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612章 钱辰的愤怒

    第612章 钱辰的愤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只是苏铭这在发丝上的第八个结,在又过去了一个月后,他始终没有打出,其中有那么三次他想要将其打下,但……每次在要出手时,苏铭都顿了一下。

        他没有感觉,没有找到那种冥冥中,如小丑儿父亲所说的感觉,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有种预感,若是强行的打下了第八结,将会面临一场前功尽弃的失败。

        所以苏铭在这两个月来,第一次,放下了那发丝,将其收起,不再去强行将其打出,而是让自己平静一下。

        “我需要找其他人来试验一下这草结记事之术形成的玩偶,唯有这样,才可以确保那第八个结,不会出错?!彼彰课⑽⒈蘸?,如今已经是寒冬腊月,距离每年的第一天,已经很近。

        按照家乡的习俗,每年的第一天,是这一年里最重要的日子,家家户户都会团圆在一起,美美满满,被欢乐与温馨弥漫。

        苏铭还记得去年的那一天,他还是在小丑儿的家中养伤,那是他这辈子,在离开了乌山后,遇到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温暖,这温暖与第九峰不同,但同样珍贵。

        那是母亲的感觉,那是父亲的呵护,那是妹妹的欢声。

        “小丑儿一家……该团圆了……”苏铭轻声喃喃,陈大喜的灵魂与肉身在数日前已经完成了融合,随时可以苏醒过来,苏铭之所以等了两个月没有将其带回小丑儿的家中,是因他还在观察,观察这邪灵宗在赵冲死后对自己的举动。

        两个月来,他已经放下了心,确定了邪灵宗已经不再关注此事。

        苏铭正沉吟中,他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远处后,便不再理会,闭上眼,默默打坐。时间不长,却见在那远处的雪地里,走来几个身影,当首的正是钱辰,他神色阴沉,手中拿着一个袋子,踩着积雪临近时,在苏铭的十丈外停下。表情迟疑。但片刻后则是冷笑起来。

        “陈师弟,这地方不错吧,灵气充足。雪景很是漂亮,更重要的是这里够安静,够偏僻。是个修生养性的好地!”

        苏铭神色平静,置若罔闻,这钱辰刚开始的一个月很是殷勤,可第二个月便渐渐来的次数少了,每次来临时,都会神色猜疑的打量自己。

        “嗨呦,居然不说话,陈师弟,你说你从外宗下来。和我实话实说就是,我也不会过多难为你,给你安排个杂役活干着,你走你的路,我管我的事,咱俩相互不得罪!

        可你呢,竟敢骗我。若非是我让人去外宗查了一下你的来头,还真被你给蒙骗过去,刚刚拜入山门不到一年,你师傅在两个月前失踪,而你因为什么都不是。所以被赶出了外宗!

        你倒奸猾啊,来我这里作威作福起来。这地是你能来的地方么!我告诉你姓陈的,你……”钱辰越是越是来气,他生气的是自己居然看走了眼,以为对方来头很大,可实际上竟是这样,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打击,让他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淬炼出来的看人本事,出现了错误。

        这是他无法原谅的,尤其是他完全被埋在鼓里,若非是看对方这都一个多月了都没有丝毫与外宗联系的动静,而且外宗那里仿佛也都忘记了这个人,若是换了其他时候这也不是很出奇的事情,但要知道如今已近年关,这个时候的外宗,会有每年一次的年关大比,若是高手的话,无论是修为还是背景,都会在这大比上露下面。

        以往这钱辰所遇到的那些外宗被责罚下来的弟子,有绝大多数都是在这个时候被召回的,可他等来等去,却没见苏铭这里有任何来往之人,暗自着急之下,发动他的力量,让那些之前被他安排出去的杂役,探寻消息。

        可那些被一一传回来的信息,让钱辰倍受打击,愣了很久,最终狠狠地跺着脚,那些信息里,将苏铭的来临交代的清清楚楚。

        “姓陈的,小小年纪竟如此狡猾,今天说不得,师兄让你知道大话不是随便说的!”钱辰怒气冲冲,撸起袖子,他身后那几人也是如此,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

        “来到我这地,还敢得罪我,今天我不但打你,还要将其发配到其他地方去,这里,不是你可以呆的地!”钱辰迈着大步,眼看就要临近苏铭之时,苏铭的双眼缓缓睁开,平静的看了这钱辰一眼。

        这一眼没有任何威力,但苏铭目中的平静,却是让这钱辰在看到后,脚步蓦然一顿,更是双臂伸开把身后要冲上来之人拦住。

        他内心突然怦怦加速跳动起来,他看着苏铭的双眼,渐渐神色凝重,以他的阅历和见识,若是换了自己是对方,此刻必定惊慌,可眼前之人实在太镇定了。

        这种镇定,让他渐渐头皮发麻,疑神疑鬼起来。

        “莫非是我搞错了……不可能,这小子就会装神弄鬼,之前他就是这么一副样子,让我以为是个高人,什么狗屁高人!”

