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425章 巫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墨兄修为之深,观察之敏锐,让南宫佩服!此后一路,但凡墨兄开口,南宫必定遵从!”追来之后,南宫痕脸上略有尴尬,向着苏铭一抱拳。

        他身后那右臂枯萎的少年,看向苏铭的目光里,也不再是冷漠,而是有了一丝好奇。

        “墨某也只是运气而已,南宫兄若仔细去观察,想来也能看出端倪?!彼彰×艘⊥?,平静开口。

        “墨兄不必自谦了,说心里话,我是一点都没看出那里有如此凶险……”南宫痕苦笑,向着苏铭再次一拜。

        苏铭笑了笑,不再说话,与南宫痕一同继续展开速度,带着那三个少年男女,疾驰而去。

        有苏铭的神识,再加上南宫痕的灵媒游魂回荡,途中虽说遇到了几次凶险,但均都避开,即便是绕了一些远路,可却没有遇到生死?;?。

        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距离巫城越来越近,南宫痕这里对苏铭更为敬佩,且对自己当初邀请苏铭同行的举动,深感正确。

        要知道途中有那么几次,苏铭提出绕路行走时,他虽说遵从,但内心一直在好奇苏铭是怎么判断出来的,直至他有一次在苏铭的要求下绕开时,回头亲眼看到几道长虹在远处疾驰而去,可那几人却不知怎的,突然间发出凄厉的惨叫,身躯竟轰然爆开成为血肉四溅时,他内心的骇然,已经到了极致,对苏铭的判断与选择,心服口服,没有任何迟疑的,遵从到底。

        阿虎那里,对苏铭已然敬若神明般,那目中的狂热,任何人都可以看出,至于少女兰兰,一路经历了这些事情,就算是胆子再大的她,也觉得头皮发麻,背后凉风嗖嗖,看向苏铭的目光,大为不同。

        还有那跟随在南宫痕身后的少年,也同样如此,他可以对任何人冷漠,即便是南宫痕那里,他也是冷漠对待,可在看向苏铭时,那冷漠的目光消失,取而代之的已然不是好奇,而是尊敬。

        一路走来,苏铭俨然成为了众人之首,他提出的任何改变路线的话语,都被旁人毫不迟疑的遵从,到了最后甚至都不需要去说,只要他这么走,南宫痕等人立刻跟随。

        “这白牛部真是好运,能找到墨兄这样的人守护他们来试炼的族人……”途中,南宫痕时而把目光落在兰兰与阿虎身上,内心颇为感慨。

        他知道,或许其他人有办法来到巫城,但以他的修为,若无苏铭指弓,恐怕很难?;ど砗笊倌臧采?,甚至自己的性命都会九死一生。

        可眼前这白牛部的少年男女,一路根本就是毫发无损,这一切,都是因为墨苏。

        一个月后,在这有惊无险之中,苏铭一行人,来到了这片巫族范围的中心,巫城所在,在靠近巫城百里的范围,便是禁空之列,苏铭与南宫痕从半空降下,踏在了大地上。

        巫城并非太大,可修建的却是极为磅礴,它成方形,四周有十丈之高的巨大城墙,通体赤红,如被鲜血染成,那赤红的城墙,时而散发出红芒,形成了一股威慑,让人看去时,难免心神震动。

        巫城只有一个大门,进出全在那里,城池内,在百里外看去,有不少独特的建筑若拔地而起,峥嵘毕露。

        尤其是那城池中心,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石柱,透出沧桑之感的同时,在那石柱的顶部,赫然放着一颗巨大的头颅,此头颅足有百丈大小,不知怎么保存,只是腐烂了小半,可依旧能看清其样子,颅内中空,被套在那石柱上,成为了巫城内,最显眼的建筑与标志!

        那是一颗,满是垂枝,样子似人,但看去却是如枯木外表一般的巨大头颅,这头颅通体褐色,五官清晰,乍一看是人,可仔细看去,这分明就是一块巨大的木头。

        物无数的枝条如触手一般,在这巨大的头颅上垂着,最长的足有近百丈,粗细不一,长度不同,被那石柱撑起,远远看去,那石柱仿佛是一把庞大的长矛,如将这头颅高高举起一般。

        “终于到了巫城……墨兄,这一路在下言辞难以表达感教”南宫痕看着巫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向着苏铭抱拳,神色带着感激之意。

        “南宫兄不必如此,墨某也是要来巫城,你我结伴也是相互照应,况且南宫兄也要参加赌宝大会,在下之前在外时听说过很多,当年因事没有参与,如今到来,说什么也要去见识一下,还需南宫兄代为介绍?!彼彰⑿λ档?。

