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7章 他们……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7章 他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道晨真界。

        一场震动了整个真界,以至于让冥皇真界与yīn圣真界都为之关注的战争,仅仅是刚开始,就极为惨烈。

        这是一场,整个道晨真界内,几乎所有族群都联合在了一起,对抗道晨宗的大战!

        可以说对道晨宗而言,四面楚歌,面对这被仙族不知如何联系在了一起的反叛,他们在刚开始时,有些措手不及。但道晨宗的强大,能以一宗掌控一个真界,绝非等闲,在抵抗了那被称之为仙族联盟的第一波攻击后,展开了剧烈的反击。

        整个真界,一处处战场上,嘶吼滔天,轰鸣之声在这段时间内,是道晨真界最强烈的声音,修真星的崩溃,大量的死亡,使得血腥的气息,仿佛弥漫在道晨真界的每一个角落。

        在仙族范围内,有一个叫做百花宗的宗门,此宗之人各个俊美,在仙族的世界里,属于一个不大的小宗门。

        七百年前,这个宗门内来了一个男子,一个如花朵般温文儒雅之人,他总是喜欢让阳光映照在侧脸上,总是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总是喜欢……与宗内的那些女弟子,一起若**般,绽放着暧昧。

        七百年前,他是这个宗门的入门弟子,七百年后,他成为了核心弟子,但依旧是保持着那种xìng格,让人喜欢,也让人无奈中,带着嫉妒。

        当然,这嫉妒大都来自男xìng。

        他的名字,叫做花颜月。

        一个以花为名的男子。

        “月儿”,””百花宗的山门内,一处花园里,一个女子无奈的声音,遥遥飘出。

        “请叫我二师晨…“穿着白sè长衫,有着一头长发的男子,站在阳光下,微笑的看着面前那带着成熟风韵的女子。

        “我是你的师父”,””那女子叹了口气。

        “可七百年前你是我的师妹?!蹦凶右×艘⊥?,走到那女子的身边,轻轻地帮其挽了一下被风吹起的长发。

        “如你之前所说,仙族联盟与道晨宗开战了酬我也按照你的要求,组织了众多小型宗门”,七百年的时间虽说不多,但也足够有三十九个宗门,成为了我百花宗的附属?!蹦桥拥拖峦?,没有抵抗男子的动作,轻声开口。

        “那么”,去往神源之地的舟船我的名额是否已经确定?!蹦凶釉谂拥亩?,吹了口气,轻声说道。

        “暂时还无法确赵心女子下意识的退后一多。

        “也好,不过镇守在神源的那些道晨宗之人,应该已经被召回了吧?!蹦凶游⑽⒁恍?。

        “你为何一定要去神源废墟那里是一座牢狱?!迸犹鹜反挪唤?,问道。

        男子摇了摇头看向天空没有说话。

        他的心底,有一句不能和眼前这女子说出的话语。

        “因为在那里,有我的小师弟酬”

        道晨真界,一个不属于仙族的范围内,有一个天吴族群,在这个族群的星域里存在了一个莫大的宗门,此宗从外看去,是由无数大剑组成,漂浮在星空环绕一颗修真星。

        此星之上,有一个极为鲜明的建筑那是一把剑,一把显露在外的部分就是十多万丈的大剑,它穿透了这个星辰,剑尖之处,也有十多万丈,远远看去,此星,此刻,举世瞩目。

        在这修真星上,环绕此刻盘膝坐着三百个身穿黑袍的修士,这些修士一个个头颅被衣袍盖着,一动不动,可却有一股滔天的煞气,在他们身上酝酿,仿佛一旦他们站起,就可以让天地sè变,让风起云涌。

        任何一个人的修为,都赫然是位界中期的样子,甚至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体内还存在了封印,若是将封印打开,不知酬会爆发出什么样的璀璨。

        咚”,……咚………咚,“”

        阵阵战鼓之声,在这四周骤然回荡,随着鼓声的传出,此地的三百修士,一个个缓缓的抬起头。

        他们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被他们环绕的那大剑的剑尖之处,尽管看去模糊,但在他们的脑海里,有一副画面。

        那画面上是云霄中,如存在于星空般的剑尖上,盘膝坐着的一个身影,这身影面前有一张大鼓,那鼓声是此人右手击在上面传出。

        这身影酬没有头颅!

        他赤着上身,rǔ为眼,脐为口,左手一把数丈战斧,右手握拳,正轰击大鼓。

        他,被此宗之人,称之为刑干!

