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499章 你为何也在这里(3/6补)

    第499章 你为何也在这里(3/6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第九殿中的骸骨,此刻身躯一震,牵动四周铁链与坚钉随之震动,更是让此山也隐隐颤抖起来,他盯着苏铭的手掌,盯着那手指的发丝,干枯的容颜慢慢起了幽光,那光芒蔓延之下,他干枯的身躯如恢复了生机一般。

        “烈山修……”苏铭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泛起了大浪,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从对方的话语中看,这个名字,属于蛮神……属于,一代蛮神!

        “今日我可不带走地气龙魂,但以这蛮神之力,先不说你阴灵族死伤,单单是此地封印赤龙,想必是你阴灵族重要之所!

        若能毁了此地最好,若无法毁去,以我自身修为配合蛮神之力,应可无碍离开,但……从此之后,我将日日夜夜寻你阴灵族落单之人,杀无止??!

        以我的神通,你之前看见,我能做到!”苏铭压下内心的震动,缓缓开口,他具备的蛮神之力,连帝天的分身都可以灭杀,这是他之所以有把握救下赤龙的原因,也是他为何要费劲千辛,也要来到这第九殿的真正目的!

        若是没有接近之时,就显露出了蛮神之力,那么其威胁尚无法达到如今的效果,只有展现了自身的实力,又拿出这威胁,才可起到最佳的程度!

        那大殿内的骸骨,此刻随着身躯的恢复,其目中的幽光越来越强烈,他盯着苏铭手指的那发丝,神色露出复杂与追忆。

        “烈山修是第一个闯殿而来之人……那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了……这气息属于他没错。没想到他竟走出了那一步……”

        说到这里,这骸骨长叹一声,看向了苏铭,苏铭的威胁之言他听的很清楚。若是没有这蛮神之力存在,此事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但此刻,这不是笑话!

        “我们可以做一比交易……”这骸骨此刻完全恢复,缓缓地从地面站起,随着其站起,那些铁链融化,那些定在地面的钉子也一一松动下。消失无影。

        直至这骸骨之人站起了身躯,其身子不高,与苏铭相差不多,他站在那里。身体外渐渐出现了一层黄袍。

        苏铭没有开口,看着那骸骨之人。

        “我需要这条地气龙魂,是因其地气之力,对我族有莫大之用……但如今,你若能将这蛮神之力助我族。!。区区龙魂自然不再需要!”那骸骨之人缓缓开口,其话语间,右手抬起向着大地一按。

        立刻这地面赤龙的图腾扭曲,一声低吼回荡之时。那图腾融化开来,如打开了封印。赤龙身躯幻化,从这地面蓦然飞起。其神色萎靡,直奔苏铭而来。

        与此同时,在这山峰下方,八座大殿内,所有的阴灵族之人都不再出手,而是一一退后,重新化作雕像,紧接着,毒尸疾驰,来到了苏铭身边,还有那小蛇也是呼啸间临近,最后则是苏铭的元神卷着邯山钟归来。

        过程中,整个阴灵族没有半点阻挡,任由他们回到苏铭身边。

        “这是老夫的诚意?!蹦呛」侵嘶夯嚎?,望向苏铭。

        “你若答应此事,老夫不但让你带着地气从容离去,你更可获得我阴灵族的谊,这种谊,永恒不变?!?br />
        苏铭不动声色的收起了邯山钟与其元神,看着那骸骨之人,冷声开口。

        “听说当年巫族与贵族,也曾有这种谊?!?br />
        那骸骨之人此刻看起来已然是一个沧桑的老者,对于苏铭的话语,他摇了摇头。

        “巫族与我族并没有谊,只是一种相互的利用与约定,他们没有遵从约定,自惹祸端,管不得我阴灵一脉?!?br />
        苏铭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我族与巫族的约定,我族帮助他们在这里开辟出百万范围,允许他们修建了巫城,更是为了让他们能在这里生存,甘心被其有偿的屈从。

