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458章 离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这中年男子出现的一瞬,下方的人群内,立刻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一个个不敢大声议论,但低沉的嗡鸣,却是隐隐传出。

        “这次镇守在九阴界的绝巫,竟是巫神殿的地殿之主摩拜大人!”

        “难怪其他大部方才明显迟疑,原来是这样!”

        “摩拜大人称呼墨苏为墨兄……还有这条赤龙,难道说他真的是……是传说中的那个人!”

        苏铭神色平静,望着那出现在巫神殿长老身前的这男子,通过那长老的恭敬与话语,再加上此人修为的波动,他不难猜出此人恐怕正是镇守在巫城的绝巫!

        这是他遇到的,第二个绝巫!

        此人与宗泽那种明显看去,就极为强大的感觉不同,此人看起来很是温和,气息也大都内敛,乍一看,只能感受其似与其他人不同,但却感受不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属于绝巫的威压。

        能做到这一点,显然在境界上,要比宗泽略深一些。

        其话语传入苏铭咕耳中,苏铭内心立刻有了疑惑,他自从以蛮神之力将帝天投影分身溃散,从那虚无之门离去后,便始终有一个迟疑之处,那就是他与帝天的一战,还有红罗的消散,都是在巫族的那座圣山内外。

        这座圣山,据说是巫神殿所在之地,那么这样的一战,巫神殿想来是看到的,但如今这巫神殿地殿的殿主,还有那长老,这二人的神色与言辞,却仿佛根本就不知晓圣山一战般。

        但此刻不是深思之时,苏铭站在那赤龙上,双目眯起,一语不发。

        “今日之事,错在我巫神殿……墨兄放心,此事我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还望墨兄莫要继续追究……毕竟墨兄失踪多年,如今修为下降,出现在九阴界,也应不是为了与我巫神殿对战一番,想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中年男子微笑开口,声音平缓,但说到苏铭修为下降之时其目中有精光一闪。

        显然就连他,也都没有看到那方才出现的手指,即便是巫神殿长老看到了,但他有些分不清,这手指是苏铭的神通所化,亦或者是另有他

        “况且墨兄有阴灵护卫想必也去了第九层······”这中年男子言语含笑。

        “如何交代?!彼彰骄菜档?,既然对方认为自己是红罗,认为自己如今之所以修为不高,是因意外重伤,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去解释什么。至于那所谓的阴灵护卫之言苏铭自然也能听出,这里面有一些威胁之意。

        其话语不外呼是告诉苏铭,他们巫神殿在这九阴界,也有阴灵护卫!若是继续争斗下去,对彼此都没有好处。

        “墨兄既参与了赌宝,那么拜某可以决定接下来拍卖的任何赤石,苏兄可任选五百颗,不需花费丝毫巫晶,且墨兄可将其带走,不需要在此地切开。

        另外,我送墨兄一副九阴界我巫神殿的绝密地图,此地图唯有巫神殿的后巫才可拥有很是详细。

        再有,九阴界内,包括巫城中,但凡是我巫神殿开辟出的地方,对于外人来说想要进入有诸多限制,但墨兄这里可随意进出!”那中年男子略一沉吟,缓缓说道,说完之后,他右手虚空一抓,立刻在其手中出现了两片黑木,向前一送,飘向苏铭。

        苏铭看了这中年男子一眼,没有去碰那两片木片,而是其旁的那毒尸走出几步,大袖一甩卷着黑色木片收入袖子内,这才退了回来。

        “多谢,赤石?!彼彰档?。

        这巫神殿的地殿之主,见苏铭的傀儡收走了木片,内心也松了口气,尽管苏铭给他的感觉脆弱的不堪一击,但身后的巫神殿长老那血肉模糊的右臂,还有其心惊的恐惧,显然在这墨苏身上,即便是修为大范围的下降,可也存在了强劲的杀招!

        且最重要的是,有关对方的一幕幕传闻,让他不愿轻易出手,在他想来,对方来到这里,应是为了寻找疗伤之药。

        既如此,自己这里实在没有必要,去得罪这么一个强大的存在。且就算是他可以召出阴灵,但盛名之下无虚士,若是对方拼死反抗,他巫神殿需要付出的代价将会太大!

