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33章 一首歌谣的时间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33章 一首歌谣的时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卷崛起神源第933章一首歌谣的时间

        如果,这世界的诞生与毁灭,就是一首曲子的时间。

        当曲结束的时候,也就是世界消散之时……你,会怎么去选择此曲的节奏。

        如果,这人生的生与死,就是一首歌的时间。

        当歌曲结束的时候,就是生命的终结……你,会怎么去选择,将谁写在歌词里,去唱给自己听。

        有一首歌谣,它会歌唱一纪方劫的岁月,在这岁月里,它就是时光……

        这首歌谣的创造者,可以将一个个名字写在上面,让他们伴随着歌谣,永生的回荡在那时光中,它们可以……不朽。

        曾经的远古,有九个生灵,有四个族群,他们的名字被写在了这歌谣里,随着歌谣辉煌了一纪方劫。

        如今的岁月,歌谣已经唱到了尽头,它还没有结束,但最终必定会唱完,如今的时间,也只是为灭生的重开,谱写新的歌谱。

        苏铭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天空巨人,看着其庞大的身躯,但不知怎的,他在这巨人身上看到的,是浓郁的死气。

        这是一个已经苍老的走到了生命尽头的生灵,他还在残存,但就如同时已经燃烧到了底部的蜡烛,快要熄灭了。

        “请把我,写在您的歌谣里……我愿为此祭献我的所有……”那巨人低下头,苦涩的传出话语。

        从发现眼前之人具备了灭生气息的一刻,他就放弃了一切的念头,这是一个无法被抢走,无法被抢夺之物,若不具备此物的认可时,或许还可以将其抢走。

        可一旦灭生之种已然重开,与其认可之人融合,那么……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毁灭这被认可之人,但毁灭不了那灭生之种,也无法被再次融合。

        且,毁灭者,也将永远的丧失写入歌谣的资格。

        此事,这巨人古老的记忆里,一直存在。

        苏铭沉默,许久之后他模仿碎片空间内看到的那个老人,平静的缓缓开口。

        “你,拿什么来祭献?!彼彰纳粼谡馑党稣饩浠笆?,带着一缕沧桑,他的魂中那黑sè碎片,散发出了阵阵古老的气息,这气息存在于苏铭的体内,慢慢沉淀之下,微微散开,使得苏铭在这一刻……如成为了当年的那个老人。

        那巨人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大地上,一闪之下,立刻这大地那数万沙土族人,一个个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他们的身躯瞬间融化,竟全部都变成了沙土,化作了大地一个个沙土包。

        那虚幻之体的老者,身子颤抖,这一切变化的太快,让他根本就无法适应,此刻眼看四周族人全部死亡,他颤抖中正要后退,但当他族群的神灵目光凝聚时,他的身体化作了沙土,随风而散。

        一起散开的,还有那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那万丈的雕像以及雕像上,老者的肉身。

        整个沙漠,在这一瞬,失去了所有的生命。

        一粒粒若晶石般的沙粒,从地面飞出,每一颗沙粒都代表了一个生命,这些沙粒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个宝瓶,漂浮在了苏铭的面前。

        “这是沙土族的生命之源,这是我的第一份祭献,请收起?!蹦蔷奕四抗饩季?,看向苏铭。

        苏铭与其目光对望,片刻后缓缓抬起右手,握住了身前的宝瓶,在其握住此瓶的刹那,立刻在苏铭的手心内,赫然出现了一个黑sè的漩涡。

        这漩涡不是苏铭的意志所出现,而是他魂中的黑sè碎片自行在其右手内幻化出来,吞噬了这宝瓶后,更是送出了一缕黑丝。

        这黑丝刹那直奔巨人而去,融入其身后,这巨人身子猛的一震,双目露出激动之意,他方才尽管已经确定对方就是重开灭生之种之人,但也依旧还是存在了一丝迟疑,可此刻,看到了那他曾经在古老的岁月里,每一次祭献之后会得到的黑丝,这让他内心的迟疑顿时消散,他已经极为确定,眼前之人的身份。

        “我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但我还可以为您出手三次,这是我的第二份祭献……也是我如今,能做到的全部?!蹦巧惩辆奕说纳?,带着苍老,回荡间似等待苏铭的答复。

        “我可以答应你,将你的名字,写入歌谣内,但你三次出手之后,要将你的神源作为你……第三份祭献?!彼彰恳荒?,平静的开口。

        “神魂保留,就可永生不朽,我会遵从我的承诺?!蹦蔷奕顺聊似毯?,回荡沧桑的声音,其身躯渐渐消散,直至化作了一枚土黄sè的沙土手镯,漂浮在了苏铭的身前,那手镯上有一张模糊的脸,正是这沙土之灵。

