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628章 三步杀!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628章 三步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战,要付出代价……”

        此枪本是紫色,但这一次幻化而出,凝聚在苏铭手中时,却是成为了黑色,那通体的漆黑,仿佛代表了死亡,一股强烈的煞气更是以苏铭为中心,向着四周横扫开来。

        这煞气绝非等闲,它已然若具备了实质般,在其扩散时,看去于苏铭的身体外,有一层漩涡呼啸,仿佛他的身体外这漩涡,成为了一道飓风,正低吼咆哮中,欲撕裂这片天地.

        漩涡内的苏铭,一头染过的黑发飘散,抬起的头颅面具下双眼,那露出的寒光,在这一瞬,让四周迈步来临的众人,全部都是心神猛的一震,若脑海有雷霆轰鸣,竟被苏铭这气势,生生的镇压。

        尤其是从他口中说出的那句话,更是在其此刻的神色与气势的镇压中,字字若天威的,轰在了众人心神,让他们在这一瞬,仿佛目中所看的苏铭,成为了一尊嗜血杀戮的不败邪仙!

        随着苏铭嘴角那抹带着冷意的嘴角翘起,他手中葬邪枪被他狠狠握住,身子向前一步迈去,赫然是以其一人之力,战这除了申东与那之前喷血倒退之人外的余下七人!

        这七人,都是降临者,都是仙族血脉纯正之辈,他们不是蛮族,即便是在仙族的邪宗里,也是佼佼者,修为最弱的也是堪比蛮魂中期婴变境!

        尤其是其中有那么一人,此人是一个苍发老者,一身苍衣,背部略有凸起,若驼子般……他,是邪灵宗内,除了申东外的第一人!

        也正是他,方才说出了苏铭狂妄二字。

        其修为同样达到了问鼎,虽说只是问鼎初期,但在仙族的境界里。能踏入问鼎者,绝非寻常!这驼背的老者目光收缩间,他四周的六人,纷纷双手掐诀。阵阵神通蓦然幻化而出。

        几乎就是他们神通展现的刹那,苏铭持着葬邪枪,迈出了三步,他第一步落下时,手中长枪向前猛的一刺,这一刺之下,虚空传出尖锐的破空。一道空间裂缝更是刹那被豁开,形成了一道弧形,直奔前方那除了申东外的最强者,那苍发老人而去。

        这苍发老者右手抬起,掐诀之下向前手掌猛的一推,顿时有一抹蓝芒在其手中幻化,赫然形成了一只蓝色的飞鸟,扇动翅膀。冲向苏铭那刺来的第一枪!

        葬邪枪与这飞鸟碰触的一瞬,轰鸣之声惊天扩散,那飞鸟直接爆开的同时。苏铭迈出了第二步,带动着第二枪,嗡的一声穿透了虚无,直接出现在了苍发老者的面门前。

        这一枪速度太快,以至于那老者的双目还没等看清时,枪尖的寒就轰然爆发,让他的头发向后猛的撕裂,这苍发老者神色立刻骇然,他尽管内心判断了对方的修为,认为对方既然敢虎口抢食。必定有些资本在内。

        可他还是没有预料到,对方竟这么强!第一步,第一枪,崩溃了自己的抵抗,第二步第二枪,直接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枪尖上传出的一股毁天灭地之力,让这老者瞬间头皮发麻,在那骇然中,他甚至在这第二枪上,隐隐感受到了一股他们仙族中,属于第二步的气息!

        这足以让他魂飞魄散,但他毕竟是仙族问鼎强者,此刻尽管心惊胆颤,可却毫不迟疑的,身子向后急急倒退,双手掐诀间,立刻从其储物袋内飞出了一面巨大的盾牌,此盾牌通体青色,其上散发出盎然内的生机,其样圆形,上面刻着大量的符文印记,这盾牌出现之后,立刻爆发出了强烈的青芒。

        “棁!”这苍发老者在拿出这盾牌后,立刻一声大喝。

        随着其喝声回荡,那盾牌轰然间变化,如本是在重叠一般,此刻分散开来,赫然形成了九面一摸一样的盾牌,相互叠在一起,向着苏铭那刺来的第二枪,立刻阻挡而去。

        那苍发老者此刻内心已经骇然,他已经不再去想如何对抗,而是要尽快离开眼前这可怕的存在其锁定。

        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盾牌无法阻挡对方太久,但他只需要对方的脚步有那么瞬间的一顿,他就可以立刻的瞬移而走。

        而这一切,从苏铭迈出第一步开始,直至如今,只不过是那么数息的时间,快的让人来不及去做出太多的反应,四周的其他人还在临近,还在施法,可这老者即便是四周有这些同门,但在苏铭的那连续两枪之下,依旧有种自己置身于敌人的千军万马内,独自一人之感。

        这种感觉没有结束,他想要的那一瞬的停顿,也没有来临,几乎就是他的盾牌取出的刹那,苏铭的长枪直接刺入到了其上,一声更为震耳的轰鸣之声在这一瞬滔天而起,那九面盾牌的第一面,直接碎裂成为了碎片,连同第二面,第三面,第四面,第五面,通天刹那崩溃爆开,形成的冲击,使得四周欲接近苏铭之人,纷纷心神震撼。

        还有那第六面,第七面,第八面,第九面盾牌,在苏铭的长枪势如破竹之下,轰轰崩???,无尽的碎片向着四周横扫之时,苏铭迈出了第三步!

