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十五章 夜袭(二)

    第十五章 夜袭(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三位道友恐怕是假我之手,故意除去此人吧,既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成,而且此人应该身价不菲。虽然你们人数不少,但是修为却是弱我一层,更何况我还有着四个傀儡,若是搏命相击,即便是我死,也有把握杀死你们其中一人。我看咱们还是就此别过吧?!笔ɡ淅涞乃档?。

        “师兄,算了吧!”那女修似乎有些退意。

        “这么放他走,太便宜他了。把身上的灵石交出来,再把金书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了?!?br />
        “只要灵石,好说?!笔ü笮?,一甩手。八只尖梭状的物体从石川的袖口飞出,这正是石川炼制的最拿手的法器,子母梭。通过母梭可以控制八柄子梭。

        石川让那四个几近崩溃的傀儡挡住三人,而自己控制八枚子梭与三人缠斗起来。

        一时之间,三人竟然占不到什么便宜。

        石川也看出来,这女子似乎并不想攻击石川,只是护住自己而已,石川索性将主要攻击力转移到其中一名练气期四层的修士身上。

        两名练气期四层男修的压力立刻增加了不少。

        “师妹,你若是不再不全力对敌,休要怪我不给你解药?!币幻菲谒牟愕哪凶又渎钭?,穿过四只傀儡的阻挡,向石川冲来。

        他也发现了,石川利用子母梭跟他们拉开距离缠斗,本身消耗的灵力极少,过上半个时辰之后,恐怕他们就会灵力衰竭,不战自败。所以跟石川近身搏斗才是最快速的办法。

        石川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一面控制四只傀儡牢牢的将另外一名练气期四层男修围住。自己则是正面迎了上来。

        “小子,你还真不怕死!”那修士叫嚣着,一剑刺向石川的胸口位置,嘴上露出恶毒的笑意。

        出乎他意料的是,石川竟然没有丝毫闪躲。

        “彭”一声金鸣之声,那修士的剑竟然断为两截。

        未等他脸上的惊讶之色消失,胸口已经被石川的玄铁剑刺了一个对穿。

        致死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一剑没有给石川造成任何伤害。

        其实这是石川从一开始就制定好的计策,石川先用子母梭试验了一下他飞剑的威力,感觉略逊于子母梭,而子母梭全力攻击也不能破开石川护身宝甲的防御,所以石川才决定就此一搏,只要将这名修士杀死,那么剩下的那名修士就可以轻松解决了。

        至于那名女修,石川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正面攻击过石川。

        “??!邱师妹,你偷袭我!”另外一名男子还没从同伴的死亡中缓过神来,竟然发现那名女修竟然出手攻击他。

        这名女修的突然反戈,让石川又惊又喜。石川连忙操纵着子母梭和四只傀儡配合女修的攻击,两人竟然十分默契,瞬间已经让那名男修没有丝毫的抵挡之力。

        “这位师兄,邱师妹饶命,我愿意把储物袋留下,希望两位放我一条生路?!蹦悄行藜虏幻?,连忙告饶起来。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女修似乎充满的滔天的怨气。

        石川面无表情,既然已经杀了两人,也不差这一个。

        “你们敢杀我!我可是火灵门长老的亲传弟子?!?br />
        “噗!”那女修一剑刺进了男修的胸口,石川的子母梭应声而至,将男修的胸口穿个了八个大口子。

        “邱芸,你……”这男修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便死的不能再死了。

        邱芸一言不发,立刻在他身上翻找起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来,迫不及待的将里面的的丹药吞服了下去。

        石川对这女子本没有什么恶感,最后两人又联手击杀这名男修,从他们不多的对话之中,石川感觉到这女修肯定是被两人胁迫的。

        石川将只剩下骨架的傀儡收了起来,然后将两具尸体上的储物袋收了起来。正打算去问问邱芸如何处理这三具尸体,没想到,邱芸竟然朝他走了过来。

        即便是带着面巾,石川也能注意到邱芸长长的睫毛和哪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邱芸的气息似乎有些急促,眼睛也变得迷离起来。

        “你快走,我来处理这里?!鼻褴恳Ы粞拦?,硬生生的说出几个字来。

        “你怎么了?”石川注意到,邱芸的肤色慢慢的浮现出一种粉红色,而她的身上也散发出一种香喷喷的气味。

        不等石川反应过来,邱芸已经开始除去自己面巾,接着是上衣,亵群,不一会,一个让石川触目惊心的女子呈现在石川的眼前。

        邱芸约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但是身体却是已经发育的差不多了,洁白的玉体让石川的喘息急促起来。

