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428章 一句误会,不够!

    第428章 一句误会,不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被唤作北儿的少年,听到妇人的话语后,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眉目间得意的扫了一眼那右臂枯萎的少年。

        与兰兰等人同行而来,这右臂此刻看去一片干枯,如同皮包骨一般的少年,此刻面色更为苍白了一些。

        “你们凭什么这样,我没又没有招惹你们,而且这株药草还是我们已经付了钱的,明明是你们强行拿走!

        你们修为很高,这么欺负我们三个孩子,也不觉得害臊么!”兰兰一脸怒气,她此刻也是很害怕,但三人中,那叫做启东的同伴一路沉默,如同木头一般,阿虎那里在她看去又是胆小懦弱。

        此刻愤怒开口时,兰兰虽说内心害怕的很,但她看到启东那苍白的脸后,便银牙一咬!

        “我们的守护者是墨苏,他的守护者是南宫痕,你若伤了我们,他二人绝不会放过你们??!”眼见那少妇身旁的几个面无表情的央巫走出了一人,向着兰兰这三个少年来临,兰兰大声说道,护着启东与阿虎,向后退去,小脸已经煞白,但却仍强挺着坚强。

        “南宫痕······”那已经转过身去看其他物品的少妇,在听到南宫痕这个名字后,眉头略微一皱。

        “看在南宫痕的面子上,每人打断一条腿就是,至于这个小女孩,牙尖嘴利,把她舌头取下吧?!?br />
        “遵命,夫人?!蹦亲呦蚶祭既说难胛?,是一个身子干瘦的中年·此刻他回头向着那妇人一拜·恭敬开口后,转身面无表情的,向着兰兰走去。

        在其身为央巫的威压下,兰兰身子颤抖,阿虎眼中满是恐惧,启东那里苦涩的低着头,三人根本就无法离开这里·这股威压对他们三个孩子来说·如同天威一般。

        “启北,大夫人,此事与他们两个没有关系,我们只是顺路一起来到巫城,我的事情与他们无关·若真要惩罚,将我的双腿打断,一只手也打断,我来代替?!庇沂挚菸纳倌?,此刻抬起头,苦涩的同时·上前走出了几步。

        这少年的话语,没有让那少妇有丝毫在意,她置若罔闻般,拿着此店铺的一件黑色的木头钗子,在那里低头看着,一旁的少年,冷笑的扫了启东一眼·那神色里的得意与轻蔑,显露无疑。

        向着兰兰三人走来的那央巫中年,脚步也没有丝毫的停顿,随着走近,他身上散出的冷意·让兰兰三人目中起了绝望。

        启东双眼通红,大吼一声·他身子向后退去时,用身体将兰兰与阿虎一下子撞的退向此店铺的大门。

        “你们快跑??!阿虎,带着兰兰快跑!”

        兰兰迟疑了一下,一旁的阿虎一把抓着她的手,焦急的立刻冲向大门,可就在他与兰兰刚刚跑到这大门旁的刹那,一股大风凭空而出,在他二人身前一卷,顿时使得兰兰与阿虎,身子颤抖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如撞在了墙壁上一样,后退时各自喷出一口鲜血。

        “我们的守护者是墨苏,他不会放过你??!”兰兰擦去鲜血,死死的盯着那央巫,一旁的阿虎此刻深吸口气,尽管面色苍白,胸口剧痛,但却站在了兰兰的面前,神色坚毅,如山一般。

        启东惨笑,看着兰兰与阿虎,神色露出深深的歉意,他内心很是悔恨,自己不应该出来的,自身受伤没有关系,可连累了旁人,这非他本意。

        那央巫中年冷笑,丝毫没有身为高阶巫族的那种身份之感,面对这三个可谓是没有半点反坑之力的孩子,出手极为狠辣。

        “墨苏,我从未听说央巫中的强者,有叫做此名者,我倒是很想看看,此人会怎么不放过我?!闭庋胛字心暌徊阶叱?,竟跃过了那启东,大袖一甩,将阿虎直接甩开,阿虎身子立刻向旁倒卷,使得这央巫中年,来到了面色苍白,一脸绝望的兰兰旁边。

        冷笑中,这央巫中年右手瞬息抬起,直接点向兰兰的右腿,只要他的手指落下,那么这少女的右腿立刻就会粉碎,从此之后,沦为废

        一旁的阿虎发狂了一般,在一声凄厉的嘶吼下,就要冲上来,启东那里,他的心此刻刺痛,没有丝毫迟疑的,他的身体也随之冲出。

        可这两个孩子连初巫都算不上,如何能快的过那央巫中年,且就算是他们扑来了,也没有任何用处。

        那央巫中年的右手,快若闪电,似此刻没有任何速度能与他如今的右手比较,直奔绝望的兰兰右腿而去。

        但,这这是似乎罢了,并非真的没有人,能将其点去的右手阻止,就在这央巫中年的右手食指,距禹兰兰的右腿只有三寸的瞬间,有一个充满了寒意的声音,从这店铺外的天空上,遥遥传来。

        “你敢!”

