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流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确定异兽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石川开始观察起那块黑金色的石头来。

        这块石头,应该是刚刚出现在仙府之中,否则异兽早就应该有中毒的迹象了。

        “莫非这是从那批法器上得到的东西?”石川心中暗暗猜测道。

        这种毒性极强的材料,石川还是第一次见到,若是想要将此物炼制到法器之中,肯定会对炼制者有不少损害。但是添加到法器之中,绝对能够给法器以极大的提升。

        石川暗暗猜测,或许是灵剑宗不想让自己的弟子炼制时受到伤害,才交给灵剑阁去做的吧。

        石川拿了一块玄铁,中间掏出一个洞来,将这块黑金色的石头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在没有弄明白这黑色石头到底有什么用之前,石川决定将它雪藏起来。

        处理完这些之后,石川轻轻吐出一口气,在仙府之中慢慢行走起来。

        上次拔掉一大批草药之后,裸露了不少黄土,这几日,石川又栽种了不少灵草,已经开始慢慢生长了。

        绿荆条也长了一大丛,看来这种灵草,非常容易生长。荆棘蜂也早已将住所搬到了绿荆条之中。在地上残存着三个蜂巢。

        石川拿起来轻轻一摇晃,其中还有不少蜂蜜。这些蜂蜜,肯定也含有招妖草花蜜的成份,所以石川小心的收入到储物袋中。

        已经开了的灵花,石川也采集起来,为炼制灵峰酿做准备。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石川吞下一粒凝聚丹,又修炼了片刻之后,才离开仙府。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石川正准备收起阵法,再往清苍山的内部走一走。突然石川听到远处有人疾奔而来。

        石川脸色微微一变,也不再动。

        不一会,从密林之中,跑出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修士来,虽然此人只有练气期八层,但是跑速极快,脚下如同生风一般,甚至比石川御剑飞行还要快上许多。

        正在石川暗暗惊讶之时,一名白须老者从密林中御剑而出,瞬间飞至此人的面前。

        “前辈,我并没有得罪你,也跟你没有什么仇怨,为什么要赶尽杀绝?”那练气期八层修士见无法再逃,跪在地上求饶起来。

        “风行靴,速度不慢!”白须老者面容冷峻,声音铿锵有力。

        “前辈认识这靴,正是家师紫阳真人传给晚辈,希望前辈看在家师的面子上……”练气期修士连忙说道。

        “紫阳已经坐化十余年了,不过就算他没死,我也不怕他?!卑仔肜险呃浜咭簧?,手中捧着的拂尘抽出一根细如发丝的白线,将这名练气期修士牢牢捆住。

        “前辈,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没有杀害你们灵剑宗的人,我门师兄弟四人,今天才刚刚进入青苍山?!蹦橇菲谛奘勘幌杆坷Π笞≈?,脸色惊骇起来。

        “是或者不是,我一看便知道?!卑仔肜险呃湫σ簧?,伸手抓住练气期修士的天灵盖,口中默念起来。

        “你竟然用搜魂术这种邪法!”练气期修士惊骇的叫喊到,随即,他的脸上罩了一层黑雾,很快,眼睛也失去了光华,两眼呆滞起来。

        片刻之后,白须老者手一甩,将练气期修士扔出四五丈之远,正好落在石川的隐匿阵法旁边。#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白须老者摇摇头,脸上笼罩了一层黑雾。

        看来白须老者并没有从练气期修士哪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石川脸色大惊起来,这不过两天的时间,竟然在此地见到了两名筑基期修士,而且这名筑基期修士的到来,尤为让石川震惊。

        通过已经死去的练气期修士所说的,石川得知,此人是灵剑宗的。而能够吸引一位灵剑宗筑基期长老不远万里,亲自前来,除了给曲长弓肉身被毁报仇,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这老者,应该是灵剑宗的曲长老?!笔成狭鞴凰坷浜?。

