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26章 模糊……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26章 模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此言一出,那瘦弱男子就昏迷过去,他脸上的黑线如今不再是一道,而是出现了数道,彼此连接之下,勾勒出了一个鬼头的样子。

        那鬼头如在微笑,烙印在瘦弱男子的脸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苏铭抓着此人,身子疾驰间一个挪移,在身后那藏身虚无之兽的嘶吼中,快速远去。数rì后,当这瘦弱男子睁开眼,苏醒过来时,他躺在一片大陆上,这大陆是一个巨大的石板,漂浮在星空,其上生长着一些紫黑sè的植物,有阵阵腐烂的气息扩散。

        几乎在睁开眼的瞬间,他双目骤然一凝,猛的坐起时,右手抬高寒光一闪,立刻在其右手上出现了一把新的骨刀,神sèjǐng惕,四下一扫,就立刻看到了在不远处,坐在一块大石上,正抬头看着天空的苏铭。

        一身粗麻长衫,一头散乱的头发,略微发黑的肤sè,一股原始古老的气息,在他的身上缭绕不散。

        他尽管看起来很年轻,但那身上的沧桑与岁月的沉淀,却是从其神sè上,从那目光中,总能看出一些痕迹。

        瘦弱男子目中闪过复杂,他看着苏铭,沉默不语。

        “你醒了?!彼彰骄驳目?,没有去看对方,依旧看着苍穹,看着那没有星辰的天,看着那陌生的遥远。

        “你到底是谁?!笔萑跄凶映僖闪艘幌?,向着苏铭低声说道。

        “你身上的毒,我已为你化解,但你体内多年来造成的伤,我无法帮你恢复?!彼彰挥谢卮鸫巳说幕坝?,平静说道。

        这瘦弱男子在苏醒的一刻,就已经察觉到自身的毒素已经消失,闻言沉默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彼彰档?。

        “第九寞煞?!笔萑跄凶映聊偾?,告诉了苏铭自己的名字。

        “第九””苏铭喃喃,收回了看向苍穹的目光,转头目光落在了第九寞煞的身上。

        “你的部落,可是叫做第九峰?”苏铭神sè看似平静,但惟有他自己知道,在说出第九峰这三个字时,他的心神内被唤醒了埋藏在岁月中的那一段美好。

        第九寞煞一愣,死死的盯着苏铭,没有说话。

        尽管他没有回答,但苏铭已经找到了答案。

        “你部落的巫公,可是叫做……天邪子?”苏铭再次开口,声音平静,但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必须要回答的威严。

        “不是?!钡诰拍返拖峦?,传出声音。

        “不是么……”,苏铭看着眼前这瘦弱的男子,此人是师尊在这神源星海组成的部落之人,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

        “既不是,那么你走吧?!彼彰×艘⊥?,重新看向了苍穹,看着那陌生的遥远,身上有了一股低落之意。

        第九寞煞一怔,他没想到眼前这在他看来极为强大,可以与虚空兽一战的存在,居然在将自己救下后,不但解开了自身的毒,更是只问了几个问题,就这么让自己离开。

        他双目一闪,缓缓站起身子后,略一迟疑,向着苏铭抱拳一拜,身子骤然后退,瞬息远去,但就在他退后约莫数百丈之时,他脚步一顿,再次看向苏铭。

        “我知道你必定是在我身上留下了某种可以知晓我方位的禁制,可以遥遥的跟随,以此来掌握我的方向。

        我可以带你去我的部落,但…你要以你族神灵承诺,在我带你回到部落后,你要将我身上的禁制打开?!?br />
        “可以?!彼彰?,看舟瘦弱男子,点了点头。

        星空无垠,一片苍茫,随着越是向着神源星海深处前行,漂浮之物也越来越多起来,无论是碎石还是尘埃,往往成群而过,使人难免会升起,这里曾经辉煌之感

        尤其是苏铭看到了一块奇形的大石,若流星般远去,那大石的样子……赫然是一个雕像的头颅,这头颅弥漫了裂痕,足有万丈大小,让人看到后,会不由的心神震动。

        “那是罗默神的头颅,它漂浮在神源星海,代表了好运,但凡是能看到之人,若对其膜拜,可获罗默神的祝福?!钡诰拍返蜕?,身子停在了星空,向着那远去的头像,躬身膜拜。

        “在这神源星海的外围,一共有九个罗默神的头颅,它们是很久之前,传说中的罗默神殿的供奉,可惜在大毁灭时,于罗默神殿的碎裂而崩溃?!?br />
        苏铭看着那头颅的远去,直至看不到后,他平静的开口。

