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十九章 茶室听道

    第十九章 茶室听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成为内门弟子之后,石川开始着手准备突破练气期五层瓶颈,成为真正的修真者。www/.shouda8/首.发不过在服下顿悟丹之前,石川还是忍不住拿出了那本金书。

        四只傀儡已经惨不忍睹了,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但是让石川惊异的是,这四只傀儡内部的骨骼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而且,行动自如,看起来只要将外表修复好,便能恢复如初了。

        这让石川大喜过望,傀儡的炼制,是一件非常玄妙的事情,而且石川从来没有接触过,若是这四只傀儡内部受到什么伤害,石川是无法解决,但是这外表的修复,石川便不在话下了。

        反正土母石中的炼器材料极多,石川也无需吝惜,玄铁和精金都不用,直接用更加高级的赤铜,为傀儡们每人做了一具外壳。

        这四只傀儡几乎耗尽了土母石中所有的赤铜,这要是让某位筑基期修士看到,肯定大呼石川败家,不过石川却没有任何心痛的意思??醋耪馑闹豢?,石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虽然这几只傀儡只有练气期一层的实力,但是在关键时刻,也能帮到不少作用,而且这傀儡不怕受伤,所以发挥出来的实力也不弱。

        石川想了一想,又在傀儡的外表上涂抹了一层玄铁,以免这四只赤铜傀儡出去惊世骇俗。又给拿出几柄玄铁剑给傀儡们安装上,这样傀儡们的攻击力了立刻提升了一大截。

        做完这一切之后,石川非常满意,随手从储物袋中拿出金书,想要把傀儡收回去。

        就在这时,金书突然金光大冒,而四只傀儡之上,也同样发出金色的光芒。

        四只傀儡外表的玄铁,竟然融化成了铁水,一滴一滴的流淌下来,连隔着一丈多远的石川,也能感受到切身的炽热,不敢近身,只能远远的看着。

        三个时辰之后,傀儡和金书上的光芒才慢慢消失。石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跑过去一看,这傀儡上的玄铁,包括玄铁剑,已经全部融化掉了。四只傀儡身上金光闪闪,容貌也是惟妙惟肖。

        石川注意到,这四只傀儡的关节结合处,竟然严丝合缝,不能分开,似乎被重新炼制了一番。

        石川带着满腹的疑问,连忙发动口诀,操纵这四只傀儡,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打开金书一看,第一页没有什么变化,第二页上,竟然出现了一行行细小的文字。

        石川立刻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

        良久之后,石川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原来这傀儡竟然是上古修士遗留下来的一件叫做“天元傀儡”的宝物。

        相传此傀儡是由上古修士天元真人创造的,所以以此为名。

        这傀儡最奇特之处,便是能够进阶,只要在傀儡的体表,覆盖以高阶的炼器材料,傀儡便能够自动炼制,形成适合自身的外壳。

        至于炼制的原理,金书的第二页却是没有提到。

        石川暗暗赞叹天元真人的出神入化的炼器技艺,想必这四只傀儡的核心部分十分精密,石川突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好好的查看傀儡的内部,现在想看也没办法看了,因为傀儡的外部已经被赤铜牢牢的封锁住了。

        不过只要有足够的材料,傀儡的能力便会越来越强,这一点是无庸质疑的。

        “现在就已经有练气期三层的实力,若是全身覆盖秘银,那该有多强的实力?”石川暗暗想到。

        不过石川也只是想想罢了,秘银是非常稀有的炼器材料,就是有土母石在,也没有那么多含有秘银的废品法器给石川分解。

        能够发现傀儡的秘密,也是石川的运气,金书记载,傀儡的实力跟所使用的材料有关,材料越强,傀儡的实力便越强,反之,傀儡受到的伤害越多,实力便会慢慢的减弱。

        也多亏了夜袭的那两名练气期四层的修士将这傀儡打的破破烂烂,才让石川有机会修补傀儡,进而发现傀儡的秘密。

        修复傀儡以及研究金书,足足耗去石川一日的多的时间,石川这才想到,今天是茶室讲道的日子,石川自然不能错过。

        因为没有人指点,石川连练气期五层的瓶颈都不知道,险些耽误的修炼,所以石川决定每次讲道都要仔细去听,因为讲道讲的不单单是水系功法,还有诸多修炼上的问题。

        来到茶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

        负责管理茶室的外门弟子已经将桌椅摆放整齐了。

        水灵门有上千练气期弟子,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来听长老讲道的。所以茶室里的人也并不一定全认识,见了石川的陌生的面孔,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便扭过头去不再搭理,毕竟石川显示的修为不过是一名练气期一层,他们根本没有拉拢石川的必要。