        这第三步的落下,他的长枪刺出了第三枪,这第三枪带起一声让四周之人双耳刺痛的嗡鸣时,直奔那苍发老者的退后之身的面门,蓦然而去。

        此枪之快,超出了第二枪,甚至超出了四周之人的神识,其上带着的煞气与寒意,更是在呼啸间,让那苍发老者后退的身子下意识的一顿,全身立刻阴寒,耳边似有凄厉冤魂在嘶吼,他的神情有些恍惚,他睁大了眼,他的脑海内,此刻出现了一幕幕虚幻的画面,那些画面里,他看到了所有死在这藏邪枪内之人,看到了那无数凄惨死亡的一幕幕。

        “藏邪枪下魂,不入轮回,不散于天地,生生世世,永久永恒,囚禁在藏邪枪中,为此枪之魂!”这一句话,回荡在苍发老者的脑海,让他身子颤抖间,看到了数百散发出滔天煞气的战魂,这些战魂一个个随着那长枪而来,似要撕裂他的身躯。

        “救我??!”这苍发老者不愧是问鼎强者,要知道苏铭这一枪,已然具备了修命的气息,这一枪的威力,更是惊天动地,尤其是在天寒宗天门内经历了洗礼后,此枪之魂增多了不少,威力更强。

        可这苍发老者竟能在这葬邪枪的临近下,从那虚幻的挣扎中恢复了一抹神智,呼唤出了求救之眼,可见此人的定力,也不是寻常之辈。

        只是,他遇到了苏铭,他的求救之声在传出的一瞬,在四周之人的临近,在那申东双目收缩向前一步迈出的刹那。

        在这苍发老者满心骇然与恐惧,甚至后悔当年选择了降临蛮族时,他的眉心出现了一道撕裂的血痕,这痕迹刚一扩散的刹那,咚的一声,老者的心,静了,他目中所看的世界,不动了,唯有一把黑色的长枪,在他的面前,穿透了他的眉心,从他的后脑伸出了小半。

        一股摧毁万物的力量,从这葬邪枪内散出,冲入到他的身体内,在阵阵怦怦之声下,这老者嘴角溢出鲜血,双目一片血丝,可瞳孔却是涣散无神,他体内的元婴在这一瞬,还没等来得及逃走,就被藏邪枪的力量直接粉碎后,吸撤归来。

        鲜血一滴滴的从那穿透了老者脑后的枪尖上滴落,在落向大地时,发出啪的声响,这声响持续的传来,尤其是那枪尖的鲜血在落地时,划出了血线,使得这四周在这一瞬,完全的死寂下来。

        申东的身子出现在了数丈外,其神色阴沉,面色极为难看,望着苏铭的双眼内,露出忌惮的同时,更有阴沉。

        至于其他人,此刻一个个施法的动作嘎然而至,一个个站在原地,骇然的望着苏铭,望着苏铭的长枪穿透了苍发老者的眉心,望着那鲜血落地的血线还有传入耳边枪尖之血落地的声音。

        宝秋心脏怦怦加速跳动,她尽管知道苏铭很强,但却从未想到过,对方杀一个仙族的问鼎强者,竟不到数息的时间,这几乎可以称之为瞬杀了!

        从开始,到结束,这一切只是苏铭迈出了三步的三枪之力!

        在四周都是对方之人中,在这里面有邪灵宗第一强者中,在这四周之人出手施法的刹那,苏铭以极其霸道的方式出手,三步杀一人!

        有其被他所杀的,是邪宗的问鼎强者!

        “我说过,战,你们要付出代价……下一个,是谁?”苏铭平静的开口,手中长枪缓缓的从那苍发老者的眉心抽出,随着此枪离开了这老者的身体,砰的一声,那苍发老者,堂堂一代问鼎强者,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第二步窥涅境??!这是第二步的战力??!”

        “不是窥涅,他是蛮族,他方才身上散发出的,是蛮族的气息!”

        “修命之境??!”那几个降临者,此刻一个个面色变化,看向苏铭的目光,立刻被惊恐与骇然完全取代。

        “葬邪枪……”申东盯着苏铭手中的枪,沙哑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