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24章 渴望最强的执念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24章 渴望最强的执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来,当年让我绝望的一幕,在具备了界尊的修为后,是如此的可笑!”苏铭大笑,只是那笑声透着一股强烈的嘲讽,他嘲讽的不是旁人,是这天地,是他自己。

        他的内心没有快慰,没有报仇之人的开心,只有嘲讽

        当年为了此劫牺牲的人们,当年苏铭拼尽一切都不可改变的死亡,最终只能黯淡选择屈从的经历,此刻去,是多么的可笑,强者,弱者,在这一瞬,于苏铭的心中有了极为强烈的认知。

        如同他记忆里当年阴死漩涡内存在的一句“可以?!?br />
        仅仅一个强者口中的“可以”,能让浩劫崩溃,一如现在的苏铭,他只要想杀,那么道原的所有道奴,在他眼中都如蝼蚁,这是何等的讽刺,这是何等的让人心酸。

        “变强,我不要再成为弱者,我要成为强者,我要掌控自己的人生,我不愿再让身边的人为?;の叶廊?,不愿让身边的人全部消失后,而我……只能是这苍茫天地内的一个可怜的孤人?!?br />
        “我不愿!”苏铭从未有如现在这样对于强弱的理解如此深刻,哪怕是当年阴死漩涡内的意志出手时,他也只是震撼,只是苦涩,对方那庞大的修为,让他内心颤抖的同时,生出了强烈的渴望。

        这渴望之意,让他疯狂,让他想变强,直至如今,借着石碑之力他回了过去,在这记忆的一个点里,他报仇了,他掌握了当年欲得的修为,只是……他不快乐。

        因为,此刻的他还不够强,此刻的他还不算是强者,或许他可以灭杀道原及其所有道奴,但他算是如今能报仇了。但这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而若是遇了连他都无法对抗的敌人,那么这同样的一幕,依旧还是会再次上演,比如他之所以踏入了异地。是因被不可抗力的追杀。

        他不想每次都是在浩劫来时自己的修为不够,只能在岁月流逝后的某一天,去回首曾经,去大笑,去流泪,去感受这充满了讥讽的命运。

        他要走在命运之前,去指引自己的命运该如何行走。而不是被命运牵着身躯如木偶一样,他要变的更强!

        “强与弱,如此简单的道理,我苏铭今天才真正的明白?!彼彰沸ψ?,眼泪更多的流下,他着天空的血色,着那大地海水的鲜红,这是秋的颜色。

        他流出的泪水。淹没了双眼,使得世界变的朦胧,在这朦胧里他不天。也不海,所全部都是无尽的红色。

        秋意,在这不知不觉中,出现在了苏铭的意识里,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在这秋意出现的瞬间,站在半空的苏铭,他体内的修为砰然运转。

        冬、秋、夏、春!

        这是苏铭的命格,是他自己明悟的自身未来要走之路,如从死走向生。在阴死之地时,苏铭的命格是隆冬,那是死亡的寂灭,直至于东荒塔内,他明悟了秋意的颜色,渴望天地成为红。这秋的红,会让他在隆冬里感受死亡的流逝。

        “何为秋……生与死之间,是秋天!”

        “因为秋天,是寒冷与温暖的交替,因为秋天,是隆冬与炎夏的过渡,因为秋天……是万物从茂盛走向枯萎的道路。

        秋天,它本应该是赤红,是在无尽的杀戮中,去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死,来完成我的明悟,此为秋杀!”

        苏铭体内修为运转速度越来越快,随着苏铭的明悟,随着他眼前的世界尽是朦胧中的鲜红,随着苏铭的自嘲的笑声,他的修为如雷霆轰鸣。

        “我的命格是冬秋夏春,我的命中缺少的,不是魂,不是肉身,而是我的生命,我缺少生命,因为我本是当年在母亲怀里,那个死亡的婴儿!”

        “我具备意识,这是因塑冥族的特殊,我的肉身能在仙族的世界里成长,这是因谁死亡的人,不可以继续成长!

        生与死,强与弱,如此简单,如此简单!”苏铭笑声癫狂,他的修为境界是命缺初期,也是地修。

        可在这一瞬,随着他修为的运转,随着苏铭对于自己缺少的生命明悟,他的修为轰然爆发开来,天地色变,苍穹低吼,八方虚无齐齐震动之中,半空的苏铭,他的修为赫然从命缺初期攀升,直接了命缺中期。

        “我要成为强者,我要成为这天地间……最强之人??!”苏铭仰天嘶吼,这是他第一次,发出这样的声音,以往的他只是想要自己变强,可却没有特定的目标,但如今,在这一瞬,苏铭的咆哮惊天动地,这代表了他的内心渴望,代表了他在这一刹那,强烈的执念。

        天地间,苍穹内外,最强者??!