        不过其中有一人,却是暗中偷偷盯着石川看,石川虽然心中感觉很奇怪,但是此人从来没有见过,所以石川也没放在心上。

        找了一处最角落里的位置,石川坐下来,一边听那些修士们的议论,一边静等执事长老前来讲道。

        石川刚刚坐稳,茶室的门口,竟然出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华雄和黄书郎也来了,这两人一眼就看到在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的石川。

        当即直接奔了过来。

        “哎呦,一个外门弟子也敢穿上内门弟子的衣服来偷听执事讲课!”黄书郎阴阳怪气的说道。

        “滚开!”石川眉头一皱,这家伙像是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黄师弟,干嘛跟石师弟这个语气呢,虽然人家是外门弟子,也有学习仙法的权利,要是石师弟愿意,倒也可以向我请教一番?!被弁献徘坏魉档?。

        石川实在是懒得搭理这两个堪称极品的人物,若不是怕暴露实力,石川非要痛扁两人一顿不可,直接扔出内门弟子令牌,道:“我是不是内门弟子,不是你们两个人说了算的,若是没事,不要打扰我?!?br />
        华雄的脸色瞬间变绿了,石川成了内门弟子之后,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就对等了,不再是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那种高低关系了。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但是每年也总有那个几个外门弟子成为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令牌,你怎么会有这个?”黄书郎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是知道的,石川有五条土灵根,根本不可能成为水灵门的内门弟子。

        这件事,一直憋着黄书郎的心里,每次见到石川,黄书郎便有一种无比的痛恨之情,因为他立了这么大的功劳,竟然只是得了一点点灵石的奖励,然后长老们就再也没有对他有什么其他的表示,时间越久,黄书郎愈发的把这份痛恨加到石川的头上。

        “执事长老来了,大家赶紧坐好?!币桓鲈诿趴谛奘靠吹搅嗽对抖吹闹词鲁だ?,立刻大喊起来。

        众人纷纷正襟危坐,只有黄书郎站在那里,嘴里念叨着:“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br />
        一直到执事长老走进茶室,黄书郎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黄书郎,你若是不想听我讲道,可以出去?!敝词鲁だ匣坝镏?,带着三分愠怒,这也是执事长老平日里跟这些练气期弟子接触的多,若是换了其他长老,黄书郎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挨几句骂了。

        “执事长老,我有要事汇报?!被剖槔赏蝗淮竺纬跣岩话?,拿起石川的令牌,跑到执事长老面前,大声说道:“石川竟然偷偷制作了假令牌,还穿上内门弟子的服饰,假装成内门弟子前来听道,执事长老可不能轻饶了他?!?br />
        执事长老看着坐在一角的石川,眼角微微一撇,冷声道:“石川是云长老的入门弟子,自然也是我们水灵门的内门弟子,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内门弟子而已,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心里应该有数?!?br />
        执事长老心中已经七分恼火,这黄书郎实在是太多事了。

        “云长老的入门弟子?!敝谌丝词ǖ难凵?,立刻发生了变化,云长老,乃是水灵门第一强者,而且收徒限制极多,能够成为云长老弟子的人,无一不是门派之中的精锐。他们实在是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只有练气期一层的普通弟子,竟然是云长老的入门弟子,若是这句话,是从执事长老的嘴里说出来,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有几人甚至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跟石川认识一下,按照一般经验,石川的前途无量啊。

        石川是内门弟子这件事情,打死黄书郎也不会相信,更别说,石川是云长老的入门弟子了。这可是黄书郎朝思暮想的,竟然被一个完全不能修炼水系功法的石川抢去了,这简直要把黄书郎的肺气炸了。

        黄书郎近似疯癫的吼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给他测的灵根分明……”

        话未说完,执事长老轻轻一挥手,一道银光从从指间尖划过,直接从黄书郎的天灵盖中进入,黄书郎软绵绵的躺在地上。

        “这弟子也太胆大妄为了,交给执法堂处置之后,直接去看守矿洞,没有我的允许,永远不准回来?!?br />
        两个弟子迅速将黄书郎抬了出去,其他人噤若寒蝉。不过从执事长老的态度上,大家都能够看出执事长老对石川的态度,这让大家看石川的眼光更加不一样了。

        “莫非此人是云长老的嫡系血亲,抑或是某个大家族的弟子?”众人不由得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