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544章 虎子,不哭!

    第544章 虎子,不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他已经不喝酒了,在这几年中,他不愿去喝酒,因为他害怕醉,因为一旦醉了,他会去想师尊,想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小师弟。

        这种想念,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会让他在午夜里流泪醒来,会让他看着四周的暗黑与孤独,茫然中,被孤独淹没。

        他也很少去睡觉了,更不愿去做梦,因为在他的梦中,他害怕自己会沉浸在往日的快乐里,不愿醒来,若真的无法醒来,他害怕第九峰出现意外。

        他更不再去偷窥,因为他已经长大,因为他已经没有了那样的心力,因为这四周,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了其他人,若说有,唯有天空上,隐藏的天门。

        那是他痛恨之地,他永远也忘记不了,浩劫之时,天门放弃了大地,使得无数大地山峰的弟子不得不离去,流离失所,如今也不知生死。

        看着那一座座山峰的崩溃,看着那天门的降临下,这片大地的所有势力归属,看着第九峰在这冰川融化下慢慢被淹没,他永远也忘记不了,那一天,大师兄闭关之地被淹没后,他在那里流着泪,可却只能后退,直至他的洞府也不在了,直至小师弟的洞府也被淹没时,他哭了。

        他无法去阻止这一切,他只能不断地退后,只能看着二师兄的屋舍也被淹没,看着那些花花草草,一一死亡,直至整个第九峰,只剩下了百丈。

        孤独的山峰,孤独的人,他挣扎了数年,他不知自己还会挣扎多久,或许……没有多久了。

        虎子流着泪,坐在山峰上??醋旁洞Φ奶斓?,看着还波澜的海水。他的泪水更多。这泪水里有他的委屈,有他的愤怒,但更多的,是他的思念。

        他明白。若非是天门中的白素对第九峰有着特殊的感情,对那失踪的小师弟有着一种情。自己将会更艰难。

        他也明白,白素的力量很弱,即便是白素的父亲往昔在天门权势很重。但随着数年前发生的一幕。让白素的父亲重伤,使得其权势也大范围的跌落。

        那一幕,虎子不会忘记,那一幕,与一个叫做司马信之人有莫大的关联,没有人能想到。即便是白素的父亲也没有料到,在天寒窟中的司马信。竟在大地冰川成为了海洋之时,走了出来!

        走出的司马信,其修为极其强大,如今已然成为了天门内的强者之一,他的存在,更是让第九峰,陷入到了艰难的程度。

        虎子流着泪,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他喃喃着唯有自己可以听到的话语。

        “师傅,我快坚持不住了……大师兄和二师兄去了东荒,小师弟,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们的家已经快要没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九峰的原则么……”

        “伤第九峰一草一木者,杀!”

        “伤第九峰仆从者,杀!”

        “伤第九峰弟子者,满部蛮士皆杀!”虎子喃喃,在说这些话时,他的泪水更多,他的内心刺痛。

        “这是我们第九峰的原则……可是,如果第九峰也都不在了,我们……还在么……”虎子哭着哭着,他这样一个大汉,在这孤独的山峰上,其哭声回荡。

        男儿,是不轻易哭的,因为那哭声很难听,因为那哭声代表了软弱,但……如果到了极限时,那哭声透出的,已经是人生的绝望。

        这绝望的哭声,它不难听,而是悲伤……

        虎子默默的哭泣,直至他的身后,传出了一声叹息,传来了一个柔和的,让他熟悉的声音。

        “虎子,不哭……”在这声音传来时,在虎子的肩膀上,多出了一只手,一只代表了温暖,让虎子整个人一震,颤抖中回头时,看到的那一张,他记忆中的面孔。

        “小……师弟……”虎子怔怔的看着苏铭,他脑中一片空白,他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虚幻,他的身子颤抖,他缓缓的抬起手,按住了苏铭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臂,使劲的握住,感受到那真实的存在,虎子忽然向着苏铭,大声的吼了起来。

        “你还知道回来?。?!”

        “你知道么,第九峰已经只剩下这山尖,师尊生死未知,大师兄去了东荒寻找师尊,也音讯全无,二师兄在焦急的等待中,也因担心,离开去了东荒!

        我也跟着去,可他不让,他让我守护第九峰,让我在这里等你,好让你知道,第九峰还在,我们的家还在??!”虎子大吼,眼泪流下。

        “二十年了,二十年??!你失踪了二十年,你还知道回来么?你还知道第九峰是你的家么?你知道师尊时常叹息,神色黯淡的看着巫族的方向的那一幕么??!

