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31章 是谁……在召唤吾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31章 是谁……在召唤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不是单纯的蛮神之术,这是融合苏铭的rì月星辰幻而创造出来,更是加入了只要相信就存在的奇异之力。

        可以说,这是天地苍穹下,唯有苏铭自己才可以展开的神通,此术尽管蜕变于二代蛮神之掌,但就算是二代蛮神也决然无法展开这种程度的神通。

        这是……苏铭之掌!

        他相信他的手掌,可以轰开这虚无,他相信他的手掌,可以粉碎那千支利箭,他更是相信,自己的手掌就是如今这战场内,不可摧毁的壁障。

        那手掌越加的磅礴,轰鸣间与那千箭碰触后,轰鸣之声惊天动地,大地上的持弓者,他面前急速来临的宝葫芦小人,化作长虹临近,面sè变化的持弓者身子急急后退,他也看到了天空上的一幕,在看到后,他心神震动,不由得开口说出了一个字!

        “转!”

        此字出口,立刻那千箭骤然旋转,一股更为锋利的穿透冲击,蓦然间在这千支箭上爆发出来,更是在它们的相互转动下,竟齐齐的凝聚在一起,一千一百箭,化作了一箭!

        其威力再次爆发,竟是之前的数倍还多,可苏铭却在这一刻,笑了。

        只要相信就存在的力量,这属于苏铭的手掌神通,其形蜕变于蛮神之掌,其神展现于rì月星辰幻,其力……才是那相信就存在之术。

        但此术,苏铭自己相信只是完成了一半,另一半……需要被人也相信之后,才会完整,才会真正的成为属于苏铭的独特神通。

        而如今,随着持弓者的话语,他……显然是相信了。

        如此一来,苏铭那庞大的虚幻手掌,在这一瞬竟不再是虚幻,而是骤然凝实,轰然间就与那千箭碰触。

        轰鸣滔天,巨响震动八荒,在这轰鸣中更有如风暴般的冲击,向着四周蓦然翻滚,倒卷而去。

        千箭所化一箭······在天空瓦解,重新化作了千箭后,又瞬间一一崩溃爆开,竟无法阻挡苏铭那手掌丝毫!

        与此同时,大地上的持弓者已经来不及去考虑这个,他身子急急后退,但无论如何后退也都避不开那宝葫芦小人的绕脖一刀!

        宝葫芦杀人,杀人宝葫芦!

        鲜血从持弓者的颈脖传出,他身子踉跄,双手抬起死死的按住颈脖伤口,但却按不住····…那在宝葫芦一刀之下,飞起的头颅!

        沙土从四周急速的来临,似要接住其头颅,要将其头颅与身躯重新连接,且就算是这样的伤势,这持弓者也还没有完全形神俱灭,他空空的脖子上,此刻沙土快速凝聚,眼看仿佛就要恢复,他的身体更是快速的缩小,仿佛是以身躯的缩小换来伤势的痊愈。

        “我是沙土战恶,我是沙土之灵,我是传承了三千六百九十一代的沙土灵后者,我不会死在这里??!”抛飞的头颅,传出了惊天的嘶吼。

        但这嘶吼之声,却是被那天空上,苏铭庞大的手掌直接压下,其手掌此刻也从数千丈变成了万丈,向着大地,向着那嘶吼的头颅,向着那身躯无头的持弓者,狠狠地辗压而来。

        在这万丈范围内,除了这持弓者外,还有近万沙土族人,他们脆弱的是身躯在这一刻颤抖,相互恐惧的四下逃遁。

        他们害怕,他们相信那仿佛可以取代天空的手掌,会将他们的身躯直接粉碎,随着他们一个个的相信,这手掌跟为真实起来,更加的强大起来。

        “不要跑,这是假的,你们不要跑,你们越是相信,它就越是强大??!”持弓者的头颅落在了地上,大吼起来,他若是此刻还没有看懂苏铭的术法,那么就不配拥有劫月境的修为!

        更远的地方,那虚幻之体的老者,此刻其术法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他有心去提醒族人,但却知晓以其族人的脆弱与恐惧,他的提醒在这生死?;?,也将没有作用,索xìng目中一冷,咒语低鸣之声越加强烈,双臂抬起,向着天空呼唤。

        天空上,闷闷轰鸣越来越清晰起来。

        “这沙土的颜sè,有些淡了?!彼彰诎肟?,轻声开口。

        轰!

