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6章 护法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6章 护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它的头颅从这水潭内浮出,望着苏铭,目中有敬畏与恐惧,它能感受到苏铭身上传来的那若隐若无的气息,这气息之强,是它从未见过。网网

        轻轻的摸了摸这龙头,苏铭站起身时,那巫龙似感受到了苏铭的用意,身子颤抖时,水潭的涟漪更多。

        它慢慢张开口,身躯扭动中,从其口中吐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球,在这血球内散出纯正的巫族气息,这血球渐渐飘向苏铭,在苏铭的面前停下。

        吐出了血球后,这巫龙神色有些萎靡,向着苏铭低头敬畏,慢慢又重新沉下潭水内。

        苏铭接过那血球,看了一眼后将其收入储物袋内,转身向着丛林外走去,没有再去与那离龙上人,多说一句。

        他已经给过对方机会,可显然,这个机会那离龙上人选择了拒绝。

        问命,要的不是回答,而是一句寻命。

        可离龙上人没有去寻,而是淡然的言及行将腐朽,此语若是苏铭真的只有这一式记忆,修为只有数百年,或许不会立刻明白其含义,但他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那数十次的轮回等于是数十次的人生。

        这不是离龙上人可以比较的,其话语的含义侧面透漏出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轻视,不是轻视苏铭的修为,而是轻视他的年纪。

        在离龙上人感觉,苏铭是蛮神不假,但他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人无法去完全认可,去肯低头让对方来指点自己。

        若苏铭是一个成名多年的老者,那么,在离龙上人这里,则又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既如此,苏铭自然再不会多语,转身离去时,他的身影渐渐走远。在他身后,那离龙上人神色有些复杂,看着苏铭的远去。

        他也知道,自己拒绝了一次机会?;蛐碚飧龌峥梢匀盟尬黄?,但或许……不会也说不定,毕竟眼前这个蛮神,年轻的让人难以去认可。

        他的这种心态实际上很多人都是这样,往往认为比自己年少之人不可太过去信,即便是比自己修为更高,但也难以改变内心的这种姿态。

        随着苏铭的远去。离龙上人的目光始终跟随,可就在苏铭走出了百丈开外,其身影被丛林遮住了小半的一瞬,离龙上人这里忽然双目瞳孔一缩。

        他隐隐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似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这记忆显然已经很古老,他难以想起到底在什么时候见过这相似的背影。

        “蛮神阁下。你我可曾在以前见过?”离龙迟疑中,传出了话语。

        “没有?!彼彰谥?,身子消失在了丛林内。

        他们见过。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苏铭,他不是如今这个样子,那是沧桑的老者,与眼下不一样。

        走出丛林,苏铭没有回头,一路走向海东岛外,在将要踏出此岛的一刻,他向着那在天空上兴奋的吸来了大量储物袋与晶石以及法宝的雨萱,传出了一句淡淡的声音。

        “玩够了吧,我走了?!彼彰低?。迈步走出海东岛,踏出此地阵法后,其身一晃,直奔天寒宗岛屿而去。

        已经拿到了所有之物,此刻他要去配合二师兄施法,让大师兄苏醒!

        几乎就是苏铭离去的同时。雨萱那里欢呼一声,拍了拍变成了数千丈,满心郁闷的土狗,那土狗很是憋屈,它觉得自己明明是一条尊贵无比的冥龙,可偏偏这小主子非让自己化作一条土狗。

        而且最过分的是,哪怕化作这数千丈大小,也依旧不让自己变会冥龙的样子,只能维持这土狗的摸样。

        如今离去时,它转身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身后那数千之前围攻,可却全部被其嘶吼冲散的海东宗之人,哼了一声后,化作一道长虹疾驰。

        大地上,还有一道黑影在兴奋的忙叨着,如今见天上的大黄狗离去,秃毛鹤一脸不舍得,也赶紧飞快离开。

        在这蛮族大地东荒与南晨,处于相对平静,无数蛮族正在集结,不日将会进发西盟与北州之时,在苏铭离开了海东岛,雨萱以及土狗还有秃毛鹤都快速离去的同一时间。

        远在这蛮族天空之后,那存在了诸多世界碎片入口的阴死漩涡外,九颗巨大的修真星四周,此刻有超过了数千的长舟!