        而且他始终记得,当年对方在巫族销声匿迹后,大巫公亲自下了封命,让巫神殿若再遇到此人,务必不能招惹。

        “抬手就可封印宗泽,翻手封住海秋全族······这样的人,就算是修为跌落到如此程度,也不能轻易去结仇……”巫神殿地殿之主摩拜,此刻内心坚定下来,含笑中看了身后那巫神殿的长老一眼。

        这老者此刻面色还没有太多血色,自从知晓了苏铭的身份后,他反倒没有了那种耻辱之感,对方的传闻他听了太多太多,甚至他的几个至交好友都有人曾遇到过对方。

        带着敬畏,老者向着苏铭一后,左手在天空猛的一挥,这一挥之下,立刻天空一片璀璨。

        在那璀璨之中,密密麻麻间九千颗大小不等的赤石,赫然出现在了天空上,这些赤石散发的红芒,一下子把天地都映照在内,使得这四周无尽范围里,尽是赤红的血色。

        “墨兄,请!”巫神殿地殿之主摩拜,含笑开口。

        苏铭没有客气,脚下赤龙身躯一动,带着苏铭直奔上方天空,出现在了那九千赤石旁边,迈步在下方众人的目光里,在这九千多赤石旁一一走过。

        当黎明消散,九月隐去,初阳抬头之时,苏铭走在那一颗颗赤石旁,每当选好一颗,他就立刻将其直接收走,直至九千赤石被苏铭全部走过后,他储物袋内的黑色小人有所感应的,只有九颗。

        至于其他的四百九十一颗赤石,苏铭则是为了混淆,以同样的方式取走,如此一来外人看去,根本就难以从苏铭的举动上,看出丝毫的端倪。

        五百颗赤石·其价值极大,可见巫神殿这里,的确有化解此事的诚意。

        当苏铭把五百颗赤石全部取走后,他站在那赤龙上,看了那巫神殿地殿之主一眼,脚下赤龙一声咆哮,直奔大地而去·转眼就出现在了地面南宫痕的身前。

        南宫痕此刻面色苍白,呆呆的看着苏铭。

        “南宫兄,那片龙叶草卖出的巫晶,抵消了你我之前的交易,你不用再给我?!彼彰蜃拍瞎鄣懔说阃?,看向了兰兰与阿虎。

        兰兰眨了眨眼·立刻拉着一旁有些发呆的阿虎·爬上了这条赤龙的身上后,抓着赤龙的须毛,看向苏铭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一旁的阿虎这时才反应过来·同样以狂热的双眼,望着苏铭。

        对于这两个孩子来说,今天的一幕超越了当日与东莱的交战,在他们眼里,苏铭就是他们的天!

        在兰兰与阿虎爬上了赤龙后,苏铭传出神念·立刻这赤龙嘶吼升空,正要离去之时,苏铭忽然内心一动,面具下的嘴角露出微笑。

        “拜兄,在下还有一个需求,还望拜兄成全?!彼彰抗庖簧?,缓缓说道。

        “哦?墨兄请说?!闭馕咨竦畹牡氐钪髂Π荨さ阃房?。

        “赤石切割还是要以这种法器最为方便…···”苏铭目光落在那漂浮在半空的一百座法器上。

        “此法器我巫神殿做出了不多,很少送人,但若是墨兄需要,则另当别论?!蹦Π菪α诵?,大袖一甩·立刻有一架光环法器直奔苏铭而来,漂浮在了他的身前。

        苏铭身旁的分身·立刻上前一步,将这法器收入储物袋后,苏铭目光扫过大地,这地面上的每一个人,都被他目光看去,还有那八座大殿外的婉秋,铁木,天岚梦与其身后那让苏铭瞳孔微微收缩的天岚老祖。

        最终,苏铭的目光落在了那白衣宿女身上,这女子此刻也看着苏铭,其神色内的惊喜之意,很是真诚。

        苏铭转过头,收回目光,身下赤龙仰天一声咆哮,竟再不去理会那海秋部的圣女婉秋,带着苏铭直奔天空而去。

        其咆哮之声透出一阵欢快之意,显然遇到苏铭,对它来说要远远比跟随在婉秋那里,更让它感觉亲切。

        “前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兰兰抓着赤龙身体上的须毛,迎着风,向着苏铭大声喊道。

        “去带你们开启摄魂之炼……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寻一个巫城外洞府,我要开启赤石!”天空上,云雾间,苏铭心脏怦怦加速的跳动,右手摸着胸口处的储物袋,那里面存在的一颗引起了之前风波的赤石,让苏铭充满了期待。

        之前众人的话语,以他强大的神识大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赤石内没有封神花……但,那里面有一只毒蜂,这毒蜂的体内或许存在了一些……封神花的花蜜!

        如真的存在,那么我若将其饮下,我的修为······”苏铭双目闪动明亮之芒。

        只是此刻的他,即便是其神识散开,也没有察觉到,在他离开了巫城后,有那么一个黑衣的身影,其身体若模糊透明般,在他的后面紧紧地跟随。

        这身影如今皱着眉头,跟随中不太敢靠近的样子,仿佛在迟疑着什

        “该死的,红罗到底死还是没死……他到底是红罗,还是宿命!”

        赌石这段情节算是写完了,这几天写的过程中,也看到了一些外站读者在那里大放厥词的说起抄袭。

        我的确是在抄袭,不过我抄袭的不是任何一本书,而是现实中的赌翡翠,赌玉石,所以,说我抄袭别人书的,请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