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08章 修为分身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08章 修为分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随着声音的出现,让风老以及烈山家族中人双目一缩的,是那碎裂的方门中,此刻走出的一个修长的身影。

        此人相貌俊朗,如凝聚了天地造化于一身,黑发飘舞,一身星辰圣袍闪动璀璨之芒,他站在那里,一股出尘的气息足以让一切看到之人,为之瞩目。

        星目明亮,剑眉如山,他站在那里,仿佛这四周的一切光芒都黯淡下来,唯独他的身影,成为了众人目中的凝聚之点。

        夺天地造化,享苍穹气运,这就是他,道空!

        许慧眉头一皱,身子退后几步,余下的十六个身影更是瞬息涣散,那九个老者急速来临,如护卫一般将道空守护在内,神sè中的关切之意,极为明显。

        “此事是一场误会,还望黑墨星家族莫要介意?!钡揽盏恍?,向着风老等人微微抱拳。

        风老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目光顺着道空的身体,看向了苏铭所在的房间,在那房间中,他看到了玉柔,看到了那十三个老者,也看到了盘膝坐在那里,双目平静的苏铭。

        “是这位苏道友有秘言要与道某交谈,故而出此下策,将道某传送而来,如今谈完,怪不得苏道友?!钡揽瘴⑽⒁恍?。

        苏铭也笑着点了点头,神sè露出一丝歉意,看向风老以及道空身边的九老,还有许慧。

        许慧盯着道空,若非是在她的感受中,道空的气息没有丝毫变化,那么她必定会怀疑这里面出现了什么问题,但如今魂中的感受如常,可她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却说不出具体,目光一闪间,她身子悄然无效的消失在了虚无里。

        “既是误会还请道晨真界的道友,回到你们的房间,拍卖会还在进行,老夫便告退了?!狈缋洗笥猩钜獾目戳艘谎鄣揽?,淡淡开口。

        “方才道某下属得罪之处,见谅见谅?!钡揽瘴挛亩?,抱拳之时,神sè中也有歉意,这符合他的身份,也符合他平rì里给外人的感觉话语间,他转身看了苏铭一眼,含笑点头后大步走向属于他的房间。

        那九个老者,神sè不善的看了看烈山家族,跟随在道空身后离去。

        直至他们离去后,风老皱了皱眉头,再次的看了一眼苏铭,略一沉吟,转身带着烈山家族之人也离开了这里,至于雨老则在之前就消失于虚无中,此刻已不见踪影。

        苏铭的房间内,那十三个老者神sè麻木,他们不会去思考有关苏铭的任何事情他们的意识中,只有执行。

        但玉柔则不然,她复杂的看着苏铭她内心隐隐有一个猜测,可这个猜测却是让她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应该不是夺舍,不然的话,为何那道空还可以神智如常,且苏铭也依旧有神智在,而且看道晨宗之人的样子,能立刻找到这里,说明他们中有人与道空有紧密的联系,可一旦道空被夺舍,那么这联系必定中断……

        但方才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这联系还在?

        可若不是夺舍,那么又是什么……”玉柔想着想着,看向苏铭的目光里有了一抹深深的忌惮,她越发觉得苏铭深不可测起来。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逗留的必要了?!彼彰鹕淼谑?,向前走去玉柔跟随在他身后,至于那十三老,则是向着苏铭恭敬一拜,分别消失在了房间内,去镇守这次拍卖会。