        你知道,大师兄为何提前出关,去了巫族大地么,他不是为了其族,他是为了找你??!

        你知道么,这些你知道么?。?!

        你知道二师兄在你走了后,你的洞府一切都被他整理的如你没离开时一样,你洞府外的平台上,还有他种下的那些花草,他当时一边种着花草,一边回头和我笑着说,说这些可以更好的?;つ?,让你能更安心的在这平台上修行!

        因为他知道,你喜欢坐在那里吐纳,这些你都知道么??!”虎子激动地站起身,向着苏铭不断地大吼,如同被压抑了很久很久的人,在看到了亲人之时,完全的爆发出来。

        苏铭沉默,神色悲伤,他望着虎子,耳边传来虎子愤怒的嘶吼,他默默的听着,直至虎子说着说着,上前一把抱住他。

        “小师弟,我想你……大师兄也想你,二师兄一样想你,师尊他老人家,临走时明显老了很多,我知道,他去过巫族,他去找过你……

        可他没有找到你,小师弟,你去了哪里,你怎么才回来……”虎子抱着苏铭,哭声说道,其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句话语。

        “你怎么才回来……”

        “三师兄,我回来了……”苏铭抱住虎子,轻声开口,他的眼中,也有泪水流下。

        虎子的声音越来越弱,最终整个人倒在了苏铭的身上,他太累了,身体,心神,这数年的时间,他一个人守护第九峰,不睡觉,不喝酒,默默地承受孤独,在这一刻,在看到苏铭的这一刻,他整个人放松下来,就这样在苏铭的怀里,闭上了眼,渐渐传出了让苏铭熟悉的呼噜声。

        抱着虎子,直至虎子的呼噜声如雷鸣般越来越大,但苏铭却没有丝毫的不耐,他的嘴角露出了微笑,这是他的师兄,这是可以为了他,去不顾一切的兄弟,也是足以让他,为之付出所有的兄弟!

        他有些憨,但不傻,他有些特殊的嗜好,但却真诚,他有不好的脾气,但却可以站在师弟的身前!

        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是师兄,自己要?;なΦ?!

        同样的,他也会站在二师兄的身后,因为他认为,二师兄也会如此,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这,就是第九峰。

        “师兄,我回来了……你不用一个人去守护第九峰,我会让所有对第九峰有恶意之人,让他们自重!”苏铭的目中露出一股杀机,这杀机比在摩罗岛上时更要强烈无数倍!

        毕竟摩罗岛,他是为了别人,但在这里,他是为了师尊,为了师兄,为了自己的家!

        “我会让第九峰的原则,让所有人知晓!”苏铭平静的开口,扶着虎子,回到了本属于师尊的洞府内,在里面,他将虎子放下,右手抬起在其眉心一指,送出一股温暖的气息,这股气息将会滋养虎子,让他这些年的疲惫,得到松缓。

        他太累了,他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睡下一次了,此刻在这睡梦中,他的嘴角流下涎水,更有微笑显露,似在梦里,遇到了很开心的事情。

        默默的看着虎子,苏铭看着其脸上的沧桑,眼前浮现出的,是他记忆中憨厚的身影,还有带着自己躲在大石后,去偷看二师兄的一幕。

        “这第九峰上,要说聪明,我和你说,小师弟,不是我虎子吹牛,我最聪明了!”虎子当年的话语,那得意的神情,在苏铭的脑中浮现。

        “我和你说,大师兄常年闭关……二师兄最有意思了,他总是觉得有人偷他的花草……”

        “别出声,今晚我带你去第七峰,去看看那些小娘子,我和你说,小师弟,你要机灵点,我说跑时,要赶快跑!”

        “他奶奶的,敢欺负你虎爷爷的师弟,老子带你入梦!”

        “小师弟,快看天上,今天师傅穿的是花衫啊……”

        苏铭看着虎子,一幕幕记忆浮现,此刻虎子翻了个身,似觉得这样爬着睡觉更舒服一些,可在其翻身的一瞬,苏铭双目立刻一凝,他看到,虎子的背后衣衫上,有一道道干枯的血迹。

        走到虎子的身旁,苏铭掀开虎子背后的衣衫,看到了虎子的背上,有一道道翻着血肉的痕迹,那是……鞭痕!

        密密麻麻,其中有那么几道伤口已经结痂,但更多的,却是成为了褐色的疤痕,这所有的疤痕,让苏铭看到后,洞府内立刻寒冷下来,他的双眼露出了无法形容的寒冷与杀机??!——

        求月票,冲第一,这个月,要去冲冲冲?。?!求还有月票的魔友,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