        “此事好说,这赌宝大会我参与了数次,墨兄此番到来,的确要去见识一下,或许运气好,可以开出至宝也说不定,不过墨兄,在去之前,还是要先租下九阴灵……”南宫痕经历了这一路的事情,对苏铭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结交之意,闻言立刻开口。

        “这样,若墨兄不嫌弃,你我在巫城内,住在一家客栈可好?这样的话,彼此联系也都方便很多?!蹦瞎勐砸怀烈?,向苏铭提出了邀请。

        苏铭思索了片刻,含笑点头谢过。

        南宫痕哈哈一笑,便于苏铭一同走出,带着身后三个少年男女,向着巫城快速走去。不多时,众人便来到了巫城之外,此刻在这里已经有了不少等待进入城内之人,排出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那些队伍里,绝大多数都是少年人,几乎没几个少年人之间,都有一个央巫作为守护之人存在,

        无论是少年人还是那些央巫,大都身上带着伤势,有不少此刻面色惨白,似伤势很重的样子。

        这等待进城的队伍很长,但前方的盘查极为严格,有十多个衣着统一的央巫,在城门外往往需仔细的盘查后,才会收取一些费用,让人进城。

        等待进城的长队内,有不少人尽管神色不耐,可看了看看些衣着统一的央巫后,却是忍了下来。

        不过,时而也是有一些人到来后,凭着特殊的身份,不需排队,直接走到了大门前,在简单的盘查之后就进入到了城里,这些人无一不是大部,还有的则是与巫神殿有些密切的关系。

        “这么多人,等排到我们进城,岂不是要等待明天?”在来到城门外时,兰兰看着那长长的队伍,叹了口气,但她也观察到了,这些排队之人里,每一个如她这样的少年人,大都是神色萎靡,显然这一路很受波折的样子,更有不少,脸上还带着哀伤,显然是途中有同伴死去。

        回想自己这一路的有惊无险,兰兰不由得看向了苏铭。

        苏铭神色平静,目光在这人群上扫过,他不介意等到明天,此事无碍。

        “不需要等,我们直接进去就是?!崩吹搅宋壮呛?,南宫痕精神一振,听到兰兰的话语后,他有心要在苏铭面前让其知道自己的人脉,毕竟结实朋友,对于他们这个修为来说,除了投缘之外,还有就是相互的价值。

        苏铭这一路上的轻描淡写,在南宫痕这里看去,这便是极大的价值,所以需要结交,可他觉得自己的价值还没有体现,此刻笑着开口时,他带着众人向前直接走去。

        苏铭嘴角露出一抹轻笑,南宫痕的想法,他多少看出了一些,见对方如此自信,想来必定有办法的,且有能不在这里等着的方法,苏铭自然不会选择在此地排队到明天。

        跟在南宫痕身后,兰兰与那两个少年,也同样随着走了过去,这一行五人不去排队,直奔城门走去的举动,立刻弓来了人群里的诸多目光,纷纷看来时,有不少作为守护孩童的央巫,在看到南宫痕之时,立刻露出惊讶,不少更是隔着老远抱拳,微笑打着招呼。

        “原来是南宫兄,南宫兄这次是替哪个部落守护?”

        “南宫兄,多年不见,近来可好?!?br />
        “哈哈,南宫兄,等到了城里,你我可要一醉方休?!?br />
        南宫痕脸上带着微笑,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向着那些人一一抱拳回礼,丝毫没有因打招呼的人太多,而出现错乱之感,一切都井然有序,显然是习惯了这样的举动。

        直至南宫痕来到了城门外时,那在此地盘查的十多个衣着统一的央巫,一个个脸上露出微笑,竟对苏铭等人没有丝毫盘查,而是散开道路时,苏铭对南宫痕的人脉,有了惊奇。

        南宫痕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与那些守卫在此地的央巫打着招呼,便带着苏铭等人,走进了城门。

        “南宫兄识人之广,让墨某很是佩服,不过能让巫神殿的守卫直接放行,怕是并非熟识的缘故吧?!弊咴诔敲磐ǖ滥?,苏铭笑着开口。

        “让墨兄见笑了,在下喜欢结交朋友,再加上我家老爷子同样朋友不少,我从小就在巫神殿长大……所以,见笑,见笑?!蹦瞎坌Φ?。

        苏铭笑了笑,正要说话,忽然他笑容凝固,双目一缩,他看到了在前方,于通道外城内,走来的一个女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