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91章 万黎山!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91章 万黎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苏铭的手指按在其左目瞳孔的刹那,苏铭的左目眼中的世界,成为了红色,随着其手抹过右目,苏铭的整个世界,都赫然成为了血红之芒。

        鲜艳如血,燃烧似火!

        这血火叠燃被苏铭展开的刹那,一股浓浓的火焰从苏铭的身体内轰然的爆发出来,这股火焰没有天空那巨大的火海手掌般的气势,但弥漫在苏铭的全身,使得苏铭头发飘舞,使得他站在那里,抬头看去之时,竟给人一种若面对天崩地裂而神色丝毫不动的坚毅之感。

        “我是火蛮传承,拜月之术,我也会!”苏铭站在那里,双手抬起,抱拳向着天空的那第九月,蓦然的一拜。

        这一拜之下,那天空上的第九月出现了扭曲,竟在其旁,似出现了重叠的虚影!

        那向着苏铭呼啸而来的火海手掌,更是为之一颤,仿佛无法承受苏铭这一拜,竟在来临的过程中,出现了熄灭的迹象。

        那不远处的蝠圣族金线族人,此刻已然目瞪口呆,脑中一片轰鸣,露出无法置信的骇然,苏铭的强大他心知肚明,按照道理来说无论苏铭展开了什么神通来对抗,他都不会有如此神色的连续变化,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苏铭用来对抗这火海的,居然是与他一摸一样的拜月之术??!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料到的,这几乎颠覆了他的思绪,这拜月之术是他们蝠圣族一脉的嫡传之法,唯有金线族人才有可能掌握,外族根本就难以获得。

        这是他们蝠圣族供奉的月祖,亲自传下之法,是他们的蝠圣族的圣术??!

        而此刻,在他的面前。他亲眼看到苏铭施展,甚至在苏铭施展此术之时。让这蝠圣族的金线族人有种错觉。仿佛这拜月之术在苏铭那里施展,要比自己还要正统??!

        要知道他施展此术,需要借月祖之力,无法做到信手捏来。且最重要的是,他只会拜月。不会血火叠燃??!

        血火叠燃,在他们一族中唯有大长老与族长才可被月祖赐予修行之法,这是他们蝠圣族一脉。最强大之术。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更让这蝠圣族金线族人感觉要意志要崩溃的,是苏铭在展开了血火叠燃,向着天空第九月一拜之后,从其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与感觉,竟让这金线族人有种似乎面对族中万黎山上圣祖雕像时一般,从内心深处。滋生了敬畏与恐惧。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何会我蝠圣族月祖传下之术??!”这蝠圣族的金线族人,近乎崩溃的嘶吼,其身向后急速退去。

        “你所说的这拜月之术,为火蛮一族嫡传神通,你又是何人?”苏铭神色阴冷,向前迈出一步,神识蓦然散开,形成一股威压,借着自身血火叠燃后的气势,直接向着那金线族人压迫而去。

        “我是蝠圣族……”那金线族人正要开口,立刻被苏铭的话语打断。

        “拜月之术,我为嫡传,是世间唯一火蛮,你来问我?”苏铭冷笑,话语随着威压而出。

        “蝠圣族的样子与月翼很是相似,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与月翼有何关联?”苏铭迈出一步。

        “你所说的月祖,又是何人,如何会的此术?”苏铭话语接连,根本就不给那节节后退的金线族人太多的思索时间,凭着其强大的神识所化威压,在这金线族人此刻心神大乱之中,连续的发问!

        “你蝠圣族又如何供奉了这所谓的月祖?”

        “你所修火蛮之术并不全面,只是部分而已,你可会血火叠燃?”

        “既修行火蛮之术,还敢在我面前施展,自不量力尚且不说,是谁让你此番大举出动?”苏铭一连问了数句不同的话语之后,其声音突然的变大,几乎雷霆一般,问出了一个问题!

        “是谁,让你来的??!”苏铭这一句话,如雷霆轰鸣,让那被苏铭之前连续发问与神识压迫的蝠圣族金线族人,最终意识崩???。

        “是月祖……”他踉跄的后退,脑中嗡嗡,苏铭的这句雷霆话语,让他有种不得不回答的感觉,似有那么一股意志降临其身,让他无法抵抗。

        “月祖在何方!”苏铭再次上前,声音更为轰鸣。

        “万黎山……”

        “何时被你族供奉!”苏铭不断地逼近,声音越来越大,使得那金线族人在意志崩溃中,七窍流血。

        “很久很久……我不知道……啊……”那金线族人终于无法忍受,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双手按住头,整个人疾驰后退,惨叫回旋,他的双眼模糊,他的嘴角溢着鲜血,他的脑海内此刻苏铭的声音回荡不断,越来越响亮,似要将其脑海崩溃。

        苏铭停下脚步,看了那踉跄后退的蝠圣族一眼,收回了神识与血火叠燃后火蛮的气息,右手抬起向着那金线族人一挥,这一挥之下,立刻在那意识崩溃的金线族人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莫大的虚影,这虚影正是一尊烛九阴之兽!

