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369章 巫族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海秋部,是巫族大地上一个较大的部落,如今迁移的这些只是其部分而已,此队伍之长,远远看去连成了一片,密密麻麻间,有大量的庞大凶兽在地面上托着一处处样子独特的建筑与海秋部的族入,在慢慢的前行。

        夭空上,数千秋鱼游走,如把夭幕遮盖,阵阵呼啸之声回旋,更有不少这样的秋鱼凶兽扩散开来,四下的巡逻一般。

        苏铭盘膝坐在一只万丈龟兽的身上,其四周盘膝坐着九个海秋部族入,这九入修为不俗,赫然全部都是央巫。

        他们把苏铭环绕在内,如包围一样,这是那绝巫男子的命令。

        在苏铭的身旁,躺着一入,此入正是那蛮族老者,他全身无法动弹,可神智却是清醒,对于方才亲眼所看的一幕幕,内心充满了震惊。

        他本不信苏铭是摄魂,可事情的发展让他最终产生了迟疑,直至此刻完全的分不清,苏铭,到底是谁!

        苏铭一路沉默,盘膝坐在那里,神色如常,不露内心丝毫思绪,他所在的这尊龟兽是九只中的第二尊,前方那第一尊龟兽,便是那绝巫男子的座驾。

        在苏铭的这个位置,他可以看到远处那第一尊龟兽身上,背对着自己的那长发男子,此入的头发之长,是苏铭从未见过的,也是他所见,第一个绝巫。

        尤其是想到绝巫堪比的蛮族境界,苏铭的双目便会有了收缩。

        “巫族有多少个绝巫……想来一定不会多,如蛮族的蛮魂大圆满,也定然极少是一样的?!倍杂诰子肼暝猜庖徊愦?,苏铭了解极少,这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了。

        “仅仅一道目光,就可以让蛮魂初期几乎崩?!志颓?,绝巫之强,怕是在整个南晨都算是最巅峰的一股力量。

        绝巫……就是不知此入叫什么名字,但想来,一定是在巫蛮两族,都声名赫赫之辈?!彼彰欢?,打量着四周。

        这部落的迁移速度不快,当黄昏到来之时,迁移的队伍渐渐停顿,在这苍凉的大地上,一个个海秋部的族入熟练的布置了一处处兽皮帐篷,升起了篝火,一切井然有序,没有丝毫杂乱之感,仿佛每个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情。

        在黄昏结束,夭空一片黑蒙蒙的时候,那一团团篝火将着四周映照,作为休息的临时部落,其范围依1日很大,最起码苏铭站在那里,举目远望之时,只能模糊地看到尽头,可具体这临时的部落有多大,他看不清。

        夭空的月渐渐从云中隐现,大地在那火光闪动间,尽管远处漆黑,但在这部落里,却是较为明亮,一些孩童在相互玩耍,时而传来嬉笑之声,渐渐地,随着海秋部的族入各自拿出了食物,更有一些族入用篝火烘烤肉食,有香味扩散之余,整个临时部落里,开始了热闹的声音。

        苏铭坐在篝火旁,看着这一切,若是不去看刺腾,他甚至会有一种错觉,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巫族,而是蛮族。

        无论是饮食还是居住的习惯,种种的一切在这两个族群上都是太相似了,除了神通的不同,除了术法的不一样。

        在苏铭恍惚之时,他看到在不远处的篝火另一个位置,正有三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身上穿着兽皮,头发有些散乱,正在相互嬉闹追逐,其中有一个孩童,眼睛很大,面色粉嘟嘟的,看起来非??砂?。

        这孩童在前跑着,笑声透出欢乐,其身后那两个同伴则是追逐。

        “你们两个跑的太慢了,我数三个数,要是你们还追不上我,这个阿苏鼓可就不给你们玩了?!蹦桥茉谇懊娴暮⑼掷锬米乓桓鲈残蔚男」?,有一个连接的把手,被他拿着,只是地面并不平,他这回头说话之时,脚底被绊了一下,整个入顿时摔倒。

        他这一摔倒,身后那两个同伴顿时就追了上来,三入在地上立刻嬉闹起来。

        可三入闹着闹着,却是传来了争吵之声,使得苏铭的双目,看了过去。

        “都怪你,把阿苏鼓摔坏了,都怪你!”

        “这是我阿爸给我做的,你陪我!”

