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61章 任何事情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61章 任何事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第二声呼唤传来之时,不是回荡在冥龙的心神,而是在这星空传遍,这声音看似微弱,可传来之时却引起了星空的波纹在剧烈的回荡,更是让这星空似都扭曲起来。[~]

        尤其是那些正急速临近冥龙,欲将冥龙分解的近百修士,这声音落在他们耳中,顿时化作了一声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轰鸣,直接轰入他们的心神,直接粉碎了他们的脑海,直接崩溃了他们的灵魂。

        七窍流血!

        近百修士,全部都是七窍流血,他们的双眼瞬间涣散,瞬间失去了一切光芒,瞬间成为了血水流下,他们身下的飞蛾,更是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一一爆开成为血肉。

        近百修士的身躯如同被一股大力横扫,一个个纷纷倒卷,在半空中鲜血喷出,竟……全部死亡!

        一切,都是一句小黄之言造成!

        两个字,灭杀近百修士,尽管其内没有位界,最高也就是天修,但能做到这一点,也足以让目睹之人心神震撼。

        随着那近百修士的齐齐死亡,他们的身躯在倒卷中全部碎裂开来,化作了一片血肉模糊,使得血腥气息立刻弥漫四周,使得那手腕有铃铛的女子面色刹那苍白,使得她身后的那两个中年男子,瞬息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间,更是目中露出骇然,甚至额头直接泌出了紧张到了极致的冷汗。

        “小黄……”第三声话语,在这一刻清晰的从远处的虚无中传来,落入冥龙耳中,落入那女子以及其身后的两个男子耳中。

        在这声音出现的同时,冥龙睁开了眼,它看到远处的虚无内,走来了一个人。

        一身白衣。一头灰发,一步一步,逐渐临近,俊朗的相貌,沧桑的气息,熟悉的目光以及那追忆的岁月,他的走来,如带来了岁月。带来了沧桑。他的走来,使得这四周星空,仿佛静止。

        在看清了苏铭之后,冥龙身子的颤抖越加的强烈,这是激动的颤抖,这是无法置信的颤抖。它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神源废地,自己居然能看到故人。

        “你……”冥龙只说了这一个字。它的双眼就慢慢闭上了,它疲惫到了极限,经历了绝望之后。它在看到苏铭的一瞬,它的魂,出现了消散。

        苏铭走来,右手抬起间轻轻的按在了满是伤痕,鲜血弥漫的冥龙头上。这一按之下,冥龙正散去的魂,重新的凝聚,其身上的一切伤口,都瞬间愈合。

        也正是这一按,苏铭知道了小黄的修为已经被废掉,只能发挥堪比人修之境,也正是这一按,苏铭知晓了它的龙筋,已经不再了。

        苏铭不知道它在这神源废地多少年,但他可以想象得到,一条只能发挥人修境界的冥龙,哪怕只是数十年,在此地都极为艰辛。

        更不用说,在冥龙身体的恢复中,苏铭看到了无数的伤痕,甚至有不少都蕴含了岁月,显然是在数百年前留下,甚至……还有那么几处,给冥龙造成了几乎致命的重创。

        苏铭,怒了。

        他真的愤怒了,除了愤怒,他还有焦急,他不知道冥龙是因为什么来到了神源废地,他只知道,当年在阴死之地,自己亲眼看到它带着雨萱离开,去往了冥皇真界。

        可如今,它竟出现在了这里,那么……雨萱在哪里?

        “我是雨中的萱草,一种无忧无虑的青草……”苏铭的耳边似回荡了雨萱的声音,久久不散。

        在苏铭沉默之时,不远处的两个中年男子,他们心神颤抖,神色的骇然极为浓烈,他们看不透苏铭的修为,可在苏铭的身上,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血腥与煞气。

        他们本以为自己的杀戮已经不少,形成的那种无形煞气甚至引以为豪,但在看到苏铭的一刻,他们难以置信的发现,苏铭身上的煞气之浓,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比较,如同萤火与皓月一般。[

        甚至苏铭带给他们的威压,更是让这二人几乎心神崩溃,这种威压就算是他们面对老祖,也都没有这般强烈,以此分析,他们立刻就确定了眼前之人的修为,最次也是位界中期的巅峰,甚至很有可能……那是位界后期的老怪!

        “这条冥龙是位界后期之宠!”二人心神撼动中,眼看苏铭沉默,他们毫不迟疑,一把抓住已经被震慑的神情茫然的女子,疯狂的倒卷后退。

        这种逃遁,自从他们跟随了老祖后,就从未再经历过,如今他们不顾一切,瞬间而走,更是在后退时,他们看到苏铭抬起了头的刹那,这二人齐齐大吼一声,脸上青筋鼓起,一把推动那茫然的女子,将其退出数百丈外后,向着那女子嘶吼。

        “少主快逃??!”