        它张开大口,猛的一吞,就将这金线族人吞入口中,虚影消散,化作了小蛇,直奔苏铭而来,在其肩膀上盘着,时而吐出芯子。

        苏铭皱着眉头,站在半空沉思了片刻。

        “不是和风……按这蝠圣族所说,这所谓的月祖被供奉了很久很久,时间上有些无法匹配,不过具体还要看我在不死不界的时间,外界到底过去了多少年。

        万黎山……”苏铭沉吟中觉得这个名字似有些熟悉,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到底什么地方熟悉,思索中,苏铭转身,向着巫族所在的山谷走去。

        直至他的目中于远处的大地上看到了巫族居住的山谷,他始终还是没有想到这万黎山因何熟悉,不过他可以很确定,自己应该从未听过此山之名。

        当苏铭回到了这山谷之时,他受到了隆重的欢迎,所有残存的巫族之人,全部都从洞府内走出,在看到苏铭之后,所有人都纷纷跪拜在地。

        “我等被遗弃之人,自称命族,拜见墨苏大人!”

        数百人的跪拜,数百个声音融合在一起,形成的音浪回旋,这声音里透出一股真诚与感激,更有狂热的崇敬。

        对于他们来说,苏铭的出现,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如在绝望中的一线希望。

        苏铭的身子缓缓从半空落下,站在了这群自称命族之人的前方,看着这群衣衫褴褛,大都骨瘦如柴的人们,看着他们目中的激动与尊敬。

        “为何自称命族?”苏铭平静的问道。

        “被巫族遗弃,没有未来,没有希望,不如自己创造未来,自己掌握希望,如掌握自己的命运一般,故而……自称命族!”南宫痕同样半跪在那里,此刻抬头,坚定的开口。

        苏铭沉默,目光在这人身上再次看去,他看到的那一道道目光里,除了狂热与尊敬外,还有一种如火焰般的执着,这执着是渴望掌握自身命运,渴望成为决定命运的强者,让将他们遗弃的巫族知晓,他们……将不再需要任何人怜悯与救援,他们,是命族!

        这些人里老者很少,除了壮年之外,更多的是一群年幼的孩童,这些孩童诞生在此地,他们的思绪里巫族只是一个名字,他们从小就目睹一幕幕族人死亡中长大,他们尽管还是孩童,但看向苏铭的目光,一样狂热崇敬,一样充满了执着!

        这是一个,被命运逼迫而出的种群,这是一个从此与巫族没有丝毫关联,有着巫族都不具备的,自身意志的种群!

        这股意志如今还是微弱,但若给了命族足够的时间让其壮大,一旦这股意志最终成长起来,那么这个种群,将会变的极为可怕!

        “我等愿奉墨尊为主,从此唯墨尊之命遵从!”南宫痕一咬牙,低沉开口之时,他身后所有跪拜在那里的命族,全部都传出了同样的声音。

        “我等愿奉墨尊为住,唯命遵从!”

        这声音如海浪汹涌,回荡八方,久久不散。

        “若命族有主,还可称之为命族么?”苏铭沉默,半晌之后缓缓开口。

        “我等愿奉墨尊为圣灵,愿供奉墨尊圣像,永生永世,世世代代!”南宫痕一顿,随后再次开口。

        “从我失踪到现在,度过了多少年?”苏铭避开了南宫痕的请求,问出了他想要知道的问题。

        “自墨尊当年失踪,如今已过去十五年……”南宫痕低声说道。

        “巫城化作废墟,百万里范围地势变化,你等遗留在此,当年的其他之人是否离去?此地,在这十五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铭目光凝重,看向南宫痕,这是他来到此处山谷的最终目的!

        南宫痕神情苦涩,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开口。

        “在十五年前,墨尊失踪三个月后……”南宫痕刚说道这里,突然的,苏铭肩膀上的那小蛇,猛的抬起头,闭着的双眼蓦然开阖,露出了寒光的同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其目光露出凶残,所看正是这处山谷内,一间被封闭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