        苏铭看着手镯,半晌之后将其拿在手中,放入了储物袋内后,他看着四周的虚无,这里如今一片死寂。

        沉默了片刻,苏铭揉了揉眉心,方才的一切发生的太过突兀,让他思绪很多,此刻静下心来,默默的思索。

        许久,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颈脖,尽管那里一无所有,但他仿佛可以摸到黑sè碎片,此物的种种,随着一次次的经历,也慢慢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灭生之种……灭生重开……谱写歌谣……”苏铭脑海浮现出碎片空间的经历,那古老的舟船,应该就是沙土之灵所说的天舟。

        半晌之后,苏铭深吸口气,不再去想这让他依旧有些迷茫之事,散开了厄苍投影,解开了融合的分身修为,抱着昏迷的许慧,他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数rì后,苏铭循着当初他留下的印记,走到了这片充满死寂的沙漠的尽头,在那边缘的地方,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沙漠。

        他能感受到了,这片沙漠正在走向死亡,这里没有了生机,没有了生命。

        他看着看着,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何黑sè碎片的名字,被称之为……灭生之种。

        沉默了片刻,苏铭转过头,走出了这片沙漠,在他的前方是一片星空,这里的星空很是干净,一望看不到太多的尘埃与腐朽,如一个平静的水潭,能隐隐看到在最前方,有一颗星辰。

        这是一颗……分成了两半的修真星,如同是被人生生斩开一般,此刻相互还有一些连接,但看去时,一片废墟。

        “当你走出沙漠时,在星空中看到的,就是……我的部落?!彼彰呋氐吹诰拍分袄肟钡幕坝?,看着那残破的修真星,苏铭默默的走去。

        渐渐靠近,在这寂静里,苏铭看着那修真星,他的脚步越来越快,直至不知过去了多久,他接近了这颗修真星。

        一股岁月的腐朽,弥漫在这星空里,让人沉浸在内,仿佛自己也变的沧桑起来。

        苏铭默默的走去,越加的接近后,他看到了那修真星的左侧一半上,大地似存在了无数的废墟,在那废墟里,有一座残破的雕像。

        遥遥的看着那雕像,苏铭的心,刺痛了一下,他身子一晃,瞬间就出现在了那修真星上,站在了一片黑sè的大地,他的前方,是连绵不断地废墟。

        死亡,存在于岁月里的血腥,古老以及寂静,就是这里唯一的主旋律。

        屹立在废墟中的雕像,失去了右臂,那是……一个全身长满了黑毛的巨大雕像,在其头顶,盘膝坐着一个老者,那老者穿着看不清颜sè的衣衫,抬着头,看着远处。

        这也是一个雕像。

        苏铭看着那老者,放下了怀里的还在昏迷的许慧,慢慢的走了过去,降临到了那雕像的头顶了,站在了老者雕像的身前,他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往昔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

        那总是喜欢在第九峰上变化衣衫外出的老人,那带着自己去了巫族,让自己适应战场的老人,那教导自己学会静心之术,让自己在天寒宗内找到了家的老人。

        此刻,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怔怔的看着雕像,苏铭的眼中流下了泪水,他默默地跪在了那里,向着雕像磕了九个头。

        “师尊……”

        他的泪水落在这雕像上,扩散开来,沉入雕像的细微裂缝内,只留下了一片湿迹。

        “一千年前,这里是我出生的部落……”一个低沉的声音,回荡四周,传来声音的地方,是下方不远处的一座废弃的屋舍上,寞落的坐在那里的一个瘦弱的男子。

        他,正是第九寞煞。

        他低着头,摸着身下的屋舍,声音在这废墟内传开,带着哀伤,带着追忆,还有那抹不去的苦涩。

        “你面前的老人,就是我们部落的巫公,阿公不喜欢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看着远处,他所看的地方,是我们部落的圣山,也是我们部落的象征,阿公叫做那里为……第九山。

        阿公说,他一生有五个弟子,每一个弟子都让他骄傲,他相信他的六个弟子总有一天会瞩目整个苍穹,可以将威名传递到这里,被他知晓。

        你,是阿公的几弟子?”

        “师尊只有四个弟子,那山也不叫第九山,叫做第九峰?!彼彰醋诺裣?,喃喃开口。

        第九寞煞身躯微不可查的一震,他缓缓抬起头,望着苏铭。

        “你面前有五块石头,你可以将手放在上面……”-

        咳咳,商量一下,来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