        这声音回荡,乍一听还在远处,但仔细听闻,如就在耳边,那央巫中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他的食指突然的被一只凭空从其身旁出现的右手,一把握??!

        这是一只冰冷的手,衣袖是黑色的,随着此手的出现,在这央巫中年的身旁,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面具的男子,身影显露出来。

        “你不是想看看,我是怎么不放过你么,我给你看!”那带着面具的男子,正是苏铭,他从传出话语到出现,只是瞬息,此刻握住那央巫中年的食指后,这央巫神色立刻大变。

        可就在他神色有了变化的瞬间,苏铭握住此人手指的右手,狠狠地一捏,这一捏之下,咔的一声,那央巫闷哼一声,面色瞬间苍白,他的右手食指,竟被苏铭一把捏的粉碎。

        他内心震动,下意识的就要后退,但退后不到两步,其对面苏铭那里,鲜血从苏铭的指缝溢出,苏铭面具下的双目深邃之芒一闪,右手抬起,向着面前这央巫大袖一甩。

        这一甩之下,一股比方才此人对付兰兰与阿虎时出现的风,要强烈无数被的狂风呼啸间凭空而出,形成了一个漩涡,卷着此人猛的转动之时,青光在苏铭眉心一闪,那青光小剑在一声尖锐的嘶鸣下,一剑穿透这漩涡,鲜血四溅中青光闪回。

        风的漩涡消散,原地处,那央巫中年睁大了眼,目中残存无法置信,在他的眉心上,有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贯穿其整个头颅,其身倒在地上,身体抽动了几下后,气绝身亡。

        这一切事情,从苏铭出现到这央巫中年死亡,只是数息的时间,快的让人难以置信,快的让人根本就很难反映过来。

        那正拿着黑色木钗,低头看去的少妇,其螓首猛的转过,目光如电,落在了苏铭的身上,神色极为凝重。

        其旁那少年,更是面色瞬息苍白,在他感受,这数息的时间只是一刹而已,但一刹之前与之后,却是如天地逆转般,让他脑中轰鸣,一片空白的呆在了那里。

        那少妇身旁的其他两个央巫,本是面无表情,但此刻却是神色全部瞬息大变,看向苏铭的目光,顿时骇然起来,他们自问自身绝做不到杀同阶巫族能如此干净利落,如那央巫中年在此人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兰兰那里,在看到了苏铭后,也是一愣,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苏铭出手,但只是一次出手,就让那她之前绝望的人,瞬息死亡,这种修为,这种煞气,让兰兰脑海中对苏铭的一切疑惑,于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在看到苏铭后,她更是若孩童在受到欺负时,遇到了大人后,委屈与依赖起来。

        “前辈……”兰兰眼圈一红,声音都有了哭腔。

        “前辈!”一旁的阿虎一脸激动,向着苏铭抱拳深深一拜。

        就连启东越是激动的快速来到苏铭身边,冷漠的他似不知如何表达内心,向着苏铭直接跪下,磕了几个头。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此事或许是个误会,妾身是东莱部族人,我东莱部一向喜好结识巫族各部强者,不知阁下在东莱部可有熟识之人?”那少妇神色凝重,盯了苏铭半晌,忽然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

        她尽管年纪不小,但风韵犹存,此刻这一笑之下,颇为百媚滋生之感,尤其是她的这种风韵,没有丝毫做作,反倒给人一种自然天成之意,这一点,与姬夫人南辕北辙,是两种不同的味道。

        “起因是我的孩子看好了这株药草,与这三个少年发生了一些摩擦,不管谁对谁错,阁下也惩罚了我的护卫,此事误会,就此罢休如何?”这少妇挽了下发丝,柔声说道。

        “不是这样的,是他们太过分了,那药草我们已经付了钱,可他们却要打断我们的腿,我···…”兰兰在旁,立刻开口。

        “好了!”苏铭目光平静,打断了兰兰的话语,兰兰立刻乖巧的不再说话。

        “我不管谁对谁错,伤了我的人,一句误会,不够!你是自己打断你们所有人的腿,还是要我来动手?!彼彰淅淇?,这是第九峰的原则,也是苏铭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