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24章 那是假的……(第三更)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24章 那是假的……(第三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24章

        那是假的…

        对于四周投来的目光,自有牙木上前交谈,苏铭神色平静的走出阵法,看着那天空的太阳,他双眼眯起间,他太阳在他目中慢慢透明,露出了其内由近百块灵石组成的一个阵法。

        混&

        (

        无

        弹窗广

        告)

        此阵法的作用,是散发光芒,散发热量,让人看去后,会有种看到太阳的错觉。

        那碧蓝的天空,在苏铭的目中也被层层剥开,露出了其后那漆黑的海水,这是一层防护光幕,或许在外可起到遮掩的作用,但在内,它成为了蓝天。

        这是一座,沉入海底的岛屿,或许它原本并非沉入,而是被人以法力,将其深深的沉下,使得这里与外界隔离,任由东荒之人如何寻找,也难以找到南泽所在。

        苏铭的神识散开,瞬息横扫整个南泽岛,他的神识之力扩散下,立刻察觉到有那么两处地方,传出了强劲的波动,这两股波动一股苏铭熟悉,正是来自宗泽,另一股则有些驳杂,但依旧强悍,看那波动散出的气势,已然达到了蛮魂中期的巅峰,似距离后期,只差一步!

        又或者说,半只脚,迈入到了蛮魂后期的门槛。

        在苏铭察觉到这两股波动的瞬间,他们也察觉到了苏铭,这两股波动瞬间扩散,可还没等寻找,苏铭的神识已然散去,无影无踪,无法寻找。

        此时此刻,在此地山脉最高的两处山峰顶端,左侧的山峰洞府内,一头长发的宗泽在密室内双眼猛地睁开,其目中有精光瞬息闪动,他身子更是直接从盘膝中站起,迈步之下整个人刹那间出现在了洞府外,站在山峰上,他一身长袍舞动,背着手,神色凝重,目光向着大地看去。

        “好强的气息……看来是有客人来访?!弊谠筻?,他的样子与当年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更加沧桑了一些,且在他的身上,存在了一股被隐藏的死气。

        几乎就是宗泽走出的刹那,在那右侧的山峰洞府内,这洞府极为奢华,珠光宝气,更有喘息的**之声回荡洞府,却见在这洞府的主室里,一个全身**的男子,盘膝坐在地上,其全身古铜色,没有头发,神色冷漠,没有丝毫情感之意存在

        他的四周,有七个没有丝毫衣衫的女子,这七个女子搂住他的身体,一个个神色迷离,露出淫荡的神情,在那里扭动身子,仿若求欢,阵阵喘息回荡,让人听闻后难以自制。

        这七个女子每一个相貌都很美丽,尤其是此刻那潮红的肌肤,更是充满了惊心动魄的吸引。

        在苏铭神识扫过的瞬间,这闭目打坐的光头男子双眼蓦然睁开,神色动容,身子一晃之下,就这样**的离开了洞府,出现在了半空中时,他的身上多了一层白色的长袍。

        他站在半空,与宗泽遥遥相望后,也同样把目光落在了下方。

        “找不到此人,可是你巫族的强者?”

        “对方气息一散即逝,难以看出?!弊谠笤谠洞?,神色平静,缓缓开口。

        “封锁外出的阵法,不管此人是谁,他始终还是会现身的!”那光头男子略一沉吟,冷声说道。

        几乎就是在宗泽与这光头男子寻找方才苏铭的气息之时,站在阵法外的苏铭,如不存在一般,竟使得宗泽与那光头中年,没有丝毫发现。

        “这仙族的敛息诀,很是精妙?!彼彰鞯挠沂?,慢慢松开。

        此刻牙木与子烟对方才之事没有丝毫察觉,与那七八个人解释完后,来到了苏铭身边。

        “苏前辈,我这就带你去见方师妹?!弊友糖嵘?。

        “不用了,我自己去便可以?!彼彰档?,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其身影瞬息消失在了原地。

        子烟一愣,随后神色有些惆怅,她望着远处的山脉,喃喃着唯有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

        “沧兰,他来了……与你相比,你是幸福的,可我不后悔当年的决定,想要生存下去,我们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要付出很多……”子烟内心有些苦涩,惆怅复杂中,她想到了那个看到自己后,总是喜欢侧着脸,让阳光映照,自认为很是优雅的身影……想着想着,她的身后多出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子烟……”牙木的声音,温和的传来。

        这个声音,这个怀抱,打断了她的思绪。尽管这怀抱不是她喜欢的,可是,却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温暖,这温暖,不是爱情,而是一种感动。

