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5章 一根钗子与拨浪鼓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5章 一根钗子与拨浪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卷崛起神源第955章一根钗子与拨浪鼓

        苏铭左手一晃,立刻道馗山无限的放大,转眼就化作了千丈山峰,被他抬起间,向着前方蓦然一甩

        立刻此山轰鸣间破空而去,直奔那中年男子而去。

        其速之快,转眼就临近此人。

        “你还是分不清,掌缘的起落?!敝心昴凶右×艘⊥?,他右手抬起,向那来临的道馗山一挥。

        “缘起缘灭,只在一念之间,这世间的所有事物,都有缘在,如这山石……它与你有缘,故而能被你得到,可这缘,老夫说段……就断?!敝心昴凶拥?,随之大袖一挥,立刻那道馗山蓦然间就停顿在了他的身前。

        苏铭双目一缩,他立刻看到道馗山上似乎出现了无数丝线,这些丝线与自己冥冥中连接,可在这一刻,在那中年男子甩袖间,那些丝线竟齐齐断开。

        随着丝线的断开,苏铭身子一晃,一股空空的感觉顿时在其心神内浮现,与道馗山的联系,居然就此被斩断!

        这不是单纯的收走了苏铭的法宝那么简单,这是如其所说,斩断了这道馗山与苏铭的缘,使得他与此宝,从此之后没有了缘,将不再拥有。

        “缘起缘灭,寻找你下一个主人去吧?!敝心昴凶踊坝锘氐?,那道馗山颤抖间,消失在了虚无内,就在其消失的刹那,苏铭右脚抬起向着星空一踏,立刻这星空震动,那消失在虚无的道馗山,被生生从消散的状态内反震出来。

        “你应与掌缘者交过手,不知那人如何给了你信心,让你以为……掌缘,可以力敌?”中年男子笑了笑,那笑容里带着一丝讥讽。

        “你走不到我身边万丈,因这是你我之缘的尽头?!敝心昴凶拥谑?,立刻苏铭面sè一变,他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蓦然间从虚无内爆发,轰鸣间,其身倒退,从之前距离那中年男子数千丈,直至被逼退到了万丈,甚至他有种强烈的感觉,无法……接近其万丈之内。

        仿佛,这就是一种不能被驱散的规则。

        这与苏铭之前第一次与掌缘间接交战完全不同,甚至他明明感觉,眼前之人要比当年那位弱了一些,可即便是如此,却让苏铭有种明明此人不如当年那位,可在对抗上,却是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的感觉。

        “缘……”苏铭心神一震,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为何,掌缘生灭,会被人称之为掌缘!

        掌控的是别人的缘,唯有将这天地苍穹的缘都掌控,方可被称之为……掌缘!

        苏铭双目一闪,右手一捏之下,立刻其右手的山石蓦然间散发出刺目的白芒,这白芒闪动间,苏铭体内的神源之力大范围的融入其内,使得此山石化作了数千丈之大后,一声怒吼回旋间,山石化作了巨响。

        可惜没有了道馗山的厉鬼,无法形成厉鬼称象图,但此象嘶吼间,立刻冲入前方万丈之内,只是……就在其冲入的一瞬,这巨象通体一震,居然在苏铭的目中急速的缩小,重新化作了山石,其上无数与苏铭冥冥联系的丝线,在这一刹那,骤然断裂。

        “如此,也妄与老夫一战?”中年男子淡淡开口间,右手抬起向着苏铭一指。

        “观你之身有三,此缘存三,断你修为之缘!”

        此言一出,万丈外的苏铭身躯一震,一股剧痛在其魂中浮现,那是撕裂的感觉,如身躯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强行撕开,要将其融入在一起的修为分身,与其魂撕开,一旦被撕裂,那么苏铭的修为分身将会与其法宝一样,变成dúlì的存在,不再被其掌握。

        苏铭双目紫光滔天,他的身体在这颤抖中,修为分身立刻出现了重叠虚影,似要被撕开一般。

        “断你肉身之缘?!敝心昴凶游⑿?,开口之时,再次一指。

        苏铭脑海轰的一声,他的噬空分身也出现了重叠,与其魂存在的联系,随着那中年男子的断缘之言,出现了要撕裂的迹象。

        “再断你……厄苍之身!”中年男子双眼jīng光一闪,右手抬起隔着虚空蓦然一斩。

        轰!

