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765章 第三次心变之初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765章 第三次心变之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次心变,是与白素的情……”苏铭抓着心口,脑海里浮现了当年的一幕。

        “第二次心变有些模糊,但我可以感受到,它起于我明悟四季隆冬至春的从死亡走向生,终结于东荒塔内秋意的血悟。

        “如今第三次心变,是……家?!碧炜丈系男浅接朐?,此刻已经黯淡的不见了,唯独那太阳在天空散发炙热与明亮,新的一天到来,吹散了黑暗,掀开了自我欺骗,让这火赤星的人们,再次的感受到了四周的残酷与现实。

        “度过心变之法有三,一为战,二为斩,三……淡忘?!?br />
        “可我已经没有了情,没有了痛,不愿去斩思家之念,更不想去淡忘……即便是战,又有何用?!彼彰丈涎?,遮盖了他目中的日月。

        许久之后,当苏铭再次睁开眼时,他从这盘膝一年中慢慢的站起,随着其站起,远处的岳宏邦立刻疾驰而来。

        苏铭看着岳宏邦,看着远处那在这一年里被供奉而来的诸多蓝色的石头,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此地炙热的气息。

        “我要外出一趟,北部区域之事,你全权负责?!彼彰醋旁洞?,淡淡开口时其身一晃,顿时那沉睡了一年的赤蟒凤身躯一动,嘶吼之声回旋间,飞出时落在了苏铭的脚下,带着苏铭化作一道长虹疾驰,更有一道黑影在后拍打着翅膀,快速的追上,那正是秃毛鹤。

        岳宏邦抱拳,看着苏铭远去,直至在天边不见了踪影后,他隐隐察觉到方才的苏铭,似与一年前有些不太一样,可到底什么地方不同。他说不清楚,只是感觉。

        苏铭在这火赤星上飞行,他神色平静,走过山峰,走过荒漠,在那一处处山峰上,他找到了一种红色的草,这种草生长在火山内。蕴含了火热之感。

        直至他找到了一座山。一座死去的火山,它的样子很像第九峰,在那山上,苏铭默默地看着,许久之后他右手抬起时,杀剑出现。他的身影如一缕风,环绕那山峰四周。

        山岩碎裂,尘土飞扬。直至一整天后,此山在苏铭的改变下,渐渐越加的与第九峰相似。甚至在那山顶上,苏铭开辟了一座洞府,在那山间,更有二师兄的院子,在那山中。有苏铭的平台与虎子的居住之处,在那山底内,有大师兄闭关所在。

        这么一座山峰,出现在苏铭面前时,苏铭在那里看了许久,许久。

        直至天已黑,明月高挂时,大地一片朦胧,苏铭看着那第九峰,他笑了,那笑容很冷,很无情,如戴了面具,但这不是苏铭的本意,他笑着笑着,冷面下的心,再次传来了刺痛。

        只是这一次的刺痛不仅是其心,更有一种莫大的意志在苏铭那冷漠的脸上似降临,让他的面部在那冰冷中,出现了抽搐,渐渐的似有一张黑色的面具浮现。

        苏铭明白,自己的举动,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是一种情,这种思家的念,思家的情,在他的身上是不允许的,是被断去的,可他如今的做法,却是与其冷漠相反,这就使得那消失在其脸上的面具浮现,更有那面具上存在的意志,对苏铭展开了镇压。

        苏铭嘴角溢出鲜血,但他却依旧抬起脚步,默默地来到了山顶,独自的坐在那里,赤蟒凤在山下趴伏,它似察觉到了苏铭心神的波动,那是不想让人来打扰的思绪。

        秃毛鹤怔怔看着苏铭在这一整天所做的一切,好动的它忽然沉默了,它看着眼前这座第九峰,渐渐来到了苏铭的身边,它看着苏铭冷漠的面孔,嘴角的鲜血,看着苏铭握住心口的动作,秃毛鹤的神色里,露出了哀伤。

        “对家的思念,我不会斩,也不会忘……我选择痛!让我心的刺痛来记住那种感觉,让我无时无刻都感受这种刺痛,只有这样,我才会一直记住,一直……不忘?!彼彰?,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忘记了家的思念,害怕自己在这冷漠与无情中,渐渐迷失在了这神源废地内。

        所以,他要记住这种心的刺痛。

        他沉默中取出了储物袋内他一路采来的那红色的草,在他的手中编制着一个又一个的草结,直至清晨到来时,在苏铭的面前,他编制了一个草偶。

        那草偶,没有头。

        但它的体内,有苏铭咬破舌尖滴落的鲜血,那鲜血,赋予了这草偶生命的痕迹,使得这草偶看起来,栩栩如生。

        它的样子不像大师兄,但在苏铭的眼睛里,它不是他,他是大师兄!