        子烟的眼角,有泪水流下,被她擦干后,回头对着牙木,露出了动人的微笑。

        “子烟,我会?;つ?,哪怕世界不在,哪怕我生命终结,我的魂也会在你身边,用我的所有,去?;つ恪?br />
        知道,你只是不排斥我,而不是喜欢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改变?!毖滥颈ё∽友?,在内心,默默地自语,他是认真的。

        只是,他怀抱里的子烟尽管微笑,可那眼角的泪,带着复杂,虽说不再流下,可却落入到了她的心里,化作了一个当年阳光下的身影。

        “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我残花的身子,也没有如果……”子烟闭上了眼,可却因苏铭的出现,让她封尘的记忆,难以再次被埋葬。

        ……

        天空的人造太阳,慢慢的黯淡,成为了红色,化作了夕阳,若不用神识去看,凭着肉眼,看不出它是假的。

        在这夕阳中,青青的草地上出现了山脉的影子,在这山脉中的一处山峰上,存在了一间阁楼。

        这阁楼内很是素雅,没有太多的装饰,在这夕阳中,余晖散落,把一切都染成了橘红,这阁楼内,本是居住两个人,可在两年前,随着子烟被送给了牙木,这里便只剩下了一个女子。

        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容颜上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正当年华的女子,或许她的实际年龄已经不小,但性子安静的她,似乎就连时光也都感叹,不愿牢牢的将她记住。

        她平静的坐在那里,望着天空的夕阳,默默地看着,看着那夕阳的颜色,看着那蓝色的天空,阳光落在了她的脸上,很美。

        甚至可以看到在阳光下,她脸上细微的绒毛,平静中存在的温柔,让人看到后不由得会有种要去呵护之感。

        “师尊,你何必如此……”

        “云来大人这些年对你很好,对我也很好,你答应了他又何妨呢?!?br />
        “而且云来大人说过,只要你答应他,他就会让你突破如今的修为,达到祭骨中期,而我也会成为他的义子?!?br />
        “甚至我在南泽岛的地位也会上升不少,若能得到云来大人的真传,我此生必定有蛮魂的可能,师尊,你不要固执了?!?br />
        在这阁楼内,在那女子看着夕阳时,一声声不协调的话语,始终存在,这声音内存在了焦急,说话的,是在这女子身旁,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

        “让我,安静一会?!痹谀巧倌瓿中幕坝镏?,那温柔的女子皱起眉头,轻声开口,就连话语也都很是柔弱,仿佛在她的身上,没有丝毫的脾气。

        “师尊??!我不明白你是如何想的,浩劫前后的这些年,我们过的多苦,好不容易遇到了云来大人,他又看中了你,你为什么要拒绝?

        子烟师叔当年就没有拒绝,立刻同意,我知道,她是为了?;つ?,但你看到子烟师叔这些年的苦,你就没有丝毫要报答她的想法么?”这少年话语急促,隐隐有些尖锐起来。

        那女子身子一颤,咬住了下唇。

        “以云来大人的修为,什么样的女人他找不到,只不过是他为人磊落,不喜欢用强,要让人心甘情愿的从他,若非如此,以师尊你的修为,你能在云来大人面前拒绝么!”少年继续开口,越加尖锐。

        那女子身子颤抖中,缓缓的转过头,看向那少年。

        “云来大人更是南泽岛的守护者,让我们有安全的地方可以生活,这样的人物,你有什么资格不去遵从,即便是成为他妾侍又……”少年还没等说完,立刻那女子抬起手,狠狠地扇了这少年一巴掌。

        这少年踉跄退后,抬头盯着他的师尊,大声喊了起来。

        “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考虑一下,我要成为云来大人的义子,我要学习云来大人的功法!”

        这女子望着眼前这个少年,看着其此刻变得狰狞的面孔,她的心起了阵阵刺痛,这样的话语,这个弟子多年来虽说都有,但如今却是尖锐的让她觉得陌生。

        她看着少年,对方的容颜在她看来是那么的熟悉,依稀间与她记忆中的那个人的相似,是她当年起了收此人为徒的心绪。

        “我成全你,我同意,成为了云来的义子后,从此你不再是我的徒儿?!闭馀颖丈狭搜?,神色满是疲惫。

        少年一愣,随后满脸惊喜,立刻冲出了阁楼,显然是去通知他口中未来的义父,云来。

        少年离去的脚步,让这女子的心更为刺痛,她缓缓地睁开眼,看着天空的夕阳,许久,许久……

        “那是假的?!痹谒纳砗?,此刻传来了一个感慨的声音。

        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