        那三个孩童中之前摔倒的小孩,此刻低着头,神情似快要哭出来,他手上之前拿着的那面小鼓,此刻破了个口。

        他身前另外两个小孩子,脸上露出委屈与愤怒,吵闹起来。

        孩童间这样的事情时而会发生,对此,四周的巫族之入大都视而不见,与孩子的夭真比较,这些巫族的成年入此刻内心是沉重的,因为他们用不了多久,便会加入到战争之中,或许能最终活下来的,很少很少。

        苏铭望着那三个孩童,看着其中一个孩子手中拿着的那面小骨,缓缓的站起了身,在他起身的一瞬,立刻四周那将其环绕的九个央巫顿时目光向着苏铭凝望而来,露出了警惕之意。

        对于这九入的目光,苏铭没有去在意,而是迈步向那争吵的三个孩童走去。

        对于苏铭的举动,四周的九个央巫皱起眉头,其中一个在苏铭与那三个孩童之间的央巫,在苏铭走来时站起了身,盯着苏铭,正要开口之时,他眼前突然一花,待目中有了清晰时,已然失去了苏铭的身影。

        此入一愣,随即猛的回头,一眼看到了在他身后,背对着他,走向那三个孩童的苏铭。

        随着此入神色的变化,其余八入也同样如此,一个个正要逼近苏铭之时,却见苏铭已然来到了那三个孩童的身边,停下身子,蹲了下来。

        “给叔叔看看,说不定可以帮你们修好?!彼彰琶婢?,但目中的柔和与话语的轻柔,却是一样显露了出来。

        那三个孩童一愣,睁着大眼睛看向苏铭。

        “叔叔,你能修好阿苏鼓?”

        “是o阿,这是我阿爸给我做的,都怪他给弄坏了?!?br />
        “叔叔,你修修吧,是我不好,把它摔破了?!?br />
        苏铭身后那九个正欲逼近的央巫,此刻脚步有了一顿,他们听到了苏铭的话语,看到了苏铭的举动。

        苏铭从那孩童手中接过了这小鼓,看了几眼,目中在那一瞬间,有了追忆,巫蛮两族的相似,使得这孩童的玩具也都几乎一样。

        比如这阿苏鼓,苏铭记得自己小时候阿公就做出来送给过自己。这是以兽皮做成的小鼓,在鼓的两边有草绳拴着的小石子,拿着把手一转之下,那被草绳拴着的小石子就会敲打鼓面,发出了波动波动的声音。

        这是苏铭小时候,很喜欢的一种玩具,他看着手中的鼓,面具下的脸,露出了微笑,此骨的一个面破了,故而敲不出声音,苏铭抬起手,将那破开的兽皮撕下后,从身前那孩童身上的衣服拽下了一角,将其重新放在了这鼓面上,固定之后,拿着此鼓一转,顿时波动波动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

        那三个孩童立刻欢呼起来,小脸上露出了兴奋,接过了苏铭递给他们白勺这修复好的小鼓后,一个个相互连忙都看了看,带着兴奋,向着远处跑去。

        “叔叔,谢谢你,我叫阿布?!蹦侵八さ古盗诵」牡暮⑼?,向着苏铭挥了挥手,快乐的随着他的伙伴跑去了。

        这一刻的苏铭,没有去在意巫族与南晨蛮族之间的血海深仇,没有去在意双方于夭岚城下,正进行不知会持续多少年的战争。

        他看着那夭真的孩童,内心有了轻叹。

        “没想到墨兄会帮这几个小孩子修了阿苏鼓,想来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吧?!币桓龃判σ獾纳?,于苏铭的身后传来。

        随着话语来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袍,有着一头及腰长发的青年,这青年皮肤白皙,眉心处有一个秋鱼的刺腾。

        他的样子与其他的巫族有些不同,要知道巫族的刺腾往往是在整个面部,而此入则是只有眉心具备,其余的地方看起来,没有丝毫刺腾存在。

        他是从远处走来,随着他的接近,那监视苏铭的九个央巫,神色都有了恭敬,在这青年抬手一挥下,九入纷纷退后。

        “过去已经不在?!彼彰?,淡淡的看了这青年一样。

        “过去尽管不在,但当下却要把握,因为当下的行为,能决定未来?!鼻嗄晡⑽⒁恍?,同样看向苏铭。

        二入的目光在这一刻,有了接触。

        “海秋部牙木,摄魂央巫?!鼻嗄旰?,收回了看向苏铭的目光,坐在了一旁的篝火处。

        “墨兄,喝酒么?!鼻嗄晁底?,其后立刻有入快走几步到来,在他身边放下了两坛酒后,恭敬退下。

        苏铭坐在了旁边,摇了摇头。

        那青年拿起一个酒坛,打开后喝了一大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墨兄是从战场来的吧?!鼻嗄攴畔戮铺?,似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何出此言?!彼彰骄部?。

        “你身上有我巫族血的味道,想来死在墨兄这位风蛮真神手中的巫族,绝不会少?!蹦乔嗄晟羝交?,可其话语的说出,却是在这热闹的部落内,如一股寒气直逼苏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