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924章 更精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苏铭神sè平静,游专在那陨石层内,他时而看一眼自己的指尖,那里隐藏着封神花蜜,没有了十三战舟的防护,这封神花蜜的气息便无法被盖住。

        好在之前在驱散了啼涛兽群后,苏铭于战舟上不断的去融化,使得这气息也消散了不少,如今虽说还在,可苏铭用修为去压制封锁,倒也能将气息降到最低。

        只是若展开全部修为,则会不可避免的散出封神花蜜的气息,但之前这瘦弱男子显露了天邪子的线索,此事若让外人去做,苏铭难以放心,故而亲自外出。

        此刻追击半个月有余,并未引起任何凶兽来临,苏铭也渐渐放下心来,前方这瘦弱男子,苏铭要慢慢将其意志磨耗,直至最终以摄魂之术,找出师尊的线索。

        半个月的追击,在又过去了三天后,苏铭离开了那片陨石层,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苍茫的星空,无数尘埃,甚至还有仿佛是星辰崩溃后的碎块,在这星空中存在。

        残破的大地,腐烂的远古巨树,还有一片灰黑sè的残损骨架……

        星空如海,这些残破之物,便是这海中的一部分。

        这里的星空,不是漆黑一片,而是透出一股灰sè,一阵沧桑之意,会浮现于任何一个第一眼看到这片星空之人的心头。

        难以抹去。

        沧桑,古老,甚至带着一缕蛮荒,除此之外,则是一片寂静。

        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所在,远处的yīn暗,隐藏在灰sè里,若看的时间长了便会忍不住升起压抑,让人觉得无法喘息甚至连心跳的速度,也都会慢慢减少,直至也随之这片星空,一同腐朽了。

        星空太大,故而这里的寂静哪怕有生灵出现,也很难被打破,远处的一处足有数千丈大小的碎石上,有一条漆黑的,蛇身虎头之兽,身躯环绕碎石它的口中吊着一只龙状的凶兽,正在慢慢的吞咽。

        紫sè的双眼冷冷的看着从陨石层内走出的不速之客,苏铭。

        苏铭看着四周感受着沧桑之意的扑面,这里,就是神源星海的外围,这里……是修士少有来临,就差一点便可以称之为禁地之处。

        远处,一副巨大的残损的骨架上,蹲着一人此人就是苏铭追击而来的那瘦弱男子,他整个人蹲在那里目光yīn冷,钉着苏铭。

        他的王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弯刀,此刀灰sè,是一把骨刀。

        至于他的右手人此刻则是按在身下的骨头上,五指带着某种诡异敲动,每一次敲动,都会让那副骨架颜sè淡一些。

        “神源星海?!彼彰嵘?看着四周,他忽然觉得,这里的情切自己虽说是第一次看到,可却并没有陌生之感。

        这不是说他曾经或者在某一个未知的岁月曾来过这里,而是他对这里的蛮荒,对这里的沧桑人对这里的原始……,似曾相识。

        yīn死之地,也是如此……

        “嘶”一声尖锐之音,骤然的从瘦弱男子口中传出,他蹲在骨架上,左手骨刀横起,随着嘶音回荡,立刻这星空仿佛在这一瞬,变的不同起来。

        那些破损的石头,竟不知觉得将尖端的位置,对准了苏铭,那些腐烂的远古大树,其内在这一瞬,居然爬出了一只只可以在星空生存各种毒虫。

        还有那些漂浮在星空的骨架,也都在这一刻,似具备了某种灵动,猛股若隐若现的敌意,挥之不散。

        甚至那盘在碎石上的蛇身虎头的凶兽,也都一口将嘴里的凶兽吞咽下去,紫sè的双目露出不善。

        这是排斥,是整个神源星海对于外界之人的排斥,是一种无法言明的力量,若把整个神源星海比喻成一个意志,那么这个意志对一切外人的冷漠与拒绝,就是这股排斥之力。

        外人来到这里,将会面对整个神源星海无论是苍穹还是众生,等等的一切敌意,这敌意诞生于排斥,可化诅咒

        如今,苏铭的到来,就如同是黑暗当中的一盏灯火,看似不出奇,但对于神源星海而言,却是极为清晰,格格不入。

        这也是那瘦弱男子的计划,他显然早就知晓外人来到神源星海,会遭受排斥,这股排斥之力在陨石层外不存在,于陨石层中也不会出现,可一旦穿透了陨石层踏入到了神源星海的外围,那么就会瞬间产生。

