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48章 猎之面具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48章 猎之面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348章猎之面具

        重新从大地上站起的苏铭,其长发飘动,在那发间还有血迹沾染,随着其发舞而有那么几滴被风吹去?!赣蛎氪蠹沂熘?br />
        “狭路相逢……勇者胜!”苏铭喃喃,其双目精光闪动,望着那百丈外大步走来的巫族男子,苏铭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这战场上的气息,其整个人蓦然间仿佛有了一次难言的蜕变,其身向前猛的冲出,直奔那巫族男子,带着一股滔天的杀机与绝不后退的气势,呼啸bi近。

        那巫族男子面具下的面孔lu出冷笑,目中冷漠里蕴含了一丝轻蔑,他看不起这个蛮族之人,对方只知道闪躲,只知道?;ぷ陨?,这样的人,在他看来,不配称之为战士。

        即便是此刻苏铭的来临,让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同,但他依旧还是,一如既往的轻蔑。

        二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的被拉近,转眼间便是只有不到三十丈,途中所过之处,其他叫战的巫蛮两族之人纷纷避开,这是一场大范围战场处的某个角落,但在这角落里发生的苏铭与巫族面具男子的厮杀,却是这战场上,无数巫族与蛮族中,较高规格的一战。

        这是猎之战!

        若那巫族男子胜,则其猎取的蛮族中,从此将再多一人,若是苏铭胜,则他将结束这巫族男子的猎之存在,取而代之,成为属于蛮族的猎!

        这样的厮杀,在这四周几乎引起了范围内所有巫蛮两族之人的注意,更是让远处的一些巫蛮两族的猎者,也略有看来。

        尽管无论是苏铭胜还是那巫族男子胜,都对这场战争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但对于苏铭来,这里,就是他的战争!

        他要在这里,战胜自己的畏惧,战胜自己的心神,从这里让自己进行一场,辉煌的蜕变,淬炼出可以成为强者的意志!

        “此战,我必须要胜,我一定要胜!”苏铭目中lu出坚定,他并非是自不量力,而是实际上他的战力与那巫族的男子,基本上相差不多,若非是那男子奇异的巫术吼声,苏铭也绝不会如此狼狈。

        此刻,他找到了对抗那奇异声音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勇者胜!

        “杀??!”苏铭一声大吼,身子跃起间,从大地暮然飞出,直奔那来临的巫族男子而去,二人在半空如两道拔地而起的箭矢,猛的就碰触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苏铭的身子颤抖,倒退数步后嘴角有了鲜血,但他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迟疑,再次冲出,与那巫族男子又一次的轰击在了一起。

        轰轰轰轰!

        二人之间在短短的数息内,竟相互轰击了超过十次之多,那巫族男子神色里的轻蔑不再,而是化作了凝重,他已然看出了苏铭的不同,此刻的苏铭,竟与方才大不一样,他不再闪躲,不再试图用神通,不再一味的抵抗与?;ぷ陨?。

        此刻的苏铭,他的身上存在了一股让那巫族男子为之心惊的果敢,这种感觉,似他面对的不是一个血rou身躯,而是一座大山!

        一座屹立在大地上,生生世世不会坍塌毁灭的巨山!

        这并不是苏铭重新站起后,在修为与rou身上有了强大,而是此刻他的目光,他的行为,他的脚步与他的神情,这种种一切成为了一股气势,这气势的由来,则是苏铭那无形中的意志。

        似有这么一股力量,在支撑着他,让他不再选择后退,让他宁可一战至死,也绝不会退缩半步,这股意志,便是那气势,可以被人察觉到,尤其是与他叫战的那巫族男子,更是清晰的感受。

        “什么叫做勇敢,苏铭,回答我?!彼彰蝗淙?,目中的果断与坚韧里,他的记忆回到了乌山的某一个片段。

        “勇敢就是遇到野兽的时候不害怕!”那时的苏铭还是一个拉苏,他用稚嫩的声音,这样回答着。

        “这是勇敢的一种,但阿公告诉,真正的勇敢,是当面对一个强者时,当不能退缩时,会冲出,会奋死一战!

        同样的,当面对十个强者,依旧如此,面对一百个乃至更多的强者,还会如此!想象一下,苏铭,如果有一天阿公老了,无法动弹了,要?;の沂?,站在我的身前,可在前方,是数之不尽的强敌……

        闭上眼睛,想一想这种感觉,如果的选择是留下,那么就知道了,什么叫做……勇敢,这是我认为的,勇敢!”

        “我会死么……”

        “留下,或许会,或许不会,但若离去,一样是或许会,或许不会?!?br />
        “那我会选择留下!”