        钱辰眼睛一瞪,想到这里,他狞笑中再次上前几步,抡起拳头就要砸去之时,他忽然看到了苏铭目中有那么一股让他心底发毛的光闪过。

        他的动作嘎然而至,更是退后几步,盯着苏铭看了半晌,双眼凶光闪动,冷哼了一声。

        “罢了,看你还是个孩子,我也不与你计较,但这里你不能居住了,我给你三天,呃,七天的时间,七天后,我要把这里收走!

        到时候你若不从,哼哼……”钱辰冷笑,带着身边几个人,快速的离开,直至离开了很远,他才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内心嘀咕起来。

        “还是有些不对劲啊,看来此人虽说没有什么后台,但他自己应该小有些本事,不过也没用,七天后等年关大比结束了,老子请些人过来镇一镇他?!鼻嚼湫χ?,忽然身子哆嗦了一下,仿佛打了一个冷颤,他连忙把皮袄紧了紧,低声骂了几句后,带着身后之人去了侍女处……

        “还是找几个小娘子暖和暖和身子才好,唉,这才是生活啊,在冬天里围着火炉,抱着小娘子,多好,我钱辰的命不错?!鼻胶咦判∏?,忘了方才突然哆嗦了一下的事情,快步走去。

        苏铭看着钱辰远去,以他的修为,只要微微散出一些气息,就可将这钱辰直接震死,且不会让外人有丝毫察觉。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在他的手中,此刻多出了一根黑色的头发,这头发,属于钱辰。

        “此子送来的也是时候,正好借他,来揣摩一下草结记事之术化作玩偶后的各种妙用!”苏铭面无表情,用着发丝打起了结。

        年关渐渐临近,整个邪灵宗的外宗,在数月的准备之后,展开了一场邪灵宗的弟子大比之事,这种大比是他们邪灵本宗之事,与其他邪宗无关,每年一次,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那在其他宗门内心至高无上的邪仙宗,会在每十年,举办一次整个邪宗内的大比。

        为了这场盛典,邪灵宗,邪尘宗,邪嗜宗,都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且每年的年关当外宗弟子比试结束后,除了选拔第一名为内宗弟子外,也将展开内宗弟子的大比,也是对第一名,有着丰厚的奖励。

        不过此事与苏铭无关,在年关的这一天,在外宗弟子开始了大比的这一天夜晚,天空依旧飘着雪,苏铭从盘膝中站起,向前一步迈去。

        这一步落下,他的身子立刻模糊,消失无影。

        出现之时,他已然在了那邪灵宗山峰的脚下,他的身影幻化而出,神色淡然的,一步步向远处走去,邪灵宗的护山阵法,似对他没有丝毫的用处,直至他远去之后,整个邪灵宗,对于苏铭的离去,没有任何人察觉。

        实际上,也没有人回去把过多的视线凝聚在苏铭的身上,毕竟他看起来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天空的雪很大,苏铭走在半空,迎着风,迎着雪,一路平静的走过了下方大地的雪山,雪原,还有那被冰雪覆盖的山林,直至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片林子。

        这林子是白色的,因为那泥土被白雪覆盖,因为那林子的树干上,也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压的树枝弯下腰,似在恭迎苏铭的到来。

        这片林子,在每年冰雪融化后,在那春暖花开时,将会弥漫桂花的香,这里,是那片桂花林……

        从这林间的间隙处,可以看到苏铭熟悉的村落内,家家户户的灯火,那灯火的颜色,在这深夜与雪天里,让人在看到后,有着格外的温暖。

        苏铭脸上露出微笑,踩着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向着前方一步步走去,在他的前面,是一间很寻常的屋舍,那屋舍的纸窗上,透出了灯火的光,还有一个梳着角发的小女孩,显露出的身影。

        快一年了……从苏铭离开,直至他如今回来,已经快要一年,此刻,在这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里,苏铭站在那屋舍外,看着那灯光,看着那窗户上映着的身影,他轻声的喃喃。

        “小丑儿,狗剩哥哥回来了?!薄?br />
        第三更,已经精疲力尽……我再去写一章,因为承诺了要持续爆到月底最后一天,绝不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