        苏铭看着代表大师兄的红色草偶,他的表情是冷漠的,看不到他的心,但他那专注的神情,似代表了一切。

        只是在这一刻,他脸上在夜里消失的面具,再次的浮现出来,这一次从其上散出的意志更为庞大,让苏铭身躯一震之时,在他的脸上出现了腐蚀的迹象,更有阵阵青烟散出,没有痛,但从面具上散出的意志,却是强行的要让苏铭停止他的动作。

        苏铭身子颤抖,他感觉自己无法去控制双手,仿佛那股在面具上的意志此刻操控了他的身躯,让他蓦然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苏铭的目光越加的冰冷,但在这一口鲜血喷出后,他却是咬着牙,挣扎中慢慢的抬起右手,再次的取出了一些红色的草,在这颤抖中一点点的打着草结,这简单的动作他如今做起来很是艰难,可他却依旧坚持。

        三天的时间,他编制了第二个红色的玩偶,那玩偶内有苏铭的鲜血,那玩偶的表情似微笑,仿佛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会有那温和的微笑存在。

        在这第二个玩偶编制成时,阳光很浓,照耀在这玩偶的侧脸上,使得那微笑散出了一种让苏铭恍惚的记忆。

        在这记忆里,苏铭脸上的面具腐蚀其皮肉更加严重,从其上传来的意志在苏铭的脑海中轰的一声,苏铭嘴角溢着鲜血。整个人在这尽管无痛,但却胜过一切痛楚之下,倒在了一旁。

        七天后,苏铭睁开了双眼,他的目中充满了血丝,他身子很虚弱,那种虚弱的感觉如伤了心神,但他在睁开眼后。再次的取出了红色的草。颤抖着编制起来。

        这一次的编制,苏铭被那意志轰鸣昏迷了三次,直至一个月后,他全身的没有丝毫光泽,但在他的面前,出现了第三个玩偶。

        那是一个表情傻傻。一副憨厚样子的玩偶,看着此玩偶,苏铭笑了。那笑容冷淡,没有丝毫情感,可听在一旁秃毛鹤的耳中。这一个月来的一切,还有如今这冷漠的笑声,却是比世间一切都真。

        “你可以断去我以后的情,但不能断去我记忆里的念……”苏铭拿起红色的草,去编制第四具玩偶时。他脸上滴落血水,来自那面具的意志在这一瞬,强大到可以让苏铭的灵魂都被震动。

        苏铭抬起头,仰天发出了一声这样的咆哮。

        他的双手颤抖着,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去编制草结,直至又过去了一个月,在苏铭的面前,那第四具玩偶,出现。

        那是一个女子,是一个回眸微笑的女子,那是白素。

        在这个玩偶出现后,苏铭的双手已经裂开,他的虚弱已经到了极致,近乎油尽灯枯,但他冷漠的双目内,那左眼的皓阳,右目的明月,却是越加的清晰起来,占据了他瞳孔的全部位置。

        他再次取出了一些红色的草,去编制那第五具玩偶,雨萱。

        可是这一次的苏铭,却怎样也都无法打出第一个草结,每一次当这个草结即将被他打出时,他的心都会浮现那闭着双眼,自己却抓不住而远去的,那一抹身影。

        不断地尝试,不断地打不出来,苏铭脸上的面具散发幽光,将其面孔遮盖的同时,露出的双目内,越加的冷漠无情。

        “阁下来此多日,打算看苏某到什么时候?!彼彰攀种写虿怀龅谝桓鼋岬暮觳?,没有抬头,其声音透出入骨的寒,缓缓开口。

        一声叹息,从天空上传来,田霖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他复杂的看着苏铭脸上那黑色的面具,看着苏铭面前那几具玩偶还有其手中那已经满是褶皱的红草。

        “阁下这是何必,我看你脸上面具分明是存在了一股封印之力,可你为何要与其对抗?”田霖刚说道这里,苏铭抬起了头,左目皓阳,右目明月,在看向田霖的刹那,田霖的话语嘎然而止,他的目光与苏铭对望,心神立刻起了轰鸣。

        这轰鸣回荡之时,他眼前的苏铭与那山峰消失,竟出现了一片枯萎的草原,在那草原上有那么几户人家,此刻正传出凄厉之声,那是一个穿着红衣的真卫来临的屠杀,最终这身子魁梧,全身散出血腥气息的真卫,在一个身子颤抖满脸恐惧的青年不断地对抗可却每一次都被这真卫挥袖喷血倒退后,冷漠中带着轻蔑,淡淡的开口。

        “明知不敌倒也敢与本卫出手,罢了,留你一个田魁五代的后裔小崽,也算本卫仁慈?!?br />
        在这场杀戮结束后,在那真卫离去后,这青年仰天发出凄厉的嘶吼,跪在了地上,流下了血泪。

        这一切尽管刹那消失,但田霖却是身子颤抖,在那半空中双目红了起来,这是他心底隐藏最深的伤痛,那是发生在数千年前,神源废地内他家乡的一幕!

        他呼吸更是急促,猛的看向苏铭。

        “这是什么术法??!”

        “皓阳代表现实,明月代表希望,星辰……是家乡,这是苏某明悟的,星辰日月幻。至于你方才问苏某为何要对抗,与你为何要对抗那真卫的答案,一样?!彼彰闷鹈媲暗乃木咄媾?,以里面蕴含了他的鲜血,将这四具玩偶渐渐融入苏铭身体内,如他与他们……同在。

        苏铭知道,自己第三次心变只是刚刚开始,没有结束,真正的结束,是他编制了所有人的玩偶后,全部将他们融入自己的体内,以这种方式,去度过这第三次心变。

        这两章写的很费劲,总是不满意,修改了好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