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7章 快乐的微笑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7章 快乐的微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一次的护法,对于苏铭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事情,那是比之其生命还要重要,因为……一旦途中有人打扰,使得这一次的施法失败,那么大师兄不但无法苏醒,极有可能从此再也无法醒来,其意识散去,整个人……成为真正的一座无头的石雕。网

        与此同时,?;ご笫π忠馐兜幕⒆?,也会因大师兄意识的消散,从而被连带着一睡不起,若无魂之人,即便是肉身无碍,可却失去了魂。

        还有二师兄那里,他是主导施法之人,以其身展开神通,引动天鬼之术来唤醒大师兄,可若被打扰失败,那么天鬼反噬,他将……从此成为没有自身意识的天鬼之一,也叫做天地残魂,万劫不复。

        虎子知道被打扰的后果,但为了大师兄,他不在乎,另外他相信小师弟苏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来打扰的,除非是……小师弟死亡。

        但如果真有能让小师弟死亡的?;?,那么就算是他们没有在施法,也必定九死一生。

        二师兄那里同样知道后果,如果不是他们第九峰之人,他不会去冒险这么做,但大师兄这里,他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依旧会如此选择。

        他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苏铭,对苏铭而言,大师兄、二师兄、虎子三人,是他生命里极为宝贵的存在,他……不会让任何人,去打扰到他们。

        月光洒落大地,苏铭盘膝坐在那山巅上。他看着闭目打坐灵魂散开融入天地的二师兄,看着沉睡的虎子与无头的大师兄雕像,他还记得二师兄在施法前曾说的一句话。

        “此番施法,快则三月,慢则半载……但有小师弟取来的这些巫源之血,只要过程顺利,那么我有近乎十成的把握??梢匀么笫π帧招?!”

        苏铭意魂散开,缭绕了整个第九峰,感受着这两天来。让在守护之时布置在第九峰外的诸多阵法禁制,这里面还有虎子在真正施法时,亲自布下的阵法。

        可以说整个第九峰四周方圆万里。全部都弥漫了阵法禁制,这些,是外围的第一层防护。

        还有这山巅上的岩壁,也存在了禁制,这是苏铭布置下来,他盘膝坐在山岩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默默的守护,默默的等待时间的流逝后,大师兄的醒来。

        他很憧憬当大师兄醒来后。他们师兄弟四人在一起的快乐,一起去西盟,去北州,一起陪着他去看看西盟是否真有乌山,是否……真有雷辰。

        一起去仙族。去寻找师尊,去血洗仙族星空。

        想着想着,苏铭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快乐的笑容,这笑容在他身上是不多见的,也唯有在第九峰。他的笑容才可以如此的清澈,没有心机,没有算计,有的只是亲情般的温馨。

        九峰如家。

        苏铭看着二师兄,大师兄,虎子,在笑容中,他的双眼里露出坚定。

        任何人,任何势力,除非是踏着他的尸体,否则的话,他绝不允许这一次的施法受到丝毫打扰。

        时间一天天流逝,第九峰的山巅被阵法弥漫,即便是雨萱等人也只能在外,若是有闯入的迹象,那么会遭受到苏铭严厉的出手。

        任何人,不得踏入这山巅半步。

        一股压抑的气氛,渐渐缭绕在第九峰内外,可在这压抑里,存在了诸多的理解,所有在第九峰之人,全部都遵守着苏铭定下的约定,不可踏入山巅。

        转眼就是七天,当这第八天的清晨到来之时,东荒的一处大地上,有一个小型部落,这部落不大,约莫只有数百人的规模。

        以往的清晨,这小部落的炊烟袅袅,孩童玩耍的声音会带着欢快,那些早期的蛮族之人,男的打猎,女的则照顾老人,在没有仙族的安静中,快乐的生活着。

        但今天,这部落的清晨却是没有炊烟,没有欢快的玩耍之声,有的……只是一阵阵凄厉中带着虚弱的惨叫。

        那惨叫的声音足以让人听了后心神震动,那是女子在绝望中发出的惊人之声。

        部落内,此刻干枯的鲜血处处,一具具尸体,老人的,男人的,女子的,孩童的,分布在部落的大地上。

        那干枯的鲜血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死亡超过了数个时辰,他们的神情绝望中带着迷茫,死状极其惨烈。

        看不出反抗,如单方面的屠杀。

        甚至有一个才四五岁的孩童,整个身子被钉在了大树上,那弱小的身子早已经冰冷,但其发青的小脸上露出的痛苦,可以联想到他在这种死亡中承受的剧痛。

        部落内,有五个冷漠的男子,站在一处帐篷外,他们全部穿着黑衣,衣着上弥漫了星辰之芒,面对这部落内的数百尸体,他们视若无睹。

        帐篷内,正是那女子凄厉惨叫传来之处,这样的声音,由不同的女子传出了整整一夜。

        当清晨过去,天空的晴朗似也不愿看到这大地凄惨的一幕,渐渐起了乌云,渐渐下起了雨,那雨水哗哗落下时,帐篷的盖帘被掀起。

        一个青年一边整理着衣衫,一边走出,其衣着上也有星辰,且这星辰还在缓缓地运转,使得他整个人如与这个世界分割开来。

        此人,正是那仙族众人口中的少主,道晨宗身份极为高贵的道原!

