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1章 巫神岛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1章 巫神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两个人,两只狗……亦或者是说一条龙和一只秃了毛的鹤。网

        在这天空上划出四道长虹,向着天寒宗所在的南晨之岛外死海飞去,苏铭一路神色平静,但眉头却总是皱着,这一切都要归咎于此刻在他身旁,磕着瓜子,一副慵懒摸样的雨萱。

        雨萱的气质在苏铭这里感受是多变的,她时而古灵精怪,时而羞涩天真,时而迷糊懵懂,时而更是雍容华贵,如今这慵懒的摸样,是苏铭在她身上看到的另一种气质。

        本就是绝美的雨萱,以这幅慵懒的俏摸样,使得其美丽更为夺目,若一直这样下去,苏铭或许不会皱眉,但这一路上,来自雨萱那里磕着瓜子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就连那呜咽的风声都无法掩盖这咔咔的声响。

        “苏小呆,这一路上你始终愁眉苦脸,让我猜猜啊,是不是我嗑瓜子的声音吵到你了?”雨萱吐出几片瓜子壳,立刻那黄色的土狗就快速的跑过去一口吞了,在它身后秃毛鹤化作的黑色大狗,正要去抢,可被土狗呲牙瞪了一眼后,这秃毛鹤所化的大黑狗,立刻露出阿谀之意,一副你先来的样子。

        苏铭没有理会雨萱,在此女身上,他有种模糊看不清晰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苏铭内心很是警惕,此刻神色如常,化作长虹在那死海之上,双目看向前方,在那里,有一片紫色的雾气缭绕,那雾气范围颇大,弥漫八方。

        那里,就是苏铭此行的目标所在,南晨三岛之一,巫族占据之处。

        在那雾气外,苏铭身子停顿下来,望着此地浓厚的紫色雾气,他沉思了片刻,就在这时。雨萱那里见苏铭又是那般的当自己不存在一样,轻哼了一声,双眼一转,立刻目中有狡黠之意闪过,轻咳一声。

        这一咳之下,顿时那在旁边咬着瓜子皮的土狗耳朵竖起,抬头看了看那片雾气,露出不屑之意时。向着那雾气发出了一声低吼。

        这吼声似犬吠。又如龙的咆哮,声音刚开始还算如常,但片刻后就蓦然的惊天动地?;髁苏鸲暮涿?,这轰鸣之声如一阵狂风横扫,直奔那雾气而去。刹那无形的碰触在一起,这弥漫在八方的雾气立刻剧烈的翻滚起来,更有轰鸣余音回荡。

        瞬息间,这看似浓厚的雾气,就立刻在那狂风咆哮下崩???,四分五裂,向着后方骤然倒卷,如狂风扫落叶般,在苏铭的前方。这雾气……烟消云散。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雨萱的所作所为,可以算是对苏铭帮助,但显然结果不是这样,那雾气被土狗一声低吼崩溃倒卷后,露出了海面上一片巨大的岛屿。

        这岛屿看似如一小块陆地,其上翠绿弥漫。更有几条山脉纵横,一股原始的略带潮湿的气息更是扑面,但此刻,在那雾气倒卷之下,一同卷动的还有这岛屿的大地……

        那大地在轰鸣间。无数大树连根被拔起,随着那雾气倒卷而去。若是在这岛屿的地面抬头看去,那么可以看到天空此刻一片滚滚紫雾,树木,泥土,甚至还有无数鸟兽,都在这雾气内身不由己的,被卷着快速远去。

        大地震动间,从那丛林内,山脉中,一道道强悍的气息蓦然间散发出来,带着震惊与愤怒,一声声大喝随之而起。

        “哪个大胆狂徒,敢冒犯我巫神岛??!”

        “找死不成,不经许可擅闯巫神岛,死!”

        随着那一声声大喝而起的,是近百从大地疾驰飞起的身影,那些身影一个个穿着兽皮长衫,看似原始,但巫族的气息却极为精纯,里面各种摄魂、战巫、灵媒都有,且绝大部分都是央巫,还有一些气势磅礴的,则是后巫。

        雨萱笑眯眯的背着手,站在了一旁,甚至还吹了几声口哨,一副与她无关的样子。

        苏铭方才还在沉思,是直接闯入还是暗中找到那大巫公一战,此刻被雨萱这么一搅和,暗中潜入是不可能了。

        苏铭知道,这雨萱之所以如此,除了其性格原因外,更多的是生气自己一路对其漠视,此刻所说为自己制造了一些麻烦,但苏铭依旧是看都不看她一眼,身子向前缓步走去。

        一身白衣的苏铭,长发在风中飘舞,神色冷漠,走去时其前方近百长虹已然临近,可就在这些长虹来临的刹那,苏铭身上蓦然间其命修的气息轰然的爆发出来。

        这股气息的爆发,顿时让天地色变,让苏铭身后的虚空立刻扭曲,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他身上随着修为扩散,直接笼罩了这片天地。