        “勇敢,是一种气势,这不是莽撞的冲动,而是一种如山般,让敌人心神因的坚韧而瓦解的气势。

        勇敢,更是一种制敌的手段,同样也是行走天地,成为一个磊落男儿要具备的品质!苏铭,记住阿公和的话……或许有那么一天,会真的明白?!?br />
        苏铭的拳头,与那巫族男子的右拳轰在一起,剧痛弥漫,甚至如骨头都要碎裂一般,但苏铭的脸上,看不到丝毫退随,而是猛的冲出,与那同样没有后退的巫族男子,再次战在了一起。

        那巫族男子越战越是心惊,按照他之前的判断,在这样的厮杀下,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对方应该和他遇到的很多人一样,首先是心神的崩溃,随后蔓延身体,在他这疯狂的攻击下,身心全部有了退意。

        一旦这样,那么此战,他必胜!

        这是身为强大战巫的历练,一往无前!战胜内心的恐惧,压垮敌人的意志,毁灭阻挡者的心神,让战巫的敌人,在心神的崩溃中走向苏铭!

        “勇敢,不是冲动!”苏铭喃喃,身子前行中,整个身体猛的一转,竟学着那巫族男子的动作,一腿横扫,直奔那巫族男子而去,这巫族男子同样身子一晃,一腿冲击而来。

        轰轰之声惊天动地,这场惨烈的战斗,吸引了四周这庞大的战场上这片范围之地,几乎所有人的注意。

        无论是巫族还是蛮族,他们都看到了苏铭与那面具男子喷出的鲜血,区别是一个鲜血在面前城雾,一个是鲜血顺着面具下的边缘流出。

        苏铭身子在那冲击之力下踉跄落地,身子一颤的同时,那巫族男子第一次,后退了数步,看向苏铭的目光,lu出震撼。

        苏铭,还是那个苏铭,他的修为依旧,他的力量依旧,他的一切唯一的不同,就是此刻的他,存在了一股坚韧的气势。

        他要胜,他必须要胜!

        不需言语出,从苏铭那坚定的目光,从他那气势的散发,从他此刻猛的再次冲出中,任何看向他的人,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苏铭的战意与他必胜的决心!

        “战!”苏铭平静开口,声音不大,但以他此刻的神情出,却是在这一个战字传出的瞬间,似苏铭化作了一只莫大的凶兽,这凶兽正仰天大吼,传出了惊人的气息。

        那巫族男子猛的咬牙,双目有了血红,低吼一声猛的冲出,在临近苏铭的一瞬,他血红的双眼蓦然间闪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咆哮。

        这咆哮,正是那让苏铭数次心神出现颤动,出现那无法控制的心神畏惧之感的巫族奇异之吼。

        几乎就是这吼声传出的瞬间,苏铭的心神同样起了波动,但这一次,在那内心无法控制的出现了一强烈的畏惧的同时,他的身体没有后退,他抬起的拳头,更是没有半点停顿,他整个人如一支穿透了恐惧的利箭,在那巫族大汉施展此吼声的同时,一步落在了其面前,用行动去进行了一次,强有力的反击。

        那是苏铭的一拳,一拳,一拳?。?!

        他不知道打出多少拳,轰轰之声回荡,巫族面具男子首次被苏铭连续的轰退,一步退,步步退,在这不断地后退中,他的意志,他的自信,他来自战巫的坚定,正一次次的虚弱,一次次的瓦解。

        苏铭在他的眼中,已然成为了真正的山,一座无法跨越,无法毁灭的高山!

        “当战胜了恐惧之时,当品味到了勇敢之时,是什么感觉……希望那个时候,阿公还能在身边,听着的感受?!彼彰难矍八瞥鱿至税⒐桶奈⑿?。

        他迎着那奇异的吼声下,轰出了一拳拳后,苏铭,找到了阿公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

        “战胜了自己的感觉?!彼彰丈涎?,睁开时双臂蓦然伸开,不再追击那巫族男子,而是神识猛的散开间,青光剑呼啸而出,雷球大量的凝聚,弥漫四周,更有邯山钟幻化,直奔那巫族男子。

        这一切神通出现的瞬间,齐齐落向了那面具下溢着大量的鲜血,双目有了涣散,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之意的巫族男子而去。

        苏铭更是身子一晃,随之冲了出去,一声声轰鸣滔天而起,震动附近大地为之颤抖,片刻后,使得这范围的战场处,所有叫战之人几乎都为之一顿的画面,出现在了他们各自的目中。

        那画面里,苏铭的手抬起,在他的手中,有一颗撒着鲜血的人头,画面中,苏铭慢慢的,取下了那头颅的面具……

        白色的,带着十字裂缝的……猎之面具??!

        人在南京,谈仙逆出版……天气好热,好热,好热……我这么一个胖之人,实在受不了,在房间吹空调吹的流鼻涕,出门热的流汗水。

        要抓狂了,热,热,热??!

        ;