        借着这股排斥之力,可以让他去战胜修为比其高深之辈,甚至以这种方法,在他的记忆里,他有那么几次,将外来之人的头颅,变成了自己的财富。

        此刻这瘦弱男子神sèyīn冷,正要有所举动之时,突然的……

        苏铭看来了瘦弱男子一眼,二人目光隔着星空凝聚在了一起。

        在他们之间目光对望的一瞬,那瘦弱男子向着苏铭毗牙,露出牙齿的同时,也带着一抹狰狞。相比与那瘦弱男子的敌意,苏铭神sè平静,淡淡一笑,他感受到了这里的排斥,也能猜测到这瘦弱男子的想法。

        没有多余话语,苏铭抬头右手解开了束住头发的带子,让其头发披散下来,他身上的星辰圣袍更是起了波纹,变化之下形成了一副若兽皮般的模样。

        他的皮肤不再是黄白,而是渐渐有些褐黑,他的容颜看起来也不再是俊朗,而是化作了坚毅,他的右手抬起,慢慢的摸在脸上,在那瘦弱男子的一愣之下,苏铭的指甲,在鼻与眼之间,慢慢的画出了一道血线

        鲜血从那伤口内流下,被苏铭抹去后,他的脸上……多出了那一道,曾经在蛮族时的伤疤。

        苏铭抬起了头。

        在他抬起头的一瞬,远处那瘦弱男子顿时神sè大变,再一次的露出了无法置信之意,甚至这一次的他的表情,要远远超出之前苏铭说出巫族话语之时。

        他的身子强烈的一震,因为此刻的苏铭在他看去,竟……再没有丝毫那种外界之人的感觉人甚至包括气息都转化的干干净净,变成了……沧桑与蛮荒,原始与古老,变成了……与神源星海尽管还有些不同,但却明显同源之感

        这是他无法理解的,这是传出他脑海范围的,让他一时之间甚至有些无法接受这一幕,甚至若非他亲眼看到,那么他绝对不会认为对方是外界之人。

        无论是样子,无论是气息,甚至那种魂动之意,都强烈的带着与神源星海同源之感,这种变化,让他难以去接受。

        在他的记忆里,也曾看到过外界之人装扮成神源星海之修独特的样子,但哪怕是装扮的再像,哪怕是在语言上无法分辨,但来自于神源星海独特的气息,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掌握的。

        这气息,就是辨认的关键。

        可如今,在苏铭的身上,这气息的浓郁,甚至要比他这个生在神源星海之人,还要jīng纯

        星空中,那些将尖端部分对准苏铭的碎石,渐渐松缓下来,不再如是,而是像往常一样,在这星海中飘荡。

        那些腐烂腐朽的远古大树,其上爬出的那些毒虫,原本产生的敌意,也在这一刻消失匿迹,只要不是有人来主动招惹,那么它们是不会外出的,此刻一个个都爬回到了腐树内,消失无影。

        还有那一幅幅残破骨架上产生的若隐若现的敌意,如今也是彻底的消失,如凝聚在它们上的灵,再次沉睡了。

        至于那盘绕在碎石上的蛇身虎头的凶兽,则是张开口,身上的凶煞之意散去,变成了懒洋洋的神情,重新趴在碎石上,闭着眼,消化体内的食物。

        仿佛在它感受,苏铭与那瘦弱男子之间的不善,属于是神源星海内部的纠纷,只要不是主动招惹到了它这里,它就不会去参与。

        四周的星空,那种排斥之感,也在这一刻消失无影……

        “你是哪个部落之人”那瘦弱男子死死的盯着苏铭,忽然开口,说出了他对苏铭这里的第一句话。

        其声很是yīn寒,如其人一样,且用的是巫族之言。

        苏铭站在那里,正要开口的一瞬,忽然的那瘦弱男子双眼一暗,身躯骤然间猛的一跃,瞬息就临近苏铭身前,左手弯刀刀刃在外,划过一抹寒芒,直接抹向苏铭颈脖。

        其速之快,那寒刃尽管是骨,但在这速度下,竟掀起了破空之音,如可划破虚无一样,若是被其碰触,那么莫说是寻常肉身,就算是一定程度强悍的身躯,也难免受伤。

        但……在苏铭这里,却是于那利刃碰触其颈脖的瞬息,发出了如钢铁碰撞之音。

        叮的一声,那瘦弱男子面sè大变,毫不迟疑的身子一转,来到苏铭背后,没有拿着骨刃的右手五指,向着苏铭后背一掌按来。

        “乌山部?!彼彰坝锩挥型6?淡淡开口之时,他身躯向后一步退去,立刻其背部直接与那瘦弱男子撞在一起。

        砰的一声,这瘦弱男子喷出鲜血,手中骨刃直接碎裂,其右手更是颤抖,神sè变化之下,猛的仰天一吼。

        随着其一吼,立刻他身体外虚无扭曲,一尊巨大的虚幻身影,赫然在其身后幻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