        那每一艘长舟上,都站着数个身穿黑衣的修士,每一个修士的衣着上,都存在了星辰的图案,这星辰的图案极为逼真,使得他们在那星空中的长舟上站立时,如没有身躯,如与星空融合在了一起。

        除了这数千长舟外,四周还有近十万仙族之人,一个个神色恭敬,鸦雀无声。

        最前方的一艘长舟上,此刻站着一个青年,这青年一头黑发飘摇,容颜俊美,可双唇微薄,神色隐隐傲然。

        他的衣着与所有人都不一样,其余人的衣着星辰,是静止不动的,可唯独他的衣袍上星辰,在缓缓地转动,看起来极为诡异,如他的衣袍自身,就是一个世界,有其自己的运转。

        在这青年四周,有七八人众星拱月一般环绕,这七八人全部都是老者,一个个修为……赫然都是位界之主的层次。

        “区区仙族,本公子前来,三皇五帝竟不来拜见?!蹦乔嗄甑?。

        “少主,三皇五帝几位大人,他们……”

        “不用说了,是我道原在宗门地位不够,哼,若是我哥哥来临,他们怕是早就献媚而来?!蹦乔嗄暌换邮?,神色阴沉下来。

        “少主……这……”那青年四周的七八个仙族,一个个苦笑,看向那青年的目光满是敬畏。

        “这里就是你仙族世代看守的阴死之地?”那青年目光落在了星空中的阴死漩涡上。

        “此地正是阴死之地?!鼻嗄晟肀吡⒖逃幸桓鱿勺宓睦险?,恭敬的开口。

        “传闻这阴死之地内蕴含了可以毁灭整个道晨真界的力量……”那青年目光一闪,身子从长舟上迈出,站在星空,看着那不远处的阴死漩涡,露出感兴趣之意。

        “既然具备了这种力量,若我日后成为道晨宗的宗主,定要全力去派人探索一下?!蹦乔嗄晟碜右换?,就要去接近查看。

        可他的身子刚刚迈出不到百丈,却是骤然的停顿下来,神色更是大变,因为在那阴死漩涡外,原本一望无际的星空,突然的有九十九道气息蓦然而起,更是在这九十九道气息后,还有四十九道更为强大的意念回旋。

        “果然是九十九虎符,四十九龙符镇压……”那青年迟疑了一下,没有再去深入,而是转身回到了其长舟上。

        “好了,本公子只是路过这里,只能停留七天,让你等搜集的灵石,务必在七天内弄到?!蹦乔嗄暾驹诔ぶ凵?,冷冷的看了身边那几个仙族一眼。

        这几个仙族修士苦笑,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上前低声开口。

        “少主还请宽限几日,您要的灵石数量太多,我等……需要一些时间去准备……”

        “七天,多一天也不行,若弄不到足够的灵石,哼哼?!蹦乔嗄昝嫔⒖桃趵湎吕?。

        “少主……”这几个仙族中,突然有一个老者忽然上前几步,低声说道:“少主似对这阴死之地很感兴趣,老夫这里有一个方法,可以让少主在不触动这镇压灵符的前提下,进入这阴死之地内?!?br />
        “哦?”那青年立刻目光一闪,看向这说话的仙族老者。

        “不错,若你说的方法真有用,可以给你们延缓几日的时间,不过若是方法没用,时间七天不变,但灵石数量增加一倍?!?br />
        “少主放心,请!”那老者微微一笑,立刻开口,其余之人迟疑了一下,没有说出三皇五帝已经下了封命,不允许再开启阵法派人降临,要等他们归来后,再去开启。

        数个时辰后,在仙族星空中那片弥漫了无数大陆的区域里,此刻数千长舟在其上铺展,那几个仙族修士环绕这青年,指引间来到了正中间的大陆及祭坛上,也就是苏铭肉身所在。

        “他就是那贱人的哥哥?”那青年看了苏铭肉身一眼后,似想起了什么,冷声说道。

        “少主英明,正是此人,进入阴死之地的方法,也正是通过这肉身引动阵法降临,不过……需要两天准备,且降临后修为要受到限制,不能传送太多人?!?br />
        “无妨,道奴十九、二一、三一、四一、五一,你五人出列?!蹦乔嗄旰敛辉谝?,话语间立刻从四周的舟船上,有五个黑衣人身子消失,出现时,在了这青年身后。

        “开启阵法,有他五人守护,就算是三皇五帝都奈何不了本公子?!蹦乔嗄暧沂痔?,手中出现了一把扇子,得意的说道。

        随着仙族阵法缓缓的开启,在那蛮族大地上,月明星稀,海风吹拂,让海面在那月光下掀起阵阵若银箔之纹,带着一股潮湿,撞在了山壁,无声的碎裂后,又被来临的风卷着,散向更远的地方。

        苏铭回到第九峰已经两天,此刻的他正盘膝坐在那第九峰的崖壁上,他的神色平静中带着警惕,意魂散开八方,若有风吹草动立刻就会发现。

        他的身边,二师兄盘膝,正全力散开神魂,去引动整个蛮族的天鬼之力,来唤醒大师兄。至于虎子则是打着呼噜,以入梦?;ご笫π值囊馐?。

        无论是二师兄还是虎子,在施法的过程中都不可被打扰,否则的话……不但大师兄无法苏醒,就连二师兄与虎子,也都有性命之危。

        苏铭的任务,就是护法!(网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