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46章 仙族降临之地!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46章 仙族降临之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欢迎大家来到——:“前辈高明,的确是如此,因为仙族的最强轩帝,在万古岁月前开始闭关,至今未出,传闻轩帝已坐化……更有传闻,轩帝被帝天暗中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其逼死!

        不过这只是传闻啊,毕竟二人修为差距太大……不过自从轩帝闭关后,他的皇脉一族,分崩离析,就连其子红罗也都发狂,被帝天镇压,不知封印在了何处。

        由此可见,轩帝的确是出现了意外……”

        “再加上邪宗三皇中的最强之皇,蚩皇大人,他尽管也在闭关,可却时而有神识扫过整个仙族,震慑仙宗,这才形成了看似的平衡?!鼻揭涣成衩氐难?,看着苏铭听的很入神的摸样后,内心很是不屑。

        暗道此人修为虽高,但到底也还是一个蛮族,自己只要把在仙族知道的事情露出那么一点点,就完全可以将对方震住。

        “你是降临者?!彼彰丈涎?,片刻后睁开时,缓缓说道。

        此事很容易看出,那钱辰也没想要隐瞒,连忙点了点头,但其内心却是更加不屑了,暗道此事只要不是痴傻之人,听到自己说出这么多仙族的事情,转眼就可猜到,可此人修炼修坏了脑子,这点事情,也需闭目沉思才可想到。

        但表面上,这钱辰可不敢把思绪表露出来,而是露出一副前辈果然高明的摸样。

        “你降临的方式,与其他人不同?!彼彰骄驳乃档?。

        钱辰眨了眨眼,又点了点头,不过内心却是有些紧张,但转念一想自己的修为不高,又不是天骄之辈。不符合降临的要求。既知道哪些仙族的事情,也唯有这么一个解释了,想到这里。他这才放下心,对苏铭这里,虽说依旧暗自不屑。但这种感觉却是淡了一些。

        “你也不是邪宗之人?!彼彰裆谰善骄?,淡淡开口。

        可他这句话说出后,钱辰那里却是一愣,神色有些变化,迟疑了一下后,慢慢的点了点头,内心却是对苏铭这里,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你同样不是仙族之人!”苏铭似笑非笑,缓缓说道。

        钱辰那里双眼猛地睁大。他几乎整个人跳起来,心脏更是加速的怦怦跳动,神色里露出无法置信。脑中轰鸣。苏铭的话语,一句比一句让他心惊。尤其是方才这一句,更是让他感觉骇然,此刻内心再没有了丝毫不屑,他终于知道对方方才闭目沉思的是什么了,那绝不是在思索自己是不是降临者。

        “这个……前辈可不要吓唬小的,小的怎么可能不是仙族之人呢?!鼻侥谛牡牟恍汲晌烁叨鹊慕粽?,此刻他目中所看苏铭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有种全身上下被对方一眼看透的错觉,仿佛内心的一切秘密,在对方这表情与目光里,被看的清清楚楚。

        这种事情,他之前从未经历过,此刻越看苏铭,他越觉得对方无法捉摸,让他紧张的程度更为加剧了不少。

        “你到底来自哪里,与我无关?!彼彰蚨狭饲降幕坝?,深深的看了此人一眼后,他缓缓传出了话语。

        “我可以庇护你,让你在这邪宗与仙宗的大战中,最大程度的活下来……不过这程度的大小,最终活命的几率,要根据你的价值来定?!彼彰档秸饫?,不再开口。

        钱辰神色阴晴不定,他自然听出了苏铭的意思,价值越大,则对方的庇护就越大……

        沉默中,钱辰四下看了看,内心一声暗叹,他知道若自己失去了对方的庇护,那么在这战场上生死将看运气,可他想起之前自己运气败坏的一幕,立刻身子一颤,看向苏铭的目光,更为忌惮起来。

        “前辈,小的在蛮族已经够了……如果前辈能让我在这次战役中存活,我会告诉前辈我是如何从仙族进入的蛮族,我的方法与其他人不一样……

        甚至我可以告诉前辈,如何从这里出去……会让前辈亲眼看到,我离开蛮族回归的一幕!”钱辰望着苏铭,神色里露出哀求与真诚。

        苏铭也同样看着钱辰,半晌之后,点了点头。

        看到苏铭同意,钱辰松了一口大气,内心很是感慨,回忆自己来到了仙族,来到了蛮族的一幕幕,有时候他觉得很满足,但有些事情,他也会感觉失落,尤其是如今面临生死,他更是泛起了苦涩。

        一种想要回家的冲动,让他对苏铭说出了那样的承诺。

        此刻的他不知道,他的这些话,将会给仙族带来什么样的浩劫,将会让整个仙族,在多少岁月里,所看的天,是红色的……

        他更不知道,他的这些话,若真的让苏铭看到了他如何走出这里回到仙族的一幕,那么将是比之红罗苏醒,更要让帝天震惊的,前所未有的逆转!

