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15章 离风三式!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15章 离风三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卷名震东荒第415章离风三式?。ǖ谝桓?br />
        灰色的天空,一片雾气蒙蒙,四周若云海翻滚,乍一看,似分不清这里是天上的洋,亦或者是大地的海。(《网》)

        苏铭感受不到自己身躯的存在,仿佛自己化作了一缕在这云海中的风,游荡在天地之间,不知要去什么地方……

        或许过去了很久,又或许只是片刻,意识有些茫然的苏铭,他忽然看到了在前方的云海间,那无尽的灰色白云若海之内,盘膝坐着一个长发的男子。

        这男子身子高瘦,穿着一缕青衫,头发很长,相貌虽说并非英俊,但却有一股飘逸的气质蕴含,尤其是他的双眼细长,乍一看若女子的眉目,丹凤般让人一眼难忘。

        在苏铭看到这男子的同时,此人闭合的双目缓缓睁开,其目内有精光一闪而过。

        “你来了,我的传承者?!?br />
        苏铭心神一震,他有些茫然的意识突然的清醒过来,他想起了自己正在冰川内吸收风蛮传承,想起了在最终之时,于自己脑海内掀起的风暴,还有那风暴过后,自己若灵魂出现在这片云海的一幕幕。

        “这种传承,唯有首次获得者,才可以看到我……你之后的传承之人,所看非我,而是你?!蹦撬嫦赋さ哪凶?,声音柔和,缓缓说道。

        “我为风蛮,明悟风之力成圣,与蛮神同战第九位劫大界万域,所过之处,无人莫敢不拜……

        如今残留于此地的,是我当年追随蛮神离开这第九位劫大界,去往其他位劫寻求突破契机时,遗留的一缕分识,以便后人传承我之风蛮。

        风蛮之力,千变万化,无法一一传承,故而我将其容纳成为三式神通,你若能全部掌握,当可明悟风蛮五成。圣堂

        离风三式,其一为开阳!”那双目细长的男子,平缓的徐徐开口,在说道这里的瞬间,他双目的光芒一闪,其右手抬起,向着云海之上的天空,猛的一挥。

        “拨开天空之云,使云海翻滚,使太阳显露,这开阳之力,需要的就是风!”随着其话语回荡,这云海剧烈的翻滚,竟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以这男子为中心,环绕无尽范围,轰轰的转动起来。

        苏铭在一旁,看着云海的旋转,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若是在大地上此刻抬头看来,所看的一幕必然是触目惊心,那将是整个天空的云在旋转成漩涡的惊人一幕。

        “风从何来?”那双目细长的男子微微一笑。

        “风从我挥袖间起,送入天空,卷动云海,在这云海成为漩涡中,将会无数倍的返还回来!

        准确的说,开阳分三个层次,一为送风,二为借风,其三融风,最终……开阳!”这双目细长的男子右手猛的一握拳,在他握拳的刹那,其四周那成为漩涡的云海,竟轰鸣间齐齐涌向了这男子,最终在苏铭的心神震动下,他看到这漩涡消失在了这男子的右手握拳之内!

        仿佛,其握拳的过程,就是这无尽范围的云海,急速凝聚而来的瞬间。

        如同,这男子此刻的右手内,握住的是那方才的无尽范围的漩涡云海!

        似乎,在他的手中,如今掌握的力量,是这天地间,属于风的,无穷之力。

        “开阳!”男子握拳的右手,向着前方,看似轻柔无力的,打出了一拳,可这一拳打出,一股无法形容的狂风,从这男子的手中轰然的爆发出来,如在寂静的黎明掀起了惊天之雷,如在安静的海面爆发了万丈风暴,如在平地里有了一声天地巨响!

        那狂风化作了一条风龙,嘶吼间冲出,竟撕破了天空,使得那虚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那风龙咆哮,钻入其内消失不见。(《网》)

        “第二式,葬阴!”双目细长的风蛮男子,眯起了双眼,其目内有了一缕青芒。

        “我个人很喜欢这一式,此式也并非是我独创,而是从上古一个传说中体悟出来,更去了不少遗迹,最终将这上古传说,展现出来而已。

        我一直觉得,此术,本就存在,只是遗失在了岁月里,而我,只是将其略作复原罢了。上古之时,有传说在,上古之民死后,不葬天,不葬地,葬于风中,以风为葬……”这男子嘴角露出微笑,只是那微笑看起来有一些邪异,其右手双指向着下方大地一点。