        从刚才不多的对话之中也猜测出,这筑基期修士,来势汹汹,一心想要为曲长弓报仇,所以难免有些急功近利,不管遇到谁一概杀之。

        另外,石川也没有想到,此人来的竟然如此迅速。

        这名白须老者虽然背对石川而立,但是石川明显感觉到一种神识探测的感觉。而且不止一次。

        这名老者,似乎察觉到此处有些古怪了。

        石川大惊,朝那凹槽里一看,竟然有一个凹槽的灵石不多了。石川连忙又取出数千块灵石,丢了进去。将每个凹槽堆得满满的,甚至溢出来,才罢手。

        不一会,那老者拿起一个黑色木牌,仔细查看一番,御起飞剑,遁入到密林之中。

        石川轻轻吐出一口气,心中却是依然没有放松,如此一来,石川更不能离开这阵法。一旦有丝毫的气息泄露,这老者都能通过那黑色木牌找到自己。

        那名练气期修士的尸体,距离石川不过咫尺之遥,只要石川略微离开法阵,那双连筑基期修士都知道名字的风行靴便会进入到石川的储物袋中。

        而且这名死去的练气期八层修士的身上,绝对不止只有这名一件宝物。

        若是要说对石川没有任何吸引力,这是不可能的。石川本来遁速极快,若是穿上这风行靴,再用出神速金符,拼尽全力,那么总的遁速可以在瞬间堪比筑基期修士。

        不过石川却没有任何行动。石川可不认为这名筑基期修士如此大方,明明认出了这双靴子,又不带走。就算他用不上,也可以赐给宗内的练气期弟子。

        石川又吞下几颗丹药,吞下之后,开始修炼起来。石川已经打定主意,一个月之内,绝对不会离开这阵法。只有在阵法之中,才是真正安全的。

        三日后,那名练气期修士的尸首已经有些风干了。似乎此处根本没有什么修士到来,否则也不会任由此人的储物袋躺在这里。

        石川冷冷一笑,这几日,看似平常平静,但是实际上,石川每日都会发现数道轻微的神念掠过,似乎在查探什么。

        这神念非常轻微,若不是石川神识足够强大,根本感受不到。

        这说明,那白须老者,根本没有走远,而是在此地暗暗的观察着。他可能隐隐约约发现石川就在此处,但是具体位置却搞不清楚。只能藏在一处慢慢等待。

        十天过去了……

        二十天过去了,石川除了添加灵石和服用丹药之外,没有任何动作。

        间或进入到仙府之中,采采灵花,看看灵蜂进进出出,跟异兽戏耍一番,采点清明茶。只可惜,石川身上并没有带太多的水,所以也无法享用清明茶。

        如此一晃而过,等到仙府之中的灵花,基本采集了三次之后,已经是石川杀死曲长弓的第三十一日了。

        那名练气期修士的尸体,早已在风吹日晒,妖兽啃食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只储物袋和一双靴子落在石川的不远处。

        非常突兀。

        而且一直也没有什么修士路过此地。按照余千惠所说,这个时间,应该有许多修士上山采集灵花酿造百花酿才是,此处偏偏没有什么人来呢?

        只要这双靴子和储物袋还在,石川就不会安心离开阵法。

        石川心中一横,反正距离上古遗迹的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石川也不着急离开。仙府之中的灵花,虽然没有一百种,但是几十种是绝对有的,这样炼制出来的“百花酿”虽然品质很低,但是也有补充灵力的作用。

        而且,最近五灵草也有开花的迹象,石川犹豫着,是否添加点五灵草的花进去,这样炼制的百花酿,品质决对有很大的提升。

        再往后的几日,石川虽然还是跟前些日子一样,但是心中不免有些焦躁起来,毕竟阵法消耗的灵石的速度可谓飞速,一个月的时间,大半万块灵石已经消耗完了。幸亏石川身上灵石不少,换做其他的修士,早已是破产了。

        这一日,石川刚刚结束修炼,站起来,略微舒缓一下身体,突然一道剑影从密林之中飞出。

        石川定睛一看,正是那白须老者,灵剑宗曲长老。

        曲长老随手一挥,“轰!轰!”数道金光,打开石川阵法附近。

        阵法一阵撼动,险些抵挡不住。石川脸色微微一变,顿时做好了逃走的准备。曲长老的金光却又打向别处,几乎将周边全部用金光打击一番。

        石川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曲长老并没有发现石川的具体位置,只是整体轰击一番罢了。

        不过石川还是不免担心起来,虽然自己身上的气息种子消失不见了。但若是曲长老不离开,石川也无法离开此地。

        再有一个月,上古遗迹便要开启了,虽然说石川没有什么提前准备的,但是再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看曲长老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应该是等不下去了。

        曲长老看起来恼怒异常,在瀑布上方御剑走了几个来回。

        正在此时,一道青色的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

        “来者何人,赶在我青云门附近撒野!”

