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59章 青冥印开!]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59章 青冥印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欢迎大家来到——:“此人是谁??!”

        “这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那与他交战之人……天帝帝天??!竟是帝天大人??!”

        “能与帝天大人一击而不灭,更是不但没有丝毫退后,反倒主动出击……这……这……”

        随着大地雾气的消散,数万道目光瞬间凝聚到了苏铭与帝天这里时,阵阵哗然之声在这一瞬间,立刻轰然掀起。

        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帝天!

        若苏铭交战之人不是帝天,则很难引起如此惊人的哗然之音与关注,帝天的身份实在太高,仙族的三皇五帝之一,更是降临在蛮族大地的仙宗,修为最高深之人,尽管是分身而非本尊。

        但哪怕是一具分身,也具备了足以让所有人仰望之力,让此刻看到这一战之人,纷纷呼吸似要停止,神色里,露出无法置信之意。

        尤其是那些认识苏铭之人,更是一脸的难以相信,宝秋在这战场上,怔怔的看着天空,她脑中一片轰鸣与混乱,尽管知晓苏铭修为不俗,更是亲眼看到对方出手与申东一战,但她怎么也无法去想到,苏铭……竟敢与帝天出手!

        帝天是什么人,那是五帝之一,那是仙族内最强的塔尖之辈,这样的人,哪怕只是分身,也足以让天地色变。

        宝秋神色恍惚,半晌脑海无法恢复。

        尤其是她看到,方才苏铭与帝天的那一击,虽说苏铭占据了偷袭之利,但能在帝天一击下不死,足以让其名震天地。

        她却不知,这不是苏铭与帝天第一次交战,实际上,这是第三次!

        第一次,甚至苏铭都杀了帝天一具分身,虽说是依靠蛮神之力,但帝天分身的死亡。却是事实!

        第二次,苏铭虽说重伤惨败,可却让帝天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让其颇为狼狈!

        如今,这是第三次,且以宝秋的修为看去,苏铭是偷袭,可真相却不是这样。帝天并非没有准备。那方才的一击,是二人真真正正的一次轰鸣。

        钱辰本在装死,可随着雾气的散去。当他看到了苏铭与帝天在半空中交战的那一幕后,他整个人身子颤抖起来,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神色出现了呆滞。

        “前辈高人……这家伙太生猛了,他……他竟去战帝天……完了完了,所托非人……这家伙死定了……”钱辰在这代之中,心脏怦怦加速跳动,他尽管言辞里对苏铭不看好,可内心深处,却是渐渐兴奋起来。

        看向苏铭的目光,更是仿佛重新认识一般。

        还有申东,他表情连续变化了多次。复杂的看着与帝天交战的苏铭,此刻那天空上的七道青冥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本就是属于他的神通……七冥阴死印。

        这也是他一眼就认出苏铭身份的原因之一,这个在前段日子与他一战之人,让申东记忆极为深刻,那一战。更是让他受益匪浅,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二次的相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更是立刻想到了之前邪宗与仙宗的混乱,想来都是此人造成。而对方之所以这么做……

        “他是要杀帝天!”申东内心一震,他得到的这个答案。让他自己都觉得极为荒谬,但如今眼前看到的一幕,那帝天倒退擦拭嘴角的动作,来自苏铭身上那越来越强大的气势,让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此刻的苏铭,在申东看来,与当初和自己一战时,变化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感觉,若换了如今的对方与自己一战,那么一战,怕是刚刚开始,就会立刻结束。

        “就是他……就是他……”阵阵喃喃之声从申东身边传来,说出这话语的,是那邪嗜宗的毕汢,他盯着天空上苏铭的身影,此刻全身上下一片寒冷,能与帝天交战之人,让他方才本打算寻找对方杀戮报仇的念头,一下子烟消云散。

        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今在看向苏铭时,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在内心滋生,可对方的摸样,对方的神通,他都极为陌生,这使得那熟悉的感觉,出现的有些突兀与莫名。

        实际上……在内心深处产生了这种熟悉感觉的,并非是他毕汢一人!