        七百年前加入此宗,七百年的时间,其修为攀升的速度让所有人震惊,可更让人无法置信的,是此人身上的那股战意。

        这战意之强,使得此人身上煞气之浓,仅仅是看一眼,都足以让人如置身地狱黄泉之内,这是被此宗所有修士公认的,天煞之体。

        鼓声如雷,轰鸣滔天之时,这没有头颅的刑干,他站起了身,其高大的身躯…在站起的一刻,天地失sè,轰鸣无尽。

        天空上闪电呼啸,那一道道电光映照大地的同时,在天空上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

        “天吴!”一个闷闷的低吼,从这没有头颅的大汉体内,轰轰传出,这声音炸响八方,掩盖了雷霆。

        “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刑干加入你天吴族,你将展开神通之术,送入我神源废地!”那大汉低吼回荡之时,大剑下的三百人,齐齐站起了身,他们的身上爆发出无法形容的煞气,这煞气之强,使得他们三百人的气息连接在了一起,使得这大剑四周赫然出现了强烈的冲击,这冲击向着八方卷动间,竟弥漫了整个修真星。

        放眼望去,这修真星上雾气缭绕,这雾气是煞组成,是天地气运在这一刻从此地被驱散后的幻化,更是在这雾气内,存在了数之不尽的冤魂,这些冤魂有男有女,有凶兽有修士,他们正在凄厉的嘶吼。

        “七百年来,我为你天吾族灭杀十亿苍生川那剑尖上的大汉,说出这句话时,环绕整个修真星的虚幻冤魂,一个个凄厉之声更浓,他们,“正是被那大汉所杀的十亿人魂。

        “你…何时送我去神源!”那大汉体内猛的传出一声巨吼。

        在其吼声传出的刹那,地面上那三百个站起的身影全部抬起头,齐齐的传出了随之惊天的嘶吼。

        “何时送我去神源??!”这是那三百人的怒吼,在这怒吼中,他们头颅的衣袍被风吹开,露出了…?!蹦且桓龈雒挥型贩⒌耐仿?,还有其上那充满了巫族气息的印记,这三百人,正是”“…,九离之魂!

        “与道晨宗之战结束’我亲自送你去神源废墟,帮你寻找你的师弟,若我有违此言,让我天吴一族承灭族之沧!”天空上那闪电组成的面孔,在沉默片刻后,看向那大汉的双目里,起了一丝浓浓的赞赏与敬重,沉声传出话语。

        “好,……”,剑尖上的无头大汉闷闷开口。

        “九黎之士,我们,…,…”战??!”

        “战??!”回应他的,是大地上的三百人,轰鸣滔天,震动的天空闪电都晃动的巨大音浪。

        “杀??!”

        “你娘的狗杂种,敢偷袭老子,老子咬死你!”道晨宗与仙族联盟的一处战场上,怒吼回荡间,一处区域内所有的道晨宗修士,都骇然的看着被他们包围的一个夫汉。

        这大汉足有三人多高,全身粗壮异常,力大无穷,一身虎皮让人远远一看,如同是一尊虎状凶兽,又仿佛是虎jīng所化。

        此刻的他正一口咬在被其右手死死抓住的一个青年修士身上,在此人凄厉的惨叫中,直接撕下了一层血肉,满嘴鲜血的大汉,仰天大笑起来。

        “俺都不需要入梦,都他nǎinǎi的可以将你们一个个干掉,还敢偷袭老子,真把老子逼急了,带你们入梦去!”这大汉轮着手中那修士,嘶吼中向着道晨宗之人冲去。

        他若只是鲁莽之人倒也罢了,但在其脚下,竟随着其前行,不断地出现一个又一个阵法,这些阵法叠加之下,使得其四周神通不断,更有光幕防护,让人很难对抗。

        “该死的,又是此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看起来是个傻子,但没见过愚傻之人居然有如此阵法的造诣!”

        “此人的阵法………已经能实质化,怎么围杀??!”

        片刻后,这片小区域内的道晨宗修士,一个个在憋屈中,纷纷倒退急速离开,他们的离去,让这里的仙族联盟之人,一个个大笑起来。

        “虎道友这次杀了多少?”

        “是啊,虎道友每次都是冲出去引来一群,这一次我算了,得有十二人吧?!彼闹艿南勺辶嗽寄说难?,正笑着看向那大汉。

        这穿着虎皮的大汉神sè得意,从惊里直接拿出一坛酒,喝下一大口后,大声一吼。

        “老子杀了十四个!“他抬起酒再次喝了一口,放下时正要得意的开口时,忽然其身一震,双眼猛地看向远处一个背影。

        那是一个穿着黑sè长衫,有着一头长发,手持长枪的背影,那是一个修士,个子不高,但却很是挺拔,这大汉猛的一步迈去,一把抓在这修士肩膀,修士转头时,露出了一张带着惶恐的脸。

        “虎鄜虎爷,什么事?”

        “滚,以后你nǎinǎi的别在老子面前穿黑衣服,别有这么长的头发,别用枪!”大汉吼声中,将这修士一把推开,再次喝起酒来,只是没人看到,抬头的他,流入嘴里的不止是酒,还有泪。

        “小师弟……你在神源废墟,过的好么……虎子想你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