        石川定睛一看,此人竟然是青云门的那名筑基期修士。心中不由得暗暗高兴起来,此人来的正是时候。

        “灵剑宗曲宗烈?!鼻だ侠淅渌档?。

        “灵剑宗的人?来我青苍山干什么?”青云门的那名筑基期修士没好气的说道。很显然,他担心曲宗烈发现瀑布之后的秘密。

        “青苍山也不是你们青云门的,我想来便来,不想来便走?!鼻诹颐缓闷乃档?。

        “哼!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鼻嘣泼胖谛奘坑鲆话逊山?,口中吐出一团烈焰,瞬间,整把剑如同火炬一般,在白日之下,也是熠熠生辉。

        “难道我灵剑宗还怕你不成!”曲宗烈这几日本来就有些焦躁,等了一个月都没有发现杀死自己嫡亲的凶手,明明感觉到就在此处,但是就发现不了在哪里。正想大战一番,解解身上的怨气。

        那青云门的筑基期修士的目的便是将曲宗烈引到瀑布的外面,免得让他发现瀑布后面的秘密。所以边战边退,不一会,两人便遁出了数百里。

        从两人刚刚开始交战,石川便密切关注,等到两人远去之后,石川立刻收起阵法,以最快的速度穿上风行靴,捡起储物袋,打出一道神速金符,急遁而去。

        石川拼尽全力,只听到耳边的风呼呼直响,这风行靴遁速极快,瞬间已经已经奔出了五六里路。而在这五六里路上,石川也发现了大量修士的尸首,相必曲宗烈藏在此处,把路过的修士全部杀死了。

        不过此时,石川无暇顾及太多,一路狂奔,奔出去大约几十里路之后。石川立刻重新布置阵法。

        神识释放出去,仔细查探周边的是否有修士到来。

        一刻钟很快过去了,阵法也差不多布置好了。

        “呼呼!”有筑基期修士御剑而行的声音。

        石川脸色微微一变,闪身进入到阵法之中,将四个凹槽中塞满灵石,大气不敢喘一口。

        石川刚刚进入到阵法之中,一道神念瞬间掠过。

        “嗖!”曲宗烈御剑从石川的头顶上飞过。

        “曲宗烈,有本事你别跑!”青云们筑基期修士停在石川的上方,大神喊道。

        “敖广,你坏了我的大事,等我找到那该死的小辈,再来跟你算账?!鼻诹业纳舸釉洞ζ?,怕是已经遁出了几十里路。

        等到青云门的筑基期修士敖广离去之后,石川才大呼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蠢凑庖淮?,总算是安全了。

        不过为了避免曲宗烈打一个回马枪,石川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又在阵法之中呆了三日。

        在这三日里,不时有练气期四五层的修士结队从此路过。石川心中也知道,没有了灵息种子,曲宗烈也无法估计自己的大体位置。

        除非他将青苍山内的所有修士都杀死,否则他无法寻找到自己。

        另外,曲宗烈和敖广一战,敖广作为作为青云的筑基期修士,也不会任由曲宗烈在此随意杀害练气期修士,否则青云门颜面何存?

        虽然被困了一个月,但是这一个多月,石川也没有虚度,在阵法之中的修炼,让石川隐隐约约摸到了练气期十层的门槛。

        三日后,石川收起阵法,将自己的修为重新隐匿在练气期四层,朝向青苍山的深处行去。

        一路上,石川一边采集灵花,一边将所有能发现的灵草移植入仙府之中。

        间或遇到一些修士,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独行的石川,石川也毫不在意。

        酿制百花酿,灵花的数量越多,储存的时间越长,品质越佳。不过此处的修士,一般都是用近百种常见的灵花,酿制几十日之后,便拿去出售。一般很少有人储存长时间,因为百花酿供不应求,不管品质如何,只要拿出来,肯定会有人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