        苏铭的身体外,三大分身向着三个地方倾斜,眼看就要被撕裂分离开来,剧痛在苏铭的三个分身的神情上强烈的表现出来。

        苏铭甚至有种感觉,自己的意志要被撕成三份,若真的被撕裂开来,那么他就等于是变成了三个dúlì的自己,如此一来,就等于是失去了真正的自我。

        甚至他的记忆也都在被撕裂,使得他的脑海内浮现出了以往的一幕幕,这些记忆正在破碎,但他没有惊慌,要解开自身之危对苏铭而言,他有办法,最简单的就是召唤沙土之灵,这也的确是他的计划之事,可如今,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在这记忆的撕裂里,在苏铭的脑海里,他看到了当年在乌山时,学到的某一个术法。

        在看到这术法之时,苏铭忽然间,明悟。

        ……

        此时此刻,在苏铭这?;?,远在神源星海之外,在那深渊废墟之外,在处于一片战争之中的……道晨真界内。

        道晨宗里,有一处高耸的祭坛,这祭坛上空无一物,唯独在正中心的位置,存在了一处地面的裂缝。

        此地,是道晨宗内一处很寻常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在道晨宗内,这样的祭坛存在了很多很多,无人知晓它们的作用,但却有祖训遗留,道晨宗的祭坛,不可踏入。

        一共九万七千多个祭坛,存在了九万七千多道裂缝,唯有道晨宗那些古老的存在方知晓,这些裂缝实际上,是一个个类似坐标的所在。

        它们联系在一起,就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坐标,指引着……整个道晨真界的老祖……道晨劫主闭关之地。

        那是一个与整个道晨界在虚无中连接的碎裂之虚,是一个断层空间,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道晨外,无人知晓。

        道晨劫主已经闭关了很久很久……

        若是苏铭能站在一处祭坛上,展开其邪眼的全部力量,甚至还必须是他的修为超出了现在,达到了掌缘的程度后,那么就会以邪眼看到,这裂缝内……存在了无数虚无的碎裂,若能目光贯穿所有祭坛的裂缝,就可以在它们彼此连接之后,将这些碎裂连成一片,会看看一扇门。

        门后,是存在于虚无内的空间。

        那是,道晨闭关的空间。

        此刻,在这片空间内,存在了大量的白雾,在这雾气的深处,能看到盘膝坐着一个人,此人低着头,全身被雾气笼罩看不清样子,其身上没有生机,而是一片寂灭。

        在他的身前,放着两样物品,一个是一根钗子,另外一个则是孩童的玩具,一个拨浪鼓。

        如今,这拨浪鼓正在颤抖,其上甚至出现了几道裂缝,那裂缝在不断地蔓延,仿佛随时可以使得整个拨浪鼓碎掉一般。

        盘膝坐在那里的身影,看不清是否睁开了眼,但却能看到,他仿佛许久不曾动弹的身体,竟随着那拨浪鼓裂缝的出现,颤了一下,他的右手更是缓缓地抬起。

        随着其抬起右手的动作,这整个空间立刻起了无尽的轰鸣,甚至这轰鸣都影响到了外界,使得整个道晨真界,在这一刻,凭空的出现了星辰风暴。

        这风暴横扫整个道晨真界,震撼了无数正在交战之人,甚至震撼了道晨宗乃至整个仙族联盟,这样的星辰风暴,使得整个道晨真界仿佛变成了一个瓶子,在剧烈的摇晃。

        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风暴,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时,是在一千多年前,那一次的出现,没有人知晓原因,出现了约莫数息后,这风暴就自行的消失,成为了被无数人猜测不出的谜团。

        如今,一千多年后,这风暴再次的出现。

        没有人知道,这风暴的出现,其根源竟然是这碎裂空间的身影,抬手的动作掀起的风造成,这身影的手缓缓抬起,似要去触摸那正在碎裂的拨浪鼓。

        可还没等他的手碰到这拨浪鼓,立刻此鼓上的裂缝,竟不再蔓延,而是快速的逆转,自行的愈合起来,使得那身影的手,在半空一顿。

        渐渐地,能透过雾气,模糊的看到这身影似乎在微笑,那笑容很是慈祥,也隐隐带着一丝……愧疚。

        ……

        神源星海内,苏铭这里,他正在被强行撕开的三具分身,此刻在这要被撕裂中,随着苏铭抬起头,随着他目中露出的明悟,竟有那么一瞬,出现了静止。

        “我的确大意了掌缘之强,的确过高的估算了自身……但,这一战也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掌缘!

        掌控苍穹众生的缘,但……这世间旁人的缘或许好掌,可自身的缘却是最难,你……能掌控苍穹的缘,但想必还无法掌握你自己的缘。

        这也是我为何觉得,你比如我当年遇到的那位的原因所在?!彼彰芳?,右手抬起。

        “这一战也让我明白了,在我儿时学到的一击术法,为何会让我至今都印象深刻,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难以捉摸,因当年的术法,不是寻常之术,那是……掌缘之术?!彼彰套啪缤?,随着右手的抬起,向着前方万丈外的中年男子,蓦然一斩。

        “斩……三煞??!”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