        “我要让任何曾经辱我,逼我,杀我,控我之人,全部归墟,成为苍穹尘埃,我要让曾经任何恩我,助我,护我之人,哪怕他们自身罪恶滔天,但也要成为这苍穹的永恒存在,无人敢去伤害丝毫!

        要最强,最强!”苏铭的声音回荡天地之时,这四周所有的红色全部颤抖,齐齐卷动之下直奔苏铭而来,那些死亡的道奴,那些血红的秋意,在这瞬息中全部涌入了苏铭的体内,从他的全身汗毛孔内不断涌入后,苏铭仰天一吼。

        他的灰发飞舞,他的修为在这刹那中轰然再次攀升开来,从命缺中期迈入了命缺后期,只差一步可圆满,圆满之后若突破,苏铭是命宫,也是天修!

        在苏铭修为达了地修巅峰,距离天修只差一步的同时,苏铭的四周虚无化作了一个庞大的漩涡,这漩涡轰鸣转动之中,其内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在这眼睛出现的同时,苏铭的身体模糊,渐渐消失,在其消失前的一瞬,苏铭转过头,他的目中不再有疯狂,而是不舍。

        在这石碑空间的他,早感受了封印自己情感与痛楚的力量已经消散,仿佛在这里,这股力量被自然而然的压制。

        他着四周的第九峰之人,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在苏铭记忆里永恒的人们,尽管他们已经死去,但在苏铭的心中,他们一直活着。

        “我会……让你们复活,终有一天……”苏铭喃喃,他想了赤火侯的话语提及的塑冥族的神通,他的身渐渐消失,直至散在了天地内。

        ……

        四大真界。

        道晨真界,桂花星。

        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是因此星内长满了桂花,轻香弥漫,在风中飘散,在此星的东南区域,一片山峦之间存在了无数精美的阁楼,有诸多的修士存在于这里。

        其中有一处阁楼内,传出古筝的曲乐之音,回荡四周,久久不散,阁楼中盘膝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这女长发披肩,相貌很美,若苏铭能的话,他会认出,这女正是当年他在阴死之地,体内三魂之一展现的虚幻投影内,出现的女,也正是……白素的本体。

        “好奇怪的感觉……我隐隐觉得这一首曲乐如一场梦?!卑滓屡裆H?,喃喃中古筝之音回旋,在这曲乐里,仿佛蕴含了苏铭嘲讽的大笑,还有他流着泪的哀伤。

        同样是道晨真界,一颗平凡的修真星上,一处洞府中,盘膝坐着一个修士,这修士样寻常,甚至有些贼眉鼠眼,可此刻他在盘膝中,双眼却是有泪水流下,许久之后当他睁开眼时,他的目中出现了追忆。

        “忘记不掉蛮族,忘记不了第九峰,也忘记不了在蛮族时的快乐还有……苏铭?!闭庑奘啃尬桓?,他喃喃着,再次闭上了眼。

        道晨真界,仙族领域,阴死漩涡内……蛮族的大地上,苏铭记忆里的第九峰山巅,站着一个如花般的男,这男穿着白衣,海风吹来将其衣衫吹去,将他的长发飘舞,露出一张柔美的面孔。

        他不再让阳光映照在侧脸,不再神色上总是带着温和的微笑,他的笑容依旧很久没有出现,他默默的站在那里,着前方。

        “师弟,我梦了你……梦你灭杀了道原,灭杀了所有道奴,梦你……成为了强者,这是梦么……”二师兄,轻声喃喃。

        他身后的洞府内,虎流着泪从梦中睁开眼,他脸上满是胡茬,他不愿去刮掉,他样邋遢,一把拿起身边的酒壶,大口大口的喝着。

        酒水从他的嘴角流下,那不是泪,可虎喝着喝着,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他默默的哭着。

        “师弟,我又梦你了,我想你……”

        第九峰在海水中的山底内,大师兄在其闭关之处,他没有头,但在他的身上却是有癫狂之意,他在修行,他在不断地修行,唯有这样,才可以让他不再痛苦,让他不再自责。

        “师弟……大师兄,对不起你,若不是为了救我……”

        求推荐票,求过年装满了推荐票的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