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96章 一号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96章 一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们的蛮族……”苏铭看了风老一眼,没有开口,这五个字他有认同,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这股复杂源于太慈家族老祖的新名字。

        四号蛮种。

        有四号,那么或许还没有五号乃至六号,但必定是存在了三号、二号还有……一号。

        他们是谁……

        “以烈山修的心智与手段,若是对我有计算之心,那么或许我……就是那一、二、三号中的一个?!彼彰裆骄?,不露丝毫内心思绪,这一切只是他的猜测,或许是真,或许是假。

        就如同人可以没有伤害旁者之心,但必须要有对旁者的提防之意,因为……这是修行的世界,这是弱肉强食的天地,这是走错一步就万劫不复的残酷时代。

        风老走在天地间,苏铭在他的身边,二人踏着虚空,缓步前行,玉柔与赤火侯,还有那一黑一黄两只大狗跟随在后面,一路疾驰。

        “这片大地,这整个黑墨星上,每一个家族中都有一半以上的族人,被种下了蛮种,在潜移默化中他们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修士,而是接受了蛮族的称号?!狈缋掀交旱目?,声音在那风中徐徐回荡。

        “整个黑墨星每年与外界的交易,我们掌控了八成,我们可以决定某一种物品交易的多少,控制了这里,就控制了神源星海与四大真界的一处命脉。

        争夺,从来就没有减少过,每隔一些时间都会有外界的实力来临,抢夺这黑墨星上的资源。比如这太慈家族,当年就是一支外域巫道破空而来的族人,只不过在这里被我等暗中分化打残,直至今天……就算没有其族人招惹你之事,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将其抹去?!狈缋仙粼谡馓斓啬诨匦?,他带着苏铭走过一座座大山。走过一条条长河,做过一处处平原。

        “你没觉得,来到黑墨星之后,没有那种太过陌生的感觉么?”风老在前行时。转头微笑的看着苏铭。

        “这里的山河,这里的平原,这里的地貌……你若仔细去看,可以看到……一切都有被改造的痕迹,改造成……我们记忆中的蛮族世界?!狈缋纤低?,便不再开口,而是静静的看着苏铭。

        苏铭沉默。这一点他之前便有些观察,如今这一路走来已经看出了端倪,如风老所言,这里的地貌……总是会有一些地方让他似曾相识。

        “远处是墨麒城,那里的墨家族规森严,也是……我们掌控力度最薄弱的家族,来自神源星海的异族核心族群,他们……有他们骄傲的地方?!币宦纷呷?。苏铭看到了太多的家族,此刻耳边传来风老的声音,顺着其目光看去。苏铭看到在远处有一座磅礴的……异兽之城!

        那是一尊庞大的黑麒麟,这麒麟站在大地上,头颅抬起冲着天空,神色带着一股思念之意,如抬头看天的眼,在望着家乡的星辰。

        这黑麒麟足有百万里之大,一眼看去近乎无边无际,一股庞大的威压从那里波动而来,这股威压的强劲,与掌缘生灭似有些一样。

        风老没有带着苏铭前往墨麒城。而是绕过后,带着苏铭几乎走遍了整个黑墨星,其中有星凡城。

        直至最后,在天色渐渐暗下之时,他带着苏铭来到了一处黑墨星上的山脉处,这是一条如龙脊的山脉。仿佛卧龙沉睡,山体一片漆黑。

        从天空向下看去,能模糊的看到在那山脉的一处至高的山峰上,似站着一个人,此人身子极为高大魁梧,站在那里,甚至有种比其脚下山峰还要峥嵘之意。

        仿佛,任何他所在的地方,四周的一切都将以他为中心,就连这片区域的天地,仿佛都与四周不同,有些凹陷之感,如在……向着此人膜拜。

        苏铭只能模糊的看到这个人背影,但随着他与风老的临近,慢慢的这背影清晰起来,直至完全清晰后,苏铭神色里露出了一抹复杂。

        因为……这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石雕。

        烈山修的……石雕??!