        这一点之下,苏铭低头看去时,下方的大地蓦然间有了虚幻,那虚幻维持时间不长,便清晰起来,可随着其清晰,显露在苏铭眼中却不是之前的大地,而是成为了一片人群弥漫之处。

        那大地上,出现了无数看不清衣着,看不清相貌的人,他们一个个跪拜在地上,口中有苏铭听不懂的话语嗡嗡传出,在天空看去,这大地的人数足有数万之多。

        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在最中心的位置,那里是空旷的,除了地面上有一座高高的巨木塔耸立,除了那塔顶处,有一具尸体被绑住,高高的挂起。

        “我的传承者,看仔细了!”那双目细长的男子忽然开口,苏铭立刻定气凝神,压下震撼,目不转睛。

        只见大地上,那数万人环绕这巨木高塔,向着一个方向,开始了缓缓地走动,他们每个人都在行走,在天空看去,如他们形成的这个圆圈,正在转动一般,这一幕让苏铭内心有了诧异。

        他看不出这些人的举动,与葬阴之术有什么关联,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地面的这数万人,他们渐渐不再是缓慢行走,而是奔跑起来,数万人同时的奔跑,使得那圆形的转动越加的快速。

        “莫非是以众人的奔跑,来形成漩涡,故而形成风?”苏铭目光一凝。

        随着数万人的奔跑,一股股热气从每个人的身体上散发出来,这是气血运转之下,身体内自然而然散发出的热气,一个人的或许不多,但数万人的奔跑下,散发出的热气在高空看去很是清晰。

        这些热气从他们身上散出后,缓缓地漂升天空。

        与此同时,那奔跑的人群内立刻有数百人拔地而起,直接冲上了天空,站在了那巨木高塔绑着的尸体上方,在那里,这数百人竟盘膝漂浮后,身体内赫然散发出阵阵寒冷的气息,这股寒冷的散出立刻弥漫四周,使得这四周的一下子冷起来。

        接下来的一幕,让苏铭大吃一惊,他亲眼看到随着这数百人散发出冷气,这些冷气竟向着下方降去,在下沉的过程中,与大地那数万人奔跑下,飘升而起的热气,在这一瞬间彼此碰撞在了一起。

        在碰触的刹那,一股狂风凭空的出现,掀起了阵阵呼啸之声,与此同时,地面的数万人同时开口,吼出了一个声音。

        “葬!”这声音惊天,使得那数万人奔跑更快,热气散出的更多,那天空上的数百漂浮盘膝之人,此刻也是睁开眼,齐齐吼出!

        “阴!”在吼出此声后,大量的冷气数倍的散出,向着下方降临,与那热气碰触后,若对流一般,诞生了更强烈的风,此风横扫,吹动那绑在巨木塔上的尸体,使者尸体的血肉,竟在这无法形容的人造风中,迅速的干枯,最终化作了皮包骨,成为了一具干尸。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随着那“藏”“阴”二字不断地被低吼传出,那风越来越强,不知过去了多久之后,在苏铭的心神震动下,他看到那干尸的身体,竟成为了飞灰,随着风的出来,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后,这个明显是某种仪式的一幕幕,才重新的化作了虚幻,消失在了苏铭的眼中。

        “此为,葬阴?!蹦撬肯赋さ哪凶?。

        苏铭怔怔的看着下方此刻恢复如常的模糊大地,心中起了滔滔大浪,他震撼的不是这葬阴之术,若是那些人们的智慧,还有风……是如何形成的。

        “这就是风的起因么……冷与热的碰撞,亦或者说是冷与热相互的流动,这就形成了风……流动,成风……是了,我打出一拳,会掀起风,但这风是怎么来的却从未去思索过,如今看来,这风的起因,就是两种气息的流动下,产生出来?!彼彰朴兴?。

        “我的传承者,这天地间,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了风。但如果你能做到,让某一个区域内的风,分离出来,使得这个区域不存在风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成为这个区域里的主宰!

        没有了风,就等于没有了气,没有了气,也相当于没有了力,当天地之力都被禁制入内,当一切气息都不存在时,那么从此之后,你所在的地方,就是生命的禁区,也就是我的离风!”

        “离风三式,包含了我一生对风的领悟,将其传授于你,随着你体内的风之初,能掌握多少,就看你的明悟了……

        最后,除了这离风外,我会用我残余的分识,送你三次感悟的机会,每一次,对应一式神通,那么现在,是第一次,开阳感悟!”双目细长的男子,开口之后其身消散,紧接着,一股狂风呼啸,直接卷向苏铭,将其笼罩在内——

        爆发的第一天,至今只有50张月票,唯有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