如同鬼魅一般绕过了绿色妖狼,出现在丁有之的面前,那细丝已经在他的脖子上绕了一圈。

        瞬间,头断血流!

        丁有之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滚,双眼睁大,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毫无还手之力的石川,瞬间杀死。

        这一击,石川已经预谋了很久,石川边战边退,一方面是想离那筑基期修士辛汝钩远一些,逃起来安全就增加一分。另一方面,石川这样做,也大大降低了丁有之的防范之心,刚刚丁有之数次得手,都是石川刻意而为之。

        就在刚刚,那几名修士前来询问,被丁有之骂走,丁有之略微分神。石川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同时打出神速金符和束缚金符,而且在风行靴的催动之下,石川的遁速更是达到了堪比筑基期修士的幅度。所以丁有之没有任何反应过来,便一命呜呼了。

        杀死丁有之之后,石川顺手抄起丁有之的储物袋,大口喝着灵酒,转身想西侧狂奔而去。

        那只妖灵妖狼重新化为绿色的符篆躺在地上,但是石川根本无暇去捡取。

        宝物虽好,得有性命去用才行。

        “尔敢!”辛汝钩本来一直在关注场上的局面,他镇守于此,主要是威慑这些修士不敢逃跑。

        若是他出手攻击,那么肯定不能兼顾全场。

        丁有之的攻击,早已进入他的视线。丁有之虽然资质不算极佳,但也算是不错,否则也不会这么迅速修炼到练气期十层。不过丁有之居然用妖灵对付一个练气期八层的修士,让辛汝钩有些不悦,毕竟丁有之的修为高出对方两层。

        当然,在辛汝钩的心中,丁有之不可能失败。毕竟势力悬殊太大。

        不过刚才那一幕,却让他肝火大怒,这名练气期八层的修士,竟然将丁有之杀死了,而且几乎是秒杀??蠢凑饷菲诎瞬愕男奘吭缬性つ?。

        辛汝钩怒喝一声,一柄飞剑破空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向石川飞驰而去。

        又有一人逃遁,不由得引起众人的侧目,要知道,从筑基期修士出现到现在,没有一人能够逃脱。

        就算同时有数名修士四散逃跑,也被辛汝钩瞬间击杀。

        逃走几乎成了必死的代名词。

        辛汝钩的飞剑,瞬间飞至。

        只见石川一边逃遁,身后竟然出现了一只奇怪的灵兽,而他的背部,浮空虚飘着一件如同矿镐一样的东西。

        石川若是用自己的灵兽护身,那也可以理解,但是背后飘着的那把矿镐一样的法器是什么东西。

        莫非石川想用这件东西来抵挡筑基期修士的一击?

        在场的练气期修士,都是各大门派的佼佼者,自然知道筑基期修士和练气期修士的天壤之别。

        别说石川现在是练气期八层,就算是练气期十层的巅峰,也无法与筑基期修士抗衡。

        ………………………………

        阵法之中,一名瘦高修士冷声道:“蔡师兄,看来这小子必死无疑了?!?br />
        “他死了,咱们也没什么好处?!辈绦招奘康蜕实溃骸袄涞烙?,这阵法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开启?”

        “只要能坚持一刻钟,便可以了。只不过这阵法,只能同时传送五人,恐怕……”

        “五人!”蔡姓修士御出飞剑,瞬间,数名修士正在拼命抗敌的修士成为他的剑下亡魂。

        阵法之上,开始白光大冒,同时进一步的缩小。

        ……………………………………

        石川自然知道以自己的修为,无法与辛汝钩相抗衡。也没有指望,异兽和矿镐法器能够抵挡住辛汝钩暴怒一击。

        石川之所以抛出矿镐法器,是因为这件法器在石川的偏好之中,远远低于冥土剑和剑灵巨剑。

        而其他的普通上品法器,又根本不值得一提。说句不好听的,这柄矿镐法器,就是被石川当做弃子来使用的。

        至于异兽,石川也希望能够凭借它的利爪和尖牙,能够帮助自己拖延片刻。

        除去这两者之外,石川最大的依仗便是真盾。真盾之中,积蓄满了灵力,就算矿镐法器和异兽完全没有发挥作用,这真盾,也可以极大的减弱筑基期修士的飞剑的威力。让石川得到逃生的机会。

        只要争取到宝贵的时间,石川便可以逃出数百丈,到那时候,辛汝钩再想用飞剑攻击到石川,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而且石川全力奔行的速度,几乎堪比筑基期修士。

        石川在赌,赌辛汝钩不会舍下这么多修士,而去专门攻击他一个人。

        “嗖!”辛汝钩的飞剑瞬间便至。

        这柄飞剑,看上去极为普通,跟所有的练气期修士所用的飞剑差不多,但是在筑基期修士的操纵之下,威力绝对强上数倍。

        “砰!”石川一边逃遁,一边御出矿镐法器,与这飞剑硬拼。

        在两者相碰撞的那一霎那,石川瞬间打出数道金刚符,等待矿镐法器破损之后,飞?;髦姓娑?。

        让石川惊讶的是,飞剑撞击到矿镐法器之后,竟然突然被矿镐法器吸住,矿镐法器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片刻,飞剑从矿镐法器上脱落下来。

        异兽一口接住掉落的飞剑,大嘴咀嚼几下,瞬间便将这飞剑吞入腹中。

        “这怎么可能?”本来以为石川必死的修士们,脸色大为震惊起来,他们也没有想到,石川不但没有被伤害到,反而将筑基期修士的灵器给毁掉了。

        那柄丑陋不堪,如同矿镐一般的法器,在空中散发着妖艳的红光。

        辛汝钩看到此景,脸色也是大变,神识运转,直到确切的发现,那柄飞剑跟自己彻底失去联系之后,才不得不相信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一名练气期八层的修士,竟然将他的灵剑,彻底抹除了跟他的联系。

        但这柄飞剑,已经杀死了数百名修士,也就是说,其中储存了数百点功勋。

        虽然对于辛汝钩而言,功勋并不是那么特别宝贵,但是这种被练气期修士戏耍的感觉,让他震怒无比。

        ……………………………………………………

        青云门,最中心是一座高达百余丈的宝塔。这座宝塔通体黝黑,方圆百丈之内的地面,也是焦黑之色。

        这里,便是青云门最终的密地。

        非宗主命令,敢擅自闯入者,一律杀无赦,就算是筑基期长老,也不敢违背。

        对于所有的青云门修士,甚至是南梁诸国附近的修士而言,这是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

        而就在这几日,数十名练气期十层的修士进入其中,呆了一日一夜之后,竟然成为筑基期修士。

        这让整个青云门,几乎轰动起来。

        平时称兄道弟的师兄弟,竟然在一夜之间,成为门派里地位尊崇的筑基期修士。

        丹药,灵石,道侣,任何资源,都得到数倍的提升??梢远勒家环?,可以进入门派私密藏书阁……

        种种待遇,让人垂涎三尺。

        而在一夜之间,这如同梦境一般的事情,竟然在某些人的身上实现了。

        不单单是那些练气期十层巅峰的修士,还有很多练气期六层的修士,都无法抵御这种诱惑。

        而那神秘的宝塔,还是静静的矗立在哪里,只有宗主才可以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