        风老身子降临,站在了那石雕的旁边,苏铭默默地站在那里,目光落在石雕上,默不做声。

        “你来晚了?!毙砭?,风老轻叹一声,向着苏铭平静的开口。

        “这不是石雕,这是八千年前,烈山大人站在这里,看着日出日落,似在思索着什么,一连三年后,他的身体变成了石雕,他的魂不知去向,他的生机也消失无影?!?br />
        “但在他的魂消失前,老夫与雨老二人,听到了蛮神大人的神念。

        他告诉我们,他去了一个……可以决定我们蛮族命运的地方,他或许此生再也不会回来,若他万年不归,则他创造的一切,都属于此后来临的蛮族蛮神所有。

        若那来临的蛮神欲去寻他,那么……将是一场蛮神之争!

        老夫不太明白蛮神大人所指,但我想,你应该会明白?!狈缋铣聊?,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铭一眼,身子后退几步,在数百丈外,盘膝坐下,闭目再不说话。

        苏铭神色如常,外人看不出其思绪如何,在风老退后时,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雕像,走了过去,在那雕像的证明,他看到了烈山修的摸样。

        那是一个充满了沧桑,带着一股浩然正气的面孔,目中的深邃即便是化作了石雕也已然深刻,一股悲伤的感觉,在苏铭看向这雕像时,被他感受到。

        烈山修就那样的看着天空,仿佛在思索什么。

        看着烈山修,这个样子的他,才符合苏铭内心对烈山修的印象,而非之前所看到的那些卑劣以及蛮种的手段中透出的阴暗。

        “把选择的权利交给我么……”许久之后,苏铭喃喃,说着唯有他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

        烈山修留下的话语不复杂,很直观,风老说自己不懂那是假的,是他不愿去懂,答案如何,不是他可以决定,而是有资格来决定之人,方能选择的道路。

        这条道路,能有资格走下去的,唯有蛮神。

        一代也好,二代也好,三代四代……只要是获得了蛮族大地的认可,只要是获得了蛮族族人的心,那么……他就具备了走这条道路的资格。

        时间慢慢的流逝,苏铭一直看着烈山修的雕像,直至一夜过去,天空再次明亮之时,苏铭站在了烈山修雕像的旁边,也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

        他的举动,与烈山修雕像一摸一样,虽说他没有烈山修高大魁梧,但他站在那里,依旧有种天地在其脚下之意。

        他就这样的望着天空,默默地看着。

        一天、两天、三天……

        这山脉上渐渐有一道道身影静静的来临,第一个到来的是苏铭曾经在光幕上看到,盘膝坐在庞大章鱼身上的老者,那是风、玉、雷、雾四将中的雨将。

        他苍老的摸样与风来很像,平静的来临,默默的坐在了风老的身边,二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似在等待苏铭的一个选择。

        时间的消逝,使得他们身后出现了很多身影,那些身影全部都是一个老人,都是烈山家族中德高望重之辈,他们平日里很少外出,但如今……却是都来到这里,复杂的看着苏铭的背影,选择了盘膝坐下,等待下去。

        半个月后,足有近百人在等待,他们的目光凝聚于苏铭身上,可苏铭已经察觉不到了,他看着天空,他在想,当年的烈山修,在看着什么。

        连续看了半个月,苏铭看到了十多次的日出日落,可他没有答案,直至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后,苏铭望着苍穹,他恍惚间,忽然明白了。

        天空上什么也没有,烈山修当年看的也不是天,看的是其……自己,是其……内心,他在迟疑,在思索一件事情。

        “蛮神之争……”苏铭轻声开口。

        “可我不想争?!彼彰盘炜?。

        “若不争,若你再有两千年没有回来,那么这里的一切都留给我……这是你要告诉我的,你的选择么。

        可我怎么觉得,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这一切不是你真正的选择,你最终的选择,是让我来与你争……”苏铭叹了口气,他慢慢的放下看着天空的头,转过身,目光落在了身后数百丈外那近百蛮族的身上。

        他在看着他们,他们也在看着他。

        双方都在沉默。

        “告诉我,三号蛮种是谁?!彼彰夯嚎?。

        “神源星海,夺天之族,两万年前一代天骄?!被卮鹚彰?,是风老。

        “二号呢?”苏铭问道。

        “四大真界镇守势力中……一位来自道晨真界的修士?!庇昀仙逞频乃档?,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声音所过之处,仿佛有水汽蔓延开来。

        “一号,是谁?!彼彰聊偾?,淡淡说道。

        他话语一处,风老与雨老,同时将目光落在了苏铭身上,只是苏铭站在烈山修雕像旁,如此一来使得这目光,不知是不是巧合,也将烈山修的雕像笼罩在内。(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