        一声巨响回荡,大地震动,苏铭的手掌消失之后,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掌印,那掌印里,许慧身体外的沙土锁链已经消失,她平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丝毫受损,但她的四周……

        近万沙土族人一个个血肉模糊,骨头都全部粉碎,血腥的气息散开,他们的鲜血染入沙土中,使得这沙土的颜sè,鲜艳了不少。

        正中间的位置,持弓者的身躯完全粉碎,其头颅也是如此,形神俱灭。

        唯有其旁的一把巨大的弓,被迈入沙土中,只露出一个尖端,在震动中传出阵阵哀鸣。

        苏铭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食指,一股淡淡的封神花蜜的香气,正在散出,这是他展现了修为后,压制不知封印造成。

        好在此刻这香气只在他四周弥漫,还未扩散开来。

        苏铭身子一晃,走到了大地上,走过血肉模糊之处,走到那埋住弓箭的地方时,他右脚在大地一踏,立刻此弓从地底弹起,被苏铭一把抓去。

        在他抓住此弓的一瞬,这弓急速的缩小,化作了苏铭可以使用的大小后,其上的哀鸣颤抖,露出了臣服之意。

        收起此弓,苏铭走向许慧,将其轻轻的从地上抱起,一只手环抱其腰,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阵阵来自许慧身体的幽香传入苏铭鼻间,苏铭也送入了生机进入许慧的身体,让其伤势加速的愈合。

        “道空……”许慧挣扎的睁开眼,望着苏铭,声音很是微弱。

        “好好休息,有我?!彼彰嵘底?,抬起了头,看向了远处数万散开的沙土族人中,那双臂伸开,向着天空如召唤般的虚幻之体老者。

        “轰啦甚,岁运圳常林!”老者头发飞舞,身躯闪烁,向着天空发出了一声大吼。

        随着其吼声的回荡,天空也传来了一声咆哮,这咆哮之声传遍整个沙漠,在这一瞬,这片看起来无边无尽的沙漠中,每一粒沙土都在这一刹那抖动起来。

        远在那沙漠快要到尽头的地方,第九寞煞正疾驰前行,他已经能看到尽头,看到沙漠的边缘外,那片安静的星空,可就在这时,他神sè骤然变化,低头看了眼沙漠的土,表情露出凝重,回头看了看远处后,咬牙之下速度更快。

        他可以感受到,沙土之中传来的一股疯狂与煞意,甚至在他前行时,他脚下的沙土如流水一般,竟急速的倒退而去。

        他速度之快,在这一刻更是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后,身子化作血影,瞬息远去,他能察觉到,动的不仅仅是这一片区域的沙土,而是整个沙漠都在这一刻,所有的沙土都动了起来,齐齐的翻滚间,掀起了大片的风暴,轰鸣之声带着呜咽,于这沙漠中回旋。

        片刻后,当他终于冲出了这片沙漠,踏入到了沙漠外那安静的星空中后,他回过头,看向沙漠……他看到了一幕,让他心神无法平静,终生难忘的画面。

        他看到,在那沙漠的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面孔!

        这面孔如倒着躺在苍穹,此刻身躯下沉,不但露出了面孔,更是露出了身躯,这身躯……是整个沙漠般的大??!

        沙漠中,万丈雕像所在的地方,这雕像也震动起来,一股苏醒的征兆从其身上散出之时,其头顶上的那老者,此刻盘膝打坐一动不动,但他怀里拿着的黑sè头骨,却是散发出了黑sè的可以慑人心魄的光芒。

        “是谁······在召唤吾······”一个足以回荡整个沙漠的声音,从天空上蓦然传出。

        苏铭猛的抬头,双目随之收缩,他看到了那天空上磅礴的身躯,看到了那张无尽的面孔,这面孔是一个男子,其双眼闭合,一道长长的疤痕从其眉心连接颈脖,其内泛着伤口,一片森白。

        一股苏铭从未感受过的威压,在这一刻,从这身躯上降临下来,这威压在苏铭感受,甚至······超越了掌缘生灭的存在??!

        尽管还无法与厄苍全盛之时比较,但已然接近??!这种威压,只比岁尘子弱上一些,但给苏铭的感觉,这应该是与岁尘子……一个大境界的强者!

        那天空上下沉之人的头发飘舞,看去如一条条龙在舞动天罡,他的皮肤很是白皙,如同雪一样让人一眼看去就绝不会忘记。

        他碎裂的眉心处,有一个裂开的残碎印记,那印记……是一片沙漠的形状,那印记,散发出阵阵让苏铭心神震动的神源之力!

        “先灵?灵先?”苏铭双目收缩。

        “是我,受您眷护的沙土族头人隆迪,打扰您的沉睡,一切只因沙土族面临灭族之?!巳?,此人灭杀族人过万,灭杀了您赐予我族之灵!”虚幻之体的老者,凄声开口,身躯早在那天空出现若神灵之躯时,就已然跪在了地上。

        他四周的所有沙土族人,如今都是跪地膜拜,神sè中的狂热,仿佛可以让他们燃烧自己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