        “给我准备一间密室,我要闭关?!弊叱隽朔考?,苏铭平静开口,他身后的玉柔低头称是。

        片刻后,黑水城中一间在地底深处的密室内,苏铭盘膝坐在那里,四周一片寂静,他睁着眼,神sè从容,不露丝毫表情。

        他似乎在等着什么,直至一炷香的时间,在这密室内仿佛有一阵微风从虚无内吹过时,苏铭目光看去。

        却见风老从那风中走出,在苏铭的面前,盘膝坐下。

        “请蛮神大人给老夫一个解释?!狈缋峡醋潘彰?,沙哑的开口。

        苏铭没有说话,而是抬起了右手,只见在他的右手上,虚无中慢慢有寒气浮现,紧接着有一片片雪花幻化,这不是幻术,这是苏铭的命格之法,隆冬之寒造成。

        那几片雪花在苏铭手心出现,顺着他的手掌飘落在地,渐渐地使着苏铭的身边,覆盖了一层雪。

        “风老,你看到了什么?!彼彰夯核档?。

        “雪?!狈缋厦纪肺⑽⒁恢?。

        苏铭右手一握,将那从虚无里飘出的雪花,握在了手中后,向着风老松开手,露出了手心上没有融化的雪花。

        “这是什么?!?br />
        “雪!”风老淡淡开口。

        苏铭微笑,右手一挥将手心的雪花甩开后在他身边那覆盖的一层雪上轻轻抓

        “这又是什么?!?br />
        “还是雪?!狈缋厦衅鹚?,似有所悟。

        “我已经给你解释了?!彼彰笮湟凰?,他身边的所有雪花,都瞬息消失。

        “我要闭关,也要去一趟神源星海,此别,不知何时相见,风老……保重?!彼彰?,慢慢闭上了眼。

        风老沉默片刻,摇头笑了笑,起身向着苏铭一拜,转身摇头离去。

        他明白了,苏铭方才也的确给了他一个解释,至于具体的理解,便因人而异了。

        在苏铭这闭关之时,外界的拍卖会还在进行,道空的房间内,他坐在松软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杯酒水,看着光幕外的拍卖,抿着酒。

        他身后九老盘膝,全部闭着眼睛,盖住了之前这九人暴怒时,露出的白芒。

        那绝美的少龘妇,此刻也不再是猫女的样子,而是化作了柔弱,似很惧怕道空般,恭敬的跪在一旁,手中拿着酒壶,不时为道空添加酒

        “我需要一个解释!”虚无中,传来了许慧yīn沉的声音。

        “哦?什么解释?!钡揽盏谥?,双目细微的闪动了一下,看向身边的那少龘妇,这少龘妇从跟着他进入这房间后,就立刻变成了这种软弱的样子,那种畏惧之意绝非虚假,而是真的非常惧怕自己

        “那件星辰圣袍的传送,你被传送出去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毙砘踶īn沉的声音,在这房间内回荡。

        “黑墨星的苏道友,有一幢交易要与我进行,不方便直接找我,故而用这个方……”道空缓缓开口,可他话语刚说道这里,他立刻察觉到身边那少龘妇身子一顿,抬头很是诧异的看了自己一眼。

        甚至他身后那九个老者,也有几人微微抬起下巴。

        更是在他前方,虚无立刻出现了波纹,在这波纹中,许慧一步走出,她死死的盯着道空,眼中闪动丝丝煞气与古怪。

        “……用这个方法,才可与我进行密谈?!钡揽账畚⒑?,淡淡开口。

        “哦?是什么密谈?!毙砘墼俅慰?。

        “什么密谈……”道空微微抬头,脸上露出微笑,拿着杯子的手一松,立刻手中的杯子坠落,但却没等落地,立刻就被那少龘妇伸手接过,看到这一幕,道空笑容更浓了一些,其右手直接落在了少龘妇的脸上,轻轻抚过时,那少龘妇低下头,神sè中方才出现的诧异,也随之散去,变成了顺从。

        他身后那九个老者中,抬头的几人,在看到这一幕后,也纷纷低下了头。

        甚至就连许慧,也都是双眼一凝,神sè看似如常,但内心的猜疑,随着道空的这个举动,消散了一些。

        “本公子,为什么要告诉你?!钡揽账菩Ψ切?,神sè中有一抹yīn冷,看向许慧。

        许慧眉头一皱,她非常厌恶的就是道空这样的表情与语气,但也正是这个表情与语气,使得她内心的猜疑,再次少了大半,冷哼一声,身子重新融入虚无消失。

        随着许慧的消失,道空的目光落在光幕上,面孔浮现似笑非笑之意,但内心深处,却是一片平静。

        他,不是道空!

        他,是苏铭!

        道空的魂以及一切意识,都已经被苏铭夺舍,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道空的记忆,这时间不会太久,一个月足矣。

        在夺舍道空成功的那一瞬,苏铭就清晰的感受到,道空的资质远远超过了自己,且最重要的是,他可以隐隐察觉到,道空身上的那种气运。

        这是来自道晨真界的气运,这股气运的存在,可以让这具修为分身,不可限量。

        “随着叶望身上的气运慢慢消失,直至离去后,我的这具修为分身,将会是凝聚了整个道晨真界的大半气运,如此一来,在这气运的滋养与辅助下,这具分身的资质……将会达到了一种极为强悍的境界。

        而且……我的身份是道晨宗嫡系,道晨宗……不知若是我成为以后的道晨宗唯一的少主后,我们之间的恩怨,该是一种怎样的撕裂?!彼彰α?,那笑容很是璀璨,更是透出一股强烈的邪异。

        这笑容被一旁的少龘妇看在眼里,她内心一颤,连忙低下头,任由的苏铭的右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拂过。

        “这拍卖会索然无味,通知星空战舟,本公子明天离开?!彼彰恳簧?,淡淡开口。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