        “退下!”苏铭淡淡开口,其话语不高,可在这威压与其修为的散开中,这声音传入此地那近百巫族之人的心神,如同是无数雷霆轰然爆发,使得这近百巫族之人一个个面色骤然大变,更是包括后巫在内,一个个齐齐的喷出鲜血。

        甚至除了那几个后巫外,其余之人在苏铭这声音与威压下,在喷出鲜血之时,心神震动,意识直接被震的涣散,一个个从半空蓦然坠落而下,虽说并非死亡,但却被生生震的昏死过去。

        那几个后巫咬牙维持意识的凝聚,可却七窍流血,一个个神色里露出的骇然与无法置信,化作了一声带着恐惧的尖叫。

        “这不是蛮魂大圆满……你……你……”

        “你是谁??!”

        几乎就是苏铭威压散开的同一时间,从这巫神岛内,立刻有四道绝巫的气息骤然出现,这四道气息呼啸而来时,在苏铭的前方化作了四个身影。

        三男一女,这四人中有两个老者,还有一男一女则是中年,此刻现身后,他们神色极为凝重,一个个盯着苏铭,如临大敌。

        更是在他们身后,从这整个巫神岛上,一道道长虹疾驰,转眼就有数千长虹在天空闪动,化作了一个个巫族之人,他们面色苍白,但却咬牙站在半空,遥遥的盯着苏铭。

        “一个巫岛,竟有四个绝巫?!彼彰抗庠谀撬母鼍咨砩仙ü?,淡淡开口。

        “足下何人,不知我巫神岛哪里得罪,还请明言?!蹦撬母鼍字械囊桓隼险?,其面部多是褐斑,此刻沙哑的沉声开口。

        他内心很是震惊,仅仅凭着威压就可以让近百巫族昏死,甚至那几个后巫都七窍流血,这样的修为,他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苏铭还没等开口,一旁的雨萱立刻大声的清脆喊出。

        “你这老头还看不明白了,我们是打劫,打劫你知道什么意思么,打劫啦!”雨萱脸上露出兴奋之意,声音回荡开来,让那绝巫老者以及其身后所有巫族之人,一个个面色极为难看。

        “打劫?”老者旁边那绝巫中年女子冷哼一声,双目内露出一抹杀机。

        苏铭神色淡然,他的目光并未落在前方这些巫族身上,而是遥望远处,在那里他能看到于这岛屿深处,存在了一座山,那山峰很高,但诡异的是,第一眼看去可以看到,但若盯的时间长了,那山就随之不见。

        “巫族圣山……”这大地,这圣山,苏铭不陌生,这里他曾经来过,那是在东荒之灾前,那是红罗苏醒之时,他在这圣山外,与帝天分身展开了首次之战。

        他还记得,那巫族圣山上,有一座棺材……

        时隔多年,再次来到这里时,往日的大地成为了岛屿,苏铭看着那远处的巫族圣山,有种沧海桑田之感。

        他沉默中向前走去,随着他脚步的迈出,一股庞大的威压轰然扩散,使得苏铭的四周顿时虚无扭曲。

        在他威压散出的刹那,此岛四个绝巫一个个面色同时变化,他们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苏铭身上的那种恐怖的压力,似若他们还挡在那里,他们就要被直接辗碎一般。

        在他们前方,距离苏铭最近的那几个七窍流血的后巫,此刻再无法承受,喷出鲜血一个个立刻昏死过去,身子坠落大地。

        几乎就是这几个后巫昏死,苏铭迈出一步的瞬间,那四个绝巫男女一个个发出低吼,四人同时散开了修为的波动,化作了四道来自他们身为绝巫的神念,向着苏铭无形的逼压而来,去抵抗苏铭身上散开的那种令人窒息的气势。

        苏铭神色如常,再次走出一步,这是他走出的第二步,这一步落下的刹那,他的气势与那四个绝巫的神念骤然碰到了一起。

        无声的轰鸣化作了阵阵波动四散,那四个绝巫男女同时喷出鲜血,身子蹬蹬蹬全部倒退了三步,神色骇然中带着难以置信。

        当苏铭迈出第三步时,他命修的气息若排山倒海一般,轰然的压下前方这四个绝巫与那数千巫族。

        那四个绝巫立刻再次喷出鲜血,身子又一次的倒退,这一次退后的不仅是他们,还有他们身后那数千巫族,同时退后。

        苏铭每走出一步,他们就退后一步,尤其是那四个绝巫,更是面色苍白中,苏铭每次迈步,他们都会在退后中喷出鲜血。

        这根本就不需要厮杀了,苏铭只是把其命修的气息散开,就足以镇压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