        来自苏铭记忆内的所有熟悉的面孔,在这战场的大地上,此刻目光凝聚在苏铭身上时,都自然而然的,在内心深处,出现了熟悉。

        可这熟悉,与面前的陌生形成了冲突,让所有产生这种感觉的人们,都没有说出,而是认为自己的错觉。

        唯独北陵与陈欣,他二人在看到了苏铭后,尽管苏铭的样子变化,但那熟悉的感觉与之前在天寒宗外的相遇,渐渐重叠,化作了神色上的复杂。

        还有那仙宗的白衣女子,此刻面色苍白中,却对自己之前的选择,没有后悔,如今的一幕清楚的印证了,若她之前去揭穿了对方,影响了此人杀戮帝天的计划,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死亡。

        自己之死倒也无妨,但此人既敢与帝天一战,既设下这样的局面来杀帝天,必定有一些把握,这样的人……一旦招惹了,那么很有可能会给自己的宗门埋下大祸!

        苏铭盯着帝天,他知道此刻下方数万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自己身上,但他却没有丝毫在意,他的世界里,如今只有帝天存在。

        他的脑海里,也同样只有一个念头,杀死帝天的念头!

        他的身体外,七大青色的虚影连接天地,形成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使得天地失色,使得大地震动,使得那帝天,神色出现了凝重。

        七冥阴死印,吸收死亡之息越多,爆发出的威力就越大,如今的此印,吸收了数万人的死亡气息,此刻在被苏铭施展出来后,却见那七道虚影瞬间凝实起来。

        青色的长衫,死亡的浓郁,遮盖的面部,使得这七尊身影如同冥王一般,在散发出威严的同时,如沟通了死亡的世界。

        他们……齐齐一步,赫然出现在了帝天的四周,将帝天包围在内的瞬间,苏铭的声音惊天动地的传出,落入到每一个关注此战的人们耳中。

        “七冥……”

        随着苏铭的一声低吼,那七尊身影齐齐抬头,从他们隐藏的衣袍内,赫然有幽芒闪烁,一股浓郁至极的死气立刻从这七尊身影内扩散,直接遮盖了天空,封锁了大地。

        那天地的光线在这一刻都扭曲模糊起来,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大量的色彩,成为了黑与白的苍茫。

        “阴死……”苏铭低吼,立刻那七尊身影轰然间,竟齐齐弯腰,向着被围绕在中间的帝天,蓦然一拜!

        这一拜的刹那,苏铭整个人飞起,右手向着天空,蓦然的一掌按去。

        “青冥印开??!”

        紫袍帝天神色一变,在四周七尊身影齐齐一拜的瞬间,他忽然感受到了自己的生机在一刹那急速的消失,仿佛自己的命格承受不住这七大身影的叩拜,正快速消散,死亡的印象第一次的降临。

        一声冷哼,紫袍帝天正要抬起有手掐诀施法,去对抗这来自苏铭的神通,他有自信在这里杀了苏铭,绝不允许再出现无法找到对方的情况。

        这一次为了引出苏铭,他甚至不惜用自身作诱饵,此刻右手抬起掐诀之下,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将对方这不俗的神通崩溃。

        可就在他右手抬起要掐出印记的一瞬,突然的,苏铭那里左手深入怀中,一把的捏住怀里的草绳玩偶上面。

        与此同时,帝天那里全身猛的一颤,他体内修为气息,在这一瞬若不受控制般,竟罕见的出现了混乱。

        这种混乱,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思议,尤其是在这与人交战之时,这混乱的出现,让帝天一愣,虽说他瞬息就将这混乱压制,但却……晚了!

        那七尊身影一拜之下,天地轰鸣,就连天空上的汲黯与金袍帝天,都是神色变化中纷纷倒退开来,却见在天空上,此刻骤然的云层向外大范围的卷去,露出了晴朗的天幕!

        那天幕如今有一道道裂缝正快速的出现,瞬间轰的一声,崩溃的四分五裂后,如同天空被打开了一个窟窿与缺口,无尽的阴死雾气,在这一刹那,从这缺口窟窿内疯狂的涌入而来,仿佛被吸撤一般,在那轰鸣之声无边无际回荡的一刻,阴死雾气直奔帝天而去,

        远远一看,如一道从天外降临而来的巨大雾柱,轰向帝天。

        帝天正要闪躲,其身体突然的从体内传出了一阵剧痛,其修为再次出现了混乱,让他面色大变中,无法再去闪躲。

        轰??!

        足有百丈粗细的巨大雾柱,从天空而来,降临大地,而帝天正是在那雾柱内,被完全的笼罩,这雾柱直奔大地,在那滔天的轰鸣之声下,大地散出了从未有过的震动,使得四周数万人,齐齐向外纷纷避开。

        阵阵骇然至极的目光,更是在这一刹那,从数万人里,从各个位置,纷纷凝聚在了苏铭身上,那些目光里有震惊,有无法置信,与茫然,更有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