        “还有多远?!?br />
        “穿过这片星洛海,翻过一座星辰山,再走过一片碎尘漠,就可以看到我的部落?!钡诰拍房戳怂彰谎?,轻声开口。

        “你放心,我们神源星海的部落之人,不会像外界那些修士般jiān诈,表面上答应你,而暗中却布置陷阱。

        我既答应带你去部落,就绝不会再动什么心思,我也相信能被神源星海不排斥的你,也会遵守这里的原则。

        另外我带你的走的这条路,尽管看起来有些遥远,但却是最安全的,绕开了几个原始部落,更绕开了几片凶兽群的栖息之地?!钡诰拍飞碜酉蚯耙换?,化作长虹疾驰远去。

        时间一天天流逝,半个月后,苏铭在这神源星海外围,已经停留了数月,这一rì,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在星空中存在的山。

        这是苏铭第一次看到星空中的山。

        此山仿佛无限之高,看不到尽头,看不到边缘,如一面巨大的墙壁,竖立在了星空之中,这是一座山,一座由无数残破的星辰,组成的山。

        放眼望去,星辰足有数万之多,尽管大都残破,但也可以想象它们凝聚在一起形成的山,是多么的让人心神震撼。

        苏铭看着那星辰山,他的双眼在这一瞬,仿佛静止。

        “这是什么样的神通,才可以将这么多的残破修真星,组成了一座如此惊人的山?!彼彰?。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神通,也没有人知晓是谁布置了这座山,不过在我们神源星海,有一个传说川第九寞煞看了看苏铭,目光落在了远处那座星辰山上。

        “传说此山是一座坟墓,其内埋葬着一个男子,他的妻子,葬送了小半个神源星海,为她的爱人,组建了此坟。

        那些星辰,就是被其妻子所毁灭。

        传说里,此人的妻子,是在大毁灭时,一个来自外空的强大存在,她布置了这座山,化身为一块石头,留在了她爱人的身边,从此陪伴。

        这座山,也叫做望夫山?!钡诰拍非嵘?,当先向着此山,疾驰而去,苏铭看着那磅礴的星辰山,耳边回荡第九寞煞的话语,沉默中,也向着这座星辰山,走去。

        看似很近,但实际还是遥远,二人用了三天的时间,才真正的来到了这座星辰山下,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从山下来到了半山腰。

        他们没有去尝试走上山顶,而是在半山腰的位置环绕此山。

        “没有人去过山顶,最起码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人做到过这一点,仿佛有一股力量在限制,让人无法走到山巅。

        也有人说,山巅之处,就是那女子化身的石头所在,也是她丈夫的尸体存在的地方。这座山,只要不去破坏这里的山石,只要不强行去山顶,就没有危险。

        但若是敢动这里的丝毫,敢一而再的要去山巅,那么……,没有人可以离开?!钡诰拍坊赝房戳丝此彰?,凝重的开口。

        苏铭站在一处破损的倾斜大地上,他抬头看着上方山巅的方向,那里一片模糊,看不到尽头,但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能隐隐的看到,在那模糊里,有一个女子站在山巅,手中拿着一个骨损,正吹奏着呜咽的悲伤。

        “你听到了么?”苏铭忽然开口。

        第九寞煞一愣,仔细的听了半晌,疑惑的看着苏铭。

        “是曲乐之声?!彼彰丈涎?,那损曲的呜咽在他耳边回荡,泛起了心神的波动,牵动了苏铭记忆里,那相似的悲伤。

        “没有听到,我们快走吧?!钡诰拍芬×艘⊥?,身子向前快速走去。

        苏铭睁开眼,又看了看山顶的模糊,随之远去,只是此刻的他没有看到,始终跟在身后的冥龙与秃毛鹤,其中冥龙神sè如常,但那秃毛鹤,却是神sè带着茫然,抬着头,看着那山顶,其目中

        竟有泪,在一滴滴的落下。

        “你鹤nǎinǎi的,鹤爷爷这是怎么了……干嘛流泪啊,干嘛感觉很难受,很想哭”…该死的,这种感觉太不好了,我想哭,我很难受,我觉得自己要死掉了酬”秃毛鹤喃喃,眼泪更多的流下。

        它茫然的跟在冥龙后面,跟在苏铭的后面,它的眼泪不断地留下,只是身为魂的他,眼泪的流出,只是一瞬就自行消散,落不到地上,也落不到山上,只能落在它的心里,将其心,穿透的千疮百孔,可却无人能看到。

        它的意识有些模糊,它听到了那悲哀的损曲,它的脑海所佛出现了一股画面,画面中它是一只堪比苍穹的鹤,它的身上坐着一个女子,那女子摸着它的头,轻声说着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