        他手中拿着扇子,一脸傲然,走出时帐篷的盖帘落下,本不会让外面的看到里面,可在那雨中吹来的风,却是将这帐篷的盖帘掀起,露出了里面的人间惨幕。

        那是超过十具的女子尸体,全部都是**着,她们睁大了眼,那目中的绝望与死气,足以让人心神疵裂。

        “这蛮族没有意思,连个像样的强者都没有,女子更是粗俗不堪,没有可入目之人,这几天勉勉强强,很是无趣?!蹦悄米派茸拥那嗄?,摇头中神色露出遗憾,向着部落外走去。

        来到这蛮族大地已经数日的他,在西盟、北州等地匆匆而过,有超过百个部落被其护卫杀戮,有诸多的女子,被其凌辱虐杀,可却没有遇到让其太感兴趣的人与事。

        “不过都说这里是阴死之人,嘿嘿,我道原玩了这么多阴死之地的女人,回到宗门后定要炫耀一下?!蹦乔嗄杲畔虏茸畔恃?,踩着一具具尸体,他的身后那五个黑衣人一个个面无表情,仿佛天崩地裂在前也不会有丝毫动容,更有浓烈的煞气在他们身上若隐若现,这是五个冷酷无情,杀戮滔天之人。

        在他们身上,阵阵惊人的波动封锁在了身体内,以至于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但能被这道原召来陪同进入阴死漩涡的蛮族大地,显然绝非弱者。

        “时间也差不多了,去南晨看看,道奴十九,搜魂如何?”那青年走出这死亡的部落后,淡淡说道。

        “公子,没有找到这蛮族的蛮神所在,且此地限制神识……不过这一路走来,若这蛮族真有蛮神,必定是在南晨?!蔽甯龊谝氯酥杏幸蝗?,沉声开口。

        “那就去南晨一趟,然后我们离开,此地没什么意思?!蹦乔嗄暌缓仙茸?,身体踏空而起,身后那道奴五人跟随,向着南晨疾驰而去。

        在这天空疾驰时,那青年打着哈气,时而看向大地,神色里满是轻蔑,在他看来,这里的所有人都如未开化般,穿着兽皮,穿着粗麻衣衫,即便是稍微好一些的,也远远不如他们道晨宗。

        “原始,可却不野蛮,无趣至极?!蹦乔嗄瓴恍嫉氖栈啬抗?。

        他身后那五人一语不发,默默地跟随,对于他们而言,这里原始与否不重要,他们的使命是守护公子的安全,杀戮任何公子指定要杀之人。

        且在他五人看来,这蛮族大地……实在是脆弱的不堪一击,即便是有那么几个稍微勉强一些的蛮族,也最多只是处于第一步与第二步之间,捏碎如辗灭蝼蚁。

        唯独需要在意的几个地方,如那东荒塔,如那仙族降临之地的大虞皇宫,这些地方都被他五人自动的避开,没有告诉那青年。

        不多时,在那青年失去了诸多兴趣,不再去看向大地时,他们离开了东荒大地,出现在了死海之上。

        “公子,这南晨大地碎裂,化作了无数岛屿……其中诸多岛屿上,都居住了一些蛮族之人,这些岛屿里,最大的有三座,应人数最多?!蔽甯龊谝氯死?,有一人手中拿着一个罗盘,那罗盘上赫然有整个蛮族的地形图。

        “直接去那三个最大的岛屿吧?!闭馇嗄甏蚋隽斯?,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在身前出现了一只十丈大小的漆黑长舟,他踏入长舟之上,身后五人随之踏入时,这长舟嗖的一声向前疾驰而去。

        速度之快,转眼就不见踪影。

        时间不久,在那长舟上百般无趣的青年,拿出扇子时目光向着大地一扫,这一扫之下,他忽然睁大了眼。

        “停??!”他立刻开口,那长舟顿时停在了半空,顺着那青年的目光,在这死海上有一座岛屿……那是,方沧兰所在的南泽岛——

        要**了,准备了很久的一次大**,推荐票越来越少,请给信心??!(网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