        这些,他不知道。

        时间流逝,转眼就是数日,在这数日里,苏铭平静的盘膝坐在那罗盘上,身为外宗弟子的他,四周几乎无人会去关注,再加上他的样子看去,虽说比当年长大了一些,但也只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且与他原本的摸样有些不同。

        那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如此一来,更是很容易就被人忽略。

        这数日的时间,十八条阴龙拉着那九个巨大的箱车,几乎贯穿了小半个东荒大陆,其速度之快,让苏铭时而低头看去时,也会眯起双眼。

        又过去了三天,在邪灵宗的正前方,出现了一片巨大的平原……

        说这里是平原实际上也不恰当,因为这里的大地是黑色的,透出一股腐朽的气息,同时,大地上有无数深坑!

        那每一个深坑,都仿佛是有天外流星陨落后,砸在了大地上形成,这些深坑有大有小,大的族友数万丈,小的也有数百丈左右。

        更是有一些地方,出现的不是深坑,而是一颗颗巨大的石块,这些石块将深坑占据,显露在外的部分,看去有种岁月沧桑的震撼感。

        那些石块同样大小不同,错落在大地上,看去时……随着大地的无边无际,这些石块的数量也是极为磅礴……

        总体看去,大地裸露的深坑与存在的石块,在数量上相差不多。

        尤其是有那么数百个石块,每一个都足有数万丈大小,人若站在上面,则极为渺小。

        这里的大地如此诡异,天空也同样不凡,这里的天空没有云层,而是有一颗颗与大地一样的石块,自行的漂浮着,仿佛与大地间存在了某种规则之力,不坠,不动,只是漂浮。

        这里,是东荒大陆靠近中心的位置,这片平原荒漠的范围,很大很大……这里更是与那东荒塔,距离不算太远!

        这里,就是邪宗与仙宗,共同选择的一处,决战战??!

        在这里,他们将分出进入东荒塔的主从,胜利的一方将掌握主动,失败的一方则必须要送出足够的仙族之魂,来作为完成东荒塔血光千万里这一条件的输送。

        这个决定,显然不是在蛮族大地产生,而是来自仙族的星空里,三皇五帝之间的一次抉择。

        当邪灵宗的大军在天空上呼啸而来之时,他们是第一个到来的宗门,因此地距离千水谷,要比之其他宗门的距离近了很多很多。

        而那千水谷,则可以作为一个中转,方便邪宗之人的进退,这也是之前为何邪灵宗在开战前,去完成占据了千水谷的原因之一。

        阴龙的嘶吼在这天地间回荡,掀起了层层波纹,使得这四周漂浮的石块,缓缓地移动了一些。

        随着十八条阴龙的一一降临,那些在阴龙上的邪灵宗弟子化作一道道长虹跃下,分别的占据了数十块漂浮在天空的陨石,还有那大地上的十多块显露在深坑外的大石上。

        至于那九个箱车,则是被一字排开,放在了大地上,四周有不少弟子在那里盘膝坐下,默默吐纳,等待命令。

        以申东为首的那些老怪,他们并未站在天空的陨石上,而是在大地的一块万丈巨石上盘膝坐着,一语不出,默默等待。

        唯独那两面万丈大幡,此刻依旧飘扬在天地,使得距离很远,就可以看到那邪灵宗三个大字,还有那屠血空三个血色之芒。

        苏铭在内的那些数千外弟子,则是与血脉改变的蛮族分割开来,并未指定的要求所在之处,大都分散,苏铭选择了一个大地上的百丈陨石,坐在了上面时,钱辰自然的跟随在他身边,紧张的看着四周。

        “前辈,我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东荒大陆上,仙族降临之地!这里的阴死法则最弱,是最适合仙族降临的地方,东荒大陆的大多数仙族,都是在这里降临下来!”

        钱辰深吸口气,目光在四周快速扫过后,又抬头看向天幕。

        “莫非这一次的双方交战,还有……新的降临者来临不成,否则的话,大可不必在这里决战!”钱辰内心咯噔一声,他隐隐觉得,这一次的决战,要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庞大。

        苏铭神色平静,看了天幕一眼后,双目眯起,他在那天空上,感受到了阵法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