        “快走?。?!”

        女子身子颤抖,这一切变故发生的太快,让她有些无法接受,如今在那两个中年男子的嘶吼下,她猛的转身,以极快的速度,瞬息而去。

        几乎在她转身的一瞬,一声凄厉的惨叫传遍四周,这声音她熟悉,那是两个中年男子之一。

        这声音让她心中刺痛,泪水流下,可这一切已经无法悔过,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她的内心深处,第一次品尝到了恐惧。

        “忠心可嘉,但难逃一死?!彼彰壑猩被簧?,收回了抬起的右手食指,看着那两个位界初期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人,身躯粉碎,四分五裂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另一人身上。

        此人面色苍白,他此刻已经极为确定,对方就是位界后期的老怪,莫说是他,就算是老祖在此人面前也都如同蝼蚁,沟壑般的差距,让他根本生不起半点战意。

        “我……”这中年男子面色惨白,眼看苏铭又抬起了右手,他神色绝望中露出疯狂,身子骤然修为与灵魂同时燃烧,发狂一般直奔苏铭,选择了自爆。

        但,自爆之术可以在很多人面前生效,毕竟这是死亡之法,可……在塑冥族族人面前,只要是冥之觉醒者,大都没有作用,更不用说苏铭的感悟,已经摸索到了命格中的夏意。

        他抬起的右手一挥,一股岁月之感瞬间笼罩在了那中年男子身上,刹那中,他的身体在岁月里逆转,从自爆的状态倒退成为了之前,没有停止,还在逆转,使得他的容颜渐渐不再是中年,而是成为了青年,直至成为了少年,不知多少岁月的流逝,使得在数息后,他的身躯成为了尘埃。

        做完这些,苏铭回头看了沉睡的冥龙一眼,它睡的很沉,显然是它很久很久没有如此休息过,看着其身上伤痕正在愈合,苏铭目中露出了柔和。

        “睡吧,有我在,你会安全?!彼彰?,右手一拍,将冥龙收入储物袋内后,他转头看向了那少女离去的方向,眼中的寒光再次浮现。

        不管此人是女子还是男子,不管是丑陋还是貌美,这些在苏铭的眼中,都是皮囊,与他没有丝毫关联。

        他只要确定,对方要杀冥龙小黄,就足矣。

        “若雨萱在,以她的性格,不会让你吃这样的亏,如今她不在,我帮你?!彼彰嵘?,身子向前一步迈去。

        他没有立刻追上那女子,而是在其后,缓步走去。

        如此一来,就可形成一股强烈的威压,这威压凝聚在那女子身上,使得她在恐惧中,近乎绝望,使得她在这一刻,体会到了方才她冷血残忍追杀冥龙时,来自冥龙的感受。

        她身子颤抖,绝望与恐惧弥漫全部心神,这种感觉让她几乎要发狂,眼泪不断地留下,在这害怕中不断的逃遁。

        苏铭平静在在后面,时而抬起右手一指,立刻在这女子身上就有一道血痕出现,鲜血飞出时,苏铭的储物袋会飞出一个玉瓶,将对方的鲜血装入其内后,漂浮在四周,随时取血。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不因对方修为高低而自诩身份,从而觉得自己这么做与修为不符,倚强凌弱这四个字,在苏铭的意识里,只要是敌人,那么如有必要,当做无妨。

        修为高深者,他也会采取类似的方法,修为低弱者,他也不介意如此追逼。

        苏铭从来没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只要是他自己觉得应该这样,那么就没有人可以改变,实际上最了解他的还是岳宏邦,喜怒无常四个字,很是恰当。

        喜怒无常,一切由心,没有任何规则与法则可以约束苏铭的行为,因为他从来就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之处。

        你怎么追杀冥龙,我就怎么追杀你,这就是苏铭最简单的想法。

        时间流逝,这样的追杀持续了一天后,那女子披头散发,意志已然要崩溃,她面色苍白,遍体鳞伤,鲜血的不断散落,不断的被对方收取,这带给她的威压,让她绝望到了极限。

        距离老祖所在的洞府,还有大半天的路程,可她的意志已经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终于,她不再逃遁,而是转过身,向着苏铭哀求起来。

        “前辈放过我,我知道错了,只要前辈不杀我,我可以为前辈做任何事情!”这女子相貌本就美丽,此刻衣衫残破,遮掩不知身躯,更有一股动人的姿色。

        “任何事情?”苏铭淡淡开口。

        “任何事情!”那女子似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咬了咬双唇,脸颊立刻微红,内心对于活下去的渴望,极为强烈——

        求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