        石川,但是邱芸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让石川的步子根本挪动不了。

        “春药!”石川脑海中立刻冒出了这个念头,而且这绝对是种效果极强的迷药,说不定是练气期的炼丹师炼制出来的,否则不能单靠气味就有这么强的作用。邱芸刚才肯定想找什么药,结果错把这迷药当做解药了。

        石川赶紧运转丹田之内的灵力,想抵抗药力的发作,但是让石川郁闷的是,刚才的打斗之中,石川耗尽了几乎所有的灵力,现在也就勉强维持石川的头脑清醒而已,想要转身离开的力气都没有。

        而直接吞下迷药的邱芸,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现在的她没有丝毫廉耻之心,竟然将石川轻轻的抱住,一件一件的将石川的衣服脱了下来。

        石川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常年在山野之中行走,已经如同十五六岁的少年了,在石家村,这个年龄成亲的也不是少数。对男女之事也是略知一二,但是跟一个女子如此亲近,这还是第一次。

        …………

        等到石川清醒过来的时候,邱芸已经穿好衣衫,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石川了。地上的三具尸体已经不见了,想必邱芸刚刚将这些尸体处理了。

        石川当即惊出了一身冷汗,若是这女子心怀歹意,恐怕石川早已身首异处了。

        “你醒了?”邱芸冷冷的问道。

        石川一边整理衣衫,一边点点头。

        “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你没有见过我,我也没有见过你,至于他们三人,你我也是从未见过?!鼻褴靠醋攀ǖ难凵窕勾衅亩嗟脑蛊?。

        石川苦笑不得,这件事虽然看似是石川占了些便宜,实际上石川才是吃了大亏,莫名其妙的,就经历这么一桩事。

        石川看看天色,已经微微有些透亮了,再过一个时辰,就有送菜的凡人上山了,若是全力赶路,应该能赶得回去。

        算了算,两人竟然在此缠绵了一个时辰。

        “那,师妹,我先行一步。后会……”石川拱拱手,“后会有期”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因为邱芸说过今天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过。

        石川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感觉,有很多话想要对邱芸说,但是却又说不出来。而邱芸冷冰冰的态度,终究让石川没有张开口。一扭头,快速向水灵门的方向赶去。

        石川走后,邱芸脸上冰冷立刻消失了,流露出一丝哀怨之情,直到石川的背影从她的视线中消失,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

        石川紧赶慢赶,终于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回到水灵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石川仔细检查一番,发现没有任何的变化,自己留的那封信也还在,而且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这足以证明没有任何人进来过。

        石川赶紧将这封信烧毁,以免留下什么后患。

        做完这一切之后,石川立刻打坐吐纳起来,连刚刚得来的储物袋都来不及打开。打斗已经耗费了石川极大的灵力,从哪里赶回来,石川几乎用尽了全身的灵力,现在全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

        “砰砰砰!”石川尚未运转一个周天,房外便传来激烈的敲门声。

        石川一个激灵,脸上立刻阴晴不定起来,石川虽然不被炼器坊的人接纳,但是好歹也算是一个普通的执事,普通的弟子决然不敢这么敲门的。

        再就是洪胖子和崔三敢这么干,但是这么早起来也不是他们的风格。莫非是云长老传唤?石川一脸疑惑的打开房门。

        让石川奇怪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内门弟子,练气期四层的修为。而他的身边则是石川的一个老相识,黄书郎。

        “华师兄,他就是石川?!被剖槔哨菩Φ乃档???蠢蠢凑叩牡匚徊坏?。

        “你就是石川,石家村的?”华姓修士冷声问道。

        “正是,不知找我何事?”石川不卑不亢。

        “放肆,一个外门弟子,见了内门弟子连师兄都不称呼,难道你想造反不成?”黄书郎犹如一条疯狗,只要华姓修士一声令下,他便冲将过来。

        “师兄?”石川冷笑一声“我们这些外门弟子,每日挑水劈柴,炼器制宝,都是为你们这些内门弟子服务的,而且我们连最基本的修仙口诀都没有,叫你们师兄,岂不是太抬举我们自己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