        作为回报,他们要每隔一段时间送我族需要之物,且每一次让我族族人相助时,都要付出我们所需!且巫族之人,强者不能来临太多……

        但十五年前,巫族毁约在先,引起了此地崩溃?!闭夂」撬幕婆劾险?,声音沧桑的说道。

        “一旦这蛮神之力被你族所用,我再无威胁之物,若你族变卦,岂不是将我自身陷入?;??!彼彰抗庖簧?,慢慢说道。

        黄袍老者沉默,缓缓向前走去,直至走出了大殿,站在了这大殿外,看向外界的天地。

        苏铭退后几步,与其保持一定的距离。

        “每个人,都有家……”许久,这老者突然沙哑的开口。

        “你有,巫族有,烈山修也有……同样的,我阴灵族,也有家……如今这九阴界封闭,外界无法进入,里面人也无法出去,你,想不想离开?”老者转头,看向苏铭。

        苏铭内心一震,这段日子来,他一直不愿去思考这个事情,命族的一幕幕,让他很是触动,他隐隐有种预感,想要离开这九阴界,恐怕将极为艰难。

        但他没有放弃希望,而是打算等一切都安顿下来后,哪怕渺茫,也要去寻找离开这里的契机。

        “你帮我族,也是在帮你自己……”老者慢慢说道。

        苏铭沉默。

        “我族和巫族合作,是要借巫族能来去的方便,积累足够的所需之物,无数年来,我族渴望的唯一之事,就是……回家!

        为了这件事情,我们与巫族合作,为了这件事情,我们甘心被屈从,为了这件事情,族人将这条赤龙带回,这一切,都是为了回家……

        我族的家,不是这九阴界,不是这道晨真界,而是距离这里很远很远的星空中,四大真界中的阴圣真界!”老者声音低沉,但说出的话语,却是让苏铭呼吸急促,心神掀起滔天之浪。

        “为了此事,我族可以放弃一切……作为历代族中邪灵的我,更是可以为巫族演一场戏,让当年巫族之人相信,我族分裂,我之头颅被割下,祭献在巫城之中,成为巫族的战绩,成为他们在这百万范围内,居住的光徽……”老者喃喃。

        “阴圣真界……道晨真界……四大真界!”苏铭想到了烛九阴死前的话语。

        “巫族不遵守约定,在十五年前设下阵法,要将大量巫族之人齐齐传送而来,但巫族之人不知道,一旦他们真的这么做了,那么将是一场对整个九阴界来说的浩劫!

        因太多的外族阴死之气闯入,必定会引起界灵沉睡中的防御杀戮,开始一场毁灭所有生灵的初始……

        所以,老夫出手,在界灵防御杀戮刚起之时,将这?;笊?!”黄袍老者摇了摇头。

        “界灵?”苏铭一怔。

        “你是烈山修的族人,有他之力守护,不算外人……这九阴界,它看似一界,但实际却是一件我阴灵族的真界法器!

        此法器极为庞大,是我阴圣真界之修,穿梭星空之用,也唯有这样的法器,才可以拥有破界之力,来往两个真界之间!

        但在无数年前,我族遵从阴圣真灵之意,外出完成一样使命之时,在穿梭之中,遇到了一场真界星风……法器损伤极为严重,不得已才来到了这里……

        直至……现在?!被婆劾险呱裆抛芬?,轻声低语。

        苏铭心神强烈的震动,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神色难以掩饰那无法置信之意。

        “既如此,那为何有烛九阴,为何……”苏铭立刻开口。

        “烛九阴,烛阴一脉,九圣之一……你所看的,不是已经死去的么……我族当年的使命,是阴圣真灵至尊亲自下达的命令,让我族去往其余三大真界,搜集所有强大存在的尸体……我族先祖的强悍,远非如今你所看……”黄袍老者目光落在了苏铭身。

        “蝠圣族,浮游族,阴灵族,烛九阴,这还只是百万范围内……若这老者所说是真……难怪这里如常繁杂!”苏铭呼吸急促,脑中急速消化老者所说的一切,他隐隐能感受到对方应没有说谎。

        苏铭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其心神猛的一震,他忽然想到了,方才这老者提起界灵防御杀戮之时提起的,所谓……外界阴死之气?!

        “阴死之气是何意?”

        “无数年来,哪怕我族之强在阴圣真灵堪称前十,但……你认为在无尽岁月的流逝下,我族全族之人都能做到永生不灭么……尤其是在那场法器损伤的撞击下,我们……还能存活么?”黄袍老者沉默片刻,复杂的看向苏铭。

        苏铭一愣,其神色突然大变,他想到这老者之前没有恢复生机时,在那大殿内的死亡的骸骨!

        “你……你已经死去?”苏铭脑海轰鸣。

        “算是?!崩险咛玖丝谄?。

        “既已死去,那你为何还能出现在这里!如今是魂?是残存意志?”苏铭压下内心的震动,他想到了烛九阴的意志,可以勉强解释这一切。

        老者沉默,他抬头看着天空,许久之后,又望向苏铭,神色里的复杂,越来越浓了。

        “那么你为何,也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